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杰离开亚云饭店后,坐上了陈林的车。

    直奔云顶别墅而去。

    虽然是深夜,但是陈林车子开的很着急。

    坐在车上的陆海超,陈林和凌杰三个人都神色凝重。仿佛有什么严肃的事情,也在心头,难以释怀。

    距离唐老出殡,只剩下四天时间了。

    凌杰自然要做一些筹谋,否则,要想接下唐老的嘱托,就是一句空话。

    唐家好歹是五大家族之一,唐老撒手人寰,遗嘱突然。上一次凌杰拿着唐印都被整个唐家的高手围杀,九死一生。

    如果没有超凡的手段,根本执掌不了唐家。

    四天后的出殡之日,将是凌杰和唐家的正面交锋。凌杰若能够完全压制唐家,那么执掌唐家。如果压制不了,那凌杰必定身死。

    陆海超道:“凌先生,为何突然要陈哥准备一百多个亿的现金?”

    凌杰靠在位置上,揉着太阳穴,一脸很疲劳的样子。

    陈林道:“凌先生,倒不是我陈林不舍得,而是这段时间以来,我陈氏集团耗资巨大,现金流已经不太健康。加上我们陈氏集团加入海工会之后,大肆扩张地产版图,资金支出巨大,资金链很长。现在账面上已经拿不出一百个亿了。”

    凌杰道:“贷款呢?”

    陈林道:“我们自家银行没有这么大的额度,找其他银行贷款的确可以,但是很难在四天时间里到账。”

    凌杰道:“能拿出多少?”

    陈林道:“四天之内,我竭尽所能,最多只能凑齐六十亿。”

    凌杰又复沉默。

    陈林道:“我想问,凌先生突然要准备这么大额的资金做什么?”

    凌杰道:“四天之后,我会执掌唐家。”

    “唐家?哪个唐家?”陆海超吓了一跳。

    凌杰道:“自然是中海五大家族之一的唐家。”

    嘶。

    陆海超和陈林两个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唐家根基深厚,位列五大家族之一已经很多年了,而且一直深居简出,很少在公开的场合露面,神秘无比。

    陈林和陆海超平时对唐家都是仰望着的,现在……凌杰居然要去执掌唐家?

    恐怖如斯!

    凌杰道:“怎么?很吃惊?”

    陈林战战兢兢道:“的确吃惊。唐家贵为五大家族之一,先生若能够执掌唐家,未来前程,不可限量。我明白了,先生让我筹措资金,是为了帮助先生拿下唐家吧。”

    凌杰摇头:“并非如此。我让你筹措资金,另有他用。”

    陈林道:“还请先生明示。”

    凌杰道:“是为了韩天豪的韩家。”

    “韩家?”陈林越发的吃惊。

    凌杰点头道:“不错,韩家策划了吴林拳馆被铲平一事。之后看到我单刀赴宴,压得宋博文抬不起头来。韩家为了自求生路,主动投靠了唐家。想靠着唐家这棵大树来和我掰手腕,谋求生路。”

    陆海超道:“这个韩天豪未免太不懂事了。明知道触犯了凌先生,宋家也被压了,居然还不主动来给凌先生赔罪。还转而去投靠唐家,还想和先生掰手腕。简直岂有此理。”

    陈林也看不下去了:“韩天豪自以为韩家的家大业大,只要站准了队伍,就可以和凌先生对抗。他自己却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在作死。”

    凌杰道:“所以,韩家也不必存在了。我执掌唐家之时,就是韩家没落消失的时间。我让你准备资金,是为了盘下韩家所有的产业。六十亿显然不够。”

    陈林很为难,陆海超道:“其实……以凌先生您的手段,完全可以不费一分一毫的金钱,把韩家的产业抢过来。大可不必那么麻烦。”

    凌杰道:“这是恶霸之举,我凌杰不行此道。买下就是了。”

    陈林道:“可我的资金……在短时间内买不下韩家。哪怕给我足够的时间,让我倾尽陈氏集团的财力,也买不下韩家的产业。”

    陈氏家族虽然最近发展迅猛,而韩家一落千丈,几近腰斩。但韩家的产业仍旧不是陈家可以抗衡的。

    凌杰道:“我知道你陈家吃不下韩家。所以我现在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陈林没有多问,坐在位置上沉凝不语。

    陆海超也感到很大的压力,靠在旁边呼吸急促,不敢说话。

    吃下韩家!

