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苏紫烟直接把钱存入医院账户。

    自然是以医院借款的名义,从自己手上借走四百万。未来医院产生了现金流,自然是要还给自己的。

    现在医院经营状况还算不错,最多两三个月就可以产生大几百万的现金流。归还凌杰这笔钱,苏紫烟不担心。

    燃眉之急解决了,苏紫烟心情大好。

    临近下班的时候,苏波微微诺诺的拿着一个包装好的礼盒走进办公室:“苏总。这是有人送给你的礼物。”

    “搁哪儿吧。”苏紫烟低头看文件,看都没看一眼。

    “这份礼物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的,苏总你还是打开看看吧。”

    苏紫烟抬头看了一眼,只见那是一个粉色的包装礼盒。上面还系着一个美丽的蝴蝶结,很普通,没什么特别之处。

    反倒是苏波,两个浓浓的熊猫眼,眼睛里也布满血丝,显然是极度缺乏睡眠。

    “苏波,你好歹也是医院的副总经理,怎么搞的这么憔悴?以后注意正常坐席。”苏紫烟说完起身去拆解礼盒。

    苏波心里委屈啊,每天下班后要去亚云饭店洗完,亚云饭店一般凌晨才歇业……

    他很不想去,但是没办法。

    陈林时刻过问自己的洗碗情况,他敢不去吗?

    他一肚子委屈还不敢说,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凌杰那个瘟神……

    “烟雨!”

    苏紫烟忽然惊叫一声。

    苏波赶紧凑了过去,只见礼盒里面装着一个锦盒,锦盒里面装着一个白闪闪的四叶草钻石。

    这么大的钻石本身就很少见,更何况上面还有古扬大师的亲笔提诗——

    佳人遗世而独立,一叶飘然烟雨中。

    十四个字,每一个字都灵动脱俗,笔走龙蛇,仿佛真的有一个佳人站在烟雨之中的意境。

    这种独一无二的意境,不用说就知道是真品。

    苏波都惊呆了:“这就是两年前在拍卖会上拍出四千万的烟雨项链?”

    苏波虽然知道凌杰不是凡人,但是也没有想到凌杰出手如此大方,让自己来送个礼物,都是价值四千万的四叶草。

    在心里,苏波对这个外人眼中的废婿,越发的感到惊颤了。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居然这般手眼通天。

    拿起项链的时候,苏紫烟的手都在发抖。

    门外很多员工听到办公室里的惊叫,也都纷纷冲了进来,纷纷惊呆。

    “天啊,这居然是古扬大师的杰作烟雨?”

    “这是整个中海市无数世家千金梦寐以求的项链啊。两年前被一个不知名的富翁出价四千万买走,从此就杳无音讯了,没想到如今再一次出现了。看来这个顶级的富豪看上咱们苏总了,苏总真是好福气啊。”

    “不过苏总戴在脖子上真好看……”

    “……”

    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医院都炸了。

    苏紫烟都过了很长时间才缓过神来:“苏波,这项链谁送的?”

    问这句话的时候,苏紫烟脑海中居然闪过凌杰的身影。

    昨天在医院大门口,凌杰说过,只有烟雨才配得上苏紫烟,结果今天烟雨就出现了……天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但是这个废婿,怎么可能买的起这么贵重的礼物?

    看来应该是陈江听了凌杰的话,买来送给自己的。

    陈江对自己,还真是用心啊。

    苏紫烟心中有些感动。

    苏波摇头:“不知道,他没有留下姓名,只是让我转送给你。”

    苏紫烟不由得一阵失望:“好了好了,都别看了,大家赶紧下班吧。”

    以自己的美貌,戴着烟雨,不管出现在哪个场合,都会是全场最闪耀的明星。五天后戴着它去参加苏奶奶的生日宴会,肯定会被人羡慕吧。

    ……

    话说凌杰被赶出家门后,暂时住在亚云饭店。

    这一天中午,居然收到一条苏紫嫣发来的短信。

    凌杰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忙不迭打开来看。

    “凌杰,谢谢你。我会尽快还你钱。中午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吃饭吧。”

    凌杰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一个“好”字。

    “凌先生,有几个餐饮行业的大佬想要约你吃饭,对我们亚云饭店有投资的兴趣。”出门的时候,林芸急忙汇报工作。

    “一切应酬都给我推了。我老婆要请我吃饭。”丢下一句话,凌杰直接开着摩托车急驰而去。

    中午十二点,凌杰在平安医院大门口看到了苏紫烟。

    穿着OL制服的她,犹如人群中的明珠,耀眼夺目。

    “老婆。”凌杰迎了上去。看到苏紫嫣胸口佩带着自己送的烟雨项链,不由得暗暗高兴,看来老婆还是很喜欢自己送的礼物啊。

    看着穿着破烂的凌杰,苏紫烟一脸嫌弃:“你就不能穿的体面一点吗?”

