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珍馐 > 第二十六章
    广电大楼下的喧闹久不平息。

    乔语丝半晌缓不过神,想到方才的一幕,内心简直百味杂陈。

    蕾老师说什么来着?

    “化妆师团队已经等了好久,就等你到。”

    自己来录节目,排队等个化妆师能等上一个多小时,被自己催促还不耐烦地推脱,原来是在排队等金窈窕到么?

    乔语丝知道沈启明的面子大,放眼整个临江,甚至更远的范围,没人能不买晶茂的面子。倘若对方真是因为沈启明得到这个待遇,她也不会如此惊诧,可据她所知,这两人分明就是分手了!

    那金窈窕凭的是什么?

    一旁的小十八线看她脸一阵青一阵白,捂着嘴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憋得几乎要翻白眼,此时恰逢另一辆保姆车到,宁瞬从车里钻出来,又引发了另一波小范围的骚动。

    这位是当之无愧的人气王,即便心高气傲的广电大楼也没有敢怠慢的,外头等候良久的粉丝尖叫刚起,立马就有保安和工作人员上前接应。

    小十八线看看被护在中间请进来的宁瞬,又看看一旁的乔语丝,稍微有点庆幸自己刚才没笑出声得罪对方,赶忙扯了扯乔语丝的袖子:“丝丝丝丝,宁瞬!宁瞬!”

    试图通过乔语丝的引荐认识一下这位圈内往日没有机会接触到的大佬。

    乔语丝被她扯得身子一晃,看到宁瞬,果然眼神发亮地上前。

    宁瞬跟粉丝们挥挥手,转头朝接自己的工作人员说话:“楼下怎么那么多人?今天有谁要来么?”

    工作人员含糊解释:“是啊,最近有个官方的宣传,刚才临江铭德公司的代表金小姐来拍摄,灭……蕾老师下来接她,这些人都是来看热闹的。”

    说完又愣了一下:“哦,您应该不认识我说的金小姐……”

    却见宁瞬表情似乎变了一下,仔细再看,又没有了不对劲的样子。

    旁边此时有人靠近,他转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年轻女孩,不认识脸,但看样貌和打扮,应该是今天来广电跑通告的小明星。

    其中一个表现得跟宁瞬很熟稔,上前张口就笑:“宁瞬你来啦?没想到能在这碰到,拍完mv以后好久不见了吧……”

    哦,有合作啊。

    工作人员一听这话,俩人像是认识,就没阻拦对方靠近,还停下脚步,做出了愿意等待俩人聊完天再走的姿态。

    谁知被搭话的正主竟然连腿都没顿一下,只朝说话那人扫了眼,不冷不热地回了句:“嗯,我还有拍摄,先走了。”

    工作人员一回神发现自己竟被落下几步,赶忙追上,一边追一边懊恼起来。

    靠,自己这察言观色的眼力见儿看来还有待提高。

    外头的粉丝还在尖叫,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受关注的人已经尽数消失。看热闹的人一哄而散,乔语丝留在原地,隐隐听到外头有粉丝不满地问――

    “这女的谁啊,好好的突然凑上去想跟着一起走,还好被拦下了。”

    “脸都不认识,哪儿来的十八线吧。”

    她捏紧拳头,害怕自己被拍到,转身就走。

    一旁的小十八线瞠目结舌,等她走后,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掏出手机找到角落跟闺蜜们疯狂吐槽――

    “我的天哪哈哈哈我笑到广电大楼上下十八层方圆两百里居民日后要靠助听器生活……”

    办公室内,蕾秋打开自己捧了一路的保温壶,发现里面盛的是一壶稠粥。

    淡淡的甜文顺着热气飘散开,熏得她有点脸热,太久没被人这样关心过,乍然嗅到这股香气,她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蕾秋垂眸看着色泽黑红的粥,轻声说:“麻烦你了,这怎么好意思……”

    金窈窕取出壶里的碗和勺子,找了片消毒巾擦干净递过去:“麻烦什么,出门之前随便煮的,不知道你口味,就煮了红糖黑米粥。”

    黑米粥……

    蕾秋最近在减肥,本来不饿的,不知怎的闻到这股甜味竟忽然来了胃口。

    她接下碗勺,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口,喂进嘴后忍不住“唔”了一声。

    粥的香气闻起来不浓郁,吃进嘴里后,竟比想象中丰富许多。黑米已经被熬开花了,外壳在软糯的同时还保有些许脆韧,粥里显然不只添了黑米,嚼着嚼着就能嚼到几颗炖得膨胀甜蜜的枸杞,与此同时,还能尝到一丝红枣的厚重。

