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珍馐 > 第四十四章
    贷款没能下来,显然不正常,金窈窕想过很可能性,最后还是定格在了铭德被人盯上这个选项上。

    她贷的数额其实不大,也就是铭德一家分店的投资,申请的也不是临江的银行,而是深城当地的。毕竟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临江是铭德的大本营,那里的资产都是铭德的退路,为了稳妥,她在尽量地不去动用。

    但铭德资金有限是个大问题。

    因此在金窈窕的计划里,深市这边的业务拓展,不能过慢,却也只能徐徐图之,用一家店兑出另一家店这样的办法。

    但眼下她却看到了一点危机。

    这种借贷方式首先太过缓慢,其次负债风险完全压在铭德的肩头,铭德又没有什么分担风险的伙伴,一点点类似这样的风吹草动,就会让整个公司的周转陷入被动,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金父有所怀疑,但也不能确定究竟是不是尚家做的,想了想建议道:“我们换一家银行,实在不行的话,就去临江贷,钱肯定能贷到。”

    金窈窕却摇了摇头:“不急,银行那边的合作可以先放一放。”

    金父问:“那分店呢?不开了吗?”

    金窈窕:“当然开。”

    金父皱了皱眉头:“不贷款的话,钱从哪儿来?”

    金窈窕沉吟着回答:“我觉得我们需要寻找一些投资人,引入资金的同时也可以帮忙分担风险。”

    金父听得发愁:“以铭德目前的定位,又不开放加盟,经营上还有技术难度,只怕会很难找。”

    资本圈眼光毒辣不是假的,餐饮行业本来就是不容易受到青睐的投资选项,更何况铭德旗下的餐厅为了保证质量,注定不可能病毒式拓展。

    近期不是没有人因为铭德餐厅极高的热度找上门来提出合作,提出加盟,金窈窕一概都拒绝了,引进加盟商虽然可赚一笔轻松的快钱,但那笔钱到手的同时,也代表铭德的招牌距离被砸不远。

    金窈窕闻言也沉默了一下:“放出消息再说。大投资拉不到,就拉小的,积少成多。”

    她不怕困难,铭德有现在这个基础,已经比她从前创业所拥有得多得多。

    那时候她在海外,人脉有限,根基浅得不能再浅,对经营也一窍不通,就靠着那笔天使投资,还不是硬生生打出了一片天地?

    金窈窕想到自己从前栽过的那些跟头,此时想来,已经全都是财富。

    她抬头看向父亲,父亲也看着她,父女俩沉默片刻,终究相视一笑。

    金父想着女儿说的话,拉不到大投资,就拉小的,积少成多。他忍不住为女儿面对困难的坚韧态度而欣慰:“好。”

    父女俩商量出章程,都准备好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新挑战。

    金窈窕没有浪费一点时间,迅速展开行动,先是寻找了几家靠谱的投资中介。

    中介听到铭德的行业性质,也有点犯难:“最近经济形势不太好,资本方面都比较谨慎,我尽量给您留意。”

    金窈窕早有准备,谢过对方,随即通知了相关员工准备开会,用于讨论未来铭德可能会遇到的新挑战。

    她心理预期的金额并未放得很高,毕竟铭德此前从未拉过面向个人的投资,公司又开了太久,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还经营得不温不火,市场对他们的信任度绝对有限。

    因此开会之前,她首先来到会议室准备,拿笔在一张白板上写写画画起来。

    她相信只要能打开这个局面,铭德未来的抗风险能力一定会越来越高,只是这注定是一场漫长艰苦的战役。

    一步一步来吧。

    不着急。

    太子殿下对自己的江山很有耐心,为此她可以付出庞大的时间和精力。

    露娜吃完饭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到这个时候才恹恹地过来找她,手里提着之前提到的鞋子:“窈窕,你说得对,我想过了,我之前真的没考虑那些问题,我是不是很蠢啊,之前还差点被简文骗,怪不得你和我爸妈都那么不放心我。”

    你那不是蠢,是纯。

    金窈窕安慰她:“你很好,你只是需要好好想想自己未来要选择怎么样的生活而已。”

    露娜若有所思,片刻后才想起自己带来的鞋子,亮给金窈窕:“这是我抢到的小香联名限量,全球只有五百双,我花了好大功夫才买到的,你一双我一双,好不好看。”

    金窈窕笑着收下:“好看。”

    露娜就又高兴了起来。

    许晚忍不住跟来会议室一探究竟,就见露娜撒娇耍痴地在说话,金窈窕脸上的笑容淡淡的,却很耐心,俩人站在那……确实是有点攻受分明。

    宠妃……

    许晚想到这个词,整个人都不好了,赶紧进屋倒水,金窈窕看见她,礼貌地问了声好:“许阿姨,您不用做这个的。”

    许晚实在是不想走,镇静地笑道:“反正一会儿要开会嘛,我闲着也是闲着。”

    露娜这才反应过来:“一会儿你要开会吗?”

