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方若涵在网红里算得上粉丝多的,可追根究底,毕竟没有出圈过,在凌晨的时候她的相关词条爬上热搜,在实时里都能刷出来N条在询问方若涵是谁的微博。

    只是今天不同往日,闹了这么一场,她的微博关注度直线飙升,这条要开直播的微博一发,就连平日里以讨论娱乐明星为主要业务的八卦论坛,也有好事者开了转播。

    本应该守着手机、电脑等待直播的白涟,现在却完全没有办法分心于此,她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傅易升,眼神既沉醉又忐忑。

    她刚刚卡着时间送走林茶,又急匆匆地打扮了一下,也不知道看起来如何。

    说是聚餐,其实也不过是白父和白母找个借口想让这对未婚夫妻相处一番,见女儿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看着傅易升就饭吃,他们对视一眼,忍俊不禁。

    “涟涟,你带易升去花园里逛逛,消消食。”白父笑道。

    如果是往日里,能得到这样独处的机会白涟只会觉得欢呼雀跃,可此刻……她犹豫着看了眼已经礼貌性起身的傅易升,还是跟了过去。

    不管如何,事情总是要说的,等事情爆发被发现,那才更不好。

    站在花园里一前一后的两人,都没说话,傅易升开口正准备寒暄,就被白涟突然冒出来的抱歉给堵在了那。

    “傅大哥,对不起。”白涟低着头,说着她和林茶一起琢磨了一会的说辞。

    傅易升倒是挺耐心,白涟性子单纯人又乖巧,他估计这是白涟心思敏感,误以为她的什么言行冒犯了他才说这样的话。

    他很耐心:“对不起什么?”

    白涟依旧没抬头,她不想看到傅易升失望的眼神:“……我,我朋友知道我和你订婚的事情,和我说了方小姐的事情。”

    傅易升一愣,脸上没了笑意,心里思索着该怎么解决,家里红旗不倒,外头彩旗飘飘,在周围算是常事,可他和白涟才刚订婚,这种事情摆在台面上闹出来也不好听。

    “我朋友让我约了方小姐,我把我们订婚的事情和方小姐说了。”白涟吞吞吐吐,“昨晚方小姐在微博上闹分手,我看挺多人乱说话,忍不住和朋友抱怨了两句,她替我抱不平,就到网上发了个帖子,说了些方小姐的不好。”

    她和林茶商量好,把这些事情都先推到林茶的身上,虽然白涟不愿意和傅易升撒谎,可这……应该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

    “这都怪我,是我太冲动了。”

    傅易升在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不露,他伸出手放在白涟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没关系的,是我不好,我应该先和方小姐说清楚的,订婚急,我没来得及。”

    他看出白涟确实有莫名其妙生出的愧疚,心里反倒安心了几分,这就不大会闹到长辈面前。

    虽然对于白涟闹出的连锁反应略有不满,可对于她这种懂得自我检讨的态度,傅易升还是满意的。

    白涟有些惊喜,她连忙抬头看向傅易升,看到他眼底没有半点生气的情绪,她也算是放下了心,她就知道,对于傅易升来说,方若涵根本不算什么,林茶说得对,重点是不该让傅易升对她有意见。

    傅易升想了想又说:“以后我们结婚了,少和你这个朋友玩。”想来这件事,就是这个朋友最跳,否则白涟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又天天上ins很少关注国内社交网站,他和方若涵的曝光也少,哪会闹得那么大。

    白涟连忙点头,心里悄悄地向好友道了声歉,觉得自己和傅易升又走近了一步。

    ……

    半个小时转眼就到,方若涵准点打开了直播。

    平日里就时常和粉丝互动,家里的直播器材也一应俱全,方若涵事先调整好了角度。

    发生这种事情,也许卖一波惨效果会更好,可她素来不爱卖惨,她偏偏要光鲜艳丽地出现,告诉那些人,他们辛辛苦苦造就的丰功伟绩,对她一点影响都没。

    今晚流量有些超出,平日里流畅的弹幕都有些卡顿,不过好在平台估计关注到了她这边的情况,没一会便恢复了常态。

    涌入的观众是平常的十倍有多,飞速滑动的弹幕要人难以看清,方若涵对着屏幕粲然一笑:“大家都来了,那就直接开始吧。”

    方若涵托着腮,她自然知道自己什么角度看上去最好:“夸奖我的弹幕我都收到了,放心我很好,今天这个直播,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大家有话就问,我也做个简单的回复。”

    她的话音一落,弹幕刷得更汹涌了,其中几条带着叱骂的言论格外显眼,事实上这样的言论在今天就没有少过,这也是为什么方若涵非想着要开这个直播的原因,否则她发个声明——甚至什么都不说,这事也过去了。

    “首先呢,关于大家都看过的扒皮帖子我做个简单的回复,帖子里出现的ABCD,都是我的前男友,我和所有的正常人一样恋爱、分手,走向下一段恋情。其次呢……拜金这个词确实没说错,我爱财如命,可以说在对工作的努力上,我从来不觉得比谁差,因为我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

    方若涵对着镜头坦坦荡荡,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镜头,不带一点回避,她的这份坦诚,在某些人看来,却成了罪证。

    粉丝们虽然试图刷屏维护,可在诸多路人中,他们的力量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你承认你拜金了对吧?现在像是这样拜金的女人越来越多,社会才会混乱!】

    【呵呵,年轻的时候,靠身体上位,等名声坏了,才会去找老实人接盘对吧?老实人招你惹你了?】

    方若涵随意挑了一条念,看着弹幕眼神里全是讥讽,修长的食指放在眼前晃了晃:“我发现有的人,从头到尾就搞错了先后顺序,是我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人生,为了我爱钱的癖好,努力奋斗,变成更好的人,而我变成更好的人之后,也因为互相合适、有感情,才和别人在一起。”

    她指着自己:“我长得不赖,读书不差,钱呢,我也不缺,我倒很好奇,这些骂我的人,觉得我应该要找什么样的男人呢?”

