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霸婿(又名:生而不凡 上门龙婿 神级狂婿) > 第029章 蝼蚁焉能撼真龙?
    苏紫烟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凌杰的。

    刚刚接通,苏紫烟就被虎爷给绑走了,通过掉落在地上的手机,凌杰就知道苏紫烟出事了。

    血舞不在,凌杰第一时间联系马腾。

    马腾虽然动用的资源不如血舞,但是在中海市,他的能量还是很大的。很快就查到了绑架苏紫烟的人是张启林。

    凌杰直接怒了。

    这还得了?

    居然有人胆敢动自己的老婆?

    凌杰强忍着伤势就直接赶了过来。进入大厅,看到苏奶奶他们打算离开水月山庄,不用说也知道苏奶奶和陈江是打算不管苏紫烟了。

    这个瞬间,凌杰忽然为老婆感到深深的不值。头一次有一种要带着苏紫烟脱离苏家的冲动。

    往常,凌杰也知道苏家对苏紫烟凉薄,但是一方面不想干涉苏紫烟和苏家的感情。另外一方面也不想让苏紫烟难做。

    但是今天,凌杰对苏家感到歇斯底里的失望。

    对苏紫烟来说,苏家或许是一座无形的囚笼,痛苦的深渊。

    “凌杰,你怎么现在才来?紫烟被人绑架,我们忙里忙外千辛万苦,你倒好。居然直接躲起来不见人。你对得起紫烟吗?”苏晨冷不丁的嘲讽了一句。

    苏奶奶说了一句:“你来了也好,今晚紫烟怕是要被张启林糟蹋了。明天你在这里接紫烟回家吧。我们为紫烟的事情忙碌了一晚上,明天还要早起去忙草本项目的事情,就先回去休息了。”

    苏奶奶说的理所当然。

    只有周岚,这时候冲了出来,直接抱着凌杰的大腿:“凌杰,我女儿要被张启林糟蹋了,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凌杰叹了口气,全场苏家人,也就只有周岚是真正关心苏紫烟了。

    这个女人虽然可恶的很,但是对苏紫烟的关心确实真心实意。

    想到这,凌杰也心软了些,甩开周岚的手:“拿开。”

    周岚顿时被弹开,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凌杰抬起头,冷淡的目光扫过全场苏家的人,一字一句的道:“今日我老婆有难,你们这么对我老婆,可以。他日苏家有难,也别怪我老婆不伸援助之手。”

    丢下一句话,凌杰快速朝楼梯口走去,看了眼挡在身前的虎爷:“你,要拦我?”

    虎爷如梦初醒,直接伏在地上:“不敢!”

    “苏紫烟是我老婆,你,抓了她。”凌杰丢下一句话,径直登上楼梯。

    楼梯口站着几十个黑拳手,原本他们还想抵抗,但是看到门外站着上百个身穿迷彩服的保镖,再看到虎爷伏地不起,就知道这个青年能量不小。

    但要他们直接让道,也不好向张启林交代,为首的一个拳手道:“你是何人?”

    “啪!”

    凌杰直接一个巴掌抽了出去:“滚!”

    两米高的壮汉,被抽飞五米高,重重的砸在地上吐血,如同死鱼一般趴在地上。

    其他的大汉看到大哥都被打飞了,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这个大哥可是仅次于萧忆情的二号拳手啊,居然被凌杰一个巴掌打成这样?

    这青年该何等可怕啊?

    胆战心惊,他想都不敢想了,不由自主的退到两边。

    凌杰顺势上楼,直奔三楼张启林的住处。

    踢开房门的瞬间,只见苏紫烟衣衫完整的被绑在床榻上,而张启林穿着一条大裤衩,一边喝酒,一边拿着一个皮鞭,兴奋的大叫着。

    看到凌杰后,张启林顿时酒醒了大半,愣在原地浑身发毛。

    “老婆,对不起,我来晚了!”凌杰上前解开苏紫烟身上的绳索,将这个姣躯死死的抱在怀中。分明感觉她冷若冰霜的姣躯还在发抖。

    “呜呜呜,你个渣男怎么现在才来,我还以为这世上没有人关心我了!呜呜呜。”苏紫烟扑在凌杰怀中嚎然大哭,狠狠的一口咬住凌杰肩膀,发出“呜呜呜”的呜咽声。

    她的情绪几乎都要崩溃了,狠狠的在凌杰肩膀上留下一个压印。

    凌杰没有躲闪,就这么承受着她的惊恐,绝望,崩溃……

    “苏家不要你,我要你!”凌杰脱下披风,包裹住苏紫烟的姣躯,轻轻的为苏紫烟擦去眼角的泪水:“你不是说,你也曾希望遇到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带着你清河放牧,马踏山河么。我带你去啊。”

