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珍馐 > 第四十二章
    叶白情脸色一变,好友菲比立刻察觉,冲她比了个不要出声的手指。

    附近有路过的人看到这边的场面,或许是觉得特别亮眼,忍不住都回头多打量几次,被保镖围在当中的主角不安地扯了扯口罩,菲比赶忙招呼:“白,我们先离开这里。”

    他们走后,留下的一些旅客还各自闲聊――

    “刚才那些外国人是谁啊?”

    “中间那几个看着挺厉害的,旁边的壮汉好像都是保镖。”

    “我怎么觉得有点眼熟呢。”

    “得了吧,都穿得那么严实,戴帽子那女的也就算了,另外一个护得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这都能眼熟?”

    “不过别说,那个一点看不清人还挺扎眼,隔着衣服都能看出气质不错,而且身材真好。”

    “我觉得有点太瘦,风一吹都能吹跑。”

    “你懂什么,就是瘦才好看呢。”

    车上,把自己武装到牙齿的那位来客终于摘下了帽子和口罩,她皮肤白得像雪,一点血色也看不见,满头浅金色的发丝顺滑地落在肩上。车窗贴着防偷?窥膜,她依旧显得非常不安,偌大一辆车子,她选在最角落落座,朝外关注了好几次,确认自己安全后,才扯开嘴角朝叶白情笑了笑:“你好。”

    叶白情纵然猜到了她是谁,此刻瞧见真面目,依旧难掩惊讶,菲比看着她的表情,苦笑一声:“看来不需要我为你介绍了。”

    “是啊。”叶白情喃喃点头,看着面前那张艳光四射的面孔,“谁能不认识黛比呢。”

    她在模特圈工作,接触不少海外秀场,比起国内的娱乐圈,反倒更熟悉大洋彼岸的圈子。这位黛比是如今歌坛最有分量的女歌手之一,人美歌强,除去音乐圈外,也颇受时尚界青睐,商业价值不可估量,相比较她这个影响力普通的小模特,完全是天王巨星级别的人物。

    叶白情自己都去听过对方不少的演唱会呢,算是个好感度很高的路人粉丝,当初听好友菲比提起自己要带人来的时候,死都没想到对方指的会是这位。

    她缺啥啊?!她啥都不缺好吗?

    有钱有美貌有名声有地位,叶白情看着这位去年才荣获了海外权威音乐奖项的最佳女歌手荣誉的大美人,对方瘦削的身体被一件平平无奇的长外套包裹着,但即便如此,仍掩不住她本身的巨星气场。

    那是很玄妙,只有用人气和地位才能堆出的光环。

    叶白情记得对方在舞台上的时候非常喜欢跟粉丝们互动,在外表现出的形象也总是自信亲切,但如今坐在车里,对方听到她这样的评价,却只是温和一笑,就靠在车位的角落陷入沉默。

    菲比替她向叶白情解释道:“她可能有点累了。”

    叶白情怔怔点头,迟疑地开口:“她,就是……”

    菲比面露忧色,点了点头,黛比头靠着车窗,此时笑着开口:“不用担心,我很好。”

    她情绪看起来确实不错,叶白情有点意外,坐在旁边那个轮廓深邃的保镖却说:“黛比,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吃药和接受心理辅导,而不是因为菲比的坚持,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国家治疗。如果你想要的是美食的话,那纽约的好餐厅也很多,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你能接受的食物。”

    叶白情为此人话里的高傲眉头皱了下,黛比朝这人说:“医生,我会好好吃药的,就当我是来玩的吧,我也想跟朋友一起,看看这个世界。”

    她说着,目光转向窗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可能,也会让我的情况好一点。”

    原来这位不是保镖,是医生吗?

    叶白情看着那个医生,因为对方刚才的话,心里略有些不服气,忍不住朝黛比道:“你一定可以在我们国家得到帮助的,我认识的那家餐厅真的很不错,之前因为怀孕,我也同样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可是现在,你看,我已经健康地准备好做一个母亲了。”

    黛比却并没有因她的话露出期待的神色,只是看着她,认真地说:“谢谢你,祝福你生一个健康的宝宝。”

    几十年来第一次接到师弟的邀请,金父带着女儿和妻子去登门做客。

    路上,他朝金母说:“元忠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问他他也不说,还特地叫我把窈窕给带上。”

    他说的元忠,就是自己的二师弟马元忠,金母翻看着自己买的带来的礼物,也不明所以,金窈窕不以为意:“反正我最近也没有特别要紧的事情,今天该交代的工作已经交代出去了。”

    金父问:“你说的是哪个?贷款吗?”