    她看向那块写满了字的白板,发现有点看不懂:“你写了什么?”

    金窈窕给她简略地解释了一下,对即将来临的长久战役斗志昂扬。

    露娜听得似懂非懂,许晚也跟着听到,想起自己不久前在办公室外听到的关于铭德贷款被拒的话题,拿着一次性茶杯问:“拉投资?窈窕你缺钱吗?”

    金窈窕:“?”

    她隐隐觉得听众的回应有点不对。

    露娜反应过来:“窈窕你缺钱啊?我有钱的,我全都借给你吧。”

    这位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因为无业,零花钱全是流动资金。

    许晚警惕地看了露娜一眼,放下杯子,态度认真了起来,竟有些攀比的样子:“窈窕,铭德还缺多少资金?这个数够吗?”

    她比了个数字,金窈窕的目光在她为上班特意换上的低调但仍无比昂贵的腕表上划过,大概理会到了她那个数字后面零的数量:“……”

    公司的几个保安拿着东西路过,听到她们的话,跟着走进会议室:“怎么了?铭德资金链出问题了?”

    金窈窕深吸一口气,转开目光:“没有,准备拉点投资而已。”

    就见一身安保制服的几位叔叔已经走近了她写了字的白板,背着手观看起来,一边看一边点头。

    孟叔说:“后续发展规划制定得很有战略眼光。”

    刘叔也赞同:“小金做事情一直都挺稳的,她主张的项目肯定可靠。”

    孟叔:“我手上还算宽裕,你呢?”

    刘叔:“唔,我也能投点,反正一把老骨头,钱放在那也是闲着。”

    几位老人看向金窈窕:“还差多少?”

    金窈窕:“……”

    金窈窕默默擦掉了白板上的内容,送走这批投资人,喝着许晚倒好的茶水,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一边喝茶一边出门,遇上正准备来开会的员工,问她:“金总监,您怎么出来了?不是准备开会吗?”

    金窈窕:“……不用开了,都回去工作吧。”

    “咦?”员工们疑惑,“不是要制定拉投资的计划,投资不拉了吗?”

    金窈窕端着茶杯,也感到无语:“已经拉到了。”

    一场准备会议的时间,她筹集到了比预期金额高出数倍的资金,至少足够铭德拿下半个深城市场。

    她就像个准备上场厮杀的将军,骑马提枪踏上沙场,对面的敌军却纳头便拜,还高叫大王。

    但这些心情,自然是没法对手下的员工们说的,因此她也只能挥一挥衣袖深藏功与名地离开。

    背后的员工们陷入沉默,好半天之后才爆发议论――

    “卧槽!什么个意思?殿下自己一个人把投资拉到了?!”

    刚才还在办公室为贷款发愁的女孩又感动了:“殿下真的好可靠,我也想嫁了。”

    茶还没喝完,手机震动,金窈窕回神接起,才发现是银行之前那位对接经理打来的。

    电话那头的经理也有点一头雾水的样子:“金,金总是吗?是这样的,我们领导说之前系统好像出现了故障,才导致了贵公司的贷款申请被拒绝,让我联系您这边再重新递交一次申请。”

    金窈窕:“?”

    真是个来的莫名其妙的好消息。

    只不过……金窈窕说:“谢谢您,不过我们暂时不需要了。”

    经理:“啊?”

    经理挂断电话,给向自己传达指令的高层打去,高层正往行里赶,听到这话猛地一踉跄。

    他有些惊恐,啥意思?铭德贷款被拒还没多久吧?之前还争取了一下,现在主动给他们,他们却不要了?

    好友得知以后也是一脸的不妙:“完蛋了,这是生气了!”

    于是不久之后金窈窕再次接到银行的电话,这次是那位高层亲自打来的,语气温柔和煦:“金总啊,贵公司的资质我仔细看了下,是非常有发展前景的,因为行里的系统问题,才耽误了审核过程,给贵公司添了不少麻烦。这样,您要是没时间重新递交申请的话,我这边给开个通道,直接用之前那份备好的,给您加紧放款?”

