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4 记者
    r/>

    “他什么情况?”r/>

    r/>

    下午,凯特跑来格兰德了,真实原因没说,打的幌子是准人母的练手。一来格兰德就直奔扎克卧室里的婴儿床。上面这个问题,是凯特极其不熟练的的给亚当换了一次尿布后问的。问题里的‘他’,是幻人乔。r/>

    r/>

    幻人臃肿又缤纷的身体悬浮在婴儿床上方,凯特没来之前,他就在那里飘两个小时了,扎克大概猜的出幻人乔的动机,所以没管他。凯特本来也没打算管的——她充分明白格兰德里出现谁都不值得奇怪。但凯特换着尿布,就慢慢发现头顶上飘着的家伙看自己的目光越来越……恶意。r/>

    r/>

    凯特并不是害怕,她知道她在格兰德里绝对安全,所以在扎克过来的时候一脸不耐烦的丢了这个问题出来。r/>

    r/>

    “你有一些让他不舒服了。”扎克回答了这个问题,对凯特招招手,“如果你真的想练习怎么照顾婴儿,我可以送你一只娃娃,随便你练。”扎克全程看了凯特给亚当换尿布过程的,不想让本杰明的的儿子、自己的教子,再遭受更多‘折磨’,“现在,让我们别打扰幻人对自己生命走向进行重要思考,我们去办公室聊呗?”r/>

    r/>

    事情一定会发展成这样。一个人类孕妇专程跑来吸血鬼的老巢,用阿尔法的儿子练习母亲的技能。谁信。r/>

    r/>

    而扎克有十成的把握,凯特跑来格兰德的真正原因——她受不了被承诺了托瑞多永生的爱默琴了,来格兰德,是来找扎克这个给了爱默琴大腿的吸血鬼……泄愤的。r/>

    r/>

    进办公室,扎克就把左右的门关了,让凯特的发泄能够更舒适的完成,这还不够,扎克“如果能让你高兴一点儿,格兰德里,我的食物储备全部被毁了。没有新的食物补充,差不多一周,我就饿死了。”r/>

    r/>

    哦,之前幻人和扎克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扎克手中的酒杯粉碎时,格兰德地下室里的所有血罐,也一起碎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现在一帮格兰德的员工,人类员工,在地下室里清理……你们期望给了你们新生活、工作甚至世界的吸血鬼饿死?那就在淹没膝盖的粘稠血红中做卫生吧。因果报应从来都这么婊,骂也没用。r/>

    r/>

    不提这个,回到正事儿。r/>

    r/>

    凯特非常‘自觉’,顶着凸起的肚子往办公桌后面的、扎克的椅子里一靠,一边转着圈儿,一边斜撇着扎克,“你死了我并不会高兴。”说了句在违心与诚实的分界线上反复横跳的话。r/>

    r/>

    不过凯特够聪明,他知道扎克不会说无聊的东西,哪怕只是为了调节气氛,“啧,说说吧,你的储备食物怎么了?”凯特斜撇着扎克的眼睛转了一圈,在打量格兰德的办公室,“你被攻击了?”r/>

    r/>

    “是的,我被攻击了~”扎克说的可是实话。但故意不说完。r/>

    r/>

    凯特停止了转圈,固定住座椅,看向扎克的时候明显皱了下眉——因为凯特想象不到,现在还有谁敢攻击这个吸血鬼!r/>

    r/>

    魔宴?呵,魔宴攻击托瑞多已经是历史了。圣主信仰?呃,那是未来才可能发生的事情,凯特自认以自己的人类寿命,是看不到那一天了。那,是共和那边的……r/>

    r/>

    即便我们都知道凯特很聪明,但毕竟,现在她的脑子在这个生理时期,更重要的工作并不是思考别人的安危……r/>

    r/>

    凯特的手无意识的摸了摸了自己的肚子,这是本能,一旦稍微感受到一点儿威胁,准人母总是无意识的先保护肚子。r/>

    r/>

    凯特的思考被放空了一瞬,无意识下移的视线,撇到了办公桌旁边的垃圾桶,里面几团红色抹布一样的东西上黏着精亮的颗粒状东西,似乎是什么容器粉碎、清理后的结果。r/>

    r/>

    凯特的脑子恢复工作,抬头,依然皱着眉,没看扎克,而是侧头撇向了办公室西侧的门,“是幻人?你的食物被幻人实现的爆掉了?所以那个家伙才在那边自闭?”聪明的底子还在那里,只是对幻人乔的解读……有些搞笑。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已经说对了一半的凯特从椅子里站起,直接转身,从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看向了生活区,“你员工们的??”剩下的一半也完全说对了。r/>

