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冰与火之魔法骑士 > 第295章 是非成败
    残阳将云染得殷红,仿佛浸满鲜血。

    激战早已结束,但空中仿佛还回荡着“兰尼斯特万岁!”“为赫伦堡而战!”“临冬城万岁!”和“为史塔克家而战!”的呐喊。

    蓝叉河上弥漫着雾一样的冷气,透进了骨缝,钻进了血管,逼得人喘不上气。

    河畔不远处尸横遍野,到处是残破的盾牌,断折的长枪,清扫战场的士兵穿行其中。

    死者已然回归诸神的怀抱,享受永恒的安宁,而生者则还需要打理死者,迎接莫测的明天。

    御林铁卫队长詹姆·兰尼斯特与赫伦堡公爵沃尔特·河安站在战场中央,身边围绕着数十名骑士与卫兵,阳光在枪尖闪耀,红底金狮与金底黑蝠旗帜在他们头顶飞扬。

    恐怖堡伯爵卢斯·波顿与佛雷家族继承人艾德温·佛雷穿过战场,径直向詹姆与沃尔特走来。

    卢斯身材中等,不强壮也不瘦弱,脸上皮肤光滑,没有胡子,看不出时光的痕迹。

    艾德温面色苍白,身材苗条,有着尖尖的鼻子和顺直的黑发。大多数时候,他的目光都显得毫无温度。

    他们身后的几个士兵把一辆破烂的木车推到两位大人面前。

    木车上躺着一个人,或者说一具尸体。腿和脚露在外面,上半身覆盖着一面绘制着灰狼的白色旗帜。

    那旗帜破破烂烂,满是血迹与污渍。

    “幸不辱命,詹姆爵士,沃尔特大人。”卢斯轻声细语,语调柔和。不知为何,却让詹姆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詹姆走到木车的一侧,轻轻揭开旗帜一角,露出那张年轻的脸庞。双眸紧闭,脸上有些血污,神情却出奇的平静。

    一旁沃尔特不禁轻声叹气,神情有些落寂。

    “詹姆爵士,”他看向弑君者,“虽然罗柏僭越称王,大逆不道。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战死,可否准我将其好好安葬,毕竟他与河安有些亲缘关系。”

    “国王陛下可能更想用伪王的人头装饰红堡的城墙。”艾德温冷漠地说道。

    听到乔佛里的名字,詹姆眼中隐隐透出些许失望。

    “陛下年纪还小,难免有些孩子气的行为。”他放下旗帜,看着红色的头发消失在白色的旗帜下。“沃尔特大人,罗柏的后事就交给您来处理。”

    “非常感谢,爵士。”

    詹姆把目光投向恐怖堡伯爵。他那双眸子淡得出奇,眼神也非常平静,背叛旧主似乎对他毫无压力。

    吸了一口气,鼻腔中传来一股铁锈味。詹姆说道“卢斯大人,虽然我并不是很欣赏你的行为,但既然我的弟弟已经许诺过,作为杀死北境之王的奖励,那你现在便是恐怖堡公爵,北境守护。”

    “感谢陛下,太后与首相大人的信任与厚爱。”卢斯的目光闪动,其中情绪微妙而复杂,令人难以洞悉。

    “你恐怕没时间觐见国王,军情如火,你需要立刻挥军北上。我会尽快将战果报告给君临,相信加封的文书印信很快就到。等你攻下临冬城,稳定北方局势,再去君临正式受封。”

    ”感激不尽,爵士。“卢斯微微欠身,”不过史塔克在北境根深蒂固,拥护伪王的贵族不在少数。单凭恐怖堡,只怕难以迅速平定北境。“

    呵呵!詹姆暗笑。他只是莽,而不是傻。

    在史坦尼斯退回龙石岛,风息堡被孤立,河湾地彻底平定之后,提利昂便展开北方攻略。

    高庭,赫伦堡,凯岩城,十几万大军轮流进攻北境之王的领地,让北境贵族们疲于奔命,苦不堪言。

    小恶魔又与小指头达成妥协。先册封小指头为夜歌城伯爵,接着小指头便辞去财政大臣的职务,前往鹰巢城与莱莎·徒利结婚。

    随即鹰巢城宣誓效忠铁王座,狼鱼鹰同盟的可能性彻底破灭。

    人心易变。在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波顿与佛雷家终于被小恶魔拉拢过去。

    对于卢斯,他梦寐以求的便是公爵之位,北境守护之职。对于老瓦德,赦免其女曾为伪王王后的罪行,再赏赐奔流城,便足以让他心满意足。

    这场战斗便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陷阱。如果卢斯与佛雷不反叛,就会又是一次平平常常、势均力敌的战斗。

