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林拳馆,参与了铲平陈氏拳馆的事情之中。

    此事之后,吴林拳馆名声大噪,在拳坛之中逐渐韩露头角。加上井上春的伤势逐渐恢复,开始在拳赛上重新活跃。

    原本即将衰亡的吴林拳馆,居然重新换发出一波生机,现在逐渐的走出了低迷,开始茁壮成长。

    井上春经历上次的失败之后,实力和心态都有了很大的变化,在赛场上频频获胜。

    短短几天时间里,连胜三场。

    引起很大的轰动。

    要知道,在白金拳手的拳赛之中,连胜三场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直到这一天,在一场自由赛上,井上春被一个叫做瑞青的无名小子给瞬间击败打残。

    双腿折断,一生残废。

    所谓自由赛,就是不论拳手级别,自由匹配的拳赛。

    只要双方愿意,拳坛会开设赌注池,只要资金池达到一定的级别就可以开赛。

    自由赛的影响力虽然不如高级别的匹配赛,但是经常会有著名拳手参加自由赛,也会形成大量的影响力。

    这一次,瑞青主动向井上春发起邀约挑战,并且自带赌注五千万,直接让资金池达到开赛的级别。

    拳坛按照规定,向井上春发出自由赛的邀约。

    井上春如果拒绝的话,对个人名声和吴林拳馆的名声都会有很大的损害,最后只好同意了。

    结果,拳赛刚刚开始,就被瑞青直接一个大扫腿打断双腿。

    瞬间致残!

    吴林拳馆其他几个比较有名气的拳手都纷纷接到了瑞青的邀约,全数在拳赛上被打断双腿,终生致残。

    吴林拳馆,损失惨重,名誉扫地,被迫在拳坛之中挂牌歇业。

    对于一个拳馆来说,挂牌是最耻辱的事情。

    意味着你被打得满地找牙,不敢参赛了。

    挂牌费都是按照五百万一年起步。

    之前吴林拳馆被陈氏拳馆压的抬不起头来,陈林想要关门歇业。那一次都没有挂牌。

    这一次,比那次要严重的多。

    陈林和陆海超知道这件事情后,第一时间来到医院看望诸位拳手,然后疲惫的离开医院,坐在商务车上,满脸惶恐。

    “我陈氏集团好歹也是加入了海工会的巨擘,却经营不好一个拳馆。说出去都丢人啊。”陈林坐在位置上,双手揉着太阳穴,苍白无力。

    陆海超也很不甘心:“上一次我们被陈氏拳馆压的抬不起头来,险些关门。是凌先生一怒之下,铲平了陈氏拳馆。这一次,我们居然被一个毫无名气的小崽子给打的满地找牙,整个拳坛都在笑话我们呢。”

    陈林道:“拳赛的录像我看了,这个叫做瑞青的小崽子实力很强。比陈子龙要强的多。这个人是什么来历?”

    陆海超道:“我查过他,他并非中海市的人,而是刚刚回到中海市的。他的前事,毫无头绪。”

    陈林叹了口气:“看来拳坛这条路,远比商场难走。我们走不通,得放弃了。”

    陆海超咬牙道:“陈哥,要不要去找凌先生帮忙?只要凌先生愿意出手,必定可以挽救我们吴林拳馆的危局。”

    陈林沉凝道:“我们什么事都去麻烦凌先生,这不合适。只会显得我们越发的无能。”

    陆海超道:“那我们经营了很多年的吴林拳馆就这样关门了?”

    陈林伸手,拍了拍陆海超的肩膀:“海超,拳坛的难度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大的多,凭借我们的能量,不可能在拳坛之中打开一条道路。放弃吧。”

    陆海超低着头,双手捏紧拳头,颤声道:“这吴林拳馆是我毕生的心血。就这样关门歇业,我不甘心啊。”

    “没办法的事情。”

    陈林闭上双眼。

    就这个时候,陆海超的电话铃响起。陆海超接通后,整个人猛地震了一下,手机滑落在位置上。

    陆海超面色苍白,浑身发抖。

    陈林都被他这表情吓了一跳:“海超,怎么了?”

    陆海超忽然大叫一声:“陈哥,吴林拳馆,被铲平了!里面的很多人受了重伤,哀嚎一片。”

    “什么?!”陈林都叫了一声。

    两个人来到吴林拳馆的时候,只见原本美轮美奂的吴林拳馆,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婿。

    无数人受了重伤,大量的救护车停靠在旁边,救援队在挖开废墟,抢救伤员。

    一个重伤的拳手道:“海哥,我们刚刚还在睡梦中,结果感到地面震动,来不及跑就被推土机给推倒了房屋。这里的所有人都掩埋了。”

    “海哥,我不是拳手,我只是拳馆里负责给大家做饭的阿姨。我也受到这无妄之灾,我这腿都断了,这让我下半辈子怎么过啊……”

    “海哥,我老婆怀孕期间跟着我住进了拳馆,结果我老婆没了,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海哥……”

    “……”

    无数被抬走的伤员路过陆海超身边的时候,都纷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每一声惨叫,都让人心碎。

    “是谁?是谁干的?”陆海超情绪崩溃。

    “不知道,他们铲平吴林拳馆就走了。”

    “陈哥,你都看见了。不等我们关门歇业,人家就把我们的吴林拳馆给铲平了。当初我们铲平陈氏拳馆的时候,尚且没有伤及无辜。但是他们这帮丧心病狂的恶魔,居然连孕妇和孩子都不放过。”陆海超直接跪在陈林脚下:“这个仇,我们不能不报。”

    ……

    这一天的平安医院,接到了几十名重伤患者,连夜进行抢救。

    有些人刚送过来就死了。

    有些人,在抢救室里没能够抢救过来。

    还有些人,在吴林拳馆的现场就直接殡天了。

    苏紫烟和吴佳佳连夜赶来医院主持大局,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伤亡事故。

    看到陈林坐在医院大厅的位置上,苏紫烟连忙上前问:“陈总,这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哪个工地出现塌陷事故了?”

