蜷缩在知青点的大通铺上,饥肠辘辘,苏湘玉尽可能的蜷缩着身子,让胃部蜷在一起,好能挨过这难捱的饥饿感。

    “同志们,胜利就在眼前,大家快起来干活啊。”外面有人吹着哨子说。

    于是隔壁铺的朱小洁率先坐了起来,摇着苏湘玉:“苏知青,该起床啦,你是咱们的队长,该率领着大家一起去上工啦。”

    苏湘玉又把身子往一起蜷了蜷,毕竟是大通铺,大家伙儿挤一块儿并不算冷,比冷更难挨的是饥饿。

    而现在,饥饿于她来说是最难抵抗的事情。

    女知青们起来了,大部分在给自己冲从城里带来的奶粉,一阵喷香的味道惹的苏湘玉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终于完全清醒了。

    ……

    不会是真的吧?

    苏湘玉揉了揉眼睛,再看一眼地上那帮子女知青,顿时愣在当场。

    她于是又狠掐了自己一把,本来冬天就冷,这一把掐下去,疼的苏湘玉差点没喘过气来。

    她于是抓过盖在被子上薄薄的棉袄就站了起来了。

    摇摇晃晃一把推开门,外面的风雪呼啦啦的,顿时扑打了进来,雪渗子砸在脸上,刺拉拉的疼。

    这么说,她这是又回到上辈子啦?

    没错,苏湘玉总共活了两辈子,第一世,她是华国五十年代出生的一个爹不疼,娘不爱,一辈子走着霉运,还给飞车撞死在大街上倒霉鬼。

    第二世,她是因为死的太冤而被系统选中任务执行者。

    生在千禧年,奉系统之命,替一对善良恩爱的高知夫妻达成愿望,让他们的女儿能考中当时华国最有名的学府清华大学。

    当然,保留着自己上辈子记忆的湘玉在襁褓里醒来,而父母对她又是那么的关怀,哪怕从幼儿园起就每天至少三门兴趣课,上小学之后更是一周要上八门兴趣课,十九年的时光中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她也从来没有懈怠过一天。

    终于有一天,她以最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华国首府最好的学校清华大学。

    在农林院工作的父亲给她订了最大的生日蛋糕,在农科院工作的母亲则给她买了她最喜欢的小香裙,全家一起乐悠悠的出去给她过了个生日。

    回家之后,舒舒服服躺在床上,苏湘玉心想,这次任务完成,系统会送我去哪儿呢,毕竟命卖给系统了,当任务完成之后要去哪里,都是系统说了算。

    谁知道再一觉醒来,她居然直接回到上辈子啦?

    ……

    “苏知青,咱们今天该干什么?”旁边的朱小洁轻轻舔了一口饼干渣子,摇晃着杯子里的奶粉问说:“冯主任昨天到底是怎么给咱们分配任务的,他的任务不是都分配给你的吗?”

    冯主任,冯明逊?

    苏湘玉的眼睛再是一亮。

    那不是她在这个世界里的未婚夫吗?

    不仅仅是未婚夫,他还是深爱着她妹妹苏湘秀无法自拨,并且指着她的鼻子说,在爱情里你苏湘玉才是第三者的那个男人。

    冯明逊跟苏湘玉一样也是申城人,现在整个边城,所有农场里,最优秀的年青干部。

    苏湘玉跟他同一年支边插队,而继妹苏湘秀,则比他们要晚两年。

    就在继妹苏湘秀来插队了之后,冯明逊曾把苏湘玉整整两年辛苦劳动得来的荣誉,全转加到了苏湘秀的身上。

    这还不算什么。

    76年恢复高考,分明苏湘玉在农场里成绩最优异,本该第一个去高考的,可是他硬生生把她的指标压了下来,就把指标给了苏湘秀。

    当时苏湘秀抱着苏湘玉哭了多久啊,嘴里说着姐姐对不起,我先走一步,明年你再走好不好?