    金窈窕嗯了一声。

    她最近把铭德一年之内的财政状况全都核查过一遍,明显看出自家公司蒸蒸日上的劲头,临江本部那边,已经没有太多可发展的余地,但铭德现在前景好,知名度也高,这么好的机会不是时时都能有的,她预备借着这股东风,把公司旗下的各家餐厅都打入深市,并快速占领市场。

    金父说把公司交给女儿,果然说一不二地做到了不干扰金窈窕的举措,但想到女儿的计划,他还是忍不住问:“铭德这才刚到深市,步子会不会扯得太大了?其实铭德没有必要背上这些债务,公司旗下的餐厅近期收益都很不错,我们也可以等资金充裕以后再进行下一步。”

    他到底是老一辈的思想,喜欢一步一个脚印,掌管铭德以来,做过最冒进的事情,就是覆盖式地用铭德大院抢占住了临江的平价餐饮市场。

    但那个时候,毕竟是没办法,铭德的老品牌撑不住,才不得不用这种剑走偏锋的方式去找活路。

    可现在,铭德眼看着越来越好,虽然暂时没法跟尚家这种早早在深市有了一席之地相比,但旗下的餐厅每一家也都稳定增长着营业额。在他看来,女儿这么年轻,大可不必着急,耐心等待公司回笼资金,速度虽然慢些,可胜在稳定。

    他道:“反正市场又不会跑。”

    金窈窕朝他笑:“爸爸,你知道咱们旗下的餐厅门口每天排队多少人吗?”

    金父当然知道,报出几个数字。

    金窈窕拿出手机,搜索深市的地图递给他看:“听起来很多是吗?爸爸,深市一共十一个区,十个大型商圈,将近三十个中型商圈。按照我们的市场统计计算,这座城市至少能容纳一家寻香宴,五家隐宴,超过十家铭德大院。爸爸,市场虽然不会跑,可那样慢吞吞地来,我们用上十年也未必能把深市开满。”

    金父听得一怔,倒没想到女儿有那么激进的志向:“你要把铭德开满深市?”

    金窈窕索性把手机塞给他:“不止,您要看看全国地图和世界地图吗?”

    金父拿着手机的手哆嗦了一下。

    世界?他想都不敢想,可全国……

    他这些年,有时也觉得自己愧对铭德,愧对师门,愧对将公司亲手交给自己的父亲。虽然坐在铭德董事长的位置上,他也算风光的企业家,可国内经济形势瞬息万变,长江后浪滚滚而来,铭德在父亲手中的风光,他终究没能维持住,好在有了个女儿,才重新看到金家崛起的希望。

    现在的铭德在临江推崇的食客无数,公司知名度也与日俱增,在他看来,已经是非常美满的现状。

    可倘若有一天,铭德的品牌能在全国遍地开花……

    金家祖辈泉下有知,恐怕也会高兴得合不拢嘴吧?

    父亲拿着手机若有所思的样子,金窈窕靠在车上,却陷入回忆。

    她在金家这样观念保守的家庭长大,即便大学学习了金融相关,早年其实也不是如此大胆的作风,毕竟从来没有缺过钱花,她哪里需要去争分夺秒?

    后来父母去世,家里的亲人各个凉薄,她选择逃避出国,才明白到创业的艰难。

    当时多亏了一笔天使投资,才让她逐渐在海外站稳脚跟,也经过多年摸爬滚打,学会了很多家里不曾教导的手段。

    只可惜那位天使投资人始终没有露面,只通过机构与她签订投资合约,金窈窕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选择投资当时声名不显的自己,作为回报,只能盈利以后回馈这位投资人比预期更加丰厚的收益。

    她始终不知道这位投资人是谁。

    但有了这份经验后,她却学会了该如何借力打力。

    二师弟马元忠等在家中,身边围绕着几个师弟和他自己的小辈徒弟,有长辈们在,小辈们看起来都很拘谨,纵然十分好奇,仍不敢问长辈们正在干什么。

    他儿子马勒坐在角落,他的几个徒弟围着马勒小声八卦――

    “勒哥,是不是有什么重要客人要来?”

    “厨界的泰斗么?还是珍珑的高管要到?”

