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簌提前两天去了三花台所在的城市,他们事先要进行彩排。

    杜行知工作忙,当天下午才能飞过来,本来宿簌要让何千兰的助理去接他,不过杜行知说不用,他自己都安排好了。

    宿簌的节目被排在10点20分,没表演完的嘉宾都在后台候场,休息室有电视可以看现场直播,宿簌一边听电视里的声音,一边刷微博。

    微博已经被今晚跨年晚会的热搜占满了,谁谁谁艳压,谁谁谁酷炫,怎么抢眼怎么来。

    当然最抢眼的莫过于扒假唱。

    现在观众都不好糊弄了,真唱假唱一下分辨出来,有的人为了抢关注不择手段,假唱还故意在中途一两句没张嘴,让别人发现他们假唱,然后上热搜。

    黑红也是红。

    宿簌看真唱假唱博看得津津有味,过了一会又刷新一下热搜词条,从不断更变的词条就可以看出今晚各家为了抢热搜,明争暗斗得多剧烈。

    她刷新了一下,热搜词条又变了,不过这次,她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杜行知现身三花台元旦晚会#

    宿簌:“???”

    她点进词条,热搜广场第一条是三花卫视自己官微现场直播转播的微博。

    @三花卫视:堪堪小花花抓到了个谁!(动图)

    动图内容是杜行知坐在观众席,大概是注意到了导播把镜头切到了他,还淡淡地冲镜头招了招手。

    “......”这也行!

    不是,在这热搜用钱可能都很难买的抢热搜现场,为什么杜行知这一个圈外人士,一个镜头,就可以上热搜!

    凭什么!

    宿簌酸了。

    而且这条微博下,好多闻声而来的老婆粉。

    【啊啊啊啊我老公好帅,第一次看到老公不是西装出镜呢,好像没那么严肃了!】

    【凭一个镜头上热搜,我老公娱乐圈流量石锤】

    【卧槽卧槽,我就在三花台现场啊,老公在哪个位置啊,我可以过去合影要签名吗?】

    【啊啊啊啊在现场的小姐妹求一个老公的签名,球球了!】

    【emmm现场观众席和嘉宾席分开的吧,我老公必不可能跟你们一个席位啊】

    ......

    看到这条热搜,宿簌心里咯噔了一下。

    杜行知拿的是官方送给艺人发给亲戚朋友的票,必不可能会给嘉宾席的,也就是说杜行知现在在观众席。

    他那些老婆粉会不会找到他,他只有一张票,所以不可能带了助理进场,等下万一被发现了,会不会被包?

    宿簌想到这里,给杜行知发微信消息。

    【宿簌:(图片)你上热搜了】

    【D:......】

    【D:没事我让人撤了】

    【宿簌:不是,我看到有你的老婆粉们在现场找你,你一个人吗,我让舟舟过去找你】

    【D:你不怕全世界知道我是来看你的话】

    宿簌:“......”

    确实,宿簌每天都带着舟舟出现在各种场合,人家看到杜行知和一个女孩在一起,肯定要扒她背景,一扒,好了,她的助理,不用说也知道杜行知是冲着她来的了。

    【D:没事,我不是小孩】

    好吧,杜行知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被占便宜......

    【宿簌:那你自己小心点】

    【D:嗯,快到你了,紧张么?】

    怎么不紧张,宿簌都要紧张坏了。

    她第一次舞台表演,不知道等下上去会不会手抖得话筒都拿不稳,那就丢脸丢大发了。

    【宿簌:假装不紧张,握拳!】

    【D:嗯,簌簌超棒】

    宿簌看到这条,脸上有点烫。

    第一次,她竟感觉叫名字都这么苏。

    好像......好像从没在不是逢场作戏的场合,听到杜行知这么亲密地叫她,而且她名字叠音,叫起来总给人感觉是连名带姓,不及打字那么清晰界定。

    很快调度那边差人来让宿簌准备,宿簌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裙子走出休息室。

    宿簌和苏忍,一个二线黑料满天飞的女星,一个没什么名气的新人,并没有受到什么期待。

    主持人报完幕,上面的灯便黑了,一时间并没有伴奏响起,片刻安静之后,忽然,一声嘹亮的歌声和伴奏一起刺入耳膜,是苏忍!

    几乎没有任何铺垫,他的歌声一出现,就非常嗨。

    他的rap歌曲传唱度不低,颇有点神曲的意思,即便很多人不认识这个歌手,听到这好似耳熟的调子,也情不自禁被带入歌声中。

    全场的气氛立刻嗨了起来。

    不过台上只有一个人,正有人纳闷还有一个歌手在哪时,苏忍的rap部分唱完了,紧接着,又一个清亮的声音切进来,竟是京剧唱腔!