    蕾秋不爱吃红枣,她嘴挑,平常炖东西放几颗,都觉得红枣的外皮剌舌头,但今天吃到枣味,竟一点都不排斥。

    恰到好处的红糖将它们的味道混合得天衣无缝。

    临江温度降得很快,入冬之后,一天比一天冷。上了年纪以后,蕾秋就发现自己身体大不如年轻时候,从进十一月开始,她手脚就终日冰凉着,加之最近生理期,身体更受折磨,每次止痛药的药效过去,就难受得厉害。

    粥是滚烫的,要沿着碗沿一点点刮下来吃,甜热的滋味顺着喉咙一路滑进胃袋,她吃得额头冒出一层密密的汗珠。蕾秋本来想客气客气吃几口就算了的,现在却根本停不下嘴,连吹带哈地喂下去大半碗仍舍不得松手。

    “好吃!”她哈着热气,整个人的身体都暖洋洋了起来,像是泡进了一池温泉里那样舒坦,连原本有些酸涩的后腰都熨得舒展开了,“你放了红枣吗?”

    “放的是枣泥。”金窈窕靠在沙发扶手上看她吃,做饭的人最享受的莫过于食客以身体的本能反馈出对作品满意的时候,“红枣直接放进去口感不好,最主要是外皮炖不烂,会让粥吃起来不够柔滑。除了红枣之外,里面还放了红豆泥,现在这个时候吃,对你身体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碗粥太过美味的加成,蕾秋听到她最后半句话,眼眶竟倏地热了下。

    一时间竟然没顾得上平常时刻保持的礼仪,她仰起头,将碗底最后那点粥底干干净净地刮进嘴里。

    金窈窕来拍的是个封面,与此同时还有个小访谈,开始之前蕾秋让人把稿子先拿给她看,她仔细审查了一遍,发现确实是非常有官方参与痕迹的问题。

    她又确认了一遍此番接受采访的嘉宾,包括她在内,果然都是临江本地年青一代的企业家们,当然这个年轻的定义嘛……世界卫生组织规定了14岁到44岁的都是青年人,因此里头两位年近四十的国企干部的存在也很理所当然了。

    她仔细回想,沈启明很早之前似乎也接受过类似的采访,不过那已经是很早之前的老黄历,以对方现在在晶茂的地位和本身的资本,即便符合年纪,也早已经不需要再在青年企业家的圈子里打转了,也不需要主动去示好,临江官方自然会把无数的橄榄枝投向晶茂这位枝繁叶茂却仍然愿意扎根临江的顶梁柱。

    但对不温不火的铭德而言,这却是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不管是用于宣传即将上线的隐宴餐厅,还是对于铭德日后的发展路线。

    采访的官方团队显然已经久经风雨,主访记者也是个在广电蛮有地位的主持人,看得出来采访过不少大人物,准备的时候跟旁边的化妆师聊自己采访大人物的经历――

    “年初经济峰会的时候,我在半小时的访谈里被晶茂的沈总点中,问了好几个问题……”

    金窈窕充耳不闻地翻过一页采访稿,摄影棚的大门被推开,有人进来找蕾秋:“七号摄影棚你预约的?”

    来人应该在台里也颇有地位,蕾秋明显不喜欢他,却也耐心回答:“约了一个小时,怎么?”

    “先让给我半钟头。”对方说,“下面的人没检查好,五号棚的设备出了点问题,《小声音》的评委们已经到齐了,其他棚都在用,借你的七号拍一下定妆照。”

    蕾秋沉着脸:“搞什么,我这边也要录采访的好吗?嘉宾都已经到了。”

    对方表情也沉了下,朝棚里扫了一眼,对上诸多记者的视线,主访的记者立即站起来叫:“年老师。”

    年老师朝他一笑:“能不能耽误一下你们的时间?”

    记者立即为难地看向蕾秋,又看看年老师,明显哪个都不敢得罪。

    新青年采访的嘉宾是代表企业来的,确实不同于一般的小明星,可背后的企业规模也没大到哪儿去,《小声音》的那群评委,虽然是明星吧,但这年头,明星们红到一定的程度,其实也就一脚踩进资本的圈子了。

    更兼之台里的人都知道灭绝师太跟这位年老师针锋相对已久,要不怎么偏偏来借七号摄影棚,谁敢瞎站队呢。

    静默中,金窈窕看了眼蕾秋,啪的一声将采访稿合拢,看向那位年老师:“这位先生,意思是让我先出去等着?”