    马勒并不理会他们,只目光不善地盯着门外,父亲都告诉他了,要把师爷爷留下的菜谱传给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外人。

    他一直知道自己父亲手上有这本菜谱,父亲却从来没提过要把菜谱传给他,以前倒是教过他里头的几道菜,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没了下文。

    他喜欢这一行,从小跟父亲学厨,是尚家第三代大弟子,年轻一辈里最出众的佼佼者,父亲又是尚家现如今最活跃最有威信的名厨,因此一直以来,都认定自己未来会像父亲一样继承尚家真正的衣钵。可他等了那么久,却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

    金窈窕跟着父亲到达,钻出车门就见到了一群出来迎接的长辈,她礼貌问好后,迅速发觉了一点不对劲,目光一转,就对上人群里一道锐利的眼神。

    是个年轻人,眉眼清秀俊朗,就是眼神太锋利了,看起来总有几分不好相处。

    跟父亲寒暄完的长辈给她介绍:“窈窕,这是你二师叔家的儿子马勒。”

    马勒面无表情,金窈窕察觉到,就也只点了点头,充作问好。

    她进去后,马勒跟一群同辈走在最后,听到自家父亲的几个徒弟惊叹――

    “哇,大美女哎。”

    马勒抿了抿嘴,心说你们还高兴呢,一会儿就高兴不起来了。

    果然一语成谶。

    金家人刚落座没多久,金父的几个师弟就交换起了目光,金窈窕喝着茶呢,怀里就被塞进了一本书:“窈窕,你看看这个。”

    金窈窕状况外地翻开,发现是一本菜谱,第一页记录的就是一道自己从未听过的菜,立刻来了兴趣。

    她边看边问:“这是什么书?”

    几个长辈都露出复杂的神色,倒是金父,看到菜谱上手写的字迹,没一会儿后反应了过来:“这不是师父的笔迹吗?”

    师父?尚老爷子?金窈窕抬起头和父亲一起看向二师叔,二师叔扯着开嘴角笑了笑:“是啊,师父亲手写的,走之前也是亲手交给我的。”

    不远处一群徒弟听到这话,顿时哗然,马勒的视线越发尖锐。

    金窈窕已经看完了一页,此时翻到第二页,停下了动作:“什么意思?”

    尚老爷子亲手写的?那这菜谱是……?

    金父同样听出了二师弟话里的深意,错愕地说:“师父给了你菜谱,我怎么不知道?”

    没给自己,也没给尚荣,反倒给了二师弟?

    其他几个也才刚刚知情的小师弟都没说话,二师弟坐下来,给他倒了一杯茶,轻声说:“大师兄,师父当初给我这本菜谱的时候说过,这是他祖辈流传下来的心血。他说我在他的弟子里天赋最好,所以才选中交给我,让别跟其他师兄弟说,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金父像是受到了一点打击,但转念一想,又恢复了平静。

    确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在尚老爷子门下,不是天赋最出众的那一个。

    二师弟此时解释:“师兄,师父当初交给我这个,是想让我好好钻研,辅佐你发扬尚家的,只是……”

    只是没想到,师父死后,尚家却易了主。

    金父摇摇头:“别说这些老黄历了。”

    又反应过来:“师父让你别跟人说,那你把它拿出来干什么?”

    二师弟看着他:“师父让我为这本菜谱寻找下一个衣钵传人,我今天把您请来,就是为了这个。”

    听到这话,屋里一群年轻的小辈们都激动了,各个满眼期盼地看向菜谱方向,唯独马勒依旧面无表情。

    金父看了眼现下摊开在女儿手中的菜谱,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二师弟放下茶壶,郑重宣布:“师兄,我觉得窈窕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满室还在亢奋的小辈们都寂静下来,马勒终于听到这句最不想听的话,气得脑子嗡的一声。

    金父更是吃惊,一下就坐直了身体:“窈窕?尚家那么多徒弟,你还有儿子呢,怎么就轮到窈窕了?”

    马勒就听自家父亲理所当然地回答:“徒弟再多有什么用,我家那小子也不成气候,这传承是师父的,又不是马家的,怎么能交给他?”

    大庭广众,当着一群师弟的面被父亲这样评价,马勒气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我是你亲儿子吗?捡的吧?

    他又盯着金窈窕,看着金窈窕搭在书页上白瘦纤细的手指,虽然挺好看的,但并不影响他自尊受到打击生出的熊熊怒火。

    这从哪儿冒出来的丫头片子,诡计多端,给父亲灌下这种迷魂汤,连儿子都不顾了。

    但下一秒,这位诡计多端的陌生女孩竟然抬手合拢了书页,将菜谱搁回到桌上,说:“谢谢二师叔您看得起我,不过抱歉,这个传承我不能收。”

    金父看向女儿,女儿已经伸手过来拉他,把他和妻子拉起来后,又礼貌地朝一群师弟们点头:“各位叔叔,不好意思,铭德还有事不能多留,我们就先走了。”

    金窈窕说罢,又扫了那本菜谱一眼,果然干脆利落地带着父母离开,后头一屋子人都为她的拒绝怔住,连马勒都不例外。

    金父今天受到了不少冲击,出门后脑子才清醒一些,反应过来,朝后看了眼,又转向女儿:“窈窕……”

