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珍馐 > 第三十七章
    中年人环顾铭德分公司一圈,深城经济发展快,本地财力雄厚的中小企业不知凡几,这家外地刚刚入驻的公司明显正处于发展期,办公区域整齐又充满人情味儿,但不管规模还是环境,都绝比不上他平常打过交道的大多数公司。

    这家公司甚至连地址都不在深城市繁华先进的CBD,看看院门口那小保安亭,多寒――

    低调啊。

    中年人对上金窈窕的视线和她手里的文件袋,无比复杂地咧开了嘴角。

    被抛弃在院子里的夏仁终于登记完毕,被铭德的老保安们带进公司,照旧是刘爷爷他们几个。他方才摔了一跤,铭德的保安们又很不给他面子,叫他更没好气,一边往里走嘴里还一边念叨:“这破地方……”

    今天非叫你们吃个教训不可。

    才一进屋,便听到公司里自己带来的中年人爽朗的笑声:“金总监,我们就是来看看贵公司经营上有没有遇到什么难题。铭德初来乍到,以前又在临江,对深城本地的市场条例肯定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吧?不过不要因此拘束,要放开手脚加油干!”

    金窈窕:“……谢谢。”

    夏仁:“?”

    我是请您来鼓励人家的吗?

    夏仁:“等等……郑……”

    他刚要叫中年人的名字,中年人瞥见他和带他进来的刘爷爷几人,腰背挺直,笑得更僵硬了,直接出声打断他:“夏先生!”

    金父认得夏仁,一见他来,忍不住皱起眉头:“夏仁?你来铭德干什么?”

    双方见面,理所当然的不会有好气氛,更何况夏仁来者不善,双方目光相对,硝烟味更是浓郁得吓人。

    夏仁刚要放狠话,又被中年人打断了,中年人这会儿恨不能他是个哑巴:“两位原来认识吗?太巧了,要不是夏先生领路,我们也不会关注到铭德这么有未来的企业啊。”

    他是打定主意倘若铭德追究也要拉个垫背的了。

    内心又气得要死,他本就不想来这一趟做缺德事,耐不住夏仁搬出尚家才不得不给个面子,谁知道自己碍于情面,尚家倒一点也没为他着想的意思。

    想想夏仁来前那个话,尚家之前就试过卡铭德手续了,奈何没成功,才上演这一出。当时为什么没成功,铭德又是个什么来历,他不清楚,尚家没点逼数吗?竟然避重就轻,拉他跳这个明摆着的火坑。

    等等!不对!

    中年人这么琢磨着,思维立时发散开,越飘越远。

    难不成尚家想搞的并不是铭德,而是自己么?

    好哇!

    中年人这下真是一刻都不想在火坑里多呆了,直接领着人就往出走,路上瞪了夏仁一眼,也不避讳对方,朝身后的跟班儿道:“小李,你留个铭德的联系方式,晚点把一些详细条例和深市对中小企业的帮扶申请渠道发给铭德。”

    跟班们一脸懵逼地点头答应,追上中年人迅疾如风的脚步,只留从头到尾连话都没能说全乎的夏仁傻站在铭德公司,跟金家父女大眼瞪小眼。

    金窈窕有点困惑。

    金父也有点困惑。

    夏仁的困惑比他俩捆在一起还多。

    最后是金父先开的口:“夏仁,是不是尚荣让你来的?”

    夏仁的眼神追着中年人往门口去,内心迷茫又没底,只能撂下一句“是又怎么样”之后追出门去。

    中年人被夏仁拽住,心里还酝着火气,不等他多问就甩开他的手:“夏总,您问我是什么意思?我还想问问您和尚总是什么意思呢!”

