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陆赞歌 > 286 有一位魔药师
    北国的南马都尔,双日节一过,凛冽的寒风就呼呼的自北至南吹来,带着海量的冰寒袭击这片大陆。南马都尔这个商盟最靠北边的国家,总是会在短短数天之类,变成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南马都尔这个国家和商盟的其他国家不太一样,准确的来说,这是个城邦国家。整个南马都尔只有一座超大城市,南马都尔城。剩余的南马都尔的居民大部分都是常年生活在落日山脉的高山部族。在温暖的夏季,高山部族的人们会在山里打猎、会在荒原上放牧。而一旦冬日来到,他们就会缩回寨子里,吃着夏日积攒下来的食物,默默等待严冬过去。

    高山部族,和他们的远房亲戚,德西克人的祖先野蛮人,都是落日山脚下的渔猎和放牧民族,几乎不种植粮食。

    而待在南马都尔城的贵族们,他们过得则是另一种生活,更类似于南方的人类。

    然而德西克人入侵南马都尔,彻底的改变了这个国家。又经过了德西克人占领期、新三军困守期、复国期,甚至到了现在,南马都尔人居然发现,就连商盟的总部都已然迁居到了他们国内。

    商盟人在南方的重大失败,使得幸存的人为了逃避魔法帝国的魔爪,不得不千里迢迢逃到北方避难。他们之中,甚至有些还是当年南下的那波人。

    相比于当年的白港大撤退,这一次商盟人遭受的损失更是惨重,他们几乎丢掉了这几年埋头发展的一切红利,甚至连各国贵族都没有剩下多少。有的人会说,商盟已经名存实亡了。

    在米斯特城外的围歼战中,整个商盟总部的领导人几乎全部被分割围歼、一网打尽,自卢修斯国王为首,军委会全军覆没,顺带着他们征召的最后的军队。

    在后续的三个多月时间里,魔法帝国的兵锋推进到了商盟西南三国全境。成功带领着少量军队撤离的只有卡曼公爵姐弟、特拉公爵、莫萨特公爵、小洛里·曼宁,圣何塞公主洛丽塔。完整的军队,也只剩下新六军和新肆军,一共不到三万人。

    所有的平民全都来不及撤退,不得不成为魔法帝国的俘虏。在莫萨特和特拉边境暂居的圣何塞移民,也来不及撤退。威灵顿将军只是匆匆带上军队,率领皇家海军离开了近海,去往长海深处避难,他们的补给不多,能坚持多久,无人可知。

    商盟的几位幸存贵族,在汇合了南马都尔城里的瓜儿曼公主之后,重建了商盟总部。然而这时候商盟总部的气氛,如同外面这冰寒的天气一般,冷到极点。

    整整半个月时间,商盟总部没有拿出一条明确的指令。无论是穆公爵还是特拉公爵,他们都不擅长军事,面对目前的困境也都没有很好的建议。而瓜儿曼公主,这时候也六神无主。

    其实所有的商盟人最要感谢地一个人,就是克斯特。幸亏克斯特趁着魔法帝国建立期间无暇估计周边的时候,恢复了迦太基和科索克,将南马都尔这块飞地与商盟本土联络上了,否则,退无可退的商盟就真的要亡国了。

    然而,这个被所有人感谢的克斯特,此刻竟陷入了无边的昏迷中。

    从他昏迷开始,已经三个月时间过去了。

    商盟的医官早已给他诊治过,克斯特并没有守太重的外伤,而是被当时激烈的战场环境刺激了。按照克斯特侍从丽卡的说法,在战争期间,克斯特在前线整整指挥了八天战斗,这八天里他一分钟都没有合过眼。

    在同僚克里斯蒂特军团长牺牲之后,克斯特又组织大军撤离,不甘心的他,骑龙前往米斯特城,正赶上魔法帝国大军围剿商盟人。商盟最后的军队在魔法师的攻击下土崩瓦解,他的老上司,对克斯特厚爱有加的卡尔文将军也死在阵前。

    精神崩溃的克斯特,继续西行,在见到自己的朋友小穆和洛丽塔还安然无恙以后,克斯特脑海中的神经再也绷不住了。仿佛一根绷的太紧的皮筋,“彭”的断裂。受了巨大刺激的克斯特,陷入了长时间的昏迷。

