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有朝一日刀在手 > 屠神证道16
    开云只剩下最后一场比赛了。

    到了这个时候,她不怎么觉得紧张,反而有一种面对结果,即将开盖赢奖的喜悦之情。

    她躺在医务室里,因为药物原因,昏昏欲睡,最后被医生强行按着休息了一下。

    因为医务室里还有另外几个考生在蹭直播热度,而他们正在就刚才的比赛激烈争辩,所以四周环境有些嘈杂。

    他们的情绪间接影响了开云,导致开云睡着的时候,幻想中的思维正在同他们舌战群儒,心情那是激荡中带着点复杂,下一秒就要拽着他们的衣领给他们吼上一句:“吴非输不是因为非,是因为他不够不要脸啊!行走江湖靠的是老谋深算!”

    这群联盟的学子太让她失望了,一点思想觉悟也没有。像她,完美传承了唐话的衣钵,并进行了开云式的融合与发展。

    她捋了捋自己发乱的思绪,想把唐话的精髓教程传授给这群不上进的男生们,揉了揉眼睛,发现唐话就站在她的面前。

    一张依旧坚毅而英俊的面孔,站在她一米多远的位置,低头看着她,唇角弧度轻翘,安静得像幅画。

    开云突然清晰地认识到了自己是在做梦。

    她梦见自己站在荒芜星外的空地上,空地旁泛滥的风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停了,变得和缓而乖顺。连那原本刺目的日光也和煦起来,有了一种特别的温柔,晒得人暖洋洋的。

    开云跳起来猛拍唐话的头。

    “你搞什么!”她对着唐话怒骂道,“多大人了你居然玩失踪?你去哪里了?”

    唐话站在那里,任由她吵骂发泄一动不动,仿佛只是一个定格了的画面,显得如此不真实。可是偏偏他的眼神是那么深邃而深情,叫他看起来是个活生生的人。

    开云突然哽咽,低声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秦林山在找你,他想你了。”

    唐话似乎笑了一下。

    “你的衣服怎么不见了?”开云扯了他的衣摆,又想起来说,“哦,你没带。你留在自己房间里。我每年都给你洗了晒了,你再不回来,那衣服就要坏了。你怎么连东西都不带?”

    风将他额前的碎发吹起,也把他整个人的面容变得模糊起来。

    开云急了,用力拽住了他的手,有什么话想赶紧跟他说出来,张了张嘴,突然想起来她还在打比赛,就说:“我赢了的话……你回来吗?我拿到冠军的话你回来吗?你离开那么久了……”

    她没能等到唐话的回答,先一步被人推醒。

    隔壁床位的几个兄弟已经结伴去找钟御和吴非串门了,医务室里一片静谧,只有机器运作的枯燥声。这种安静她实在是太熟悉了,直到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要掉下去了。”医生看了她一眼,把她从床沿挪进去,说,“睡相真差。”

    开云深深吐出一口气,沙哑道:“我想静静。”

    医生:“那你接着做梦吧。”

    她在静静,外面的世界却早就因为她吵翻了天。

    开云简直是新世纪的流量领头人,有着无可比拟的热度,能衍生出无数种可以探讨的深刻话题。只要她的名字出现,必然是一片腥风血雨。

    在随着工作党的人群下班回家,联赛冠军决定战的时间越来越近,陷入发疯状态的网友数量也开始成倍递增。三夭后台的工作人员顶着压力控制网上风向,生怕网友一个不小心把他们的服务器给挤爆了。

    “集合竞价时间,压开云还是钟御?”

    “今年联赛盘真是血亏。我保证天台上已经站满了人。”

    “确实爆冷。如果女生拿到联赛冠军,那就更爆冷了。”

    “上一个女性冠军是第几届了?”

    “有吗?是不是要从开办的时候进行统计啊?”

    “反正她会是第一个出自流动大学的冠军。”

    “大家还记得当初联军拒绝开云入学的事情吗?现在想想,啧啧,真是一副如画场景。”

    “今天这三场才是,怎么回事?一场不如一场。也就刘煜成稍微好一点,伤到了开云,给她带了点消耗。后面的胡知劲,你的狼牙棒是逗狗去了吗?好歹扎中一下吧?否则怎么对得起你容嬷嬷的称号?尤其是吴非……算了对酋长我无话可说,他应该正在自闭吧。他打成什么样我都觉得正常。”

    “今天三场比赛全部是速战速决,开云争取到了不少的休息时间。幸运。”

    “我感觉是被昨天晚上的复盘给坑到了,几个教授都给歃血做了续航的判断,导致今天三个大兄弟一致玩起了速攻的对策。还不如拖延时间来得有用。”

    “我就知道,开云那么有钱,一定给三夭塞过。三夭请的教授都是托吧?”