    他都有点想跟夏仁吵架了,瞥见大门口安保亭附近正在透气的孟爷爷,才按捺住火气重新往外走。

    路过孟爷爷的时候,他下意识停了停脚步,孟爷爷看着他,也不知道有没有猜出他的来意,表情一如记忆里曾经见过的那样严肃:“小郑啊,好好干,要对得起给你的信任。”

    中年人内心猛然涌出浓浓的羞愧,捏起拳头,无地自容地垂下头:“是。”

    孟爷爷远远看到几个眼熟的铭德员工从地铁站的方向过来,有说有笑,又咳嗽了一声:“出去别乱说。”

    中年人自然理解他话里的意思,又点点头,孟爷爷才一摆手:“走吧。”

    一群人离开的时候跟铭德的员工们迎面碰上,把员工们给吓了一跳,说笑的声音都停顿了几秒,回头看他们离开后才窃窃私语着朝公司走。

    路过安保亭,看到站在门口的孟爷爷,年轻人们才又笑开打招呼:“孟叔,早啊。”

    孟爷爷收回目光,看着这几个在他跟前嬉皮笑脸一点距离感也没有地叫着叔叔的小年轻,也回应微笑:“早,今天挺冷的吧。”

    夏仁顶着寒风,迷茫地往外走,中年人根本没等他,把车都开走了。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回头看了眼铭德公司的方向,怒气横生,忍不住踹了公司院墙一脚。

    踹完之后他才觉得有点不对,缓缓转头,身后路边停放的一辆黑色车子里,靠近他这边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里头几张黝黑的脸庞,全都直勾勾地盯着他,眼神充满了警惕和审视。

    夏仁:“????”

    夏仁被看得后脊背一阵发毛,心说你们谁啊?我踹铭德的墙,管你们什么事,看我干嘛?

    结果那几个黑脸男人看他不算,过后还开门下车,朝他走来,各个都比他高比他壮,一看就不好惹。

    夏仁:“!!!!!”

    夏仁收回踹墙的脚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那几个男人居然追上来了!嘴里还叫他:“等等!”

    靠!!!!今天是水逆吗?!

    他立刻潜能爆发,体面全无,脚后跟几乎要敲到后脑勺,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念头,尼玛,这是铭德的员工吗?还是金家叫来打自己的人?金家到底什么作风?!

    他跑得比狗还快,黑脸男人们都给惊到了,只能看着他消失在一阵烟尘里。

    他们只好停下,相互对视――

    “他跑什么?问一下他要干什么而已。”

    “谁知道,要追吗?”

    “算了,踹墙而已,不像是有危险,回去吧,孟老他们都在铭德,追远了小心误事儿。”

    “这人野驴投胎吧?”

    夏仁跑出好久,感觉自己安全了,才撑着膝盖掏出手机打电话。

    接他电话尚荣不耐烦地问他:“干嘛?”

    “哥!”夏仁气喘吁吁,“我跟你说,金家,金家那个铭德,在临江可能是道儿上的!”

    尚荣:“……你有病?”

    金窈窕对此浑然不知,人走后她接到叶白情丈夫打来的电话,对方不知听到了什么风声,问她需不需要帮助。

    谢绝对方的好意后,父女俩对视一眼,金窈窕问父亲:“刚才那位是……?”

    金父若有所思,沉声道:“夏仁,尚荣的表弟。”

    在尚家待了那么些年,他对师母一家也小有了解,夏仁的父亲是师母的弟弟,师母嫁给师父之前带着孩子留在夏家,家里的兄弟没少嫌弃他们母子。

    尚荣发达以后,却提拔这些以前欺辱过他的人。

    以前他就不能理解。

    现在亲眼得见,仍旧理解不能。

    金窈窕看着手里整理好却没用上的文件,想的却是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走得如此仓皇。

    公司里传来响动,她回头看去,是许晚带着清理过仪表的沈启明从里头出来。沈启明身上的衣服估计是搬东西弄脏后拿水擦过,很有质感的黑色面料上晕开几团大大小小的湿痕,头发也重新梳理过,前额垂下几缕半干的发丝,松散地搭在额头上。

    晨起的阳光拢住他修长的轮廓,让他看着颇多了几分随性的气息。

    但自己显然不这么想,于他平常一丝不苟的作风而言,这已然称得上是狼狈,因此他也难得表现出了一点能被人察觉的不自在,皱着眉头,视线时不时看一眼自己衣摆上的水渍。

    许晚大概感觉到了他的纠结,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纠结。

    金窈窕对上许晚求助的视线和沈启明黑白分明大眼珠子,只觉得这对母子此刻看起来惊人的相似。

    金窈窕:“……”