    陈林叹了口气:“算是发生了塌陷事故吧。现场距离这里最近,我让人把伤员都送往这里了。”

    经过改造扩张,如今的平安医院规模很大。虽然级别还是二乙,不如玫瑰医院和三井医院。但是医疗水平和设备已经超过两家之和了。

    陈林也是认可的。

    苏紫烟道:“陈总你放心,我已经调集所有在岗的在休息的医生,全部赶到医院进行抢救。尽最大努力的减小伤亡。”

    陈林感激道:“多谢了。”

    “陈总你见外了。我现在调派一下人手,先告辞。”苏紫烟匆匆离开,开始忙碌。

    从深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

    所有的抢救才宣告结束。

    五死六十八伤。

    在这六十八伤员之中,有一半是终生残废。能够恢复的只有区区三十多人。

    看到这份报告,陈林的心脏都感觉要被捏碎了。

    陆海超更是情绪失控,眼泪都掉了下来。

    “陈哥,难道你还想隐瞒不报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必须告诉凌先生。”陆海超的声音沙哑无比。

    陈林点点头,拨通了凌杰的电话。

    凌杰在电话里就回了一句话:“我已经知道了。”

    然后便挂了电话。

    没有给陈林多说一个字的机会。

    陆海超道:“凌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陈林摇头:“我也不知道。”

    陆海超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狠狠的叹了口气。

    ……

    中海石湖一号院。

    这里是一栋顶级的临湖超级豪华小区。虽然地位不如云顶别墅,但是这里都是临湖景观的大户型住宅。很受富豪们的亲睐。

    能够入住这个小区的,也都是中海市一等一的富豪。

    凌杰穿着一身破烂的衣服,进门的时候直接被保安给阻拦下来。

    “你这个穷酸样,一看就不是我们小区的业主。如果没有预约,你是不能入内的。”

    “你这一身行头加起来都不过两百块,就算努力一辈子也买不起这里的房子。滚吧。”

    “……”

    几个保安拦着凌杰,嘲讽几句。

    凌杰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大门口。

    过不久,一个穿着蓝色吊带裙的女子从里面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凌杰,你来了怎么也不提前说一下。”

    江若离。

    凌杰微笑道:“路过这里,找你有点事。”

    “快进来。”江若离很亲昵的拉着凌杰的手腕进门,那两几个保安还要阻拦。

    “请你做好登记!否则不让进。”

    “我们小区有严格的规章制度——访客必须登记。否则别怪我们直接把你赶出门。”

    江若离顿时不悦:“这小区都是我家开发建设的,物业也是我家的。你们几个小保安还敢嚣张?给我滚。你们被开除了。”

    他们居然嘲笑凌先生?

    江若离岂能不怒?

    那几个保安吓傻了,再也不敢阻拦。目送江若离拉着凌杰进门。

    一个保安道:“这个女人好漂亮啊。真想不到那个吊丝居然也能够泡到这么漂亮的美女。天理不容啊。”

    “你们说刚刚那女娃娃是不是故意吓唬我们?这一号院都是她家开发的?开什么玩笑啊?”

    “不要理她,她也就是长得好看,穿着姓感罢了。我看过她的行头,没什么名贵的装饰。这种人家里不可能太有钱,我们继续保持工作就是了。”

    就这时候,一个四十岁的中年妇女,穿着职业装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张总好!”

    一号院物业总经理,张晗。

    保安们平时知道这个女人十分严肃,雷厉风行,都十分惧怕她。

    张晗直接道:“你们被开除了。赶紧收拾包裹走人吧。”

    “张总,您别和我开玩笑了,我们工作上并没有太大失误啊。而且今天也不是愚人节。”一个保安强自笑道。

    “得罪了江小姐,你们还说没重大失误?”张晗道:“别求饶,没用。江小姐很生气,你们必须立刻,马上走人。”

    几个保安顿时惊呆。

    刚刚那个女人说的话是真的啊?

    这个超级豪宅小区,真的是她家开发的?

    他们只想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

    话说江若离带着凌杰来到自己的房间,主动给凌杰泡了一杯茶。

    凌杰端着热茶,站在阳台上,俯瞰石湖美景。

    江若离心跳很快,她对凌杰的了解是从马腾刚开始的。这些天来,她和凌杰接触的很多,深深的知道凌杰不是凡人。

    如此大人物,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让她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凌杰抿了口茶,慢慢道:“今天就是中海拳坛工会一年一度的拳坛大会了吧?”

    江若离道:“是。”

    凌杰道:“你江家,是拳坛工会的常务副会长席位。想来对拳坛工会的事情了如指掌。我想,让你引荐你父亲和我见一面。”

    江若离大吃一惊:“凌先生对我江家居然如此了解。有什么事情,还请凌先生明言。”

    凌杰道:“我要在拳坛大会上,公开杀两个人。在这之前,想知会你父亲一声。”

    嘶!

    江若离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