    那是尚老爷子留下的菜谱,作为尚老爷子的大徒弟,他太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了,尚老爷子虽然不能留后,可往上数,祖祖辈辈却都是了不得的人物。他留下给看中的传人,还叮嘱对方秘而不宣的菜谱,凝聚了尚家祖祖辈辈的心得,绝不是什么一般二般的货色。

    金窈窕一手牵着他,一手牵着母亲,快步朝外头自家的车走,边走边低声说:“别说了爸,我不会要的。”

    父亲的师弟们都是尚家的人,即便不姓尚,他们帮助尚家工作,也是尚家密不可分的一份子。

    那本菜谱确实非同一般,她看到第一页就被激发了无穷灵感,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她今天但凡收下那本书,从今往后就等于跟尚家扯上瓜葛。拿人手短,尚荣当初把父亲赶出尚家,难不成自己日后还要为对方手中的珍珑谋求?

    食物对她的意义,是让自己和看重的人得到幸福,别说她现在已经有铭德,就是没有,也不至于为了利益贱格至此。

    金父叹了口气,知道女儿是为了自己,他总有些不忍心:“窈窕,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金窈窕钻进车里,回答:“除非二师叔他们离开珍珑,跟现在这位尚总没有关系,这个机会也跟现在这位尚总没有关系。否则爸爸,你对我来说,比这些机会更重要。”

    屋里,金窈窕离开,一群长辈静默的同时,小辈们却都感受到了峰回路转的快乐。

    老二的一群年轻小徒弟们躲开来庆幸――

    “哇幸好人家没同意。”

    “师父这下肯定要另外选人了,说不定就是我呢。”

    “啧,就你?做什么白日梦,师父要选肯定选勒哥啊,又是亲儿子,又是咱们辈的大师兄,水平也是咱们里最高的。”

    小徒弟们说着,纷纷转头看向最后的胜利者马勒,马勒在他们的注视下却没有露出一丁点高兴的表情,抿着嘴转头就走。

    啊!!!

    他一边走一边气得眼前发黑,比之前听到亲爹当众说自己不成器还气。

    凝聚了尚家祖辈心血的菜谱,那么珍贵的菜谱,他心心念念想要的菜谱,她居然拒绝?!她居然不要?!

    啊!!!

    气死了!!!!

    他得简直想锤墙,又想把那个不识货的丫头片子押回来,绕过拐角,却腾地听见有人打电话的声音――

    “……夏总,事情就是这样,铭德的金总他们已经走了……”

    尚家的某个小徒弟,和以往一样躲在角落里悄悄打完了通风报信的电话,一转头就瞪大双眼,马勒正阴沉着脸站在距离他几步开外的地方。

    “我说是谁那么吃里扒外呢。”马勒的声音慢条斯理,又低又沉,他慢慢挽袖,带着山雨欲来的威慑靠近,“原来是你这么个活腻歪了的。”

    说完一通好揍,揍完再提溜着人下楼丢给父亲,马勒捋着袖子往回走,走着走着还是缓不过来。

    啊!气死了!

    但夏家到底是知道了这群尚家台柱子找上金家小辈主动传艺的举动,兵荒马乱的场面难以赘述。夏老太太听完夏仁传的话,巨大的恐慌袭上心头,她捂着胸口,差点没晕过去。

    金窈窕回到公司,将那本只得见了一页的菜谱抛到脑后。

    太子殿下回到办公室,审阅起自己制定到一半的铭德未来发展计划,一边翻看公司的人事资料,一边修改制定细节,写着写着,倒真有些发起了愁。

    也不是为别的,主要是铭德如今在档案的厨师数量有点少。

    金老爷子就留下屠师父这么一个传人,屠师父再能带徒弟,到底没有三头六臂,教出来的也就那么几个。

    其中比较出息的,例如汪盛这种能坐镇一家餐厅主厨之位的人才就更少了。

    铭德在临江,三个品牌线的餐厅家在一起,就有将近十家,这些店已经经营上了正轨,可以不去操心,可未来深城,她计划里的那些要迅速推开的分店,从哪里调人,调哪些人,却需要好好琢磨。

    以及深城以外的国内其他城市,倘若想让铭德的脚步永不停滞,同样的困扰永远都不会消失。

    太子殿下放下敲击键盘的手指,搓了搓自己的脸,叹息起肱股之臣的不够用,往日里不觉得,这一要上朝,就看出寒酸了。

    她提醒人事去留意一下这件事,但同时也清楚培养人才需要过程,脑海里不禁短暂划过无稽的念头――

    要是能从天而降一群有基础的好厨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