    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也只有凌杰这样的人胆敢挂在嘴边说出口,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很快,车子来到了云顶别墅27号。

    这是江若离家族的住处。

    江清海也住在这里。

    陈林道:“先生,你要去找江清海?”

    凌杰道:“不错,你陈林吃不下韩氏家族。但如果加上一个江清海,那就容易多了。”

    陈林陆海超两个人大为吃惊,陈林道:“吃下韩家需要巨额的资金,江家会愿意为了凌先生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吗?”

    凌杰道:“不好说。去看看就知道了。”

    陈林没有再问,而是跟着凌杰进入别墅大门。

    出门迎接的是江若离。

    “先生,您怎么来了?”江若离微微欠身,迎接三人进门。

    来到大厅,江清海穿着一身太极道服相迎,主动为凌杰煮茶泡茶。

    江清海在拳坛大会上,公开被贬斥,虽然之后宋子堂宣布宋博文的那条革职命令不作数,江清海仍旧为拳坛工会副会长。

    不过江清海却一直在家里静养,并未出山履职。

    拳坛工会屡屡派人来请江清海出山,江清海都婉拒了。在家里饮酒赋诗,琴棋书画,过的很宁静。

    江清海主动给凌杰倒了一杯茶:“先生,你总算来找我了。”

    凌杰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你知道我要来?”

    江清海道:“是。”

    “说说看。”凌杰不以为然,随口问了一句。

    江清海道:“上次先生来找我,要我站出来抗衡宋博文。我依言照做了,而且被免职了。而先生即将执掌唐家,需要我。”

    “你倒是说的透彻。”凌杰笑了,这个江清海的确有意思。

    江清海道:“和先生说话,我从不掩饰。而且,我也认为先生最讨厌油腔滑调之人。”

    凌杰道:“既然如此,我就明说了。四天之后,我要去为唐老扶棺出殡,执掌唐家。此事我的确需要你。”

    江清海道:“先生想我怎么做呢?”

    凌杰伸出两根手指头:“第一,要你出一笔巨款,联合陈家,盘下韩家的所有资产。”

    陈林的拳头都紧紧捏着。

    这么大的事情,凌杰居然说的如此轻松?

    江清海笃定道:“盘下韩家的资产,对我江家来说,九牛一毛。这不是问题。”

    陈林听了江清海的话,心中大为震惊。

    陈氏集团倾尽一切都做不到的事情,对江清海来说,却轻而易举。光是这份从容和笃定,就让陈林对江氏家族的实力,充满了羡慕。

    凌杰道:“第二件事,全力支持我,在和唐家的交锋之中,江家倾尽所有的力量,站在我这一边。”

    这话一出,场上的气氛变得死静。

    这等于是要拉江家下水啊。

    多年来,江清海一直奉行韬光养晦,处处低调做人的策略。江家从未得罪拳坛工会的家族,江若离位居海工会秘书长,一直都在海工会韬光养晦,极少和海工会的大家族做对。

    正是得益于这样的策略,江家这些年的势力一直在蓬勃发展。很多人都无法估测江家的真正实力,甚至坊间传闻,五大家族之后,江家可以位列前三。

    实力极强。

    现在凌杰一句话就要江家下水,等于是要江家放弃多年来所坚持的保守策略,改为激进的策略,这样的风险,非常大。

    江清海继续煮茶,沸腾的水发出“噗噜噗噜”的声响。

    客厅都变的十分宁静。

    好一会儿,江清海冲泡茶水,给凌杰倒了一杯:“凌先生手眼通天,能力有目共睹。此前我在拳坛大会上也曾坚定的支持凌先生。但是,我们却低估了宋家,或者说低估了宋博文。”