    年老师看了她一眼,觉得漂亮,却没认出来,还以为是哪里来跑通告的小明星:“你是……?”

    “铭德餐饮有限公司项目部总监金窈窕。”金窈窕朝他一笑,“你可以叫我金总,或者金总监,都好。”

    年老师怔了怔:“铭德?”

    他想了想才记起这家公司,又记起蕾秋手头跟进的项目,表情一变。

    铭德虽然算不得多大吧,但好歹是个企业。

    广电大楼的地位肯定有,可他到底只是个管理层,还没坐到台长的位置上,金窈窕既不是普通小明星,又明显表现强势,他还真不敢一点不看在眼里,底气一下就小了。

    但想到自己手头的台里重头节目《小声音》里那群各个影响力雄厚的评委,这会儿站对手蕾秋跟前,他又有点下不来台。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年老师,不要打扰别人拍摄了,我们等一个小时也没什么,反正距离录制还早。”

    那位年老师转头的同时,棚里几位记者跟着发出惊呼:“宁瞬!”

    宁瞬朝他们笑笑,道:“不好意思了,打扰你们工作。”

    这么大的咖来亲自道歉,蕾秋的表情变好了不少。

    宁瞬也没理会,目光复杂地看了金窈窕一眼,喊道:“姐姐。”

    金窈窕睨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嗯了声。

    年老师看看她又看看宁瞬,更加尴尬:“你们认识啊?”

    宁瞬点点头,见金窈窕跟以往似的不想搭理自己,想到刚才的不愉快,也有些烦躁。

    金窈窕见他盯着自己,都懒得理,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快走。

    宁瞬已经习惯她这样,甚至还觉得她这回被得罪还没当着人面说难听的话挺给自己面子,强行拉着年老师走了。

    宁瞬离开摄影棚就一路不说话,年老师没注意到,主要他自己也在懊恼。他以为蕾秋今天约摄影棚最多也就拍个明星模特,自己手上的《小声音》是重点节目,嘉宾咖位又大,约好的摄影棚出问题,就想着正好借机给对手找点不自在,下下蕾秋的面子也好。

    他和蕾秋最近在竞争一个职位,战况已经激烈到白热化了,俩人几乎对面碰见了都不会打招呼。

    谁知道来的竟然是个企业家,那做派,跟以往常见的给他面子的小明星可太不一样了。

    不过人家确实也不需要买他的面子。

    年老师这会儿唯一庆幸的就是对方的来头并没有多大,被自己不小心得罪了也不至于有什么大后果,结果正想着,手里的手机就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来,竟然是台里的大领导,问的话稀里糊涂:“小年,青年家杂志那个活儿是谁在干来着,你还是小蕾啊?”

    年老师愣了愣,觉得这话有内容,因此机灵地没有正面回答:“哦,那个活儿啊,您有什么事儿要吩咐吗?”

    领导估计以为这事儿在他手里,自然地接话:“你回去跟采访组什么的交代交代,采访名单里有个铭德来的嘉宾,姓金,到时候人家来了仔细点照顾。”

    年老师脚步当即一顿,脑门的汗立马就下来了:“铭、铭……这位,这位怎么了?”

    领导:“上头发的话,投资商刚交代的,你照做就是,别怠慢了人家啊。”

    ……岂止怠慢,他已经得罪了啊!

    年老师汗如雨下,结结巴巴:“上头发话……?”

    临江广电里的台不多,能强势到直接发话照顾人的就更少了,他思来想去,想到一个名字,战战兢兢地问:“投资商是……”

    “你今天怎么回事。”领导不耐烦地喝道,“晶茂啊,能跟咱们发话的投资商很多吗?”

    扑通一声,年老师摔了个大马趴。

    正烦躁的宁瞬回头一看,也无语了。

    广电的走道地面平整成这样,还能平地摔,这老男人是想抢女主角的戏吗?

