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溪下意识就打算跟着崽崽过去,看他射猎,但她瞥了眼右上角的小地图,却见到二皇子的小点点周围已经开始有一群小点点暗搓搓地围了过去――刺杀这就开始了?要不要这么快?!

    宿溪不知道那些刺客什么时候下手,她怕自己支线任务失败,导致后面的剧情崩坏,于是顾不上先去找崽崽,先将屏幕切换到了二皇子那边。

    此时二皇子正带着身边十几个随从,全神贯注地拉开弓,盯着一只兔子,那只兔子十分机警,听到了人群的动静,便迅速一蹦一蹦地跳走了。于是,二皇子迅速带着侍卫随从追了过去。就这么一路从山脚下追到了山腰的丛林中。

    宿溪又看了眼那群埋伏的刺客,已经从山谷两侧渐渐地朝着二皇子的方向逼近。只是秋燕山上不止有二皇子和他的人,还有很多别的皇子世子随从们,虽然秋燕山很大,绵延看不到尽头,但也有一定被别人撞见的概率,于是这些刺客异常的小心,动作非常缓慢……

    宿溪从刚开始的神经紧绷,到后来要死不活地瘫坐在公交车座椅上。

    到底刺不刺杀,搞快点!她还等着救完人回去看崽崽射猎呢!

    公交车到站,她背着书包,一只手拿着手机,仍然戴着耳机,拄着拐杖瘸着腿朝家里的小区走去。时不时拿起手机看上一眼,就等着那些刺客出现。

    而那些刺客足足熬了两个多时辰,才让二皇子彻底进入他们的视野当中,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刺杀地点。

    就在山林腹地,周围非常安静,只有树叶被风吹过的沙沙声。

    二皇子及其随从追着猎物来到此地。

    宿溪已经坐在书桌前了,正一边摊开作业本复习,一边将手机放在左边,等着那些刺客出现,突然,她听到“咻咻咻”爆发出一阵乱箭声,有人喊道“刺客――”。

    她赶紧扔了笔,拿过手机,盯着屏幕上的二皇子。

    屏幕上已经一片混乱。

    穿着黑衣蒙着面的刺客跳了出来,二皇子身边的十几个侍卫被刚才那一阵乱箭已经射死了三个,剩下的将二皇子围在中间保护。

    那群刺客显然也是雇的好手,武力高强,和这些侍卫打斗成一团。

    这些侍卫方才在乱箭中很多都受了伤,明显不敌,边打边退。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又出现了一波黑衣人,从地势较高的地方站起来,再次拉弓射来了一阵乱箭。

    这些刺客准备充分,而二皇子这边寡不敌众,眼看着好多侍卫都被乱箭射成筛子了,而剩下的几个流着血勉强护着二皇子撤退。

    有一支箭十分准,笔直地朝着慌忙撤退的二皇子背后撤去。

    宿溪赶紧伸出手指,抓起附近枝头的一只鸟,将那只箭给挡住了,鸟惨叫一声落在地上。

    二皇子逃过一劫。

    宿溪松了口气。

    仅剩下的几个侍卫将二皇子一推,对他道:“殿下,快回营地中去,我们将这些人拦住!”

    这些人将刺客拦住,而二皇子从山坡上滚下去,骑上一匹拴在路上的马,飞驰逃走。

    眼瞧着追不上二皇子,这些刺客心中愤怒,与二皇子的侍卫搏斗起来。

    而宿溪有些疑惑,怎么二皇子都已经安全没有受伤地逃走了,自己这边还没跳出来支线任务完成的提示,总不会还有一波刺客吧?

    她赶紧跟过去,却见,二皇子骑着马离开那些刺客追得上的范围之后,却没有回到营地,而是在距离营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溪边停了下来。

    停下来做什么?

    这位二皇子是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小人,因为比较低调,身上只简单坠着一枚玉佩,刚才在山脚下出发之前,宿溪都没怎么注意他。

    只知道几位皇子中性格最软包子的是太子,最花枝招展招蜂引蝶荒淫无度的是三皇子,而最有心计锋芒毕露的是五皇子。

    至于这个二皇子,和另外几个比起来,的确一点风头也不出,而且仿佛开了低调buff一样,在任何大场合下都不怎么起眼。

    而就在此时,只见,下了马的二皇子手中还握着一只方才从那些刺客手中夺来的箭,他低头看了一眼,似乎是在确认无毒,确认了这一点之后,他突然――

    突然毫不犹豫地狠狠朝着他自己的胸口捅去――!

    一瞬间,血溅三尺!

    伤口非常之深!

    二皇子倒在了地上。

    屏幕外的宿溪都惊呆了!

