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渐深,一天之中餐厅最热闹的时间段内,和汇阁依旧看上去“冷冷清清”,从外观上不过是个中式别墅模样的它,内里却是只有在特定圈子里才听说过的私房菜馆,和汇阁统共只有四个包间,一晚最多只招待四桌客人,预约早就排到了大半年之后。

    一个人坐在长桌末端,方若涵只消一抬眼就能看见站在门边的两位身材姣好的服务员,她喝了口刚端上来的茶,温度正好,入口微苦返甘,能喝得出用的是上好的茶叶。

    不过,今天的重点并不是这个。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微不可察的开门声后,传来的是清脆的女声,走进来的女人穿着一件一字肩的黑色礼服裙,脸上画的全妆,昂首挺胸,气势昂扬的模样,看得出是做足了准备。

    方若涵没起身,只是依旧不动如山地点了点头:“没事,我也才刚来。”

    事实上方若涵一直有在邀约时提前到场的习惯,在约定时间前十五分钟,她就已经到场,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她已经等了半个小时。

    不过这分毫不差的时间点,正和下午的那一场做不完的噩梦一模一样,然后就是……

    “方小姐,你应该知道我来这里找你是做什么的吧?”白涟看着眼前一派镇定的方若涵,心中的弦却绷得紧紧,话脱口而出才反应过来的她,转身示意包厢里的服务员先行出去,毕竟她可没有把接下来的事情当做别人谈资的想法。

    方若涵说不清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复杂的感受,她忍不住打量着眼前的“女孩”,虽然两人的年纪差不太多,可她能从白涟的身上,看出她的鲜活,青春,那几分不知世事的天真。

    这就是……女主吗?

    白涟有些紧张,喝了口茶又瞥了眼方若涵,总觉得自己的气势逊了三分,可想到自己并没有什么站不住脚的地方,又立刻振作了精神。

    心里不知揣摩了多少次的话,一句接一句地出来,甚至不需要多做思量。

    “方小姐,我想你消息灵通,八面玲珑,应该早就听到风声了吧?”白涟语速略快,手伸进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拿出了一封红得显眼的请柬放到了桌上,下巴微扬,“我和傅易升,马上就要订婚了,欢迎你参加我们的订婚典礼。”

    方若涵只是接过,漫不经心地看着请柬里被并排写在一起的白涟和傅易升两个名字,忽然莞尔。

    在今天下午那场梦之前,她还真不知道前天还同自己去逛街买买买的男友傅易升,居然要和眼前的人订婚了。

    不过那场梦……或者说是,小说的剧情回顾之后,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都已经明了了。

    原来她穿越到这个和她从前大同小异的世界,甚至还有一样的成长环境,为的不是改变过去的自己成为人生赢家,而是成为了别人故事里的配角。

    白涟皱眉:“你笑什么!?”

    白涟早就知道傅易升身边有方若涵这么个人,今天一见,倒是觉得和传闻中一模一样。

    一样的艳光四射,身材姣好。

    一样的……心机深重。

    要不傅易升怎么会栽倒在这么个拜金女身上呢?

    白涟又道:“你要知道,我们是经过双方长辈认可的未婚夫妻,你不要……”她素来的教养让她说不出难听的话,可心里对眼前女人的戒备早就升到了最高级别。

    方若涵听着和下午梦中一模一样的台词,颇有些身在戏中的滑稽感,虽然她依旧不太明白,怎么会在那么多年后,她才忽然想起了这本本应该在记忆里没有姓名的小说,也有些惊讶自己至今为止的人生怎么会和小说里描述的大同小异。

    可她本来也不可能和梦里做一样的决定。

    她穿越进的小说名字叫做《先婚后爱小娇妻》,讲述的是从小崇拜着世交兄长的白涟,在出国留学归来后,通过两方父母的同意,和霸道总裁傅易升订下婚约,两人先婚后爱,经历数番曲折,最后终成佳偶的甜蜜故事。

    小说里描述的女主白涟,在豪富之家长大,受最好的教育,长相秀美,性子大方,尤其对傅易升情深许之,也正是这么一番绕指柔情,甘愿为对方倾尽所有的浓烈爱意,打开了傅易升的心门。

    而她,则是小说里白涟和傅易升走到一起的最大阻碍,也是用来衬托女主善良的对照组拜金女配。

    出身贫苦,爱财如命,为了上位绞尽脑汁,手段用尽,和在爱里长大的女主一点也不一样。

    按照小说的剧情,她应该在接下来一番楚楚可怜做派,各种挑拨,甚至连假怀孕之类的套路都用上,然后被屡屡打脸,名声进一步败坏,可却又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屡败屡战,一直到傅易升破产时,才立刻放弃。

    最后小说也不忘为她这个戏份十足的女配给出了结局,找到新的下家的她,再度被K.O.出局,已经习惯了高消费水平的她,很快败光财产,穷困潦倒,草草嫁给了个老实人,过上了曾经的女配最为不屑的平凡生活,看着神仙眷侣般的白涟和傅易升,嫉妒到了极点。

    “我知道了。”方若涵笑了笑。

    她的这番轻描淡写,让白涟心里的不平越发高涨。

    这方若涵怎么能这样呢?

