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带着军需来大明 > 第五百三十五章 父子相杀
    一时间父子俩人这就抱在了一起,痛哭不已。这一幕可是把其它人都给看糊涂了。

    要知道在这个大殿之中,不仅只有杨晨东他们这些人,还有像是投降了雇佣军的洪金、陈迪,另外还有像是被前交趾丞相阮春成等人。他们可都在一旁看着呢。

    当看到杨晨东只给这对父子活一人的选择时,他们都不由低下了头。做为曾经的臣子,他们当然不想看到这一幕的发生,可是现在,主动权并不在他们手中,便是不忍不想又能如何呢?

    接下来,这又上演了一对父子情深,当真是把众人感动的稀里哗啦,甚至阮春成都在考虑着是不是要站出来求情了。虽然这样可能没有用,还会惹怒这位大明忠胆公,但如果不这样做,他实在是良心过意不去。

    就在阮春成丞相还在酝酿着,想着要怎么样开口的时候。画风突变,原本还拥抱的俩人中间突然横出了一把飞刀,然后一道鲜血飞溅,这两人也是一触即分。

    突然变化一幕让很多人都没有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到看着他们分开,然后年轻的黎元龙胸口上正插着一把飞刀的时候,众人这才惊讶的恍然大悟,黎利动手了!

    不错,黎利动手了。就在自己的儿子感念亲情而一脸痛哭的时候,他看似好意的把儿子手中的飞刀拿过,一幅要自杀的样子,看起来,这就像是他在帮助儿子做决定一般,毕竟弑父这可是一个大罪呀。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接下来那把飞刀竟然就调头刺了过去,正中了毫无防备的黎元龙的胸口,接着就是两人分开的一幕。

    飞刀刺中了胸口的心脏位置,一股鲜血飞溅而出,正中黎利的老脸之上,使之看起来更给人一种恐怖和可怕之感。

    “父为什么?”双手捂着正在流血的胸口,黎元龙一脸的不解和不信,目光狠盯着自己的父王黎利,一幅想要答案的样子。

    遗憾的是,黎利什么都没有说。他是一个枭雄,也算是半个人杰。但凡像是这样的人,脸皮都是极厚的。可是这在一刻他确也实在是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好了,因为一切都是他的错,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现在他都不惜拿自己的儿子性命作垫脚石了。还有这么多人在看着自己,想必以后他也没有颜面见人了吧。

    可是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他还是忍不住先出手了。且还是用着这样并不光采的手段,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一点,他不想死,他怕死!

    不要以为有些人看起来是盛气凌人,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甚至平时杀人不眨眼,夺人性命有如儿戏一般。但通常这样的人是很怕死的。因为他们不知道死后要面对着什么,那种未知的感觉让他们十分的恐怖。

    尤其是习惯了掌控一切之后,死更是他们的禁忌所在。尤其是年纪越大,这种恐惧感,害怕感就越盛。这也是为何许多的君王年轻的时候非常的睿智,但到年老的时候就会研究起什么长生之事,明知不可为而一定要为之了。

    黎利不想死,那死的只能是黎元龙了。就算这个人是自己的儿子又如何?至少他活下来了不是吗?

    至于自己的所为是不是会引起其它人的愤恨,他倒是不在意的。在他看来,即然杨晨东把规矩定下来了,那只要遵守游戏规则就好,至于结果是什么,对方一定是会承认的,不然的话,这就等于当众打脸,这样的事情真正做大事的人是不屑去做的。

    黎元龙很不甘心的怒瞪着父亲,最终因为流血过多,整个人扑通一声仰倒在地上,闭目而亡。对这一切,一旁的众人,包括阮春成眼中都带着一丝的愤恨与不解,他们突然有些看不起以前自己的国王了。

    倒是杨晨东,如黎利所预料的一般。并没有任何的意外。其实在刚才黎利要动手之前他就感觉到了。

    是的,他的确有所感觉,这一切还在归功于他体内的那股气,正是那股气告诉了他,黎利身上带着杀气,但黎元龙身上没有,所以结果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其实对于杨晨东而言,谁死谁活他并不看重,正如黎利所想,在他的游戏规则内玩就可以。当然,对于黎元龙亲手杀了儿子一事,他多多少少还是被震到了,或许这就是枭雄的本质吧。