    “好嘞,下次我去买几身体面的衣服。”

    “下午我还要开会,中午时间不多,就在这附近请你吃饭吧。”苏紫烟带着凌杰进了旁边的一家湘菜馆,随便点了几个小菜便吃了起来。

    苏紫烟表示了一番感谢,并且就昨天周岚对凌杰的行为表示道歉。

    之后苏紫烟便一脸的沉凝。

    凌杰小心翼翼的道:“老婆,医院的资金问题不是解决了,怎么还愁眉苦脸的?”

    苏紫烟叹了口气:“诶,苏氏集团本来争取到了一份大型的医疗研究项目,但是被韩家卡住了。奶奶让苏晨去韩家谈判,结果失败了。现在又让我去韩家谈判,我去了两次韩氏集团,结果连他们的负责人都没见到。如果谈不成的话,奶奶会对我失望,我就更难在苏家立足了。”

    韩家,是中海市的一流家族,掌管的韩氏医药集团是中海市最大的医药集团。哪怕苏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苏家在韩家面前也是个小弟。

    “诶,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又帮不上忙。”苏紫烟很痛苦的摇头。

    饭后,苏紫烟塞给凌杰一千块钱:“你一会去买单,我还有事先走了。那笔钱,我会尽快还给你。”

    ……

    亚云饭店。

    天字一号包厢。

    这是整个饭店最顶级的包厢,消费十万打底。门口站着两排清一色的红色旗袍的迎宾美女。包厢里的一切装饰都极尽奢华。

    能来这里消费,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此前苏波请四个记者吃饭的地方,只是普通二号包厢,和天字一号包厢比起来,天壤之别。

    这一次的高中同学聚会,就在这里。

    盖因之前凌杰上就是在玫瑰一中上的高中,母校就在隔壁。

    凌杰骑着破旧的建设50摩托车来到饭店门口,刚刚停下,一辆白色的帕拉梅拉便按着吵杂的喇叭停在旁边,硬生生的把凌杰的摩托车逼到一边。

    车上走下来一个帅气的白衣青年:“诶?这不是凌杰吗?你怎么还开十年前的摩托车来?”

    同班同学张威,以前在学校是风云人物。家里经营着药品贸易,如今是中海市最大的药品经销商,垄断了整个中海市的药品市场。

    跟着张威下车的是个穿着黑色窄裙白色裹胸的靓女杨薇,以前的班花。凌杰当时还暗恋过她,但是被她揭穿拒绝,成为一时笑柄。

    “凌杰,十几年不见,你是越混越差啊。听说你还做了上门女婿,看来苏家没怎么在意你这个赘婿啊。”杨薇眼神轻佻,充满蔑视。

    凌杰轻笑两声,没说话,迈开脚步正要进饭店大门。

    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同桌失落叶给自己打电话,凌杰都不会来。

    “你不在门口迎接班长?”张威提醒道:“班长韩破如今是韩式集团的世子爷,手眼通天,他能来参加聚会,是我们所有人的莫大荣幸。”

    凌杰微微动容。

    韩氏药业是中海市最大的医药集团,旗下医院遍布整个中海市内外,另外还经营着医疗器材,制药公司,医学研究所,医科大学。

    是真正的巨无霸。

    只要韩家一句话,就可以直接让苏家停业破产。

    没想到以前的班长,居然就是韩家的公子哥。

    好啊,就是你们韩家让我老婆难受的。我萧羽,岂能让自己的老婆受委屈?你们韩家,好大的胆子啊。

    凌杰也就停了下来,也想看看这个韩破如今什么样子。

    少倾,一个顶级奢华的车队缓缓开来。

    两辆奔驰迈巴赫并排在前面开路,后面是两辆宾利飞驰并排断后。四辆顶级豪车,抬轿子一般抬着中间那辆银色的劳斯莱斯魅影。

    车上走下来一个穿着全套爱马仕男装的帅气青年,气宇轩昂,有一种上位者的凌冽之气。

    “班长好。”

    “班长你越发的有魅力了。”

    张威和杨薇立马和孙子一般迎了上去。

    “张威,许久不见了,你也混的不错啊。”韩破扬了杨右手,显示出手腕上那块百达翡丽水蓝色18K白金镶钻的6104G001腕表。

    一块表,价值三百万。

    尽显尊贵。

    张威拍马屁道:“我这点成就在班长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韩破看了眼旁边的帕拉梅拉:“毕业才四五年就买了保时捷,不错了。诶?边上这辆摩托车谁的?”

