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美滋滋 > 私奔
    “家里有客人?”林家老大林宏已经年过六十,他一辈子醉心研究,人际交往能力几乎为零。

    看到黎昭的第一眼,他下意识开口问:“弟妹,这是你娘家亲戚?”

    “大哥,先进来说话,外面冷。”见林宏胡子拉碴,头发也乱糟糟,林绅就知道他刚从研究所回来。

    黎昭不知道来人是谁,不过听教授称他为大哥,起身去厨房拿了一副新的碗筷。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林宏已经坐在桌边,激动地说着基因库什么。

    “基因库建成需要许多数据与软件支撑,耗费不少资金,今年年初的时候,因为资金紧缺,本来研究所打算把这个项目停了。”林宏接过黎昭端来的碗筷,“结果在这个关键时候,有人捐了大笔资金进来,支持这个项目继续做下去,甚至为了项目尽快完成,他还加大了投资,帮研究所引进了几位能力出众的助手。”

    林宏喝了两口鸡汤,继续跟弟弟分享好消息:“我听别人说,这位资助人身边有位很重要的朋友,从小与父母分开,吃了很多苦。他是为了这位朋友,才斥巨资帮助项目继续进行下去。”

    听到这句话,黎昭动作一顿,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晏庭。

    林宏一口气把话说完,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他吃饭不挑,一口饭一口菜,非常规律。黎昭想,大概这就是科研大佬的神秘之处?

    大概是察觉到黎昭的视线,林宏突然抬头与他的目光对视:“你是弟妹家哪个亲戚?”

    “大哥,他是京大的学生,不是我娘家那边的亲戚。”杜玉书无奈地笑,“你吃完饭后,今晚就住在这边,明天再让你的助手接你回去。”

    “哦。”林宏多看了黎昭两眼,“他长得跟你有点像,我还以为是你家亲戚。”

    这句话出口,黎昭感觉教授与阿姨的表情有些奇怪,似悲伤又似无奈,甚至看他的眼神,都带着几分不好意思。

    这让本来打算吃四碗饭的黎昭,只吃了三碗。

    吃完饭,黎昭要去帮着洗碗,被杜玉书拦住,把脏碗都交给了林绅:“你陪林叔叔看一会儿电视,我去厨房跟老林说点事。”

    厨房门关上,黎昭听到自来水流出来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的哭声。

    黎昭有些尴尬,坐在他旁边的林宏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我又说错话了。”他有些坐立不安,两只手抓着沙发垫,沙发垫被他捏得起了褶皱。

    黎昭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把桌上的果盘,朝林宏面前推了推。

    没过一会儿,教授出来了,他温和地对黎昭笑了笑:“外面雪大,早点回宿舍,明天考试认真点,争取拿奖学金。”

    “认真是要认真,奖学金就太为难我了。”黎昭假装没有看出林教授家里气氛不对,走到厨房门口,跟杜玉书告别:“阿姨,我先回宿舍了。”

    “路上小心。”杜玉书装了一兜水果给黎昭,“拿回去跟宿舍里的同学分着吃,晚上不要熬夜。”

    她的笑容仍旧温柔,只是眼角看起来有些红。

    “好。”黎昭知道自己不该开口,所以他对杜玉书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提着水果离开了林教授家里。

    天色微黯,雪又下大了,黎昭吸了一口凉气,才发现自己忘了把围巾戴上,雪花落进他脖子里,冷得他打了两个哆嗦。

    “昭昭,等等。”

    杜玉书拿着围巾追了出来,她出来得太急,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上。

    “阿姨,外面冷,别把你冻感冒了。”黎昭跑上前接过围巾,催促着杜玉书回屋子。

    “好。”杜玉书看了黎昭一眼,笑着转身往教职工楼里走,刚走到楼梯口,林绅就拿着她的外套跑了过来。

    “外套都不穿,你的戏迷如果知道他们的女神,在雪地里没穿外套,肯定会骂我没有照顾好你。”林绅揽着妻子的肩往家里走,“冷不冷?”

    杜玉书摇头。

    “玉书,你这么喜欢黎昭那孩子,不如我跟他说说,收他做干儿子……”

    “不。”杜玉书摇头,拉开门走进屋子,“韶韶知道后,会以为我们已经忘了他,不喜欢他,他会难过的。”

    林绅欲言又止,他轻轻关上门,给妻子倒了一杯热水:“喝点水。”

    “老林,那孩子脖子后面长了一颗痣,跟韶韶一样。”杜玉书捧着杯子,声音有些发抖,“每次看到他,我都忍不住想,咱们韶韶长大了,应该也像他这么好看。”

