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寒鸦 > Chapter 42
    Chapter05甜(八)

    最终,温舒唯一脸黑线地接过店铺老板手中拔完毛的鸽子,拽过沈寂胳膊,拖着这位大佬在大妈大爷异样的目光中离开了点杀铺门口。

    走在人声鼎沸人来人往的菜市场里,温舒唯脸蛋耳朵烧红,脑袋埋得低低的。

    看看边儿上的沈寂呢。

    这位爷不愧是个大人物,菜市场告白算什么?人十一年特种兵生涯,刀尖舔血九死一生,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照样懒洋洋地一手拎个装光秃鸽子的塑料袋,一手任前方那姑娘牵着,脸色冷淡慵懒,气定又神闲。

    仿佛刚刚在点杀铺门口告白,被不明真相群众围观鼓掌的不是他本人。

    温舒唯:“……”

    温舒唯着实打心眼儿里跪服。

    行出数米后,两人周围人流逐渐稀疏,到了一相对安静空旷的区域。道路两旁是一些卖干辣椒之类的香料铺,门可罗雀,老板们瘫在太师椅上百无聊赖地挥舞着苍蝇拍。

    脱离人潮注视,她实在忍不住,转过头去,“你刚才为什么莫名其妙突然说那些话,你不知道这个地方叫‘菜市场’?”

    沈寂闻言,侧过脑袋低眸看她,语气冷静,“我夸我家姑娘,挑什么场合。”

    “……”温舒唯硬生生被噎了下,沉默半秒,道:“那你每次能不能委婉点,这么直来直去的,总是让我措手不及。”

    沈寂表情纹丝不变,“我喜欢你,正大光明。为什么要拐弯抹角。”

    “……”

    他说得好有道理,一时竟教她无言以对。

    几句对话下来,温舒唯脸色更红,彻底不知道还能接什么话,只能认命地在心里叹了口气。须臾,她咬咬唇,准备穿过菜市场,从另一侧的菜市场西门回小区。

    侧身刹那,余光不经意一瞥,看见自己手掌心儿里的一块衣角。是沈寂胳膊处的衬衣布料。他被她牵着袖子走,那块布料已被她无意识攥得皱巴巴一片。

    温舒唯微窘,这才发觉自己一直忘了松手,五指当即一松,放开他,掩饰尴尬般干咳一声,把一缕发丝捋到耳后,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刚才走得急。”

    沈寂看了眼那只松开自己的雪白小手,撩眼皮,视线重新看姑娘的脸,没有语气:“为什么松手。”

    她刚在走神,没听清楚这句,“唔?”

    “我似乎记得,你在几天之前已经点过头,答应了我。”沈寂直勾勾盯着她,“你现在是我媳妇儿。”

    温舒唯心跳快了一拍,“所以?”

    “小温同志。”沈寂微弯腰,贴近她,空着的那只手抬起来,修长食指轻轻勾了下姑娘软滑细腻的脸蛋儿,语调不紧不慢懒洋洋地说:“男女朋友关系的两个人跟大街上走着,都是要拉小手的。”

    “……”

    “过来,牵着我。”沈寂淡淡地说。

    这头,温舒唯听完沈寂的话之后仔细一品,觉得有几分道理。她虽然单身二十几年,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一把年纪的人了,当然知道正常男女处对象的常规操作。

    反正亲都亲过了,牵个手而已,难度不到两颗星。

    温舒唯给自己做了会儿心理建设,几秒后,伸出左手抓住了沈寂垂在身侧的右手。

    但,尽管之前早有准备,纤细指尖碰上他手指的一刻,她心尖仍不受控制的一颤――常年端枪拿刀的手,看着骨节修长干净冷白,掌心却硬|硬的,触感粗糙,和她的柔滑细腻截然不同,反差强烈。