    系统跳出提示:“支线任务失败告警,请好好完成支线任务。”

    “如果二皇子重伤,长则半年、短则三月卧病不起,不需要新的伴读,主人公进入太学院的剧情便要一刀切,或者另外寻找别的办法。”

    “但寻找别的办法要绕远路,又会产生很多支线任务,非常有难度。”

    宿溪:“……”

    她说怎么刚才帮二皇子挡了那一箭,但游戏却迟迟没跳出支线任务完成的提示音,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这二皇子看起来低调,实际上是扮猪吃老虎啊!

    他该不会是早就料到有人要来刺杀自己,所以也干脆带着侍卫追着猎物去山林里的地方吧,但谁知道那些刺客没刺杀成功,所以他干脆往自己身上捅一箭。

    如果只是死了几个侍卫的话,这次秋燕山刺杀为了皇家颜面,可能就不了了之。

    但是如果受伤了的是他这个皇子的话,一来皇帝会彻查,二来――二来最近霜冻灾害引起民怨,皇帝正在挑人去边远北地赈灾,他受伤病重了,皇帝肯定就不会让他去,他不去的话,另外几个皇子中的任何一个离开了,都会让京城势力出现新的布局。

    宿溪简直要怀疑第二波刺客是二皇子自己安排的了。

    不过剧情里没说,她也不知道猜测的对不对。

    这剧情超乎宿溪的意料,她有点凌乱。

    但是当务之急是想办法补救。

    二皇子已经受伤了,这游戏又没有倒带功能,那就只能想办法让他伤势在短短半月内就好起来,最好是几天就能好,这样的话,也不会耽误主线任务。

    这样想着,宿溪先打开商城,买了一管子迷药。

    她将迷药用一片树叶兜着,从空中往下撒。

    二皇子流血过多,正跌跌撞撞地往营地走,原本他脑子还是清醒的,只要再走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就可以看到营地驻扎的太子,那么他就安全了。

    届时,便能营造出身边侍卫全被杀了,他重伤逃出的景象。

    但谁能想到,有人暗搓搓对着他身上洒迷药,他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

    晕过去之前的二皇子:……?

    待二皇子晕了过去之后,宿溪看了下地图,确定周围没人后,飞快地从商城打开金创药那一栏。

    效果最好的金创药上面显示,三日之内便能让普通箭伤恢复痊愈,效果也是百分之百。

    但是二皇子对自己心狠手辣,这扎的伤口这么深,宿溪很怕他伤口拖个十天半个月才好,耽误崽崽的大事,于是一口气从商城买了三瓶金创药,全都倒在他胸口上的伤口上,并且全都抹匀了。

    这样一来应该万无一失。

    宿溪又拖着二皇子,往营地那边去,但是她肯定不能直接把人从天而降丢在山脚下的营地里,于是她将二皇子丢在距离营地两百多米的雪地上。

    这样之后还没完,宿溪故意在这边弄出点动静,想装作跑过去的野兽,引起那些在营地驻扎大口吃肉喝酒的侍卫们的注意。

    可谁知道,她撞了好几下树,那些醉醺醺的侍卫压根没听到。

    宿溪忍不住大力拍了一下屏幕!

    二皇子附近的树木齐齐一震,树叶纷纷落了下来,那些侍卫这才听到,慌忙站了起来,抽出剑朝着这边过来。

    但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侍卫小人们来到这附近,查看了一圈,又发现没什么异常,便又笑着回去了,其中一个甚至从地上趴着的二皇子的不远处直接走了过去。

    宿溪:“……”

    这二皇子穿着黑衣,的确是不怎么起眼,但是这么大个活人躺在这里都没办法被注意到,到底是天太黑了还是这些侍卫小人眼睛太瞎了?

    宿溪只好又拍了下树,然后在二皇子的旁边随手丢了只灯笼。

    她还心思好不容易细腻一回,怕和之前给崽崽送东西一样,引起什么怀疑,特地从商城买的最最普通的灯笼,稻草扎的、猎户用的那种。

    秋燕山上常年有侍卫军驻扎,这些猎物也是山上猎户所养,所以会有人碰见受伤的二皇子,将他救了起来送到这里,也再正常不过。

    除此之外,秋燕山崇山峻岭,绵延起伏,虽然有侍卫驻守,但是偌大一座山,连边界都没有,有别的草民百姓不慎进入山中,也不足为奇。

    那些侍卫小人回到营地后,发现这边亮着烛光,于是去而复返来检查,这才发现地上的二皇子,顿时大惊失色,赶紧将地上的二皇子扶了起来:“二皇子,醒醒,醒醒!”