    r/>

    扎克都没来得及表扬凯特,凯特突然笑起来了,“哈!哈哈!你员工知道异族了!然后他们自己明白没能力把你怎么样所以在心里暗搓搓的期待你被饿死~”然后,和扎克的对这是件事的评价一样,凯特的嘴角弯着,“真可爱~”r/>

    r/>

    扎克就知道这能让凯特的心情好点儿,原因是“可爱吧~都是在格兰德里知道异族的真相,这些员工的反应可比曾经的你可爱多了~”这可不是嘲讽曾经的凯特在格兰德里差点被吓死,凯特早就过了这种玻璃心的阶段。这句话的意义在于不同的人在相同的处境下,会做的不同反应。扎克,是在给自己铺路——扎克可没有准备当一个人类孕妇的发泄工具。r/>

    r/>

    凯特自己笑了一会儿,退回座位上坐下了,嘴角依然带着微笑的看着扎克,“哼。”嘲讽的哼笑,只是不知道是在嘲讽谁了,“就知道你猜到了我为什么来这里~那就别绕了。”这仿佛是在给她自己做心理建设,果然,说完这句话后,凯特脸上的消失,阴沉了起来,盯着扎克,“我亲爱的丈夫现在已经开始带着爱默琴工作了。”r/>

    r/>

    一个很简单的事件发展,当扎克单方面宣布爱默琴将成为托瑞多后裔人选后,要面对这个事实的,可不只有凯特,还有她亲爱的丈夫,她肚子中孩子的父亲,我们的巴顿明星警探,詹姆士·兰斯。r/>

    r/>

    大家不会觉得扎克宣布爱默琴未来会成为托瑞多,要的只是凯特不再排挤这个女人吧。不,扎克是给了爱默琴一个可以更强力的黏在詹姆士身边的理由!r/>

    r/>

    爱默琴要的就是留在詹姆士身边,躲避现在我们还都不知道的某些威胁,对么。而‘我将成为托瑞多’,就是詹姆士无法抗拒的‘诱-惑-’。r/>

    r/>

    这么说吧,身为一个巴顿的警探,身边有个跟班吸血鬼,特别是托瑞多氏族的吸血鬼,会有多大的优势,在这个城市里,谁最清楚?是詹姆士。r/>

    r/>

    那猜猜如果詹姆士可以选择自己的吸血鬼‘跟班’是谁的话,他会选扎克吗?r/>

    r/>

    呵呵,大写加粗、如果可以甚至想从纸面上蹦出来跳上一段霹雳舞的‘不!’r/>

    r/>

    那选谁?‘将军’?别搞笑了。昆因夫人了?都说了,别搞笑!艾米莉亚?这没搞笑了,认真的举荐,只是……詹姆士的性格,是那种希望有个心理医生跟着自己的性格吗?看啊,‘不’在跳舞。r/>

    r/>

    巴顿,没有詹姆士眼中能放下的托瑞多了。r/>

    r/>

    现在,某个家伙冒出来了~某个詹姆士以为她把人生重新开始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的家伙出现了~这个家伙,就是爱默琴。呵呵呵,是了,詹姆士以为爱默琴,会是他能控制的托瑞多。r/>

    r/>

    可爱~r/>

    r/>

    相同的处境下,不同的反应——r/>

    r/>

    曾经的凯特在格兰德里看到了异族的真相,凯特被恐惧包围的反应,一如她在见到介入她家庭里的爱默琴时一样这个明显藏着什么的女人滚的越远越好!r/>

    r/>

    相对的,‘可爱’的反应们。就是现今的格兰德人类员工们,饿死吸血鬼?认真的么,就不说现在如地狱一般被血浸泡的格兰德地下室了,饥饿觅食的吸血鬼老板是他们真心想要见到的?短视的人类,啧,太不靠谱了。r/>