    而台上,另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和一身嘻哈风打扮的苏忍完全不同,宿簌穿的是一身雪白的古装,头发稍微做了下造型,就一个简单的发簪,走出来时长发飘飘,台上还喷出干冰,跟小仙女下凡一样。

    他们两个,一个在舞台的这边,一个在舞台的那边,一半现代风,一半古代风,两种完全不搭的风格,因为歌词的无缝切入,看起来竟然一点都不违和,还让人耳目一新。

    现场的气氛顿时被拉入一个高潮。

    三花台现场直播的弹幕也炸了。

    【卧槽卧槽,这奇怪的组合竟然一点都不违和,我惊了!】

    【五分钟内我要这女歌手的全部资料!这造型也太仙了啊啊啊,我狂舔】

    【hhhh宿簌你们都不认识么,黑料超多der】

    【呵呵呵有些柠檬精黑料章口就来呗,有锤上锤,没锤你说个锤子】

    【emmm这是假唱吧,太明显了】

    【唱得好就是假唱?倒也不必这样】

    【这还不是假唱,ss现场能这么稳,我头都给你当球踢】

    ......

    他们这首歌长度4分半,最后几句是宿簌唱,苏忍rap的二重唱,这段对宿簌来说最难,因为苏忍的rap实在太强了,她会被带偏。

    本来这毛病已经差不多治好了,可大概是现场比较简单,唱到最后两句时,宿簌又被带偏了,不过无伤大雅,因为已经唱完了。

    她松了口气,手心都是汗。

    而弹幕。

    【hhhh我发现最后两句簌簌走调了】

    【刚说他们假唱的柠檬精们脸疼不疼】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所以刚刚说要把头给人当球踢的呢?】

    【我甚至怀疑是ss故意跑调来告诉观众,她是真唱】

    【说真的,ss的表现惊艳到我了,我一直以为她只是花瓶来着,没想到唱歌也很厉害啊】

    【我感觉她去唱歌比演戏更有前途2333】

    ......

    台下的杜行知也被宿簌这个造型和舞台惊艳了一番,宿簌嘴很紧,一直不肯跟他透露她的表演内容,只说是和一位男嘉宾的合唱。

    所以,杜行知以为就是那种男女嘉宾手拉手唱情歌的戏码,觉得自己头上又要绿油油了。

    没想到是这样的。

    真的很惊艳。

    更惊艳的是宿簌的装束,杜行知不敢说自己没有一点类似于制服那种情节,反正看到白衣飘飘的宿簌仙气飘渺地出来,他心率是加快了不少的。

    手机上,某人表演完,就迫不及待地给他发消息。

    【宿簌:啊哈哈哈感觉怎么样?】

    【D:造型不错】

    【宿簌:q(s^t)r你不应该夸我唱得很好吗?】

    【D:唱得很好】

    【宿簌:......诚意呢?】

    【D:光顾着欣赏,忘记听了】

    宿簌:“......”

    她看这条消息,怎么有哪里不对呢?

    欣赏不就欣赏歌声么!呸,没诚意的狗男人,说不定是欣赏不来呢。

    毕竟杜行知年纪大嘛,嘻哈风和古风,都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欣赏来的。

    肯定是这样!

    宿簌和苏忍这个组合,毫无意外地上了热搜,而且很快挤进前10。

    他们今天这个方言rap+京剧唱腔,有着超强的节奏感,两种意想不到的元素融合,又意外又惊艳,甚至很多人评论说,本来一直对嘻哈风有偏见,觉得又土又俗,今天听到这种融合,忽然get到了rap的美。

    而且最重要的是,宿簌居然没假唱!

    除了最后两句宿簌走调有点瑕疵,其他的表现近乎完美。

    然后一些假唱的歌手又被拉出来鞭尸了一遍,看看人家不是专业的不假唱还表现得这么好,你一个靠唱歌吃饭的歌手不觉得脸疼么!

    还有个爆点就是簌簌的造型。

    由于原主唯一演过的古装电视剧,还被半夜赶出剧组了,所以网上从没流出过她古装的造型,今天这个一下就把大家惊艳到了。

    众人只有一个感觉:太太太美了!

    甚至有人期待宿簌演古装电视剧。

    《君心我心》的官博闻风而来,立刻官宣了他们的女二,就是宿簌,狠狠蹭了一波热度。

    宿簌看到这些,哭笑不得。

    晚会11点结束,宿簌卸完妆就差不多了。

    为了防止被粉丝或者媒体盯上,她和杜行知并没有在场馆门口碰面,而是各自坐车去了一家餐厅,准备吃点夜宵等跨年。

    何千兰和舟舟都很识趣地各自找理由避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

    宿簌由于紧张,晚饭都没怎么吃,这会儿饿得能吃下一头牛了,也甭管会不会变胖,只想狠狠地吃个爽先。

    结果,没吃多少,就被杜行知制止了。

    “少吃点,等下休息积食对胃不好。”杜行知说。

    宿簌吃得正嗨,闻言小声埋怨说:“你就跟我爸爸一样。”

    虽然她无论现在这个死鬼爸还是以前那个不负责任的爸,好像都没管过她,但设定里的爸好像就是这样的。

    “......”杜行知沉默一秒,说,“其实你要想当我女儿,我也不介意。”

    宿簌笑骂:“滚吧。”

    杜行知却不依不饶:“要不你先叫句爸爸来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