    年老师走后,棚里的记者团队皮子也紧了,再看金窈窕,总有几分忌惮。

    一开始铭德的名头不响,他们又见多识广,也只当采访是例行公事,上心不到哪儿去,谁成想金窈窕看着不难伺候,一发威直接连台里的领导和宁瞬都轰。

    他们业内人,可不是外头那些不懂事儿的,宁瞬私底下难伺候的传闻多不胜数,可人家人气高,没看年老师都得捧着,谁也不觉得有什么。

    可刚才金窈窕坐在座位上,不耐烦地摆摆手,宁瞬就连屁都没放,悄没声儿地走了。

    主采访这会儿再看金窈窕那张漂亮的脸蛋,不由紧张地打了个嗝,也不敢瞎几把跟化妆师聊天了,小心翼翼地拿着稿子上前跟对方做确认。

    人的面子都是自己挣出来的。

    连摄影和灯光都闷不吭声地更加仔细了起来,恨不能使出看家功底去伺候。

    比较让人纳闷的是年老师,离开没多久,居然又脸色苍白地折了回来,当着老对手蕾秋的面,他也不拿乔,奔前跑后地帮忙,看得在场众人一脸懵。

    金窈窕刚拍完照片就被塞进一杯菊花茶,刚落座后腰就多了一块枕头,看着年老师去跟摄影师确认照片,沉默地喝了一口:“蕾姐,你们台里同事还挺互帮互助。”

    蕾秋:“???”

    你说谁?那条姓年的著名疯狗?

    灭绝师太摸了下眼角的鱼尾纹,难得心软地泛起了忧愁,担心地看着对手。

    这条疯狗要是真的疯了。

    她说不定会感到寂寞哦。

    青年杂志面世的时候,金窈窕已经在隐宴开始了忙碌。

    里里外外都是人,忙着将最后的准备做到完整,数不清的材料被搬运进冷库,就连金父也特地来到现场搭手。

    试营业的日期已经定好,一切准备就绪,只等东风。

    金父伤口养得不错,可以不靠轮椅自己走动了,于是在女儿身边转悠着东摸摸西摸摸。

    来帮忙的屠师父脸沉得像一颗蒸过了头的烂红薯:“老金,你敢掀开盖子试试!”

    金父被他喝住动作,不甘不愿地收回手,皱了皱鼻子:“腌的什么啊这是。浓浓的酒味。”

    金窈窕知道他的意思,倒没有屠师父那么凶,掀开盖子直接捞出里面的东西放进盘子里给他:“行了,看在你伤口养得好的份上,就准吃半个。”

    金父端着盘子板着脸,董事长做派很足,脚下却溜得飞快,生怕被屠师父逮住。

    盘子里是金窈窕亲手醉的膏蟹。

    酒香扑鼻,能嗅得出鲜鲜的甜味,金父端着盘子撞上妻子,赶忙说:“你去问问窈窕,有没有粥?”

    老婆白了他一眼进去了,没一会儿端出两碗熬得稠稠密密的文火白粥,米香顺着空气一路飘来,金父饥肠辘辘地将膏蟹掰开。

    腌蟹那会儿,正好是吃蟹的季节,膏肥蟹满的螃蟹直接清蒸都是一道无可挑剔的美味,用酒醉腌后,滋味就更加叫人难忘了。

    金窈窕派好给人的活儿,擦着手出来,正见父亲用勺子挖出小块的蟹膏往嘴里送。

    绵密的醉蟹膏吃起来酒味不重,入口即化,绽放在舌尖,鲜得就像味蕾吞下了整个水族馆似的,金父一尝就咂摸出来:“放了蜂蜜?不是糖吧?”

    “嗯。”糖的滋味比不上最原始的蜂蜜厚重,腌渍东西的时候,金窈窕通常都喜欢用蜂蜜来补充甜味,这瓮醉蟹里的蜂蜜也不是瞎加的,至少混合了五种不同品种的土蜂蜜,才能混着酒味把肥蟹的美味激发到最深。她摊开手:“给我条腿,我尝尝。”

    金父混着蟹膏喝了口粥,放下碗,看看蟹又看看女儿,还是掰下一条最大的腿递过去。

    自从手术之后,他太少能吃到这么浓郁的滋味了。

    金窈窕睨了他一眼,笑着咬了蟹腿一口。

    酒味不浓,但香气明显,很好。

    蟹肉醉得恰到好处,蟹黄仍旧保有诱人的黄色,肉却已经呈现出胶质,轻轻一吮,就整条滑进了嘴里。

    咸鲜得叫人胃口大开。

    金父配着半块蟹,就呼噜下去一大碗粥,见女儿站在桌前笑眯眯看着自己,他思索片刻,手缓缓伸向另外半边。

    女儿的笑容更大了:“爸爸。”

    金父:“我没吃出味道……”

    金窈窕:“嗯?”

