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窈窕珍馐 > 第七十七章
    业内龙头们都是人精,难得有那么默契不用互相试探小心翼翼合作的时候,能借着示好铭德的机会搞掉一个竞争对手自然是天赐良机。铭德出现以后,他们在国内的市场占比势必要缩水,此时兴和倒下去,留下的蛋糕自然便都成为了可供他们瓜分的利益。

    因此即便只为自己,他们也斗得快乐极了。

    深市算是和平,因为兴和连进都进不来。

    但深市以外的各大城市,战争已经如火如荼地打开。

    对兴和来说,这个夏天,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夏天,黑暗得可以列入集团成立以来最不堪的编年史。

    以京城为例,各个品牌集团捆绑的捆绑,合作的合作,各自手牵手好朋友,唯独只排斥掉一个兴和。

    对不怎么敏锐的消费者来说,他们是感受不到战局里的风波的,最直面受到的冲击也是好处,因为各家一起做活动,东西忽然变得便宜了。

    兴和到了这会儿,已经不再有之前那样旺盛的精力天天琢磨着怎么对付铭德了,被压着打了一段时间后,意识到了对手的来者不善,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奋起投入了促销战争里。

    然而兴和对面,站着的可是组合起来占据了整片国土将近五分之四市场的大型冰雪联盟。

    而兴和,现在甚至在网络上每天都能收到无数的嘲讽,任凭他们手段再多端,路数再下流,到了这种时候,也注定只有被压着打的份儿。

    大老板奔赴京城处理敌情,眼见己方溃不成军,他坐在办公室里,除了惊怒外,只剩茫然――

    最开始他想做的,不是拿下深市市场吗?

    怎么到头来,连自己的大本营都快丢了?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成器的小舅子嘤嘤啼泣:“我就说吧,深市那地儿特奇怪,出来个铭德也不是正常公司,看把咱们克的……还是赶紧先烧个香吧!”

    兴和疲于奔命的同时,铭德风平浪静,甚至还在酝酿新的波涛。

    公司品牌线的产品,在经历了几番波折后,终于要正式铺售全国,甚至世界。

    金父这样沉稳的一个老直男,近些天也屡屡带着妻子去上香,祈祷接下去能一切顺利。

    他活到这个年纪,向来以企业家自居,过去在临江时,攥着铭德在临江的那十来家店便自认手腕过人,女儿将分店从临江铺到深市时他便已经自愧不如,可如今,铭德的东西,竟要卖到世界各地去了!

    就算女儿曾经明明白白展露过野心,要将铭德开遍全国,可在那时的他听来,也不过是句玩笑话而已。

    他和曾想过公司能有这一天?

    莫说他,就连临江总公司那边得知深市这边的发展后都集体震撼了,这些天,总公司的高管们频频奔赴深市襄助分公司处理一应事宜,往返深市临江两地,毫无怨言,金父知道,这些人是想借着工作的名义多多“面圣”。

    只不过面的不是他这个圣。

    而是威信已稳的女儿。

    他没什么可不满的,他只觉得欣慰。

    因为不再需要那么拼命地忙工作,他的身体也休养得越来越好了,前年手术之后,还偶尔会觉得有些疲惫,现在带着妻子爬山烧香,上下登高,却也不过被太阳晒出几滴汗水。

    回到家,又见毫无紧张感的女儿正在边打电话边做晚餐――

    “新园区和办公点腾得差不多了?”

    锅盖掀开,难以言喻的浓香在她手下四散开来,她探头朝里看了眼,换成夹子,从锅夹出一条卤透的肉来,放在案板上。

    挂断电话,她转身想要去洗手,提前洗好手的金父却已经拿着菜刀代她站在了案板前:“你有工作的事要忙,用不着操心晚饭,有那时间在家多歇歇多好,想吃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了。”

    金窈窕知道父亲这是心疼自己最近太忙,失笑:“我喜欢干这些。”

    她确实是喜欢做菜,工作再忙,也想下厨做点东西。

    父亲将一把菜刀挥的虎虎生风,金窈窕看他片肉,便靠在了一边指挥:“片厚点吧,餐厅新引进的驴肉,挺嫩的,就让人送了一些到家里,秋天给你们补补身体。”

    金父爱吃肉,一听就馋了:“我说呢,闻起来是跟平常吃的猪牛羊肉味道不一样。”

    驴肉不常见,他虽是做餐饮的,却也是头一次品尝,顿时就被这特殊的滋味给折服了。

    驴腱子腊酱,肥硕些的则用来闷炖,金窈窕手艺好,将它们烹煮得细腻而不干柴,酥烂多汁,香浓得惊人。

    又是今年空运来的新米,蒸熟后软糯甜香,配着浓厚的炖肉吃了足足一大碗饭,金父才想起进家时听到的女儿的电话,问:“新园区和办公点手续走完了?”

