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海这一行礼,让全场的人再次感到胆战心惊。

    江清海这种高高在上的大佬,在苏紫烟面前,居然如此恭敬?

    这背后的凌先生,何等强大?

    苏晨,苏奶奶,苏全,韩冬等人都感到一阵说不出的毛骨悚然。

    他们隐约的感觉到,苏家这一次,或许真的错过了一次绝好的机会。

    做错了事,站错了队,选错了人。

    犯下了无可饶恕的错误。

    苏奶奶的心中始终摇摆不定。那个神秘莫测的凌先生,仿佛一个未知的魔咒,始终在苏奶奶的脑海之中萦绕不绝。

    难道我真的错了吗?难道这个凌先生真的能逆天而行吗?

    不,不可能。

    我是对的。

    柳莺一次次的坚定自己的决策。

    苏紫烟劫后余生,如获新生,整个人都感到不真实。

    过了好一会儿,苏紫烟这才缓过神来,深深道:“谢谢你,江清海先生。也替我谢谢凌先生。”

    江清海道:“苏小姐不怪罪我来迟,就已经是对我的恩赐了。请。”

    苏紫烟微微欠身,然后跟着江清海离开。

    唐尧好几次想去阻拦,但是被江重挡着路,终究不敢上前。

    唐川百气得七窍生烟,咬牙道:“江清海,你这是公开和我唐家为敌。纵然有凌先生保护你,你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你江家岂能承受我唐家的怒火?”

    江清海淡然道:“未来的事情,谁都不知道。但是我江清海既然选择追随凌先生,那么我就不会违背凌先生的意志。”

    堂堂一个大家族的族长,公开说出追随凌先生这样的话。

    岂不令人震惊?

    唐川百冷然道:“跟错了人,你江家要万劫不复。”

    江清海道:“纵然万劫不复,这也是我江清海的选择。再说了,你们谁都不知道凌先生的能量,太过刚愎自大,并非好事。”

    唐川百咬牙道:“好,好。等我整顿好唐家的内务,我唐家第一个要灭掉的就是你江家。剿灭江家,是我唐家重新整顿之后的第一件大事。正好踩着你江家,让世人看清楚我唐家的手段和威严。江清海,你洗干净脖子,等着承受我唐家的惊天怒火吧。”

    江清海脸色如常,平静似水:“我等着那一天。”

    说完,江清海转头看了一眼苏奶奶,摇头道:“苏奶奶,你们苏家,从此和苏小姐再无瓜葛。凌先生让我转告你一句话——行今之事,好自为之。”

    江清海转身跟着苏紫烟一步步离开大厅。

    走到大厅门口的时候,苏紫烟忽然停了下来,身体有几分颤抖。

    好一会儿,她转过身,看着大厅里站着的苏家众人。

    每个人,她都看的很仔细。

    每看过一个人,苏紫烟的脑海中就回想起过往之事。

    儿童时候,青春年少时,和苏家所有成员发生的一幕幕交集。

    无数的画面纷纷在脑海中闪现。

    “我生于此,长于此。这个地方,是我曾经费劲千辛万苦想要归来的地方,你们这些人,是我曾经千辛万苦想要靠近的人。多少年来,我都渴望你们能够认可我,接纳我。把我当成一个真正的家人。”

    苏紫烟经过之前的巨变,整个人仿佛在一个瞬间,成长了很多。

    心态,眼界,气度都发生了蜕变。

    “但是你们一次次的拒绝我,利用我。每一次我认为你们认可我的时候,很快你们就把我推开,甚至不惜把我踩在脚下。今日离去,我万般不愿,心如刀绞。”

    说到这里,苏紫烟的情绪很激动,声音很悲伤,眼睛滚烫,有泪水流淌出来。

    “但是,我是个活生生的人,我也有我想做的事,也有想追寻的梦想。我也有我想要保护的人。今日离去,我苏紫烟和苏家之间,再无瓜葛。愿你们珍重自己,愿你们苏家如日中天,祝苏奶奶你如愿以偿。”

    说完,苏紫烟对着这大厅,跪在地上,三拜九叩。

    完成这一切,苏紫烟站起身,漠然转身离开。

    苏家众人都凝望这个背影一点点的离开。

    那个背影,是如此的萧索,悲戚,苍凉,孤独无助。

    苏家众人,心中都仿佛被某种东西刺痛了。

    只是,没有人挽留这个女子。

    苏奶奶冷哼一声:“你们这种害人精,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苏紫烟,我告诉你。你的一切成就都是苏家给的。离开了苏家,你什么都不是,往后余生,你将一事无成。未来你在外面混的不好了,就算你跪求我重新收留你,我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苏晨也道:“苏紫烟,今天你离开苏家,从此以后你的人生都会停留在低谷,过的连猪狗都不如。”

    苏紫烟身体颤抖了几下。

    苏家,就如此容不下我吗?

    难道我在苏家面前,就一直是个败家子害人精吗?

    难道苏家就如此见不得我好吗?

    难道苏家就一直认为我无法自力更生吗?

    不!

    不!