    温舒唯忍不住勾了下小指,完全条件反射的一个动作,指甲盖儿轻轻搔过对方结着薄茧的掌心。

    第一次牵手,完成得很自然。

    温舒唯心跳砰砰几下,脸发热,暗自悄悄呼出一口气,面上若无其事。

    沈寂将姑娘一系列可爱的小动作和红得滴血的脸颊颜色收入眼中,眸中漫上一丝浅笑,忽觉心情大好,五指分开,大掌收拢,将那只软软的小手囫囵个儿包入掌心,握得紧紧的。

    两人手牵手往小区大门走去。

    从菜市场到小区门口,再到姥姥家的单元楼下,一路无人出声。

    晨光静谧温柔,金色的光线落下,将两人投在花坛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某个角度,仿佛合二为一,亲昵得不分彼此似同一个人。

    突的,温舒唯听见头顶上方响起个声音,慢条斯理地:“姑娘,只是牵个手,至于这么激动?”

    “……”她顿了顿,仰起脖子看身旁那人,不自觉地皱了下眉,很困惑:“为什么这么说?”

    沈寂说:“你手心儿全是汗。”

    “……谁激动。我今天穿厚了,觉得有点热。”温舒唯本就害羞窘迫,淡定表象被揭穿,一阵心虚,耳根子火烧火燎的。抿抿唇,小声回怼:“说我,你手心不也有汗么。”

    “我喜欢的姑娘头回拉我手。”沈寂淡声,“我高兴,也紧张。”

    “……”

    温舒唯脸蛋一下更红,望着眼前这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不禁又眯了眯眼,陷入沉思。

    这位大佬撩妹的技术如此出神入化信手拈来,事实上,她从很早之前就开始怀疑,他这一身本事都是阅人无数,在一代又一代前女友手下练出来的。

    如今看来,历任前|辈确真□□有方。她深沉地想。

    在单元楼门口和沈寂闲聊了会儿之后,温舒唯带着沈寂上了楼,掏出钥匙开门,请他进屋,给了他一双透明鞋套后便请人到客厅里坐。

    姥姥的房子不大,除客厅饭厅外,一共三个房间。平时就姑娘和老人两个人住,第三间卧室被老人用来堆了杂物。整间屋子装修简单却温馨,无论是摆在入门鞋柜上的哆啦A梦玩偶,还是阳台边上的满是小盆栽的绿植架,都将祖孙两人对生活的热爱和阳光乐观的性格特征暴露无遗。

    沈寂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处居所。

    忽闻轻轻一声“砰”。

    他微侧目。观察到姑娘进屋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到一个房间门口,伸手把房门带过来,关上。纯粹下意识的行为。

    显然,温舒唯请他进门只是出于基本的待客之道和礼仪,她没有让他参观自己隐|私卧室的打算。

    须臾,沈寂没什么表情地收回视线。

    “你先坐,我给你倒杯水。”温舒唯笑盈盈地从卧室那头走回客厅。边说,边转身走进厨房。

    刚找出茶杯洗干净,正要倒水,一阵脚步声便从背后传进她耳朵。

    温舒唯回头,目光里带着诧异,“你要找什么吗?”

    沈寂拎着塑料口袋径直走到洗菜盆前站定,眉眼垂着,拿出那只拔了毛的鸽子,漫不经心地说:“不是要给姥姥炖汤么。”

    她不明白,“是要炖汤啊。那又怎么?”

    “出去歇着。”沈寂解开银色的衬衣袖扣,挽起衣袖,露出两只肌理线条紧实漂亮的小臂,“这我来。”

    “不好吧,你这也太客气了。”温舒唯震惊之余,干巴巴一笑,随口道,“我厨艺虽然一般,但是炖的汤还行。我自己来自己来,哪有让第一次进家门的客人动手的道理,姥姥要是知道了也会骂我的……”

    话音未落便被沈寂打断。他忽然侧头盯着她,“你说什么?”

    她狐疑,回忆着重复:“……姥姥要是知道了会骂我的。”

    “上一句。”

    “……哪有让第一次进家门的客人动手的道理?”

    沈寂手上的动作顿住,微抿唇,眼睛直勾勾看了她片刻后,伸手,轻轻捏住了她小小巧巧的下巴。

    姑娘不解地眨了下眼睛,心里莫名一慌,“干嘛?”