    白涟完全接受不了对方这理直气壮的模样,像是这样为了钱想上位的人,她看得多了,她根本就不懂……

    “你根本就不爱傅易升,你只不过是冲着他的钱来罢了。”

    分明应该是伤心的场合,方若涵却差点忍不住笑出声,这和小说里一样的台词,放在现实里实在太过违和。

    白涟并不知方若涵的情绪,给自己鼓足了气:“现在是给你机会,体面一点退出,否则以后事情闹出去,你经营的事业也一样会完蛋。”不擅长威胁人的她,说出了她自以为强有力的攻击。

    方若涵的本职工作,是个全职网红,在微博上有三百多万粉丝,单靠推广和开的珠宝工作室,就能赚上不少的钱,她想,方若涵是绝对舍不得这笔钱的。

    方若涵喝了口茶,杯子里茶水已经见底,就像是她此时前所未有平静的心一样。

    小说里的白涟同样用出了这一招,可她却忘了傅太太这个身份带来的利益之大,让方若涵不惜以毁掉自己的事业。

    不过在现实,这一招却正中红心。

    方若涵和小说里最大的不同,是她拜金,也取之有道,她从未想过要死皮赖脸做谁的地下情人。

    况且傅易升……他还真不配。

    白涟提心吊胆的等待着回复,紧盯着前方的眼神,却在方若涵抬起头的时候,下意识地回避了一下,对方眼神里的光芒,丝毫不像她想的金丝雀,莬丝花。

    她不应该拒绝朋友要帮忙压阵的请求。

    可就这么一点功夫,方若涵已经起身:“你要说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晚饭就不必了,我最近控制饮食,晚上不吃这些。”

    临要出门时,方若涵难得心软,她回过头看着坐在那愣愣回头看着她的白涟开了口:“下次准备为一个男人放话之前,最好先看一看这个男人配是不配。”

    方若涵的身影已经消失,只带走了那一张白涟临时做出的请柬。

    白涟咬了咬唇,她这应该是成功赶跑了方若涵吧?

    ……

    傅易升靠在沙发上,没有掺和到面前的喧闹,手中握着的酒杯,只喝掉了一些,他很少在外面喝醉。

    “老傅,等你和白家小公主订婚,以后这样出来聚的机会可就少了。”凑在身边的好友笑了笑,挤眉弄眼的。

    傅易升轻笑:“她管不着我。”

    对于家里安排的婚事,他没什么想法,白涟这样的乖乖女,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不过挺适合娶回家做妻子。

    旁边又有人凑了过来,眼神里藏着好奇:“对了傅总,这事方若涵知道了吗?”问得有些过了头,对方连忙又补了一句,“就怕她小家子气,闹起来多不好看。”

    方若涵这三个字一落下,场上靠近傅易升的人,眼神都或有或无地晃了过来。

    他们或多或少的幸灾乐祸情绪,都已经掩藏不太住了。

    谁叫这方若涵,“一门心思”地往不属于她的圈子蹭,关键还真蹭进来了呢?

    当初她挽着傅易升的手登场的场景,大家可还印象深刻着呢。

    傅易升倒无所谓大家的关注,他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还不知道,她不会闹。”

    他知道他周围这些朋友里,对方若涵有意见的人不少,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这小圈子的封闭,不愿意接纳外人。

    他们能接受方若涵是个“女伴”,却不能接受她是个正牌女朋友。

    不过本来就没打算和方若涵走到结婚这一步的傅易升倒是没有帮她说话的想法,只是说到订婚这件事,他也得考虑考虑,怎么去安抚方若涵,所幸方若涵一向体贴,想必也是不会闹的。

    傅易升这话一落,周围的人忍不住对视了几眼,都露出了些看笑话的神色。

    这谁都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可麻雀就是麻雀。

    想要做傅夫人,方若涵的出身可不配。

    悠然享受放松时光的傅易升小酌了一口,放在口袋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随手拿起一看,就在刚刚,方若涵给他发来了信息。

    ——“分手吧。”

    ——“你放在我家的东西已经寄出去了,包邮,不用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