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影帝今天也卡黑了 > 第 49 章
    见面会结束后,章向唯一行人趁着出去的时候凑到一块儿,边走边唠了几句,在各自保镖跟影院保安们的护送下离开。

    回家的回家,赶通告的赶通告,下馆子的下馆子,约会的约会。

    当时章向唯在电影院被采访的视频爆出来,主持人问他看完电影什么感想,他说很好看,祝票房大卖。

    中规中矩的官方回答,没有惊喜也不猎奇,挑不出毛病。

    章向唯一看自己在热搜上挂着,热度不要白不要,他干脆趁机发了个微博,用电影里的台词开头,以小作文模式帮霍谌做宣传,还坦荡的艾特了他。

    霍谌也非常坦荡的回了他:小师弟,你有错别字。

    章向唯很快就改过来。

    于是两家粉跟CP粉都火速干活了。

    冰火两重天。

    .

    没多久,蒋怡跟郝风,以及林家两兄弟都陆续发博宣传霍谌的电影,统一的附带两张照片。

    一张是《生无所得》海报,一张是在影院的合照,有他们跟电影主创人员。

    粉丝们开开心心一波夸,并表示会去支持霍老师,一起走花路。

    包括郝风家的,蒸煮终于营业了,他们可以乖一点。

    其中蒋怡那条博上了热搜前三,吃瓜群众的关注点都在二十四CP身上。

    很多声音都认为大大方方去支持了,也大大方方在微博互动了,说明是真没什么事,要是有情况,只会用生命装不熟。

    娱乐圈就是太畸形,正常交朋友都被过度解读。

    然而营销号们一出动,一张照片一段视频就变成了故事大全。

    .

    章向唯路上还在刷微博上的狂风暴雨,到地儿就放晴了,他把手机塞口袋里,亦步亦趋的跟着霍谌进屋:“这么快就公关了啊。”

    霍谌把车钥匙扔到鞋柜上面,摸了下小孩被风吹的有点凉的脸,之前没表明心思护的很有尺度,怕他担心屁股被哪个金主惦记。

    现在在一起了,护的就没有尺度了。

    只要是霍谌不喜欢的通稿,直接压,压不掉封,封不掉就记下来,一一算帐。

    “那不是你操心的事。”霍谌说。

    章向唯抓住他的大手,放在嘴边轻咬一下,眼睛直直的看他:“你在我身上花了很多公关费吧。”

    霍谌的气息猝然变粗重,眸色也逐渐深谙。

    章向唯意识到危险,立即把他的手丢掉,转身还没走两步就被两条结实的手臂一把抱住。

    接着后颈一块肉被叼起来,又疼又麻。

    章向唯缩着脖子推男人脑袋,劲儿使的不大,声音里也没任何棱角,软糯糯的:“我还没吃饭。”

    霍谌沿着一截白净的脖颈往上吻,把发软站不住的人往怀里捞捞,在他耳边哑声哄。

    “霍老师难受,你先帮着治治,待会给你做好吃的。”

    .

    所谓的待会是两个多小时。

    而且……

    也没做什么好吃的,只有没什么油水的面条!

    章向唯趴在床上不想说话。

    霍谌眉间一片餍足,语气严肃:“我看了,有一点裂口,今晚就吃这个,不然你会不好受。”

    章向唯:“……”

    前半句可以不说的吧。

    一碗面条被霍谌一筷子一筷子喂进了章向唯的肚子里,恨不得咬断了嘴对嘴喂。

    章向唯把汤喝了,叹口气。

    霍谌拿着碗筷的手一顿,投过去调笑的目光:“男友牌汤面让你不满意?”

    章向唯撇嘴:“不是面的问题。”

    霍谌的眉毛上挑:“那就是人的问题?

    章向唯歪着头看他:“今天你准备了好多东西,准备的那么充分,我都这样。”

    “以后肯定会有来不及准备就弄的时候,那我不得废了。”

    霍谌拿纸巾给他擦嘴:“废不了。”

    章向唯幽怨的瞥他一眼:“你还是不够认清自己。”

    霍谌的面部抽动。

    章向唯咕哝:“真的,你在床上好凶。”

    霍谌说:“那我改改。”

    “别。”章向唯不假思索的说完,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顿时羞耻的把脸往里一埋,结巴着翁翁的说,“还是不改了吧,凶,凶其实也还,还可以。”霍谌低笑:“好,不改。”

    反正他上一句也只是在哄小朋友,根本改不了。

    章向唯越趴越害羞,气恼的把一张通红的脸抬起来,瞪道:“你,你还坐着干什么,把碗送到厨房去。”

    霍谌愣住了。

    章向唯见男人眯眼看着他,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的睫毛颤了颤:“不去就不去,我只是……”

    话没说完就被用力抱住,耳边是一声哑哑的叹息:“宝宝,你真可爱。”

    “……”

    “你这么可爱,我还想再来一次。”

    “……”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

    .