    金窈窕点点头,给母亲夹了一片带筋的腱子:“深市园区给我们批了很大的场地,等到新厂区正式投用,现在缺货的状态就会改善很多了。”

    托那些找上门来的经销商的福,铭德现有的生产线再度陷入供不应求的窘境。

    金父听到这些,嘴角在自己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便咧了开,随即才想到自己最近求神拜佛关注的重点问题――

    “咱们那些产品,在新城市,反响应该还好吧?我听说业内那几个大公司,现在打价格战,打得正激烈呢。”

    因为担心战局会影响到铭德,金父才会那么患得患失。

    金窈窕对此报之一笑。

    她对自己的作品,从来都抱有信心。

    网络。

    铭德的产品正式推开后,高昂的售价果然又掀起了一波与之前在深市相似的争议。

    只是这一回,没有了蹦Q的兴和,质疑的人尚未酝酿出声势就被来自各地的好评声淹没了。

    东南西北,各个城市,无数购买到了新产品的顾客发来流水一般的反馈――

    【我的妈呀看到价格的时候我还有点不高兴,以为铭德在宰人,但想想都排队了就还是买了一包最便宜的小馄饨,吃完以后落下泪来,我他妈当时为什么只买了一包!】

    【最近京城几个大牌子的东西在搞促销价格都超级低的,铭德的一袋焖肉面够买兴和四袋了,贫民窟女孩看到对比的时候真的犹豫了好久要不要买,现在只想说,朋友们!不要心疼钱啊!你会打开新世界的!】

    【我的天以前只在网上看到临江和深市的人说铭德餐厅的东西好吃,可我一点概念都没有,还以为就是比较红的网红餐厅那种水平……结果居然连速冻产品都能做得那么好吃,我已经想象不到餐厅现做的其他菜该是什么级别的美味了,现在捧着已经快要吃完的铭德水饺只有一句话要问――铭德你到底什么时候把分店开到长安来?】

    【没有人对花蜜糕好评吗?!我不服!我要发九张图片来安利!又软又糯香滑绵软你们知道吃一口感觉要升天是什么意思吗!】

    【第一次尝到咸的青团……铭德的青团真的……我收回我以前说青团只能是甜的的话!】

    除国内的各大城市外,竟连一些海外顾客都专门找来评论――

    【买回来后因为不了解是什么东西只能按照制作教程现学,结果买错了,融化后看到一大条连着脑袋的鱼有些抗拒,但它太香了!真的太香了!整个屋子都是它的香气,让我无法不克制自己的抵触尝一尝,它真的太棒了!】

    【作为黛比的粉丝,本来只是好奇黛比会推荐的食物是什么味道,尝过以后,黛比果然没有欺骗任何人[大拇指]】

    【难以置信……我吃完面后,竟然用剩下的汤和肉继续煮了一碗意大利面,仍然美味得让我难以自拔,已经推荐给我的所有的好朋友了。】

    【对不起,虽然我很喜欢你们产品的味道,可我依然很生气。自从煮熟那碗面,我已经被我的邻居们上门送了好几次礼物,让我不得已拿出好几分袋开了一个小时车才买到的速冻面作为回礼,住在公寓里,我从来没发现我的邻居们那么爱社交……】

    铭德的账号再一次热闹得宛若《华夏珍馐》上映期间一般。

    业内许多品牌也不知为何在产品开售的当天线下友情帮助了宣传。

    最开始循着广告找去的第一批顾客出现以后,新产品的销售量便开始直线上升,以至于铭德如此高昂的定价,在各大城市的品牌促销战中竟没受到多少影响。

    反倒是因为产量暂时没法跟上这样凶猛的市场,好几个城市没几天后也步上了深市的老路,不得不搞起限购,同时不停催促经销商快些调货过去。

    慢慢的,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给的荣誉,网络上竟开始有人给了铭德一个外号――业界顶奢。

    再有人提到对价格的质疑,追捧的食客劈头盖脸就是――

    【知道什么叫水饺里爱马仕吗?这个价格你还不满意?】

    【也就黄鱼年糕真的贵一点,但口味至少满钻喜马拉雅鳄鱼皮,不用配货就能买到顶奢品牌我已经很知足了!】

    【自从冰箱里囤了铭德的产品,我每天出门都走路带风,自信感杠杠的,比攒钱买了小包包还带劲!】

    不明真相的网友们:“????”