    “你不准骗人。”苏紫烟泪眼婆娑。死死的抱着凌杰的后背。

    太过紧张的情绪,让她的双手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出撕心裂肺的哀叫声。

    “我纵然欺骗天下人,也不会欺骗你。”凌杰一字一句的说。

    苏紫烟开心的笑了一下,却还带着哭腔,娇嗔道:“你越来越会哄骗女孩子了。以后不准再离开我了。”

    梨花带雨,娇羞含笑,美艳无双。

    “好,我答应你。”凌杰这一刻,心痛了一下。

    “我抱你回家。”凌杰横抱起苏紫烟,苏紫烟也头一次被凌杰这么抱着,娇羞之下紧抱着凌杰的脖子,把脑袋依偎在凌杰的胸口,脸色红扑扑的。

    这个怀抱,结实宽厚,巍峨雄壮。

    “凌杰先生,对不起!我张启林罪该万死!我万万不知道她是你的老婆,如果我知道的,给我一万个胆子我都不敢这样做。请您责罚我吧。”张启林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责罚?没必要了。我老婆见不得血光。”凌杰冷冷丢下一句话,走出了房间。

    马腾望了张启林一眼,眼睛里面充满了怜悯。

    什么样的人才没必要责罚?

    废人!

    “若离,你跟着凌先生下去,我留下来处理点事情。”马腾交代了一句。后者连忙跟着凌杰下楼。

    马腾叹了口气:“张启林,你说你得罪谁不好,非要去得罪他呢?”

    “马会长,我在几次会议上在台下目睹过您的尊荣。也算是有过见面之缘,还请马会长为我美言几句。我张启林此生都感激您的恩德。”张启林大力磕头求饶。

    马腾道:“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你得罪的人是谁吧?”

    “他……是谁?”张启林陡然想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连高高在上的海工会会长都跟在这个青年身边,这青年的身份……该是何等可怕?

    马腾道:“别说是你了,就算是中海的那个王,在凌先生眼中,也不够看的。只不过凌先生习惯韬光养晦。”

    张启林直接吓尿了。

    中海的那个王……都比不过凌杰?

    天呐!

    中海的那个王,就是中海的缔造者,也是中海一千多万人的天,神。

    居然也不如凌先生?

    “你刚刚请求凌先生责罚,但是凌先生说没必要。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一个废人,自然没必要责罚。”马腾缓缓的从衣袖里,取出一把银芒:“蝼蚁焉能撼真龙,你这是咎由自取。”

    下一刻,张启林的惨叫声响彻整栋别墅。

    每个听到这声音的人,心中都是一阵毛骨悚然。

    一楼大厅,苏家众人也听到了这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人心惶惶。紧接着就看到凌杰横抱着苏紫烟走下楼梯,在江若离的跟随下,一路离开大厅。

    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苏家众人一眼。

    苏家众人看到凌杰安全带着苏紫烟出来,心中万分吃惊,他们想要开口询问,但是凌杰走的很快,加上身边还跟着江若离,他们不敢上前询问。

    紧接着,马腾出来了。往一楼大厅扔了几个东西下来。

    一双手,一双脚。

    手脚还在蠕动,鲜血还在流淌。

    更可怕的是,马腾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切下虎爷的双手脚,扔在地上。

    全场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在眼前发生,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敢阻拦。

    “今日之事,诸位若胆敢泄露半个字,我马腾,和他不死不休。”马腾扔下一句话,擦干净双手,大步流星走出大厅。

    大厅外上百个穿着迷彩服的壮汉,退如潮水。

    整个水月山庄,又复平静。

    苏家众人和陈江则是看的心惊胆战,这一切如同噩梦一般在他们心头萦绕。

    ……

    苏紫烟一整晚都蜷缩在凌杰的怀中。

    以至于凌杰抱着苏紫烟回到花园小区的家中的时候,都已经躺在凌杰的怀中睡过去了。

    凌杰把她平放在床榻上,为她梳理两鬓的乱发:“老婆,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一切都过去了。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凌杰一直坐在苏紫烟身边,静静的看着这个女孩儿。

    直到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

    是周岚回来了。

    凌杰知道自己可以离开了,起身的时候一阵眩晕,白色的T恤都染得嫣红。

    血舞刚刚为他取出三十七个弹头,伤口才刚刚包扎,本来应该静养。但是今天凌杰气血攻心,加上一路抱着苏紫烟,早已牵动了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让鲜血渗透出来。

    周岚看到凌杰衣衫染血,都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凌杰在张启林的房间里和张启林动手导致的,顿时拿出药箱:“凌杰,今天谢谢你,我给你止血吧。”

    经过今天的事情,周岚对凌杰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凌杰摇头:“我没事。你好好照顾我老婆。要是有什么麻烦,随时打电话给我。”

    没有多做逗留,凌杰直接开门离开。

    周岚这种势力的女人,凌杰很讨厌,一刻都不想看到她。若非看在她是苏紫烟母亲的份上,凌杰早就不鸟她了。

    再说,凌杰伤口崩裂,急需要回去处理。

    不然容易造成感染。

    看着那离开的背影,周岚嘀咕了一句:“凌杰,你到底是什么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