    金窈窕:“?”

    还有上赶着给钱的?

    对方越这样,她越警惕,而且铭德现在确实没有背债务的必要,她依旧拒绝道:“不用了,多谢您的好意。”

    铭德已经拉到投资了。

    而且数目比贷款金额多得多。

    通话结束后,高层直接脚下一软,这么强硬的吗?

    好友的表情,就像是已经看到了他未来的一百零八种死法:“给钱都哄不回来,你真的惹上大?麻烦了!到底是哪个朋友这么恨你,这种借刀杀人的法儿都能想出来,天啊。”

    高层一想也是,人家铭德看起来根本就不缺钱的,打这种招呼,搞的是铭德吗?分明搞的是自己啊!

    他想起那位之前还称兄道弟的哥们,恨得怒目圆瞪。

    “夏仁!”

    铭德,拉到投资的金窈窕还没来得及走完流程,新的合约书竟又接踵而至。

    之前联系的一家中介给她打来电话,说有资方主动提出要投资铭德。

    而且还是一大笔钱。

    中介的语气很是不可思议:“现在经济形势那么严峻,大家下手都很谨慎,那么爽快的合作对象可不好找,铭德的运气也太好了。”

    金窈窕同样意外,但还是理智地没有立刻答应,能得到这笔投资对她而言当然是如虎添翼,但有了前期敲定的资金,她和铭德都有了更加宽松的选择余地,不需要如此急切了:“好的,你可以联系对方找个时间跟我面谈,接触之后我再考虑能不能进行下一步合作。”

    中介为了佣金,比她还急:“您可别太优柔寡断了!”

    金窈窕一听就觉得不对:“是不是对方有什么问题?”

    中介只能坦白:“……对方不想露面,全权委托给我们处理,但您放心,我们在业内口碑有保障,您绝对可以放一百个心地信任我们!”

    金窈窕警惕心又起,顿时失去了对这笔钱的兴趣:“是吗。”

    她已经准备拒绝了,只是拒绝之前到底顺嘴多问了一句:“是哪家机构?”

    对方报出个名字。

    金窈窕愣了愣。

    她咽下了拒绝的话,转而开口:“资料发给我看一下吧。”

    中介不久之后发来邮件,金窈窕打开,落款果然是熟悉的名称。

    她眯了眯眼睛,有些意外自己还能看到这个名字,她当初虽然做了一回非常优质的被投资方,回馈给了这位投资人比预期更加丰厚的回报,在资本市场里,可以称得上是一桩非常值得的交易了。但私心里,她还是想见见这位在她最低迷时给了她最初机会的合作者的。

    过去没有机会,没想到现在却还能有遇见的时候。

    只是对方仍旧是那个不肯露面的神秘作风,叫她一时有些难办。

    为投资铭德掏空了自己所有零花钱的露娜来找她,人未到香先至,金窈窕转开目光看向门口:“你怎么把饭带出来了?”

    露娜手上拿着两个餐盘,里面打满了从铭德食堂带出来的菜,一边走一边兴致高昂地说:“你不是没时间去吃嘛,我就给你带出来一起吃了,窈窕,你们公司吃得也太好了点吧!”

    她来了深市好多天,一直没有回临江的意思,金窈窕也没劝她走。

    当然不是因为露娜倾家荡产投资了铭德的缘故,而是因为金窈窕隐隐觉得这位从前没心没肺的小美人似乎正在用远离临江的方式做着一些抉择。

    她打来的两盘菜都是同样的菜色,金窈窕只看一眼,就知道食堂的大厨今天练的是自己前段时间刚刚改良过的葱酥鲈鱼和金h鸭。盘里还有铭德食堂平常常见的梅菜扣肉水晶皮冻,一小团鲜嫩的青蔬,除了米饭外,每盘里还装了一块厚厚的肉馅饼。

    金窈窕:“……”

    这分量,像是天天说自己要减肥的人能打的吗?