    “太子殿下,二皇子殿下遇刺受伤了!”有人吓得面无血色地去禀告太子。

    宿溪这才彻底松了口气,直到这时,界面上才终于弹出支线任务完成的提示,“恭喜支线任务完成,金币+20,点数+2。”

    支线任务既然提示完成,说明二皇子的伤势在她的金创药的作用下,没什么大碍了,至少不会影响到后面的剧情。

    这个支线任务有惊无险地完成后,宿溪迅速将界面切换到崽崽那边去。

    ……

    界面一切过去,宿溪见到梨花树下那边的场景,呼吸就窒住。

    ……

    天色已经彻底黑了,周围空旷而寂静,偶尔有几片梨花被寒风吹着飘下来,像是细细屑屑的小雪。

    崽崽小小一只,包子脸上面无表情,抱着膝盖坐在树下。

    像是等了很久,他肩膀上堆了一片白色,眼里的期待也已经在寒风中熄灭了。

    他穿的是红黑色的衣袍,倒是看不出血迹来,只是衣袍颜色变暗沉了,脏兮兮的,只有白净的脖子和脸上有些许溅上去的血,乌黑的长发也微乱。他右手边的箭囊还剩七支箭,他左边有一颗白色狼头,看起来狰狞可怖但又有种绝对力量的美。

    附近山洞洞口的痕迹有些凌乱的痕迹。

    寒风吹来,往他脖子里灌,令他衣袍猎猎振动,但他仿佛感觉不到,仍等在那里。

    他这是,等了多久?

    宿溪虽然知道崽崽充满忐忑与希冀地向自己提出见面的请求,然而自己根本办不到,最后就只能是这么个结果……

    但是当真的看到崽崽斩杀了狼王,抓紧时间来到树下等待自己,可眼睁睁看着时间一点点流逝,根本没人出现,他眼里的兴奋与亮意一点点暗下来,最后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会到来,彻底化作一潭平静的湖水时……

    ……她看着这一幕,心里还是非常不好受。

    这游戏显然已经超出了普通游戏能办到的范畴了。宿溪虽然被绑定了系统,但是她先前也就把这游戏里的所有人物当成火柴人,以为只不过是编程过于智能真实化的主人公而已。

    可现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宿溪却觉得,崽崽是处于另一个时空的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了――而越是这么想,没办法赴约,她心里便越是愧疚。

    他在冷风中等了自己那么久,脸上的血迹都被冻得凝固了,本来那么期待,但期待逐渐变成忐忑,最后又变成了失望――

    自己不该让他等的,早知道这样,就该留下什么图,告诉他自己不能来了……

    宿溪只是没想到,崽崽会执拗地等这么久。

    而且,她也没想到,自己鸽了一个游戏小人,心里会这么涩涩的。

    ……

    宿溪在屏幕外沉默着,屏幕里的崽崽也十分沉默。

    ……

    本来还有一炷香左右的时间,才是围猎回营的时间,但山脚下因为二皇子遇刺事件,提前吹起了号角。

    于是那些世子们陆陆续续往营地去了。

    此处偏僻,又靠近雪狼王山洞,没什么人来,因此还是死寂一片。

    宿溪以为崽崽等到这时候,还没见到人来,也该死心了,往山下走了。

    山脚下营地乱成一团,传来大声呼救,他也听见了。

    可谁知道他还是动也没动,还在等。

    直到这一炷香的时间彻底一分一秒地流逝,天色黑得透透的了,乌漆墨黑的了,他意识到那人不可能来,眼底残余的小火苗终于“啪嗒”一下彻底没了,这才缓缓扶着树站起来。

    他又站了一会儿,朝着无尽的茫茫夜空看了会儿,才拎着雪狼王的头,走过去将马的缰绳解开,牵着马朝着山下走去。

    宿溪看着崽崽小小的身影走在寒夜里,一颗老母亲心都快被戳成筛子了,要不是怕他以为见了鬼,都想把他拽回来,告诉他自己其实来了的。

    ……

    陆唤牵着马,拎着雪狼王朝山下走,低垂着睫毛,微微抿着唇,没什么表情。

    那人,到底还是没来。

    那人最终还是不会来,其实早在他的意料之内。从一开始,那人避开他给他送东西,便已经说明了那人不想暴露身份。

    见上一面的要求,着实是他强求了。

    ……他不过是以为,经过这阵子的交流,那人会见不得他难过,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愿意满足他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但今日从白日等至天光昏黑,那人却始终半点痕迹未曾出现……

    看来,是他太高估自己了。

    陆唤虽然在今日之前,对这一场赴约充满渴盼与希冀,但现在没等到那人,他倒也不至于宛如一盆冷水浇下来般失魂落魄。虽然胸中的确有些失落,但也称不上太难过。

    毕竟,他早就做好了空等一日的准备。

    更何况,那人虽然没来,但不代表那人就此离开他身边。

    只要那人还在,见不见得到人,便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想到这里,陆唤凝了凝心神,努力平了平因为失望而有些下垂的嘴角,快步朝山脚下营地走去。