    江清海说起了曾经的事情:“原本我们联手已经得到了拳坛工会三分之一成员的支持,撼动了宋家在拳坛工会的根基。我们都以为宋博文会在高傲和愤怒之下,继续做出自掘坟墓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宋博文居然有魄力放下一切的高傲,强忍一切的仇恨。做出了最理智的决定。”

    “恢复我的职位,废除提升工会提成比例的决定。甚至派宋子堂亲自去给吴林拳馆那些死者家属道歉赔偿。”江清海一边喝茶,一边缓缓道:“经过这一系列的决策,宋家重新赢得了工会的支持,重新得到了人心。现在宋家在拳坛工会的地位已经稳固下来。反倒让我这个常务副会长很尴尬了。我向宋博文发过难,如今人心尽向他宋博文。我若重新回归拳坛工会担任常务副会长,支持我的人也大不如前了。我江家根基不稳。”

    凌杰揣着茶杯,微微道:“你失望了?对我有怨言?”

    江清海道:“清海不敢这么想。只是我以为先生和我的利益,并非完全一致。拳坛工会一事,你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了。大家纷纷向你低头,而且宋博文主动让宋子堂给吴林拳馆的无辜死者家属道歉赔偿,先生之名,从此传遍中海,震动八方。而我江家出头之后,却还要付出代价善终。”

    江若离都听不下去了,转而道:“父亲,你今天说的太多了。凌先生不是这种人。”

    江清海道:“先生莫怪,我并无此意。我说这些,只是想让先生明白我的苦衷和难处。我江家愿意追随凌先生,但是,也请先生要让我江家无后顾之忧。”

    凌杰并不生气,而是仔细的品味着江清海说过的话,最后道:“你想要什么?”

    江清海道:“我想要先生的一个承诺。”

    凌杰道:“什么样的承诺?”

    江清海道:“和我江家同进退,共生死的承诺。有此承诺,我江清海必定倾尽一切力量支持凌先生。江家上下所有人,都以凌先生马首是瞻,绝无二话。”

    说完,江清海放下茶杯,紧紧凝望着凌杰,等待着凌杰的表态。

    凌杰沉凝良久,最后道:“江湖凶险,一个大家族一旦轻动,的确有诸多隐患。你的担忧,你的所求,我都理解。但是,我不能现在给你这个承诺。”

    江清海大为吃惊。

    原本以为凌杰必定会答应,但是没想到凌杰居然直接拒绝了。

    江清海愣在原地,面色十分尴尬。

    凌杰起身道:“我对江若离的印象不错,我也很欣赏你的江家。你江清海人中之龙,能力魄力都是一流。我凌杰也很欣赏。但是承诺这种事情,我不会轻易许诺。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你江家愿意倾尽一切力量支持我,那么从此以后必然是我凌杰的人。我凌杰照拂你们,和你们同生死,共进退那都是分内之事。但是这种结盟,不是交易,而是发自肺腑的互相扶持。”

    “陈林此前,数次支持我,从未提过条件。时机到了,便是我凌杰的人。”凌杰说完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告辞。”

    凌杰带着陈林陆海超走了。

    剩下江清海呆呆的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送凌杰离开之后,江若离折返回来:“父亲,你今天的话太多了。你和别人说这话可以,但是和凌先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江清海沉声道:“这位凌先生的确特别,不可用常人待之。是我低估了他,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和他沟通。”

    江若离道:“好在凌先生胸襟似海,不会太放在心上。如果父亲想要归顺凌先生,那么必须亲自登门道歉,如此,凌先生应该不会介意。”

    江清海道:“自从我在拳坛大会公开敌对宋博文开始,我江家就已经处在生死边缘,早已经没有退路了。凌先生就是我们江家上下唯一的希望。你准备一份厚礼,我亲自登门去赔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