    r/>

    更不靠谱的~觉得自己能控制一无所有的爱默琴的詹姆士~r/>

    r/>

    扎克的脸上带着微笑,“我倒是希望你能像笑我的人类员工这样,笑一下你‘亲爱的丈夫’~”引号只是引用凯特的用词。是的,凯特那阴沉盯着扎克的眼睛,真心不是给扎克看的,是恨,恨自己嫁了个傻x……r/>

    r/>

    “我笑不出来!”凯特的眼神更加阴沉,“他(詹姆士)怎么可能会看出来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别跟我说是女人的嫉妒心作祟!”现在这阴沉的眼神,是给扎克的了,“你承诺了她永生!你知道她藏了秘密!”r/>

    r/>

    这逻辑很对,凯特这几天在忍受詹姆士的无语行为时,也想明白了一点——不管从交情还是连带关系,各种角度来说扎克肯定都是更向着自己这边的,但扎克居然帮了另一方,就代表在集市时,爱默琴对扎克说了起决定性作用的话,让扎克决定保下爱默琴!r/>

    r/>

    是,凯特已经确认扎克不是在维护詹姆士那份自以为是‘异族毁掉人生的女人被我拯救’的虚荣,是一定有什么事情让扎克做出维持爱默琴现在生活状态的决定。此刻,凯特要求扎克分享这份信息!r/>

    r/>

    扎克侧了下头,“她拥有符合托瑞多标准的技能。”r/>

    r/>

    “扯!”凯特显然没在在乎胎教这种事,“她(爱默琴)是个聪明女人这点我不否认!但你知道她让我想起谁么,艾瑟拉!利用男人达成阴暗目的的女人!”想想,好像也没错,“但艾瑟拉的永生不是你扎克瑞·托瑞多给的!你把艾瑟拉丢给了勒森布拉!所以别给我扯托瑞多的标准!”凯特说了句让扎克有些莫名感慨的话,“你!托瑞多!标准不止是聪明就够了!”r/>

    r/>

    扎克其实没预料到艾瑟拉被扯入了现在的话题,心情有些受影响——艾瑟拉这个人,严格的说已经不存在了。r/>

    r/>

    但既然凯特提到了艾瑟拉的勒森布拉血统,那扎克就顺着说了,“如果我给爱默琴的永生,是勒森布拉的,情况不是会更糟么。”r/>

    r/>

    凯特情绪有些不稳定,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如果爱默琴是勒森布拉,那詹姆士就被钉在‘被利用的男人’耻辱柱上下不来了,自己可能也会搭进去——想象一下吧,现任市长身边的艾瑟拉·勒森布拉退场了,未来的巴顿市长,詹姆士身边,却早早就有了个爱默琴·勒森布拉……r/>

    r/>

    !r/>

    r/>

    凯特张了下嘴,因为她反应过来难道扎克给爱默琴托瑞多的永生承诺,不是帮爱默琴,是……困住这个女人的可能性?!r/>

    r/>

    这样想就对了。r/>

    r/>

    集市里,扎克也并没有解释过为什么突然给爱默琴成为托瑞多的原因,对么。r/>

    r/>

    现在解释,扎克本就没打算隐瞒凯特,事实已经证明过了,对这个记者隐瞒某些秘密,会搞的满城风雨——格兰德去年频繁的上报,又是不正当竞争,又是市政府黑幕的背后,不就是这位记者凯特么,“爱默琴向我坦白了一件事,她曾经在中部的那段婚姻,那个不给她孩子的另一半,是凡卓。”r/>