    【门当户对才会幸福懂吗??你想找有钱人就直说,太假了。】

    【真正的爱情,是爱这个人,是爱他的才华,爱他的能力,爱他的品性,而你只爱他们的钱!】

    方若涵在屏幕面前笑出了声,她就知道,她一说这些话,就会有这样的言论出现。

    她鼓掌道:“说得好,说得真好,可这又有一个问题了,谁在爱某个人之前,没有预设的条件?有的人外貌协会,有的人身高至上……我只是凡人,在没有什么特别契机的情况下,我自然想找个优秀的人,因为我自认我自己就很优秀。”

    “还有门当户对。”方若涵翻出手机对着屏幕向大家展示锁屏上的时间,“这都2020年了,怎么还有人把这个当圣旨?我也赞同,谈婚姻的时候,可以适当考虑两边家庭情况,那是为了共同语言、生活习惯。可这我和当事人还没说什么呢,你们怎么就知道我们会因为你们重视的门户过得不愉快?”

    【你偷换概念,那你明明要去找个优秀的人,怎么全都找的有钱人?你这不就是一门心思奔着跨越阶级吗?】

    【优秀,你再优秀,有人家家里的钱多吗?你就是贪人家的钱。】

    方若涵看着弹幕,颇觉得无可救药:“你们一方面呢,说是觉得我得去找真爱,不能看钱;另一方面呢,又认定了要尊重门当户对,我要是找有钱人就是图人家的钱,想野鸡变凤凰,你们自己不觉得这话好笑吗?那你们怎么不兴我们情投意合,感情深刻,能忽略门户之见呢?”

    “说着我歧视,说着我想上位,可我怎么横看竖看,真正将歧视进行到底,写满字里行间的,反而是你们呢?”她眼神锐利有神,“我认为无论什么出身,都有通过自己的努力变成更好的人的权利——当然,我也不觉得我这叫什么出身,至于我变成了更好的人之后,我也认为我有权利去找我认可的,我喜欢的、合适的交往对象。”

    “至于你们的那套理论,不妨留着给自己听,以后你们的择偶记得谨记一个原则,就是连连看,只有款式花色一样的,才能连在一起,对吧?”她笑了笑:“不过用你们的理论来看,估计这个世界上只有强强联合、弱弱联合、普通人配普通人那才叫真爱至上。”

    方若涵的这么一串凶狠攻击,让弹幕都缓和和下来,可没一会,就是个更激烈的反击。

    隔着屏幕,看不到后头是人是鬼,他们也完全不介意使用最具由恶意的词汇去攻击人,方若涵看着弹幕汹涌,只是眉眼带笑,她更开心的,是看到间或为她声援的粉丝,其中还有几个昨晚跑来她微博急切希望她出来解释的粉丝,现在不断发着弹幕各种鼓励她。

    想骂的话,就要骂出来,想怼的人,就要痛快怼:“帖子我自然会告,拜金我欣然收下,只不过捞女这种侮辱性的词汇,我还是原样送还。”

    “我一不偷二不抢,靠本事赚钱,对感情认真,不违反法律、不违背社会公序良俗,我坦坦荡荡,而躲在屏幕后面攻击的你们,是不是这么坦荡,我就不知道了,谢谢大家。”

    方若涵利落下播,发了条微博,顺便置顶。

    @方若涵:天生爱财,屡教不改,这里是你们的拜金小姐方若涵专属频道。

    这一条微博一发,下头自然是舆情汹涌,刚才在直播被方若涵怼得骂不过的网友涌入,却忘了微博是可以回复的,被绝大部分已经叛变的网友和方若涵的粉丝骂得狗血淋头。

    她的直播,被各大关注热点的微博、公众号逐桢截图转载,论坛上甚至有了各种各样的帖子开始激烈讨论。

    虽然对她的说法,并非每个人都很赞同,可舆论的风向已经彻底倾倒。

    ……

    “我们方姐slay全场,又美又飒女中豪杰!”电话那头的郝雯正在化身土拨鼠尖叫,已经顾不得闺蜜脆弱的耳膜,“爱了爱了!”

    方若涵被逗得大笑,又陪着郝雯聊了好一会,挂断电话后收拾了一番,准备到楼下跑上两圈。

    还真别说,直播结束,她也跟着热血沸腾,心情很好,这种时候,到楼下听着歌绕圈跑步,最为合适。

    门一打开,方若涵的欢快心情就化成了后悔,可还没一会,她就迅速地想开,安慰了自己。

    也许是老天眼开眼,想要让她一晚双杀,这么想想,这安排正合适。

    方若涵将门关上,完全没有招呼人进来的意思,她盘着手,抬头看着面前正握着手机的男人:“傅易升,你来这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