    呵,明年?

    明年冯明逊调回申城,成了申城最有前途的储备干部,却把她扔在边城的农场里,害的她差点给个本地老男人侮辱,要不是苏湘玉自己奋起反抗,估计就得成个生一串孩子,永无出头之日的沙漠母亲了。

    后来,苏湘玉总算凭借自己的努力,用高考的方式考出了沙漠,回到申城。

    并且,遇到了一个对自己还算不错的男人,继而结了婚。

    当时,苏湘玉觉得,下半辈子,该有安生日子过了吧?

    可是,等到她那新婚的丈夫一碰见苏湘秀,一切就全变了。

    “对不起湘玉,我和你只是单纯的革命友谊,湘秀才能给我爱的激情和慰籍。”她的丈夫,那个戴着金边眼镜,斯文而又帅气的败类禽兽说。

    湘秀抱着她痛哭:“姐,对不起,我真的没想过要拆散你们,我只是想加入你们而已。”

    苏湘玉麻溜的办了离婚手续,并且在离婚后彻底放逐自己。

    她在街头流浪的时候,湘秀正在携着她的前夫一起参加高峰经济论坛。

    她在寒天雪地里为了生计奔波时,湘秀开着她的宝马车从她面前一闪而过。

    直到最后,苏湘玉被一辆飞驰而来的飞车撞死在大街上。

    苏湘玉一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继妹总是被男人喜欢,而她总是不停的被背叛。

    直到在第二世,学习之余看了两本穿越小说,这才发现,自己的一生,可不就是一本玛丽苏小说吗。

    她是个炮灰女配,妹妹的掂脚石,用来撑托事业爱情双丰收,万人迷的女主角的。

    而妹妹湘秀,则是那个好运无人能敌,人见人爱的万人迷女主角啊。

    可悲的是她重生了,但重生的不是时候啊。

    她已经从申城到边城来支边了,跟冯明逊也谈上恋爱了。

    冯明逊比她大着十岁,今年才二十八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富成熟魅力的年龄。

    也是这座农场里所有人的领导,他看起来睿智,博学,尤其是对于生产、劳动,以及如何把这座农场的生产搞上去,就着非常深的研究。

    不论走到哪里,手头都拿着农工方面的书,时时都在翻阅。

    曾经的湘玉对他是多么的迷恋他啊,以致于,在湘秀也来支边之后,他总是批评她说湘秀做的对的时候,而她什么都不会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多么的懊悔。

    都是搞生产,为什么人家湘秀就那么有方式方法,可她除了埋头苦干,蛮干之外,就什么都不会呢?

    俩人的约会也是谈劳动的意义和无产阶级的未来,以及国家的政策走向。

    望着冯明逊那张帅气的,清秀的,写满正义的面庞,她曾经是多么的迷恋过那张脸。

    基至于,谈了两年的恋爱,湘玉连他的手都没敢牵过。

    在她心里,冯明逊是一个胸怀中只有家国大爱,没有小情小爱的人,他心里根本没有私欲。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他给湘秀写的,那一封封热情洋溢的信,亲眼看他把湘秀压在一棵白杨树上,抱着她亲吻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他并非没有小情小爱,只不过不爱她罢了。

    “苏知青,走啊,你不带头,大家怎么去干活呢?”知青朱小洁摇了湘玉一把说。

    这么冷的天,地冻的就跟冰茬子似的,但是知青的工作不能停。

    她们是解放后的新生一代,她们有着能叫天地变色的本领,她们能战胜大自然给的一切艰难险阻。

    所以,那怕一锄头下去冰星子乱溅,她们也得用双手在边城这片土地上挖排碱沟,把这片戈壁滩变成良田。

    “我不舒服,我今天想请假。”湘玉说。

    是知青都会偷懒,毕竟城里姑娘到了农场,每天那么繁重,辛劳的工作,是谁都忍受不下来。

    但是苏湘玉可是年年月月,甚至于周周都拿优秀的优秀女知青,她会请假,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似的。