    高高壮壮的老直男坐在餐桌上,望着女儿,严肃地摸了把后脑勺,心里叨叨了几句在家从父,在家从父。

    金总监似乎听到了父亲的心声,目光看去。

    金父转向妻子:“咳,老婆啊,你尝尝这个。”

    他老婆哪儿有空搭理他啊。

    金母这会儿抱着手机,看得停不下来,粥都不顾上吃,只笑眯眯地翻阅自己刚刚收到的手机推送。

    关于临江市青年杂志的。

    如今纸媒衰败迅速,单纯的纸质新闻已经不再畅销,临江市作为新兴科技城市,在这方面一直走在全国的最前沿,各大官方报刊杂志都早早推出了电子版本,毕竟纸质版根本卖不出去几本。

    不过这一次发刊,销售数量竟然比起往期增加了不少。

    书店报刊栏位,店主抽着烟看着自己刚刚摆放上柜的青年杂志,眯着眼很有些困惑。

    这杂志创刊很多年了,每到年底必然响应国家号召采访各界有位青年,说实在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年末这么重要的尾刊封面上出现女的。

    这女的还漂亮得有点过头。

    封面上她站在C位,周围围绕了一大圈其他受采访人士的照片,都是拼上去的,但很奇怪的,偏偏她的拍摄角度不一样,好像摄影师到了拍她的时候突然就水平升华了似的,其他人都是正常水准,就她像在拍国际大片。

    很有些冲突的喜感。

    那摊主再仔细一看,又觉得,可能还是长相的原因。

    一个年轻漂亮的大美女在好几个秃头的映衬下,可不是格外引人注目吗?

    她出现在封面上,这本官方报刊不知怎么的竟多了几分时尚气息,有无聊路过买杂志的人,扫了书堆一圈,可能觉得这个模特最好看,直接挑选这本付账,买完翻开一看,才显露出几分错愕来。

    “怎么是企业家杂志?”

    网络上对此也讨论颇多。

    杂志封面上不同人物的冲突感显然自带话题度,兴许是青年杂志有意营销,也有可能真的是好事者无聊,总之电子刊的封面很快被人顶上热搜,吃瓜群众看得哈哈大笑,热度一时斐然。

    唯有程家,程琛表现得与众不同。

    他拿着那本杂志,脑海里仿佛自发响起了bgm――

    没有吃没有穿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程琛被自己气得头晕目眩,再一看青年杂志竟然还很给面子地直接在封面上宣传铭德“隐宴”餐厅即将试营业的消息,整个人都快哭了。

    怪不得,怪不得那天蕾老师忽然变成蝴蝶飞走,原来飞金窈窕脑门儿上去了。

    我他妈约什么蕾老师。

    我他妈去什么俱乐部。

    我他妈打什么枪。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云鼎餐厅里,胡晚月跟一群闺蜜拿手机把一桌子菜拍了个遍,然后也不吃,发完微博就喝了口果汁。

    其中一个闺蜜发完微博,看到如今首页炒得十分热闹的隐宴开始试营业的消息,目光扫过下方一些人期待的留言,咳嗽了一声,柔柔地说:“真是的,不知道那些人怎么想,连开个餐厅都值得讨论成这样。沁沁,你哥还好吧?”

    她们问的那姑娘名叫白沁,程琛的表妹,平常虽然跟她们来往不多,但也算一个圈子里的名媛。

    白沁知道她们想看笑话,淡淡地笑道:“一家餐厅而已,有什么,铭德什么样子你们不知道?我哥有什么可担心的,难不成还怕铭德抢我们生意么?”

    胡晚月立即开口:“怎么可能!听说这个隐宴现在是金窈窕在管,就她,怎么可能对付得了你哥。”

    其他人也安慰道:“是呀是呀,沁沁你放心,咱么都是好姐妹,我们都站在你这边的。”

    白沁请客买单,笑眯眯地跟她们道别,算是一场快乐的姐妹聚会。

    胡晚月婀娜多姿地拎着小包包出门,上车,给司机报了个地址,说话的时候有点心虚,不忘朝着车窗外看一眼。

    到达,她下车,左顾右盼,就跟做贼似的闪进商场里,悄咪咪上楼,拐了几个弯后,终于到达了最终目的地。

    她看了眼上方写着大大的“隐宴”二字的招牌,咳嗽一声,捂着嘴准备找服务员取号。

    下一秒,旁边忽然传来一道耳熟的声音――“小姐姐,前面排队几桌呀?”

    胡晚月:“……”

    对方也看到了她,大惊失色:“亲!亲爱的?!”

    赫然是刚刚从云鼎餐厅分手,且信誓旦旦跟白沁保证同一阵营的好闺蜜。

    二人面面相觑,尴尬得几乎窒息。

    胡晚月:“……哈哈哈好巧啊。”

    对方:“……哈哈哈可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