    她余光扫到墙角换好的水桶的饮水机,丢了一盒纸巾给沈启明:“行了,换水的报酬。别看了,看它它也干不了。”

    沈启明接住纸巾盒,果然又看了衣摆一眼,许晚愣了一下,这才意思到问题所在。

    她叹了口气,不怨儿子不亲近自己,自己这个做妈的,连孩子有洁癖都不晓得。

    金窈窕正要带这母子二人去吃食堂,沈启明的电话却响了起来,他接起来一听,表情就沉静下来:“我知道了,你在外面等我。”

    放下电话后,许晚问:“怎么了?公司那边在催?”

    沈启明嗯了一声,眼睛却看着金窈窕,解释道:“有个紧急会议。”

    许晚有点发愁的样子:“真是,本来还想让你吃完早饭再走的,还来得及去食堂吃早饭吗?”

    沈启明:“来不及。”

    许晚叹息一声,半分钟后见沈启明还没动身:“?”

    金窈窕对上沈启明的视线,思索了两秒:“……要不叫人给你打包一份?”

    沈启明:“好。”

    金窈窕:“……”

    晶茂没有食堂吗?你是缺这口吃的还是怎么样啊?

    好一会儿后,等在铭德门口的晶茂司机终于等到了自己的老板,只见老板顶着晨光从铭德出来,一手拎着放满了打包盒的塑料袋,一手拿着……纸巾盒?

    不是手帕纸,是真的一大盒纸巾,开了封的那种。

    老板手很大,修长的手指扣住纸巾盒底部,封口处一张白白的纸巾探出脑袋在风里飘啊飘。

    晶茂司机:“????”

    他看看老板又看看铭德的办公大楼,老板是饶走了铭德的一盒纸巾吗?

    公司里看沈启明把“换水的报酬”真的拿走的金窈窕:“……”

    无话可说。

    许晚站在门口目送儿子的背影,脸上同样露出费解的神情。

    沈启明一手打包盒一手纸巾地到了晶茂,进园区又被各种偷看,他弄脏了衣服浑身不舒服,现在倒自若得很,对上出门迎接的蒋森的黑人问号脸,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人都到齐了?”

    蒋森看着那张封口处飘荡的纸巾,动用自己的全部智力去琢磨,也没能琢磨出头绪,只好点头:“是,都在楼上等着。”

    说完他嗅到香味,才看到沈启明另一只手上的塑料袋,看到里头好几个打包盒,问:“这是什么?”

    沈启明:“早餐。”

    蒋森估计了一下袋子里打包盒的数目,至少是三四个人的分量,眼中闪过惊喜:“你居然带早餐来了?”

    沈启明嗯了一声。

    蒋森赶紧伸手:“来来来我帮你拿。”

    被他一摆手躲了过去。

    蒋森:“?”

    沈启明径直上楼进办公室,放下打包袋,又打开某个抽屉,将纸巾盒安置进去,才对停在门口的蒋森道:“走吧。”

    蒋森看着桌上的打包袋:“早餐……”

    沈启明:“回来再吃。”

    也是,工作要紧。蒋森似懂非懂地点头,忙完后就想跟沈启明回办公室,谁知沈启明发现他跟在身后,却回头问他:“你还有什么事吗?”

    蒋森:“……吃早餐?”

    沈启明莫名其妙地说:“园区食堂在负一楼。”

    蒋森:“????”

    哦感情你那四五个打包盒里带的是你一个人的早餐?

    蒋森悲愤地转身奔向园区食堂,给自己要了一碗热腾腾的拉面,一边吃一边愤恨地想――

    割割你没有心!

    割割你是猪吗?饭量那么大!