    这么一听……感觉确实很有逼格的样子……

    江柏领着人来接,金窈窕下车,入目就是一片空旷的厂区,园区的领导中年人由后一辆车下来,看她神情愉悦,便也安心了几分,上前问:“金董,可以吧?”

    金窈窕收回看向厂区的目光,对他点了点头:“多谢,这里很好。”

    中年人露出笑容:“这次给铭德批地,我们园区可是给足了诚意的,您能满意,那我回去也有得交代了。”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看向金窈窕的目光就复杂了起来。

    这段时间因为在铭德当保安的那群老领导的原因,他跟铭德的关系一直保持良好,时不时想卖个好给自己刷刷存在感。

    但这一次,铭德能争取下那么可观的新厂区,却跟他和那群老领导都没有任何关系。

    是铭德的飞速崛起让市政直接看到了这个公司的潜力,不光如此,临江那边也上蹿下跳地过来拉人,又是给地又是给优惠政策的,生怕铭德会彻底被深市抢了去。

    以至于园区竟然对临江产生了一种竞争对手般的紧迫感。

    想想早些时候,铭德刚来深市那会儿,他还曾被尚家的夏仁请动来找麻烦呢,那个时候的铭德,在他看来就是个动动也没关系的小公司。

    哪知道对方竟就到了如今的地步。

    来之前,园区的大领导还特地提醒过他,让他好好记录铭德的需要,到时候一并带回去商量,不过分的,能满足都尽量满足。

    毕竟铭德的未来明显是不可限量的,更兼之走开了餐饮业的国际市场,政治意义不可谓不大。临江那边虽然地小,却仍然给足了该给的东西,深市家大业大,也不能落于人后才对。

    金窈窕领着一众员工们走在宽敞的园区里,用目光测量着自家所需,园区给腾出的地方很大,整洁干净,从交通到容率都没什么可挑剔,深市加上临江两地的新工厂届时同时启用,至少满足目前所需是够了。

    往后,她还会有更多更多如同眼前这样的产业,在国内的其他城市,乃至世界各地。

    绕过厂区,走过一段后,园区一幢空置的写字楼伫立在眼前,不算特别高,却占地很广,连带一片完整的院落。

    中年人给她解释:“这是园区今年新建的办公用地,以前没有投用过,周围交通便利,走十几分钟就能到达最近的地铁口,公交车站也不远,不管是停车还是走公共交通都方便。”

    金窈窕抬头数了数楼层:“这里很好。”

    新产业铺开后,她便开始着手将江柏所在的部门单独分出成立子公司。

    如此一来,最开始只为管理餐厅而成立的分公司人手自然就变得很不够用。

    等到子公司招募进新的员工后,原先的办公场地也到了淘汰的时候。

    原来的分公司本就是金父当初来深市时选择的一个临时落脚点,狭小老旧,比起临江总部,寒酸不知多少。从踏足那幢房子起,金窈窕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带领里面的人走向更广阔的新天地。

    她果然说到做到。

    微凉的秋风吹来,她弯腰拾起一片被风卷到脚下的红叶,直起身,转头看了眼周围荒凉的绿化环境:“这里种了枫树?”

    中年人探头看了眼:“估计是外面吹来的。”

    金窈窕也没多说,拿着那片枫叶进楼巡查,江柏见她时不时低头看一眼,就问:“金董,你喜欢枫树?”