    r/>

    刷拉!r/>

    r/>

    凯特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但弹起来后,这位孕妇就仿佛晃神了一样的忘了自己在激动什么,歪着头呆了一会儿,又坐了回去,看向了扎克,语气平缓迟疑的,“爱默琴曾经是隐秘联盟吸血鬼顶端氏族的妻子。”说了句废话,以及,“然后被抛弃了。”这不是同情,凯特还在说,“被抛弃的爱默琴变成了小白的活尸,回到了凡卓身边。”凯特挑起了眉,记者的专业在……发功,一如她刚才解明扎克的食物储备,“然后又被安娜贝尔带回了联邦。基于以上所有可以确定的事实。”凯特的脸上,迟疑变成了有了一丝笑意,记者之魂在燃烧,“我有了好多问题。爱默琴到底是主动变成活尸还是像她那个假身世故事,真的是狗血的被害?安娜贝尔这个异端凡卓选择了她成为灵魂共享的容器带回联邦是巧合还是某个精心策划的结果?爱默琴现在死赖在巴顿,赖在我亲爱的丈夫身边又是出于什么原因?”r/>

    r/>

    这位记者问着空气,问着问着,就不再看扎克了,陷入了她名为‘专业’的领域中不可自拔。r/>

    r/>

    扎克等了一会儿,一直等下去也不是事儿。扎克敲了敲桌子,打断鬼知道凯特已经延伸到哪里去的思绪,“你占着我的办公桌发呆不会给你任何答案。”r/>

    r/>

    扎克被凯特翻白眼了,“你故意的,对么。”凯特说对了,“现在爱默琴在我心里已经不是一个必须滚蛋的恶女,而是一个迫切等待我挖掘故事的采访对象!”r/>

    r/>

    扎克居然承认了,“我很期待你的挖掘。”因为,“我甚至可以给你提供一条线索。”扎克要搞事,“就是最近会发生的事情,西部的勒森布拉准备从安娜贝尔手里抢走中部原来隐秘联盟设立的小白制造渠道。”r/>

    r/>

    凯特又弹起来了,“安娜贝尔那个被凡卓排挤的异类怎么可能会有隐秘联盟在联邦中部的产业控制权?!”r/>

    r/>

    扎克却笑了,这种细碎的线索,扎克早就拼凑起来了,只是现在,才有使用的地方,“是啊,安娜贝尔那种被凡卓氏族抛弃四个世纪的家伙,怎么会有这么重要的权力呢~所以,只能是……”r/>

    r/>

    记得扎克曾很惊讶安娜贝尔在西部魔宴的重建凡卓氏族的速度么,惊讶的就是凡卓氏族的完全体事实让这个氏族的扩充必须要经过小白这个必要阶段,而安娜贝尔这种四个世纪不被‘爱’、要靠杀阿萨迈特氏祖才换到活尸使用权的凡卓,是怎么搞到那么多小白的?r/>

    r/>

    安娜贝尔当时就回答了,中部原来隐秘联盟的产业。r/>

    r/>

    除了凭什么安娜贝尔能动用原来隐秘联盟产业这个疑问外,扎克还有一些疑问,比如为什么小白的制造,要在联邦,比如为什么活尸的制造也要在联邦进行……r/>

    r/>

    扎克不问,不是不好奇,而是对于吸血鬼种族未来应付完全体危机的候选,扎克怎么说也是吸血鬼-巫师鬼组合方案这边的代表……扎克不好意思插手自己的竞品,更何况小白的制造者还是帕帕午夜那个家伙,扎克认为以现在自己和这位巫术之神的关系,时候到了,帕帕午夜会分享这些东西,无关紧要的时刻,就由着这位神的恶趣味。r/>

    r/>

    现在嘛,情况稍有变化,塞姆的情况大家也清楚,扎克自己都对和巫师鬼组合这个方案没什么信心了,勒森布拉又自己撞枪口的想对小白活尸进行垄断。r/>

    r/>

    呵呵,那么这就是单纯的落井下石了~扎克身为勒森布拉氏族如今破烂不堪的元凶,要继续扮演那个抓住勒森布拉咽喉的恶人~~r/>

    r/>

    “是爱默琴的!所有安娜贝尔不该有却拥有的东西!都来自共享了灵魂的爱默琴!!”凯特补完这句话,小跑着走了,要回家~r/>

    r/>

    继人类特权滥用器官贡献系统后,联邦最大的假安眠药制造团体就要在凯特的手里被翻出来了~大新闻,能不能报道之后再说,现在凯特想的只是,自己要成为那个写新闻的人!r/>

    r/>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