    ……

    此时山脚下的营地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皇子在围猎中遇到刺杀,可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宿溪跟着将界面调过去,见到崽崽拎着雪狼王出现时,众世子们大惊失色。

    崽崽旁若无人地从众人中走回去,将雪狼王的头递给他带来的宁王府中的侍卫,让侍卫作为战利品呈交上去,至少有一大半的人目光都被他吸引了过来……

    还有世子前来向崽崽祝贺,宿溪心里这才好受一点。

    崽崽刚刚在梨花树那边情绪低沉,但现在看起来似乎要好些了,虽然仍是面无表情,但眉宇间的涩意褪去了一些。

    宿溪这才稍稍放心下来。

    她玩游戏不知不觉已经七点了,房门外宿妈妈来敲门:“溪溪,复习完了吗,来吃晚饭。”

    宿溪猛然抬头,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桌上的复习书,卧槽,她差点忘了明天要考试!

    宿溪赶紧放下手机先出去吃个饭。

    ……

    宿溪下线之后,营地里皇子世子们全都围到了负伤的二皇子身边,二皇子受伤的伤口非常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被人抹了金创药,以至于他此时已经从昏迷当中醒了过来。

    太子正神情严肃地派人去查今日刺杀之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何人所为。他底下的侍卫乱成一团。

    篝火旁边,五皇子关切地坐在二皇子身边,对二皇子道:“二哥,你可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你可看清了那些刺杀你的人的脸?”

    而三皇子站在御医旁边,则端详着那只多出来的灯笼,不正经地调笑道:“二哥,这是有人救了你啊,不知道是哪个山中猎户或者侍卫之女,或许能成一段佳话呢?”

    二皇子挣扎着靠着侍卫坐起来,皱了皱眉,虚弱地道:“你怎知道是女子,这山上可没几个女子。我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被从溪边拖拽到了营地附近,女子可没这么大的力气。”

    “也是。”三皇子顿时悻然无趣。

    “也有可能是哪位世子家中的下人或者随从,不管如何,救了我二弟,我必定会报答。”太子肃容吩咐道:“让那些世子们过来看看,这是谁家的灯笼。”

    世子们便挨个过来。

    这灯笼再普通不过,稻草扎成,里面廉价的油灯,便是他们府上的下人也不会用。

    只不过这灯笼的柄上倒是有一小串蝇头小字,皇子世子们仔细瞧了瞧,发现根本看不懂。

    这一行蝇头小字的形状弯弯曲曲,像是蝌蚪,十分奇怪,像是外族文字,又像是随手用竹刀雕刻下,并无任何意义。

    这一行小字是:“Madeinthegamemall”

    什么意思?

    皇子世子们考究不出来,便当做是毫无意义的图案,没再理会了。

    但是这灯笼落至陆唤手中时,陆唤盯着这灯笼,漆黑眼睫却是神经质地抖了一下。

    他目光有些错愕地落向二皇子胸膛上敷上的药粉,定了半晌,沉沉的目光又落回这灯笼上……还沾着些许血污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这串毫无意义的蝇头小字,那人给他的那盏兔子灯上,也有。

    他每日清晨将兔子灯从檐下取下来,每日黄昏时点了烛火挂上去,日复一日将兔子灯欢喜地放在手中打量,灯笼的长柄都快被他摩拭得掉了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只是他以为是长柄上的花纹而已。

    却没想到,这稻草灯笼上也有。

    所以,这灯笼,是那人的……

    二皇子,也是那人救下的……?

    是了,这药粉效果极好,是那人才拿得出来的药。救下二皇子却不透露身份,也是那人会做的事情。

    陆唤立在原地,抿着嘴唇,一言不发,神色晦暗,并没什么动作,只死死盯着手中的灯笼。

    上回那人帮助师傅丁,是为了自己,但这一回,那人救下二皇子,应当是与自己无关了。

    那人为何要救下二皇子,又是有别的什么筹划吗?

    这并非什么对不起陆唤的事情,事实上,他根本没权利干涉那人做什么。

    他若是因为心底那些隐隐冒出头的、令他不敢承认、别扭又无理的占有欲,而怪罪那人,未免也太过可笑。

    可是此时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不停闪过“原来,那人并不只是对他一个人好么”这样的念头,他便完全无法去想别的,他挑着灯笼的手指仿佛都一点点变凉了。

    ……

    他以为那人根本没来。

    但原来,那人也来了此地,只不过,没赴他的约,而是,去救了二皇子么?

    陆唤睫毛颤了颤,脸上也渐渐没有血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