    “很好,黎利,你胜利了。从现在开始,不会在有人为难你,你依然可以生活的很好,当然,权力呀,自由呀什么的你就不要去想的。你随后会被送到一个非常安的地方,吃喝不愁,甚至如果你以前的部下想去看你的话,再申请得到同意的时候都可以成行。在这里我只提醒你一点,不要在想一些不切合实际的问题,不然的话,下一次就在没有什么儿子愿意替你来扛锅了。”

    给这件事情下了一个定义,给黎利的生活定下了一个规矩之后的杨晨东直接挥了挥手,随后八道江、朋越等几名警卫就上前将黎利带了下去,一同带下去的还有黎元龙的尸体。

    处置完了黎氏父子之后,杨晨东的目光落在了一旁洪金、陈迪和阮春成三人的身上。“洪金听令。”

    “属下在。”洪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幅非常虔诚的样子。

    “任命洪金为交趾雇佣军将军,统兵一万五千人。”

    “陈迪听令,任你为交趾雇佣军的副将军,统兵一万人。”

    “阮春成听令,任你为交趾雇佣军的副将军,统兵五千人。”

    一开口,连续任命了三个人的职位。而做为前两人,洪金与陈迪自然是一脸的兴奋与高兴。至少他们可以活下来了,且还拥有了一定的权力,相比于很多原交趾重臣而言,他们的结果算是最好的。

    倒是最后被点到的一人阮春成,听到了杨晨东点了自己的名字之后,整个人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动静。&bp&bp“怎么?你不愿意吗?”看到阮春成没有任何的表示,杨晨东的声音也提高了一度,似是在质问般的说着。

    “这我不用死吗?为什么会原谅我,还委以重任?”阮春成一脸的迷茫,显然有些理解不了杨晨东的决定。他原本以为自己也是必死无疑了,甚至他已经做好了一定的思想准备。可谁成想,他不旦无罪,反而还被委以重权呢?

    “因为你有能力,我看中的是你的能力。现在交趾有些地方还处于混乱之中,我希望你可以出面平定那里,让百姓少死一些,我想这一点你是可以做到的,你也愿意去做不是吗?”杨晨东点名了为何要重用对方的原因。

    虽然说阮春成并没有立过什么功劳,但他也没有做什么错事。错的只是他原来的身份,逼得他不得不去与雇佣军做对罢了。没有私怨,在加上此人能成为交趾的丞相,连黎利这样的枭雄都如此的认可他,要说一点能力都没有,那是没有人会去相信的。

    连黎利都敢重用,杨晨东为何又不敢呢?更不要说,上面还有洪金和陈迪两人在压制着他,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当然,驱使杨晨东要用阮春成的最主要原因,还是知道这个人有才有能力。以前的交趾是他的敌人,想要杀人和搞破坏的时候,他自然是不会手软的。可是现在,这里已经成了他的势力范围,思想自然是要转变的,如何让这里快速的安定下来,并繁荣起来,然后由此地影响到其它地方,扩大雇佣军的影响和实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想要做到这一点,凭着洪金和陈迪就有些不够看了。反倒是这个阮春成,他只要努力的话,倒是可以做到的。

    阮春成自然无法一下子就看到杨晨东的用意,但他还是被对方的宽宏大度所折服。自古就有士为知己者死的说法,就算不看这份恩情,为了阮家的一些族人和后人们,他也必须要接这个差事。不然的话,惹了杨晨东发怒,他不旦要死,就是阮家人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扑通”一声,阮春成跪倒在地上,这一跪倒是有些心甘情愿,“多谢忠胆公成,春成定当力以赴,唯死而矣。”

    “好,起来吧,本国公不想让你们死。说起来成为了我的手下,应该会活的更好才是,我也有这样的能力能带给你们这些。当然了,若是谁还存着其它的小九九,一旦被发现的话,那就不要怪我出手无情了。”说到后面的时候,杨晨东的脸色不由就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最讨厌别人背叛我了,如果谁敢这样作,保证会生不如死。”

    “属下不敢。”洪金、陈迪、阮春成三人连忙齐声的说着。

    趁着这个势,杨晨东点了一下头,然后把平定交趾其它地方的事情交给了三人来做,想必以这三万人马,又挟着雇佣军的大势,在交趾国内应该不会在遇到有什么反抗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