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上同学都惊呆了,沉默许久,骤然爆发——

    “我去,真的假的!”

    “这都能猜中?!”

    “赌五毛钱,她肯定在哪里看过正确答案!”

    ……

    数学老师看了看教案上复杂的演算步骤,又望了望黑板上的答案,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这道题并不简单,题目一出来,数学教研室的老师们开了小会,答案才刚解出来十分钟不到,怎么温侧侧就......

    更关键的是,这道题的答案并不仅仅是阿拉伯数字那样简单,如果是数字,她还有误打误撞猜出来的可能性。

    关键这道题的答案,是一连串的字母加数字。

    这都能猜出来的话,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只有学委季驰的脸上露出了舒缓的表情,他冲周围人嚷嚷道:“我说什么来着!你们还不相信我!现在信了吧!”

    同学们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只能把目光投注到数学老师身上,希望数学老师能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哪怕真的说她运气好也行啊。

    这会儿,数学老师已经近乎懵逼的状态,给不了他们想要的答案。

    温侧侧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从容不迫地走下了讲台。

    她的同桌立刻凑过来,低声问她:“你怎么做出这道题的啊卧槽,太牛逼了吧!”

    温侧侧柔和地笑了笑:“运气好罢了。”

    本来她可以保持低调,说自己不会做这道题,偏偏台下这帮家伙起哄的声音,让她有点不爽。

    说到底,少年意气还是没有被磨灭。

    虽然冲动,但看着这些家伙一张张惊讶到变形的嘴脸,温侧侧心里...还是挺爽的。

    她下意识地用手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却发现自己没有戴眼镜。

    哦,对了,这个世界的温侧侧并没有近视。

    好开心。

    数学老师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节课给讲完的,一下课,他就迫不及待把温侧侧叫进办公室,仔细询问她关于这道题的线索。

    不过不管他怎么问,温侧侧咬紧了牙关就这两个字:猜的。

    数学老师也没辙,最后拍拍她的肩膀了,露出了某种意味深长的表情,就像在看天才似的。

    ……

    晚上,温侧侧骑着自行车回了家。

    温家的别墅位于市中心的富人区,临江而建,是这一带的高档住宅区。

    温侧侧来到自家别墅院子里,将自行车停在树下,看到落地窗里人头攒动,想来...

    温可儿已经回家了。

    她停好了自行车,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果不其然,家里聚集了不少人,都是母亲的好姐妹好闺蜜,正在家里喝下午茶。

    她们围聚着刚下飞机的温可儿,狂吹彩虹屁——

    “可儿真的好棒呢。”

    “全国亚军,多不容易啊!”

    “是的,辛懿啊,你真是有福分呢,有这么聪明的女儿。”

    温侧侧的母亲名叫叶辛懿,也算是比较得体的名门闺秀了,她矜持地微笑说:“可儿的确非常勤奋,有时候深夜了,我看她房间的灯还亮着呢。”

    “妈妈,这都是应该的。”

    温可儿的脸蛋白里透红,羞涩地说:“我还不够努力呢,这才拿了亚军,其实我...我心里很难过的。”

    说着她眼中已经含了点点泪光:“本来我应该拿冠军,让爸妈高兴的。”

    温侧侧倚在门边,有点作呕。

    温可儿身上这股楚楚可怜的气质,极其惹人怜爱,在场好几位富家太太就已经受不了了,连连说道——

    “哎哟,你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了。”

    “是的呢,现在的成绩已经很不错啦。”

    “全国亚军呢!我们家小孩在初赛就被淘汰了呢。”

    温侧侧听了半晌,百无聊赖,走进了客厅,似乎没有人注意到她。

    当然,她也不想引起人们的注意。

    存在感...越少越好。

    经过温可儿身边的时候,她不禁打量了她一眼——

    温可儿穿着一件朴素的长袖荷叶边儿裙子,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头。

    女孩子都是要靠养出来的,温可儿也一样,来到温家端端两年时间,变化惊人——

    原本因为瘦小而凹陷的脸颊,变得丰润,泛黄的皮肤也因为高档护肤品一直用着,所以显白了不少。

    漂亮是真的漂亮。

    温侧侧并不想和温可儿发生任何冲突,也不想抢她的女主光环,只想安稳度过这几年,慢慢地把成绩提上来,有朝一日能重回哈佛,修完她的博士学位,让一切重归正轨。

    就在温侧侧准备要默默上楼回房间的时候,温可儿忽然叫住了她——

    “呀,姐姐回来了啊。”

    她一开口,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温侧侧身上。

    温侧侧在家里可不算是什么讨喜的存在。

    她自小脑子不好,一无是处,整天除了花痴幻想以外,什么都不会。

    听说她几个月前还在疯狂追求江家的那位大少爷,结果人家正眼都没看她,落得个自讨没趣的下场,也是给温家丢尽了脸。

    “姐姐,好几天没见了,我蛮想你的。”温可儿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对温侧侧说:“见到姐姐真开心。”

    温侧侧知道,她见到她是不可能开心的,这会儿说这样的话,也不过是为了在叶辛懿面前表演姐妹情深的戏码罢了。

    其实有时候,侧侧也挺同情原主的,小时候还可以说是憨态可掬,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智商总是提不上去,难免就显得有些蠢笨。