    “能撑得住速攻也是一种实力,换个人上去说不定真就被打死了。不要看结果,看过程好吗?”

    “结果是冠军,你告诉我不要看结果?”

    “为什么你们说得如此信誓旦旦?好像开云已经拿到了冠军一样。拜托,比赛还没结束啊,最强最关键的王者之战都还没开始!”

    “你们真想不相信钟御能拿到冠军?”

    “钟御没有战斗的激情啊……这次应该也不会有。”

    “反正大公子手里两把锏,丢完就下场是惯例,看开云扛不扛得住那两次强攻了。”

    “大公子他爸是联军的校长,开云的师父是唐话,唐话当年是队伍的队长,两个人也算很有渊源了。大公子不会为了给开云造势,故意输掉吧?”

    “联赛放水?会被骂到头掉,按在地上摩擦的。你这个想法很令人窒息。”

    “开什么玩笑?竞技放水是死罪,是对所有参赛选手的不尊重。钟御虽然喜欢苟,但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否则他也不会有现在的成绩了。他只是不拼命而已。”“那么多高手前辈教授在看,谁敢放水,不要命了吗?真以为大家都是雷雷,可以走谐星路线?”

    “开云需要放水吗?打到这个地步了,承认吧,她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了。”

    ?

    深夜的首都星街道,亮着璀璨的灯火,巨大的全真画面在各大街头同步放映,空气中飘着夜宵的香味。

    最为繁华的中心区街头,人头攒动,这个地方比白天更为喧哗。

    无数人抬着脑袋,看向半空光幕中缓缓走出来的人影。

    她抬手朝着半空的方向挥了挥,霎时间人群的呐喊声盖过了所有的嘈杂。两侧大楼变化着灯光,拼接成她的名字,让“开云”两个字成了深夜里最瞩目的光。

    “守擂者――开云!这是她的最后一场擂台赛!她会是传承的不死鸟,给这场联赛画下最完美的句号,还是一步惜败,停在最强者的面前?我知道她的身上有太多的争议,但是不管今天结果如何,我都要说,她已经走过了最艰辛的时刻,完成了各种不可能,她和她的荒芜星一样,有着无法动摇的意志,以及坚韧不拔的品格!喊出她的名字――”

    喊声喧天,但开云不为所动。她的眼神中还带着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困顿,回过头,看向一个镜头外的位置。

    钟御一如既往的闲适,他正站在擂台外围和两边观众挥手示意。

    不仅如此,趁着擂台还没正式开始,他拿着摄像头在做最后的直播,让观众以最贴近的角度,直面擂台赛最震撼的场景。

    开云:“……”

    直播,她彻底忘了这门生意。

    她还太嫩!

    主持人开始念钟御的名字,催促他上场。钟御无奈将光脑递给考官,抬步走了上来。

    两人的表情都太过淡定,直视对方后互相笑了一下,没有半点要决一死战的意味。

    镜头不断从二人脸上扫过,又离开。主持人拼命调动起来的气氛,顷刻在他们领导式问好的气氛中分崩离析。

    ……这届选手真的太难带了!

    钟御抬手招呼:“早。”

    开云确定了一下时间。现在是晚上收视率的高峰期,八点。反正怎么都跟早搭不上关系。

    钟御问:“想赢吗?”开云说:“当然想。”

    “那我争取打快点,结束得早的话,能回去睡一觉。”钟御仰头数道,“打完还要颁奖、说感言,还有选手短采访。深夜有比赛复盘,明天要开庆功宴,后天要采访补录视频……”

    开云抬手阻止了他:“够了。”她好不容易蓄满的斗志,在他的三言两语中差点晃荡出去。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金子。

    钟御收了话题:“那开始吧。”

    开云点了下头:“行。”

    在主持人快要放弃控场的情况下,两人突兀地切换了频道。

    钟御抽出身后的两把银锏,握住武器,习惯性地在空中抛转了一圈。

    开云用力抹了把脸,将困意消去,解下歃血,郑重地握在胸前。

    似有似无的杀气被释放出来,飘荡在擂台场上,编织成一堵无形的高压墙。连他们的笑容都带上了噬血的阴鸷。

    燎原的火星已蠢蠢欲动。

    “他们这是解除封印了吗?”主持人兴奋道,“无所谓!冠军决定战倒计时最后五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