    章向唯趁霍谌刷锅洗碗的功夫,小心摸了摸自己。

    脆皮鸭里的疼哭跟爽疯竟然都不夸张,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

    章向唯换了个姿势,“嘶嘶”吸气,他的身体很软,最近又因为《姐姐》那部戏的冯朝阳一角每天练功,也才勉强够那个男人弄。

    真的又凶又狠。

    回剧组要锻炼身体了,镇上没健身房,就早上起来跑跑步吧,乡下空气那么好。

    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章向唯慢吞吞凑过去接电话。

    王程:“在哪?”

    章向唯:“霍老师那。”

    电话那头安静了,炸出一句:“带t了吗?”

    章向唯抽抽嘴:“带了,我忘了他都不会忘,他不想我难受。”

    王程嗤笑:“不想你难受就不会弄。”

    章向唯的脸压着枕头,小声嘀咕:“怎么可能不弄,又不是精神恋爱。”

    “嘭”

    耳朵边突然来了这么一声,章向唯吓一跳:“什么声音?”

    王程的声音里没丝毫异常:“打火机掉了。”

    他捡起被自己砸出去的打火机,点了一根烟,紧拧着眉满脸阴沉的抽了一口。

    两周了。

    知道他跟那老家伙在一起已经过了两周。

    当初王程听到他高兴的告诉自己那一刻,想的是暂时先不联系了,却没撑过两天。

    不行。

    这个人不止是王程不能说的秘密,也是他最好的兄弟,老同学,亲人,十九年的人生有很多交叠的东西,剥离不出来。

    王程其实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也做好了准备,他是那么以为的,结果真发生了,还是如同世界末日。

    但并没有那样,天没塌下来,日子要继续过,王程一边疗伤一边自虐。

    喜欢的人有了喜欢的人,开始谈恋爱了,总是跟他这个好兄弟分享甜蜜的大小事。

    狗粮都他妈是带血的!

    王程重重吸口烟,缓缓吐出来,艺人因为工作原因,感情是最脆的,说崩就崩,别说恋爱,婚姻都是那样。

    他希望他的向小唯同学不要受伤,哪怕是分了,也要少受点痛苦。

    其他就不求了。

    王程压下心里的不甘跟苦涩:“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章向唯说,“要约饭吗?”

    “废话!”

    王程咬牙:“你现在重色轻友的可以啊,回来都不找我露个面,我不给你打电话,你是不是都不跟我知一声就回剧组?”

    章向唯被吼的感觉自己背信弃义:“好了,明天你去我家吧,我走之前要回去一趟,我爸妈也有段时间没见你了。”

    王程这才通畅了。

    章向唯忽然说:“老王,你跟你爷爷那个老战友的孙女……”

    王程一口气又堵上了:“我操,不想我英年早逝的话,就别提她。”

    章向唯:“……”有情况?

    房门被打开,伴随霍谌的声音:“在跟谁打电话?”

    章向唯看他端在手里的葡萄,咽了咽口水:“老王。”

    王程一听就说挂了,明天见面聊。

    他才不会让老狗比秀恩爱。

    .

    霍谌这回还真没那个打算,那小子跟他家小乖宝好歹有那么多年的感情,他真把人惹急了,他家这个不一定会站在他这边。

    起码现在确实没信心。

    章向唯瞄瞄皱着眉,浑身低沉气息的男人:“我发现你最近很容易多愁善感。”

    霍谌长叹:“年纪大了。”

    章向唯“喔”了声,认真的说:“那早点睡吧,老年人不能熬夜。”

    霍谌:“……”

    床上陷下去一大块,章向唯被一片阴影笼罩,呼吸里冲进来一股熟悉的烟草味,他蹙眉:“你怎么洗个碗还抽烟?”

    霍谌撑着床俯视他。

    章向唯对上那双深情的桃花眼,心脏扑通扑通跳,看多少遍都顶不住。

    “有话你就说,别这么看我。”

    霍谌凑的更近,温热的呼吸打在他脸上:“不准嫌我老。”

    章向唯简直比窦娥还冤,要哭了都:“我没嫌啊,真没。”

    霍谌绷着下颚线条:“那怎么还不抱我?”

    “……”

    章向唯赶紧搂住他精实的腰:“抱了抱了。”

    影帝,你知道自己这么娇吗?

    章向唯看看埋到自己胸前的脑袋,我看你是不知道。

    .

    宽敞简单的房间里十分温馨。

    章向唯以妈妈给孩子喂奶的姿势抱了会他家老男人,脑子里忽地闪过什么,试探道:“你跟我说实话,这儿是不是你家?”

    霍谌的太阳穴一跳。

    章向唯幽幽的说:“算了,你不说就不说吧,当我没问。”

    霍谌的太阳穴跳的更厉害,他阖了阖眼,无奈道:“A市的家。”

    章向唯不意外,猜到了,他推推男人宽阔的肩膀:“你还骗了我多少?”

    “很多,以后你慢慢发现,我慢慢解释给你听。”霍谌的唇在他锁骨处那些痕迹上摩挲。

    章向唯惊呆了,这回答不在他的意料之中,又让他没办法生气。

    “但霍老师有两样没骗你。”

    霍谌带着他的双手,一只按在自己心口,一只在下游:“它们都是你的,私有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