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寸土寸金的S城,能有一套小三百平的套房安居,已经算是能让诸多S城漂们羡慕的事情。

    只是像方若涵这样,长相美艳,又非本地人,还年轻轻轻就名下在这落了户的女人,总是多少会遭受些非议。

    包括傅易升的那些朋友,也时常在背地里猜测,她的这套三居室,是傅易升买来金屋藏娇的金屋。

    不过方若涵向来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就像她此刻完全不关心傅易升收到短信会有什么反应一样。

    和平常的每一天一样,方若涵敷了面膜仰躺在床上,在网红里也是数一数二勤奋的她,几乎保持着日更的稳定水平,大号、小号齐营业,短视频、弹幕网站上稳定每周双更视频。

    曾经有关系亲近的同行表示过困惑,她想不明白,方若涵这事业已经红红火火,另一边还眼看就要“嫁入豪门”,到底有没有必要这么努力?

    方若涵当时回答的那句:“谁会嫌钱多?”只被同行当做了笑谈,毕竟当财富积累到一定水平的时候,大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所松懈,尤其是之前绷得越紧的,往往反弹起来也越是厉害。

    可方若涵心里知道,她可不是在开玩笑。

    外人说她拜金她从不反驳,因为她确确实实爱钱爱到了骨头里,钱可真是好东西啊。

    感叹完了,方若涵又回头到了正事上头,她再度检查了一番错字和措辞后,便利落地点击了发送的按钮。

    凡是有得必有失,靠公众关注而赚钱的职业,也不免得接受自己的个人生活被审视,议论的现实,就像此刻,她不止需要给傅易升一个句号,还要给关注的人,一个交代。

    果然,恋爱是挺烦人的。

    ……

    刚刚还凑在傅易升旁边攀交情的人,现在大多离得老远,能参加晚上这场聚会的,都和傅易升往来许久,也知道他的性子,看他忽然兴致乏乏,甚至略有不快的模样,便也没人愿意上去触霉头。

    傅易升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像是能把手机盯出个花来一样。

    本来好端端的心情,莫名生出了枝节,傅易升讨厌一切会超出自己控制的东西,而此刻无缘无故发来信息又说分手,又寄回东西的方若涵,便是扰乱他这一池清水的干扰因素。

    只是方若涵为什么会发来这样的信息呢?

    傅易升暗自思量,却一时之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唯一能找到的理由,就是他要和白涟订婚这事,可这件事才定下不到三天,知道的人实在不多,方若涵又是从哪里知道的呢?

    傅易升没再细想,总之等应酬之后,他在买上礼物去安抚一般,想必以方若涵的知情知趣,也会顺着梯子下来,无需担心。

    他的这番自信不是凭空生来的,在S城,甚至在国内,他的身家,还有个人条件都算得上是佼佼者,他无论怎么想,都不认为方若涵离了他能找到什么更好的人。

    不过是闹闹性子罢了。

    似乎和他的心意相通,刚刚被不耐烦地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忽然亮起,傅易升没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快了两分,他自信地拿起手机,却又在看到上面信息时,心情陡然无味。

    发来信息的是白涟,他对白涟的印象不太深刻,长得柔和没有攻击性,被家里宠着长大,很小女生。

    ——“易升哥,爸爸让我邀请你明天晚上来家里吃饭,不晓得你方不方便,我知道你忙,不方便也没事的!你和我说,我会搞定爸爸的!”

    后头还跟了一张小女孩的表情包,正在歪头发送wink。

    表情包这东西,还是方若涵教会他的,一走神又想到方若涵,傅易升不觉得心虚,只是回复着白涟的信息。

    ——“方便,明晚工作结束我会过去。”

    傅易升思索着明天的行程,集团明天有一个新楼盘开盘的剪彩他得出席,下午还有会议,晚上现在又安排上了晚饭。

    那么安抚方若涵的事情,只能暂且移到之后了。

    也好,她这么莫名闹脾气,是该冷一冷,等冷静下来,自然懂得思考利弊,学会取舍,都是成年人了。

    事情刚刚想完,回过神的傅易升就意识到,他似乎再度成为了聚会众人的焦点,大家的眼神都有意无意在往他这打转,那眼神,不像是平时的讨好,而像是……探究。

    探究什么?

    傅易升目光所到之处,众人都下意识地回避了他的眼神,选择了和身边的朋友对视,彼此都能感觉到自己几乎压抑不住的“卧槽”之意。

    谁能想到……

    “卧槽,老傅你和方若涵分了,怎么也不说上一句,我们给你办单身派对呀!”来晚了的何少一进屋就脱口而出,他和傅易升关系铁,说话间也很没顾忌。

    知道内情的众人下意识屏息,努力掩藏着自己八卦到了极点的想法,要知道这应该会是接下来小半个月聚会的重要话题了!

    何少已经坐到了傅易升旁边,自己倒了杯酒:“怎么,你这是要回归家庭做好好丈夫了?”

    傅易升眉头一皱:“你怎么知道?”

    “你问我?”何少脸上的表情有些夸张,他上下打量了下傅易升,“应该有几百万人都知道吧?”