    办公室里,沈启明拆开塑料袋,拿出打包盒。

    铭德食堂的人估计是不知道该打包什么,就挑选了容易携带的东西一样打包了一份,浓油赤酱的焖面、表面金黄的三鲜豆皮、雪白蓬松的肉包子、肥厚软糯的红糖糕、夹着油条的鸡蛋饼,还有一碗浓稠盈润的菜肉粥。

    盖子打开后,它们的香气混合在一起飘散开,卖相依旧很好。

    时间过去太久,都凉了。

    沈启明摸了下打包碗的碗边,也不介意,抽了双一次性筷子,端着那碗粥喝起来。

    柔滑的粥米、细腻的肉馅、爽脆的笋丁、清新的菜碎,粥还有一点点最后的余温,叫它原本的美味不至于丧失殆尽。

    焖面却已经糊了,一整块结在盒里,面跟面之间粘得亲密无间,沈启明拿筷子撬了一会儿,才夹起一处边角。焖面里的韭黄还爽脆着,面很劲道,表面包裹着浓郁的肉汁,足可以想象它刚刚出锅的时候该有多么美味。

    红糖糕是蒸出来的,糯米质地,底部铺着粽叶,加了枣泥,微甜,带着红糖的醇香和粽叶的清新,这个倒还好,凉了也很有嚼头,不过热的时候应该会很软糯吧?

    沈启明依次尝着打包盒里的东西,吃到什么滋味都是一个表情,他慢慢喝完了碗里微凉的菜肉粥,然后才打内线叫助理进来。

    助理进办公室后,看见他在盖打包盒的盖子,赶忙上前帮忙,桌上除了一个纸碗是空着的以外,其他盒子里基本都还留着东西。

    助理帮他把盒子打包好,放回塑料袋里拎起,立刻就要拿去处理,却听老板道:“中午工作结束以后再热给我。”

    助理:“???”

    助理拎着塑料袋离开办公室,另一位助理看到他手上的袋子,问:“你拿着什么啊。”

    拎着袋子的助理:“……剩菜。”

    另一位:“我刚好要下楼,要我帮你拿去丢吗?”

    助理:“……不用,找个冰箱,这剩菜老板中午还要吃的。”

    助理区的所有同事都抬起头来:“????”

    晶茂是出什么财政状况了吗?竟到了如此地步?

    被顺走了一盒纸巾的铭德依然风平浪静,甚至近来新店开业的筹备工作比以前还要顺畅许多。

    深市小范围的圈子里,渐渐流传开了一个神秘的传说。

    金父有一天回家,严肃地告诉金窈窕:“以后在外交际要谨慎一些。”

    金窈窕问:“怎么?”

    金父说:“我听人讲,咱们这片好像有个了不得的小公司,背景很深。”

    还有这事儿?金窈窕想了想这附近的邻居们,感觉都是跟自己家相似的平凡:“哪一家?”

    金父皱着眉摇头:“不清楚,就是最近参加几个深市的活动,听到了外面有人在讨论。消息是从本地一个小圈子传出来的,不过知情人都讳莫如深,再多的就打听不到了。”

    已是新年将至,金母带人做着家里的清理,听到这话胆战心惊:“天呢,咱们那都快郊区了,还有这种人物啊?万一得罪了怎么办?”

    金窈窕拍拍母亲安慰道:“别想那么多,咱们能得罪什么人。”

    金父点头,心宽了些,觉得女儿这话也有道理,但紧接着想到另一件事情,又重新肃容:“哦对,咱们公司这边好像还有点不太平,还有黑?社?会什么的,回头注意通知一下员工,让他们出行的时候注意下安全。”

    金窈窕这下终于有点担心了:“真的假的?不至于吧?什么年代了。”

    金父却很谨慎:“外面都传遍了,上次有人在这附近差点被打,逃了四条街才逃到安全的地方。”

    就是不知道是谁那么倒霉。

    金窈窕皱起眉头,拿出手机:“我让人事通知下去。”

    金母听得直拍胸脯,啧啧称奇:“深城怪不得是大城市,卧虎藏龙的,什么神仙都有。咱们这些外地人,可得低调些才行。”

    金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