    菜香扑鼻,上午刷朋友圈的时候还嘲笑过胡晚月把自己双下巴p没肯定花了很大功夫的露娜这会儿什么都忘了,递给金窈窕一双筷子,自己在旁边坐下就吃。

    葱酥鲈鱼是拿红葱头和青葱炸出来的油做的,这菜尤其废葱,偏偏炸完油后,葱又全都得捞出弃用。留下的葱油拿来煎鱼,鲈鱼煎到焦黄后再行烹制,油里的葱香在后续的烹煮过程中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色彩,炖煮到浓稠的汤汁渗透进鱼肉里,鲜得跟其他做法都不同。

    露娜吃得呜呜叫。

    金h鸭更难做些,因为火候不好掌控,鸭下锅后要不停在滚热的锅里滑动h烤,直到鸭身的每一个地方都被h成金黄,才能起锅,朝鸭腹填塞材料卤制。卤汁浸透鸭肉后,这只鸭还还得再行熏烤,这样多的工序以后,鸭皮依旧紧致,里面的鸭肉却已经被烹成酥烂软嫩汁水横流的境界。

    露娜吃得喵喵叫。

    梅菜扣肉和水晶皮冻自然不必说,扣肉柔糯不腻,咸鲜可口,皮冻则是用猪蹄膀和黄豆做的,炖到酥烂以后,去掉油脂,里头的肉和黄豆都被另处理成了更适口的大小,凝结得无处不在,每口都能尝到丰富的滋味。

    那么多菜,露娜吃完竟还能啃掉那个厚厚的肉饼,肉饼别看厚,皮却很薄,咬下的时候内里的肉汁迸出来,搞得她手忙脚乱,连搭理金窈窕的精力都没有了。

    金窈窕:“……”

    就这还减肥,行吧,反正能吃是福,多吃点也好。

    咔咔嚓嚓啃完了那个馅儿饼,露娜才问金窈窕:“你在这看什么啊?怎么连食堂都没时间去?”

    金窈窕扫了眼屏幕,面露微笑,并不解释,突然听到动静,转头一看,果然又是贵妇许晚,来给她送喝的。

    许晚最近出镜率很高,尤其露娜也在的时候,金窈窕经常能跟她碰上。

    她也没深想,只觉得老叫这么个身家斐然的贵妇照顾自己怪不好意思的,且这位贵妇在不久之后还会正式成为铭德的投资人。

    她道:“许阿姨,您别忙这些了,赶紧去吃饭吧。”

    许晚笑道:“我吃过了。”

    这才开饭没多久呢,金窈窕惊讶地说:“您吃得这么快?”

    许晚:“……”

    许晚看着金窈窕身边又开始闷头苦吃并且疑似在偷吃金窈窕盘子里的菜的露娜。她没吃两口就看到露娜打了两盘菜出来,一猜就知道对方肯定又是来找金窈窕,怎么还吃得下去哦。

    许晚忧愁,真的好愁。

    但她不能说。

    她只能若无其事地把带来的果汁给金窈窕,笑着问:“大中午的,你不去食堂吃饭,什么事情那么忙。”

    金窈窕指了下电脑:“看个文件。”

    许晚跟着她的手指下意识瞥了眼,就看到个熟悉的名字,喜道:“铭德跟晶茂有合作吗?”

    金窈窕:“什么?”

    许晚对她的疑问显得有些不解,指着文件目前显示的那一页上落款的名字:“这个机构,是晶茂以前设立在瑞士的嘛,只不过很少对外活动,基本上都是些比较特殊的项目才会用上,没什么人知道,早些年就交给启明在管了。”

    她说完,还高兴原来自家儿子私底下跟金窈窕是有联系的。

    抬起头,却发现金窈窕脸上的表情不太对劲,眼神……眼神有点……

    许晚琢磨着琢磨着,忍不住站直身体,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吃完了自己的饭,因为没过瘾开始偷吃金窈窕盘子里的饭的露娜也缩起了脖子,把已经抓到了手上的肉饼轻轻放回原处。

    露娜忐忑地说:“我,我错了……”

    金窈窕已经面无表情地关掉电脑站了起来,朝外走去,同时掏出电话拨打。

    电话只响了几声就被接起,沈启明略微冷感的嗓音带着点疑惑:“……窈窕?”

    金窈窕冷声问:“你在哪里?”

    沈启明反应了一秒:“你怎么了?”

    金窈窕没回答,仍旧问:“你在哪里?”

    沈启明大概终于感觉到了有点不妙,语速都放慢了:“我在晶茂园区。”

    晶茂在临江是大楼,园区是深城的办公点。

    金窈窕得到回复,直接挂断,拿着手机朝着公司大门走去,她长腿迈开,黑发随行走飘动,行动间气势磅礴,叫路过的员工都吓住不敢靠近。

    “哇,殿下要去砍谁?”

    露娜终于发现金窈窕不是因为自己偷饼在生气,抓着饼追了上去:“等等我鸭!”

    留在原地的许晚:“……?”

    窈窕刚才给谁打电话呢?是要去杀人吗?谁那么倒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