    何少顶着傅易升疑惑的眼神,忙不迭地拿起手机,戳了几下,打开页面递给了傅易升。

    “你看看吧,方若涵刚刚发的。”

    傅易升阴着脸看了过去,可哪怕逐字逐句地看,也花不了多少工夫。

    屏幕上显示着的是方若涵的大号,就在不久之前,她才发布了这么一条微博。

    @方若涵:恢复单身,自由幸福,爱过,不过也只是爱过,转发抽十个粉丝送惊喜礼物分享单身喜悦。

    每一个字单看他都能看懂,可合起来……

    傅易升有些压不住变得糟糕的神情,他只觉得自己对方若涵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这是在闹什么?作天作地,还作到外人面前去了是吧?

    还有就是……

    “特别关注?”他困惑地看了眼身边的好友,“什么意思?”

    何少以最快地速度抢过了手机,捂着嘴轻咳了两声,看上去要多尴尬有多尴尬:“没什么,这不是跟着方若涵买她带货的东西送给前女友吗?”

    这番窗户纸终于被捅破,另一边一直保持着虚伪和平的一众围观人群,已经悄悄地开始了讨论。

    今晚全程待在吃瓜第一线的他们,是把这瓜吃得齐全。

    他们幻想的订婚后,傅易升正房大战小三这戏码现在看来好像是看不到了,方若涵似乎抢先一步把傅易升给甩了,不过也有可能是在欲拒还迎。

    而方若涵,果然就是个心机拜金女无疑了!

    这何少可是傅易升的铁杆兄弟,连他也勾搭,真是臭不要脸。

    只是这何少是家里二子,又颇为纨绔,能继承到的钱,可远比不上早就成为傅氏集团主事人的傅易升,看来为了能嫁入豪门,这方若涵也是用了心了。

    谈到这,已经有人忍不住露出了讽刺的神色。

    狗改不了吃屎,方若涵就想上位。

    也不想想自己几斤几两,就她那拜金出头,贴着有钱人的名声,要真能嫁入豪门,他们把头拧下来给她当球踢。

    何少,估计也不过是想和她玩玩,没打算和她真修成正果,真谈到了结婚,那还得是门当户对才行。

    落井下石和爱看笑话的想法,让大家前所未有的达成了一致,他们可就等着了,看方若涵是要如何在外面打肿脸冲胖子。

    ……

    一整套护肤流程结束,方若涵整个人也放松下来。

    难过的情绪意外地几乎可以被忽略,更多的则是对未来的深思。

    她反复回忆着梦中小说的细节,努力地寻找着可能要避开的危机。

    想到小说里的“自己”,居然最后事业全无,过得痛苦的样子,她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这么拼搏奋斗,可就是为了赚更多、更多的钱,然后让自己过上更完美的生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男人,就这么随便地毁掉?

    打开微信,上头的通知数目已经多到她这个强迫症都懒得一一点开的程度,被顶到了最上面的,是方若涵闺蜜郝雯发来的信息,她噼里啪啦地分享了一堆链接,全都是什么论坛、微博正在八她的信息。

    早在决定要分手的时候,方若涵已经大概同郝雯讲了今天的事情。

    ——“开心一下!!那狗傅总肯定不知道,他这个你人生的唯一败笔,被删除了以后,你就成了完美女神!”

    方若涵习惯性地忽略掉了闺蜜的商业互吹,大致点开了帖子,啼笑皆非。

    作为网红的方若涵,有着几乎完美的配置。

    纯天然的长相、名牌大学传媒专业毕业的学霸身份、质量颇高的干货输出、审慎的接推广……就连她开的珠宝工作室,也绝非走的割韭菜路线,只不过因为备货量不多,偶尔会被说两句饥饿营销。

    而她身上的最大不足,就是在一年多前,被网媒拍到和傅易升逛街买包。

    自那之后,豪门恨嫁、捞女、企图上位等名词,就和她的名字绑定在了一起,但凡傅易升身边出现个美女秘书,隔两天准保网上就会生出帖子,说她马上要被扫地出门,成为弃妇云云。

    就在刚刚,方若涵的最大“黑号”,天天转发各种讨论她和傅易升事情的账号@说给方若涵,也同步于她更新了一条微博。

    @说给方若涵:美女就该单身,独自美丽就好,我爱@方若涵。

    ——“若涵,啧啧啧,我之前就和你说了吧,你这个黑号就是不爽傅总,他朋友还觉得你是靠他上位?让他们张开眼看看,你为了傅易升可还牺牲了不少!!”

    她也知道郝雯是有选择性地给她分享新闻,都不用看,她就知道肯定流言蜚语少不了。

    毕竟捞女捞金不成,还强撑的新闻,可都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方若涵无奈地笑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闺蜜的话,纵然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也绝对影响不了她的睡眠,她回到一半就沉沉睡去。

    而在半夜,一条这样的帖子,才发布没一会就迅速地打上了HOT的标签。

    “蹭波热度讨论一下知名网红做捞女多年,靠找男人实现阶级跨越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