    “嗯,临江那边有个特别好的赏枫点。”金窈窕笑了笑,不自禁想起了明珠山,只是今年太忙,她注定无法回去观赏,比较可惜的是,深市估计是不太流行赏枫,本地也没有可供游览的赏枫点。

    金窈窕的目光自窗口朝着自家未来公司的院落看去,突发奇想:“不如把新楼的绿化做成枫树吧。”

    江柏愣了愣,想到那个场景,也觉得挺美,点头:“行,那我去跟园区提一下。”

    金窈窕想想还是拦住他:“不用,跟政策和刚需无关的要求,没必要请园区出面,公司自己来就可以,也不是什么麻烦事。”

    江柏:“主要是人手不够。”

    铭德上下全都快忙成屁了,从餐厅到工厂,全都堆满了等人做的工作,办公点搬迁又比较急,公司的行政部第一时间肯定优先带着装潢人员采购办公所需的用品。

    估计不太可能在搬过来之前连绿化一起搞定。

    好在金窈窕通情达理:“没关系,不急,本来也只是说说而已,你跟行政交代一下,等搬过来以后再慢慢搞也行。”

    金窈窕提过以后,便没再催促,分公司的员工们已经在忙着整理老办公点准备搬迁,比起尽快投入正常工作秩序,绿化的问题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她不是那种会为了自己的一时享受耽误工作的性格。

    只是随着渐渐改变的天气,她不经意间还是会想到这茬。

    没时间回临江,等到公司忙完,就算绿化搞好,最佳的时节过去,今年看来是注定是赏不到枫了。

    她倒也说不上难过,只是遗憾总难免。

    不过罢了。

    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儿。

    她将车窗降下来,吹了阵深市不那么冷的风,已经能感受到一点冬季在逼近的讯号。

    路边偶有几颗小小的枫树摇曳,不过色泽斑杂,肯定是比不上明珠山那么火红的。

    她这么想着,目光一瞥,忽然便看到了一抹抢眼的亮色。

    金窈窕一愣。

    那个方向,不正是铭德的新办公点么?

    她下车,正见几辆货车停在门口,不停有工人将枝繁叶茂的树连着泥土从车厢搬下来,井然有序地填进新楼院子里已经挖好的土坑中,已经种下了好些。

    是极其漂亮的枫种,跟明珠山上的一个品种。

    金窈窕有点意外,对忙碌的工人们点点头,嘱咐随行的员工看着能不能帮帮忙,一边带着文件上楼进办公室,一边掏出手机找出江柏的电话。

    这家伙效率不错啊。

    她的办公室在顶层,从顶层看向院落,果然更美了,尚未栽种到位的枫叶便已经连成了一片红,实在赏心悦目。

    电话拨通,江柏接起:“金董?”

    金窈窕笑了声,刚想夸奖他效率高,却听江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金董,我前段时间正想跟你说,新公司的那个绿化,可能真的要等一等了,行政的人跟合作的装潢公司在深市园林业打听了一下,不光是暂时忙不过来的问题,都说深市没有观赏枫叶的传统,本市很难买到优质的枫种……”

    金窈窕听得愣了一下,打断他:“什么意思?不是行政买的树的吗?”

    江柏一头雾水:“买什么树?”

    金窈窕正要搞清楚,拿着电话,却忽然透过窗,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她猛然一顿。

    对方从货车上下来,一手拿着图稿,似乎是个领头,指挥着工人将新搬下来的树根据叶片深浅的不同安置到更加合适的地方。

    记忆腾地就回到了很久以前。

    自己推开窗,在陌生的国家看到熟悉风景的那一刻。

    金窈窕沉默了几秒,挂断还在通话的电话,转身下楼。

    下到一层,她缓慢踱向窗边,那位正在说话的领头熟悉的面孔越发清晰。

    果然是那个,曾经送给了她两棵树的监工。

    院门口,一辆深黑色的商务用车停下,监工看到车后,立马收起图纸迎了上去,给后座开门,同时似乎在汇报什么似的,将自己手中的图纸展示给从后座出来的人。

    沈启明穿着一件略长的灰色薄大衣,一面系着纽扣,一面垂眸看着他手上的图纸,几个助理在他身后聚拢,同那个监工交流。

    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忽然抬头,看向了金窈窕所在的窗口。

    一层的落地窗没有贴膜,通透。

    他表情有一瞬间的意外。

    金窈窕在屋内,沈启明在院子里。

    隔着窗户,四目相对。

    屋里的视野较高,金窈窕平静地低头看着他慢慢走近,站定。

    枫树的火红在他身后一点点成型。

    就见他露出一个很浅的微笑,然后想了想,缓缓伸出手指――生涩地在玻璃上朝自己画了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