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诛邪诡事 > 第三百五十九章 走货
    “七哥,你说咱这东西能值钱吗?”胖子探着头对我说道。

    其实说实话,这珠子我单单从梦嫣柔口中得知,血灵珠是个藏阴气的好东西,但是能藏阴气的东西,并非是什么稀罕之物,所以说对于这东西的行情,我也不知道,不过只要能卖上个几千块钱,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这东西值不值钱,进去让人家赏个眼就知道了,”我说道。

    胖子点头没说什么,然而我俩心里其实都没有底,怀着怦怦直跳的心情,一步踏进了这家古玩店。

    前脚刚迈进去,便听见一道柔和的声音:“两位小哥,欢迎光临藏宝阁”。

    说话的这女子,一身蓝色旗袍打扮,年龄应该不到四十,手脖子上的那玉珠子,在眼光下甚是乍眼。

    她踱步走来,“看那样子,两位小哥是要来走货不成”?

    胖子听此后,睁大着眼睛,仿佛在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俩来卖东西的?

    进来的时候,我打量了一下这货架上的古玩的标价,小到几万,大到百万,想必来这藏宝阁买货的都是些财大气粗的老板级人物。

    我俩二十岁不到,一身寒酸样,想必人家一眼就认出我俩是来卖货的。

    我点了点头,“我俩还真叫你说对了,手里有个玉珠,想要来换些钱。”

    说着我递给胖子一个眼神,他心领神会,赶忙把从肚子里面掏出一个黑色布袋子。

    看的那女人,掩着嘴想要发笑。

    额.........我当时也甚是无语,感觉我俩土到掉渣。

    胖子从黑色袋子打开后,将里面的血灵珠掏了出来,递给那女子。

    “你俩叫我梅姐就好,这东西从哪入手的”?她一边打量手里的珠子,一边问道。

    “在农村的山里捡到的”,我没有打算说出实话,因为这东西,多多少少还是邪门的,我怕说了实话(从死人堆里拿出来的),人家不收。

    胖子看了我一眼,不过还好,他没有说话。

    “怎么想要来卖货儿?”梅姐打量着我我俩,那眼里的犀利,仿佛可以把一个人看透。

    这我是明白的,人家这是想要套我俩话,一是看东西来路正不正,二来从我俩变化的神情,她就可以初步得知这东西的真假。

    “不瞒梅姐你说,我兄弟家里出了点事,现在着急用钱,都说这藏宝阁是个正规老店,不压水儿,所以我俩才来这想要卖货儿换些钱救救急。”我言辞极其诚恳的说道。

    她点了头,让我俩坐着喝些茶水等一会儿,于是她拿着血灵珠便回了店内的后屋。

    “七哥,这女的去干嘛了?收不收也不给个痛快话!”胖子焦急道,毕竟他爸现在还在派出所,现在能减缓家里经济的压力就要看这东西能不能卖上个好价钱了,他自然要比我还要急上许多。

    “人家这是拿去叫人给掌掌眼儿,这东西真的假的,值多少钱,不出一会儿就能出结果”,我说道。

    这会儿功夫,店里进进出出的顾客就有了好几拨。

    其中有一个膀大腰粗的汉子,手里捏着珠子,脖子上挂着去拳头大的玉佩,领着两个人,进来后花了十万买了个青瓷碗。

    真是阔气,我和胖子都震惊住了,有钱人的世界,自然不是我和胖子这样的屌丝能懂的...........

    过了一刻多钟,那身着蓝色旗袍的梅姐才从店内后面走出来。

    “两位小兄弟,实在不好意思,这东西我家收不了,还请到别处看看”,梅姐带着歉意说道。

    一听到,就感觉有一盆冷水,从头顶上倒了下来,浑身上下,瞬间冷颤起来。

    “梅姐,难不成这东西是假的?”我睁大着眼睛,不解的问道。

    胖子此时脸色铁青,失望感仿佛在这一刻侵袭了他全身.............

    “这东西倒是千真万确,但是我家不收。”她说道。

    听此后,我一头雾水,哪有这样的道理?

    “我这东西,你都说了是真的,为何不收?”我十分不解。

    “这东西怕是土底下来的吧?而且来路不明,一旦是墓地里的东西,入了我手,那是要承担巨大的风险,你也知道,现在什么都管的严,藏宝阁不能因小失大!落了不好的名声,那可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脚。”

    “而且这东西,是个阴物!”

    “什么是阴物?”我问道。

    “死人的东西!有的死人东西,那可是碰不得的,因为这东西上面,带有不散的阴气,我们这行也有这一行的规矩,坏了规矩,对我不好,对你也不好!”梅姐说道。

    事已至此,我还就不信了这个邪,活人还能被尿憋死不成?

    这家不收,那我再换一家!我就不信没有一家收的!!

    道了声谢,我和胖子便出了藏宝阁。

    “七哥,人家不收,这该怎么办?”胖子低着嗓门问道,眼神黯淡,显然充满了无比的失望。

    我拍着他的肩膀,“不能在一棵老树上吊死,这东市上百家的摊点,这家不收,不代表别人家不收!我们在去试试!”

    但事与愿违如家常便饭,走了不下十家大店,都是以失败告终。

    他们开始见了这血灵珠,两眼泛光,但是等掌完眼后,都脸色变的暗淡,给的说法跟藏宝阁的梅姐说的一样。

    “七哥,难不成这东西真的招阴,能给人带来霉运?”胖子问道。

    一时间,我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七哥,这东西上午拿回家,下午我爸就出事,第二天我还被热水烫伤,辛亏及时用了山上的欢子油止住了腿的伤势!这些倒霉事想起来,就好像是一连串下来的”!胖子回忆道。

    我沉思片刻,感觉他说的有道理,难不成这东西真的会招阴?这也就是那些店家不收的原因?

    像他们干这活的,什么形形色色的东西没见过?所以如此说来,这东西或许真不吉利。

    买了瓶水,我俩找了一个遮阴的地方,先做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