    无论是医官的药,还是小穆的治疗术,施展在克斯特身上都如同石沉大海,毫无反应。克斯特日渐消瘦,仿佛他自己都不愿意醒来面对这些事实。

    穆公爵组织了卡曼的平民和军队的撤离,前往北方。来不及走的人,就近进入落日山脉躲避。克斯特,就这样躺在马车中,一路跋涉,最终来到了南马都尔城。

    他的新六军和商盟新肆军,也一前一后进入迦太基和科索克布防。克斯特的新六军,在军团长昏迷期间,是由琼恩团长暂领的。

    斐达和丽卡,此刻她们都在南马都尔城,当接到小穆的关于克斯特昏迷的信息时,两人都不敢相信。信息是被放在一个金属罐里,由卡卡带回的。

    卡卡独自飞回新六军的军营,丽卡和斐达心中就有不好的预感。好在卡卡背上的金属桶里有小穆的亲笔信。两人商议一下,将琼恩、邓肯和克拉克叫到一起,简单安排后,就匆匆赶往南马都尔城。

    事实上,她们两人带着卡卡,居然还比克斯特更早一步赶到。

    斐达坐在克斯特的屋子前,静静地出着神。

    南马都尔城外当年城破之后,王宫中的大火引燃了不少附近的建筑,有小半座城市都化为了灰烬。整个南马都尔王宫只剩下公主的那座半圆形的高台花园,依旧静静的矗立着。

    新三军在驻扎期间,将化为灰烬的半片城市清理了,现在那里是军队的营地。而剩余的半座城市,容纳逃难而来的南方人,绰绰有余。

    因为和南马都尔女王的关系以及克斯特在北方人心目中英雄的形象,他被安置在靠近王宫的一处大宅子里静养。除了斐达和丽卡之外,瓜儿曼还特意安排了数位侍女前来照顾他们的起居。

    小穆和莫妮卡、洛丽塔等人,每日都和瓜儿曼女王一起商讨着当前的局势,偶尔闲暇下来的时候,也会来看看克斯特的情况,静静等待他的醒来。

    “可是克斯特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啊?现在,商盟需要你,小穆需要你,我也需要你啊!”斐达心中,有一万个声音在呼唤,可她心爱的男子,依然静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在沉睡。

    “克斯特今天怎么样?”斐达正在想着心事,身旁传来熟悉的声音,是小穆。

    “哎,还是那样。”斐达显得无精打采。

    “不用太担心,医官说他只是思虑过重又受了刺激,这是他大脑对自身的一种保护。”小穆安慰道,“他总有醒过来的一天的。”

    “可谁知道,那天会是哪一天呢!”斐达依然振作不起来,屋内,丽卡正在给克斯特擦拭身子,并且灌一些牛奶果腹。看着他的这位侍从,小穆也不禁点点头。这些年相处下来,当初的不愉快早已消失,丽卡,这是真的把克斯特当成自己的主人了。

    “哦,对了”,小穆一拍脑门,“差点忘了正事。昨天,特拉公爵给我推荐了两个人,说是跟随他一起逃出来的两位士兵。这两人,其中一个自称是魔药师,他制作的药水有很神奇的功效,让我们去请教一下他们。”

    “魔药师?”斐达不解,“什么是魔药师?”

    “我也不太清楚,甚至我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职业。不过特拉公爵说他的魔药给他提供了很大的功效,帮他解决了好大的难题。不过。特拉公爵也没多说,我也不太明白他说的难题是什么?”

    “哦,有这么神奇?”斐达有些将信将疑,“小穆,你说,要不要叫来试试?”

    小穆点点头,“所以我才来问问你的意思,我想既然医官和魔法师都没什么办法,要不,就让这个所谓的魔药师来试试好了。”

    欧德、耶尔乌斯和布莱德三人,在进入商盟新编军之后,一直作为后备力量驻扎在米斯特城附近,欧德是他们的中队长军官。

    当魔法帝国大军即将攻破克斯特的防线时,军委会就准备将米斯特城的商盟总部撤离。而那时候,他们派出了新编军的一部分,先行前往特拉公国的西北部边境,准备为后续撤离人员开辟道路。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欧德的中队就是这支队伍中的一部分。左等右等,他们在边境地区都没有等到后续的撤离人员。再之后,就是无数的溃兵和逃散平民铺天盖地的涌来。

    随之而来的还有商盟战败的消息。

    魔法帝国大军突破防线,包围了米斯特城,自卢修斯国王以下所有的贵族、军队,都罹难了。

    跟随着残兵,这几人一路来到了南马都尔境内,他们将和所有成功逃离的商盟军一起重新接受改编,就在南马都尔城暂时住了下来。

    闲来无事的时候,耶尔乌斯魔药师的名头,就在南马都尔城传开来。他的那些奇奇怪怪效果的魔药,被同样逃难来此的特拉大公爵尝试过后,交口称赞。

    而听说了昏迷的克斯特的事后,特拉公爵就将耶尔乌斯介绍给了小穆。

    这天早上,耶尔乌斯和他的朋友布莱德以及他的中队长欧德,在卫队的带领下,来到了南马都尔城的一座大宅子,两个漂亮的不像话女人,在那里等他们。

    “是魔药师耶尔乌斯吗?”当前一位女子,上前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