    “客人?”沈寂语意不明,有点儿玩味地重复一遍这两个字。

    “……”

    温舒唯正要说什么,猝不及防,对方勾过她的下巴把她整个儿往身前一带,弯腰低头,高挺鼻梁贴近她的唇,嗅了嗅,再然后便压下来一个吻。

    和初次的吻如出一辙。疾风骤雨,风卷残云,先是唇,再是舌,他吻得深而用力,发狠似的,把她天灵盖都亲得发麻。

    不知过了多久,沈寂直起身,结束这个吻,舌尖在温舒唯微肿的唇瓣嘴角轻舐着。

    姑娘眼睛里都是雾,有点儿懵,瞪着他不知说什么。

    “看来印象不够深刻。”沈寂说。

    “……嗯?”

    “我的小温同志,”他额头紧贴她,唇抵着她的嘴角,轻声说。那嗓音极低,沙哑性|感得要命,尾音缓缓拖长,“现在记起来了么?”

    温舒唯发觉自己声音也哑,用力清了清嗓子,“记起什么?”

    “我是你的谁。”

    温舒唯咬唇,窘得想原地施个魔法隔空消失,“……我男人。”

    沈寂满意,勾嘴角,手指轻轻捏她脸蛋儿,“乖了。”

    拔了毛的鸽子没能逃过沈寂的魔爪,在大佬的熟练操作下被煲成了一砂锅香气扑鼻的汤。

    上午九点四十,两人驱车前往骨科医院住院部,给姥姥把补身子的汤送了过去。

    沈寂把车停在露天停车场,到医院外的超市买了些水果和老人家吃的保健品,两人一道上楼。

    双人间病房里安安静静,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和姥姥一般年纪的老婆婆,另一张被褥叠过,空无一人。

    温舒唯狐疑,询问隔壁婆婆姥姥的去向。

    “你姥姥在医院躺了几天,久了不动浑身难受,想出去走走。你妈妈陪着去旁边的公园逛去了。”老婆婆笑眯眯地回答。

    温舒唯点点头,谢过婆婆,把装汤的保温瓶和沈寂带来的礼品放在了姥姥床头,与沈寂一道离开病房。

    进了电梯,她拿出手机准备给何萍打电话,刚要拨键又想起什么,扭头看沈寂,道:“你一会儿有什么事吗?我姥姥腿脚不好走得慢,可能要一两个钟头才回得来呢,你要是忙,就不等了?”

    沈寂摁亮按键数字“1”,垂着眸安静道:“我一会儿得去趟汉房山,下次再来看她老人家。”

    温舒唯听后一怔。

    汉房山这地方,云城本地人几乎都知道。位于北郊六十公里以外,附近有个军用机场,和一处烈士陵园,市里中小学经常有老师领着一帮孩子到那儿去,进行爱国教育,传承红色精神。

    她问:“去那儿做什么?”

    “今天是我老大哥的冥寿。”沈寂语气很平静,“得去看看。”

    温舒唯隐约已猜到什么,心头莫名一紧,静默须臾,点头。

    电梯停下,门开。两人走出去,与医院大厅内来来往往的病患和医护人员擦肩而过。

    “你想不想去?”沈寂冷不丁问了句。

    温舒唯微讶,抬头看他,“我可以去么?”

    沈寂很淡地笑了下,“可以。”

    天气稍有回暖,车窗外太阳升至半空,阳光和煦。温舒唯和沈寂说话的同时已行至停车位,拉开车门,上了车。

    沈寂给身旁的姑娘系上安全带,身子撤回来,一顿,摸出手机,从通讯录里调出一个号码,盯着屏幕眯了眯眼睛。

    摁下拨号键。

    嘟嘟盲音,一连拨出四通,全是无人接听。

    温舒唯转过脑袋,只见沈寂掐了电话把手机撂上置物台,沉冷面容阴晴不定,唇抿成一条线,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地发动了引擎。

    “……”她皱眉,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台手机。

    屏幕亮着,仍停留在拨号键上。

    拨号对象在沈寂通讯录里的备注,是三个醒目大字:宋子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