    “啊!!”

    苏紫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怆和绝望,整个人忽然仰天长啸一声,然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缓缓倒在地上,直接晕厥过去。

    “女儿!”

    周岚大叫一声,上前查看苏紫烟的伤势,然后抱着苏紫烟跌跌撞撞的离开。

    江清海和江重都十分紧张。

    这苏紫烟要是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凌先生大怒之下,他们怎么交代啊?

    想到这些,江清海脸色发青,连忙让江重准备车,离开此地。

    江清海走后,大家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唐川百一脸铁青:“我们走。”

    唐川百愤然起身,带着唐蜀昊等人纷纷立场。

    临走的时候苏奶奶起身相送:“唐总,我送你吧。”

    “不必了。你这种连自己家人都不放过的老奶奶,还是别来送我了。”唐川百冷哼一声,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走了。

    留下一脸尴尬的苏奶奶。

    过了很长时间,苏晨才缓过神来,颤声道:“奶奶,这一次唐家和我们苏家之间的矛盾,算是化解了吧?”

    苏奶奶道:“江家横插一竿子,吸引了唐家所有的怒火。我们自然相安无事了。”

    “诶。”苏奶奶长长呼吸一口气:“还好我苏家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及时驱赶这一家害人精。这才侥幸逃过一劫啊。”

    “从此往后,我苏家再无阻碍,可以一片坦途了。”苏奶奶坐在位置上,感叹不已。

    苏家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苏晨道:“天佑我苏家度过此劫,这都是奶奶你英明决断,才拯救了我们苏家。如今我们苏家的发展势头并未受到影响。未来十年时间里,我们必定可以和韩氏家族比肩。再过十几年,未必不能够成为中海一等一的豪门啊。”

    苏奶奶一脸疲惫的挥挥手:“都散了吧,苏家人人切记,从此要自强发奋。只有我们苏家自己强大了,我们才能够保护自己的族人不受欺凌。”

    “是。”众人都惊魂未定,纷纷应承。

    ……

    唐川百来到医院,看望自己受伤的儿子。

    独立的病房之中,唐蜀和整个人裹得和粽子似得。只剩下嘴巴露出来,吃东西都要插一个管子进入嘴里,然后往里面倒流食。

    原本就心情不好的唐川百,看到这一幕更加不悦了。

    唐蜀昊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那几个肇事者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不足以显示我们唐家的地位。蜀和的伤,不能白受。”

    唐柏川道:“这是自然。只是江家倾力保下这几个肇事者,让我很为难。现在父亲新故,唐家内部不稳,我能够调动的资源也很有限。等未来我掌控了唐家,必定要让江家倾覆。那几个肇事者,也必定要让他们一生痛苦。”

    唐蜀昊道:“可是江家背后有凌先生的支持。这个凌先生当初可是接受了我唐家的唐印,还放言要在三天后爷爷出殡的时候扶棺出殡,执掌我唐家。此人之前又在拳坛大会上力压宋博文,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唐川百道:“无妨,三天之后,父亲出殡之日,就是凌先生的死期。”

    唐蜀昊道:“父亲如此自信?上一次我们唐家那么多高手都没能够围堵住此人啊。而且此人可是一拳可以击晕七星钻石大拳师张铁雄的高手。”

    唐蜀昊道:“张铁雄也只是中海拳坛十三钻石级拳师之首而已。拳手的江湖格外浩瀚。钻石级拳手又不是最强的拳师。”

    唐蜀昊大吃一惊:“父亲你不会是想请超越钻石级的存在吧?”

    唐蜀昊从小就生长在唐家,见多识广,接触的社会层面也远超过常人,对中海拳坛自然有非常深刻的了解。

    钻石级拳手的确是中海市拳坛之中的顶级荣耀,是无数人所崇拜的对象。

    但,钻石级拳手并非巅峰。

    真正站在拳坛巅峰的,是那几个超越钻石级的大师。

    一般的拳师叫做师傅。

    比如拳师陈xx,都叫做陈师傅。

    这是一种尊称。

    但不会说陈大师。

    大师这两个字,那代表着在拳术上的集大成者,是无上的光荣。饶是张铁雄这种近乎震场子级别的拳师,最多也只能叫做七星钻石大拳师。

    而不会说张大师。

    只有超越钻石级别之上的存在,才能被称之为大师。

    这种人对拳术的凌杰早已经超越了拳术本身,拳师里面的这个拳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成就。

    如此,方才配得上大师二字。

    大师,坐镇一方,享尽荣耀。

    是中海武术界的泰山北斗。

    整个中海为人所知道的大师,也不过才寥寥几个。任何一个大师都可开宗立派,建立武术学说,远非钻石级的大拳师可以比拟。

    大师,也只有五大家族这种级别的势力才可以请动。

    唐川百道:“不是想,而是已经请了。三天之后父亲的出殡之日,会有一位大师出场坐镇。那个时候,也就是凌先生的死期。”

    唐蜀昊倒吸了一口冷气,大喜道:“若真如此,凌先生,必死无疑了。执掌唐家,那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