    而且,即便她是温家大小姐,也玩不过高段位的乡村小白花,一直被她陷害拿捏着。

    而小白花来到温家短短两年,一步一步,将温侧侧逼到了众叛亲离的位置,也是相当牛逼了。

    不过现在的侧侧并不会犯蠢了,作为一个思维活跃、双商在线的名校理工科博士生,别的不敢说,对付奇葩见招拆招,绝对是她的强项。

    她对温可儿报以得体而从容的微笑,说道:“恭喜你了,可儿妹妹,能拿下这样的好成绩。”

    温可儿没想到,一向不善言辞的温侧侧会这般和颜悦色地说话,她微微一愣,随即道:“谢谢姐姐。”

    温侧侧注意到,母亲脸上紧绷的神情稍稍缓解。

    “最后那道题,虽然有点可惜,不过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不错了。”温侧侧俨然极有长姐风范,鼓励温可儿道:“还要继续努力啊,妹妹。”

    温可儿:......

    有点懵。

    温侧侧居然还...鼓励她!

    她这样的废物,有什么资格鼓励她啊!

    就在这时,管家走进房间,对叶辛懿说:“学校的数学老师前来拜访,现在就在门外,夫人,是不是要让他进来?”

    叶辛懿对老师还是非常尊重的,立刻说道:“快请老师进来!”

    数学老师姓王,名叫王晓峰。

    王晓峰走进客厅,向杜辛懿说明了来意:“是这样的,温夫人,此次冒昧登门拜访,主要有两个事情,首先向温可儿同学表示祝贺。”

    “王老师您太客气了,留下来吃晚饭吧,也让可儿给您讲讲比赛里发生的事情。”

    王晓峰连连摆手,说道:“我就不打扰你们吃晚饭了,我先讲讲第二件事吧。”

    “老师您请讲。”

    王晓峰看上去是个钢铁直男,说话心直口快——

    “是这样的,我们学校准备成立一个数理兴趣组,对一些高难度的数理化题目进行研究探讨,我们组里的同学,也都比较偏重于理科的学习,温同学有理科方面的天赋,我想请温同学加入我们小组。”

    “这样啊,这是好事嘛。”

    王老师继续道:“因为咱们学校平日里的学习任务也很重,所以我冒昧登门,就是想直接问问家长的意思。”

    叶辛懿微笑着说:“我们家还是比较民主的家庭,只要可儿愿意,我们当然也没有意见啊,可儿平时还是很喜欢数理科目的。”

    还不等数学老师说话,温可儿故作为难地皱了皱眉:“数理化的兴趣组啊,其实,我感兴趣的科目还挺多的,英语、历史、还有语文...这些文科也都是我的强项呢。”

    叶辛懿说:“是啊,上次可儿的作文大赛还拿了二等奖,她几乎没有偏科的现象。”

    周围富家太太们立刻应和道:“一般来说,天才都是偏科的,没想到咱们可儿每一门课都如此精通呢。”

    “我的孩子要是跟可儿一样,那我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哦。”

    “谁说不是呢。”

    ……

    温可儿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情,说道:“虽然我没有偏科,不过我还是愿意多多尝试锻炼的,那我就...”

    数学老师忽然打断道:“呃,是这样的,经过我们教研会一致讨论通过,是希望...温侧侧同学能够加入我们的数理兴趣组,并不是温可儿同学。”

    此言一出,客厅立刻静了下来。

    气氛...陷入诡异的尴尬中。

    叶辛懿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复询问数学老师:“老师,您说错了吧,您是想让可儿加入兴趣组吧?”

    数学老师摇摇头,望向了站在楼梯边的酱油君温侧侧——

    “我是希望温侧侧同学能够加入我们的兴趣组,这没有错。”

    一瞬间,温可儿脸色变得惨白无比。

    数学老师看上去像是个没有情商的直男铁憨憨,他继续说道:“我们这个兴趣组会吸收一些较有天赋的孩子,通俗来说,就是智商超群的天才学生。”

    “当然,如果温可儿想要参加,我们也不阻拦,但是对于勤奋型学生来说,进来之后可能会觉得很吃力,也会影响日常学习,所以我们不建议温可儿加入。”

    叶辛懿愣愣地点了点头。

    她当然明白数学老师话里的意思——

    也就是说,他认为温侧侧是天才学生,而温可儿不过是靠勤奋罢了,因此,即便温可儿进了小组,可能也会无法兼顾学习。

    可是...

    这话听起来像天方夜谭啊。

    自家的闺女温侧侧,从头看到脚,没有一个地方长得像天才啊!

    周围这些富家太太们完全噤声了,之前一通彩虹屁吹出去,没想到情节会发生这样的逆转。

    “老师,您真的没有弄错吗?”叶辛懿实在忍不住再度询问数学老师:“确定...是温侧侧?”

    数学老师笃定地点点头:“没错,我相信温侧侧同学只是不努力罢了,如果她努力起来,一定会有非常惊人的成就,我们数理兴趣小组,就是要尽可能地激发她的天才!”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住在了温侧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