    可她知道,韶韶的年龄,永远停留在了三个月大,他甚至来不及在这个世界上跑一跑,走一走。

    她知道,把黎昭幻想成自己的孩子,是对黎昭的不尊重,她也想控制自己,可是她做不到。

    当初老林回来说,在操场上遇到一个跟她长得有些像,脖子上还有一颗痣的男孩子,她以为是老林太想孩子产生了幻觉,后来看到黎昭本人,才发现老林没有骗他。

    可是脖子上长痣实在太寻常不过,身边十个有两三个人脖子上都有可能长了痣,只是位置或大小略有不同而已。

    面对黎昭灿烂的笑容,她甚至没脸跟那孩子说,他们对他的好,对他的照顾,都源于对亲生孩子的移情。

    她心中有愧,却又总想多看他几眼。

    然后在内心欺骗自己,自己的孩子长大以后,肯定也是这么乖巧讨喜。

    “二弟,弟妹,你们去基因库采集一下基因数据吧,也许……”

    林宏想说,也许那孩子还没死呢?

    这种希望太渺茫,甚至是对林绅夫妇精神上的折磨。就算是情商为零的林宏,也有些说不出口。

    屋子里安静下来,林绅揽着妻子,扭头看向窗外飘扬的大雪。

    忍不住想,刚才应该给黎昭那孩子拿一把伞的。

    回到宿舍,室友们全都在看书,见黎昭回来,钱铎道:“自习室没座位了,我们没占到位置,就回来了。”

    “其他同学大清早就去了,你们占不到位置才是正常的。”黎昭把水果洗干净分给他们,“吃水果,我去厕所打个电话。”

    话音刚落,手机铃声响起,晏庭的电话先打进来了。

    “昭昭。”晏庭的语速比往常快了一点点,“我打扰到你学习了吗?”

    “没有,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你就先给我打了。”黎昭走到厕所,把厕所门关了起来,免得影响室友们看书,“晚饭有没有好好吃?”

    “有。”晏庭翻着研究所递给他的基因库成立的报告,“昭昭,最近有关部门建立了一个基因库,里面有一项功能是帮助走失儿童及其父母进行基因比对的,等你考试结束……”

    后面晏庭说了什么,黎昭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想起林教授的大哥说,基因库计划差一点就要搁浅了,最后由于有人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与技术支持,才让基因库计划圆满完成。

    原来这个人,真的是晏庭。

    “庭庭。”黎昭觉得此刻突然很想很想晏庭,“我想你了。”

    晏庭的话戛然而止,大概过了几秒钟,他才开口:“是不是……想念他们了?”

    黎昭知道,晏庭口中的“他们”,指的是他亲生父母。

    “不,想你。”黎昭打开厕所的窗户,冷风让他情绪稳定了一些,“庭庭,在我的心里,你是最重要的爱人,也是我最重要的亲人,你已经让我拥有了一个家。”

    晏庭设想过很多黎昭找到父母后的可能,他们不喜欢昭昭,或是他们不喜欢昭昭跟男人在一起,更甚至他们已经不在世上。

    可是昭昭想要找到他的父母,想到得到一个家。

    但他从没想过,黎昭会跟他说,他已经给了他一个家。

    曾经的不安,还有靠着理智才压下来的独占欲,在这一刻全部都消失。

    “晏庭,我好像还没有跟你说过。”在这个小小的厕所里,黎昭语气温柔得像是冬日的阳光,“我爱你。”

    “无论我未来能不能找到父母,你都是我最爱的人。”黎昭轻笑出声,“除了你,没有人能够拆散我们。”

    他舍不得晏庭有一点不安,也舍不得他有任何的难过。

    “昭昭。”晏庭说话时带着喘息,他在匆忙赶路,“如果你未来的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

    “那我就跟你私奔。”黎昭笑,“谁拦着都不行。”

    “好,我们私奔。”晏庭站在宿舍楼下,仰头看着黎昭所在的宿舍窗户,“昭昭,你下来。”

    “什么?”黎昭想到了什么,大力拉开厕所门,趴在阳台上往下看,楼下站着一个穿着长风衣,发顶与肩头都落满积雪的男人。

    “我来带你私奔。”

    “好。”黎昭拿着电话,打开宿舍门跑了出去,“你等我。”

    “这是怎么了?”钱铎见黎昭跑得这么急,连门都来不及关,走到阳台上探头往下看,楼下除了一个露天下站着吹冷风的傻子,没有美女啊。

    正想着,他就看到黎昭从宿舍楼大门冲出去,然后整个人蹦到了那个“傻子”身上。

    “傻子”托着他,伸手帮他把羽绒服帽子盖在黎昭的头上,把他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然后弯腰把黎昭背在了身上。

    背……在了身上?!

    钱铎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钱多多,你在看什么呢?”陈鹏问。

    “没什么。”钱铎神情自然地走到自己桌子旁,“就看看外面雪停没停。”

    他下意识帮黎昭选择了隐瞒,这种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幸好天色已黑,没人知道那是黎昭,不然明天的热门头条肯定很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