    杨薇咯咯笑道:“肯定就是凌杰的了。”

    韩破灭了凌杰一眼,上下衣服加在一起也不过上百块,一看就是地摊货,裤子上还打了两个补丁……

    “凌杰,听说你做了苏家的上门女婿,没想到苏家也没把你当回事。一个人自己没本事,吃软饭只会被人瞧不起。”韩破象征性的打个招呼,然后在一群人的拥簇热捧之下,进了饭店。

    陆陆续续有人抵达,包厢里变的十分热闹。大家无一不热捧着韩破。

    凌杰进门后就近看到杨薇边上有个空位,便直接坐了下去。

    “凌杰,你别坐在这里可以吗?”杨薇冷淡的声音响起。

    “这里有人?”

    “没人。但是我不想和你坐在一起。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坐在一起只会拉低我的身份。”杨薇直言不讳。

    周围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同学也跟着道:“就是,你也不照照镜子,你也配和薇姐坐在一起?”

    “现在排座位都看身份地位的。薇姐现在是张威的女朋友,你这是给你老婆戴完绿帽子,还要给薇姐戴绿帽吗?太不要脸了吧。”

    “……”

    “好的,那我换个位置吧。”凌杰也没太在意,直接坐到最角落处。一个人喝着热茶。

    “凌杰,你小子来了也不说一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却是失落叶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凌杰身边,拍着凌杰肩膀道:“你小子做了三年的女婿也不联系我,看来怀抱佳人,已经忘了我这个老同桌啊。”

    看着眼前这个十三年岁月沧桑却仍旧容颜不老的老同桌,凌杰一时间十分感慨。

    高中的时候凌杰就和失落叶关系比较好。

    失落叶这货当时迷恋网络小说,扬言要成为拥有无数女粉的网络大神级作者。经过多年努力,梦已成真。如今是个职业网咯写手,混的风生水起,虽说暂时还谈不上大富大贵,但生活过的自由自在。

    “叶子,都十三年不见了,你怎么一点都不老呢?”凌杰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长得比较帅吧。”失落叶说这种话已经毫不脸红了。接着失落叶眉飞色舞的讲述了一番自己这十多年来的心酸创作历程。最后叹道:“凌杰,我当初让你跟着我去搞文学创作,你非要去当兵。现在被耽误了吧?”

    嘴上这么说,却偷偷的塞给凌杰一张银行卡:“听说你在苏家做女婿过的连狗都不如,这十万你先拿着,密码是哥的生日。”

    这一刻,凌杰心里十分感动:“心意我领了,你最近不是刚买辆跑车么,还是你留着……”

    “你瞧不起哥是不?”失落叶板着脸道。

    “谢谢叶哥,以后有需要了说一声。”凌杰也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十万对失落叶来说不算多,而且他是真心实意的想帮助自己,凌杰记在心中。

    一边闲聊一边打量着陆续到来的同学们,大部分男生都经过特意打扮,想要显示出各自混的不错。而女同学更是一个个打扮的漂亮姓感,场面十分热闹。

    直到李流苏的出现,让全场陷入窒息。

    一个穿着青花旗袍的高挑女子,完美曲线,精致五官,配上青花色的高跟鞋,尽显高雅婉约。无论是美貌还是气质都压过了杨薇,让无数男同学看呆了。

    “听说李流苏家里经营着一家大型的工艺陶瓷厂,她父亲更是中海市最大的收藏家。和顶级的富豪大员都有很深的交情,不可小觑。”

    “李流苏后来考上了工艺美术大学,现在是国家级的工艺美术大师,在中海市艺术收藏界名气很大,能量不小。没想到今天她也来了。”

    韩破这时候拍了拍身边的一个空位:“李流苏,多年不见,你越发的风采耀人了。来,这边坐下。”

    李流苏微微冲韩破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目光扫过全场,看到角落处的凌杰后眼神一亮,径直走了过去:“我可以坐你旁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