    但大家还是走了。

    湘玉于是枯坐在大通铺上,一会儿拿手捶头,一会儿又拿头撞墙,想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回来。

    她分明清楚的知道,这辈子,自己永远都得活在妹妹的光环之下,绝无可能有一线生机,她不想呆在这里。

    “苏知青,你今天吃过饭吗,我看你的红薯好像不多了。”直到晚上,几个女知青回来之后,湘玉才惊觉,自己已经整整一天滴米未沾了。

    朱小洁拉过自己的煤油炉子,熟练的把一把挂面下了进去,再从属于她自己的小纸箱里取出一颗大白菜来,这么冷的天气,连洗都省了,就那么揪了几片扔进锅里头,不一会儿面条熟了,她描出来,又小心翼翼的,从箱子里摸出一只小小的油壶,滴了两滴香油上去,再洒一把辣椒粉在面上面,就那么挑着面吃开了。

    “真香啊!”朱小洁叹了口气说:“也不知道这把挂面吃完,家里什么时候再给我寄挂面。”

    确实,劳动一天之后,这么一碗飘着几棵白菜梆子的挂面,在知青这儿那就是无上的享受。

    “要再能有颗鸡蛋吃该多好啊,我告诉你们,现在要有人能给我一颗鸡蛋,我会毫不犹豫,立马嫁给他。”余微微嚼着自己没滋没味的煮红薯说。

    湘玉把目光投向角落里自己的箱子,她要记得没错,箱子里只有几截子烂掉的红薯。

    她为了崇高的觉悟和积极的思想,把自己一月唯一的几根烂红薯都送给别人吃了。

    而她自己,一月还不发粮的时候,很多时候她都是红薯就着烂菜根子过日子。

    “听说了没,你妹湘秀也下来插队了,还是农场的大班车亲自去接的她呢。冯主任是为着你的面子才派的大班车吧,苏知青,冯主任对你真的不错。”朱小洁又说。

    “我还听说苏湘秀长的特别漂亮,还是带着文工团来的,到了咱们这地方,估计她有得受吧?”余微微说。

    朱小洁于是又说:“哪能呢,苏知青这性格,最会关怀别人,肯定不会让她妹妹吃苦,再说了,人家可是来支边慰问的文工团,跟咱们不一样。”

    上辈子被湘秀的光环所支配的魔咒,就这样突如其来的,又把湘玉给笼罩了。

    妹妹那万人迷的光环,湘玉深觉得自己不可能与其争锋。

    而且,她会成为妹妹最大的比较者,她在劳动中有多优秀,妹妹只会比她更优秀。

    她卖了多少力,妹妹轻轻松松就能搞定一切。

    这叫湘玉该怎么办?

    终于,支撑不住的湘玉仰天一倒,倒在自己的通铺上了。

    不过脑袋被咯的难受,她于是摸了一把。

    书包?

    这分明是上辈子她一直背着的那只书包,当然,也是辅助她读书考试的系统,这么说,系统也跟着她穿回来了?

    上辈子,为了能让一个资质一般的女孩子考上清华,书包里经常会出现很多别的孩子拿到的参考复习书让她提前复习知识点。

    她是这么才考上清华的。

    既然有书,就证明她那个总是神头见首不见尾的系统也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但是,摸出一本书来,苏湘玉顿时就愣住了。

    《牲畜育种大全》,这能干啥,教她怎么让牛和马□□吗?

    《嫁接的技术》,这个又能干啥,让她去当个园丁?

    哗啦啦的翻着,终于翻到一本书,湘玉的目光顿住了。

    《如何让母鸡在冬天多生蛋》。

    【系统启动,请宿主熟读《如今让母鸡在冬天多生蛋》一书。】

    叮的一声。苏湘玉的系统开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