    正是因为这样的战斗已经发生过很多次,罗柏才会掉以轻心。

    他只带领少量亲卫,率领以卢斯家与佛雷家士兵为主力的军队上战场。结果便是遭到背叛,英勇战死。

    但以史塔克在北境的声望与人脉,如果卢斯不是拉拢到一些有实力的盟友,哪怕北境的局势如此艰难,他也绝对不敢反叛。

    不过提利昂对此早有安排,詹姆也不想从中作梗,”你放心,佛雷家的军队会与你一起返回,助你平定北境。“

    艾德温·佛雷有些愕然,”詹姆爵士,首相大人说过会给我们奔流城。“

    詹姆不喜欢这个人,觉得他身上满满的是负能量,语气有些严厉,”夺取奔流城的事情自有艾蒙·佛雷大人负责。这也是经过瓦德大人同意的。“

    艾德温默然不语。

    艾蒙·佛雷是孪河城侯爵老瓦德的次子。他的妻子是泰温公爵的妹妹吉娜·兰尼斯特。

    说是把奔流城分给佛雷家,但考虑到艾蒙·佛雷性格怯懦,被他的妻子吉娜夫人管得死死的,也许实际上兰尼斯特占得更多。

    ”沃尔特大人。“詹姆的脸色变得和蔼,”我麾下的兰尼斯特军队征战已久,急需回君临修整。接下来攻略奔流城的战事,便由您来主持。“

    沃尔特点点头。奔流城易守难攻,除了围困,恐怕也只有龙才能攻克这样的城城堡。

    -----------------------------------

    阳光穿过塔楼和尖顶,照进红堡的会议厅。暗淡的光线遍洒地面,为墙壁上产自诺佛斯、科霍尔和里斯的精美织锦,挂上明暗相间的条纹。

    地板上铺的是密尔地毯,房间一角摆着来自盛夏群岛的木屏风。

    门两侧是一对瓦雷利亚的狮身人面兽雕像,圆润的红榴石双眼,在黑色大理石的脸上显得炯炯有神。

    环视四周,提利昂突然发现满屋子都是来自厄索斯的陈设。

    大学士派席尔还是那副垂垂老矣的模样,颈间悬挂的链环不见减少,随着一举一动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他颤颤巍巍地走上前,把卷得紧紧的羊皮纸放在提利昂与瑟曦两人中间,“太后,首相大人,这是詹姆爵士传来的最新战报!”

    提利昂迟疑着没有伸手拿信。瑟曦一把抢过,揭起封蜡,展开信纸,碧绿的眼眸微微转动。

    很快太后脸上便泛起自鸣得意地浅笑,“罗柏·史塔克死了!”

    “看来首相大人的计谋奏效了!”情报总管用夸张的表情和语气赞叹,“如此一来,北境便可以宣告平定,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会议桌旁的另外两位大人也面带笑容,轻轻鼓掌,以示庆贺。

    法务大臣史戴佛·兰尼斯特身形健硕,已经显现皱纹的脸庞依然能看出年轻时的风采。相比威严的泰温,严肃的达冯,史戴佛看起来温和得多。

    新任财政大臣盖尔斯·罗斯比伯爵脸色苍白,眼中还带着好些血丝。他疾病缠身,咳嗽断,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

    提利昂脸上没有喜色,平静地接过信纸,“现在高兴还有些太早,北方的蛮子……都是些死脑筋。”

    ”正是。“太后难得地与首相意见一致,”先不要给卢斯加封,等他夺取临冬城,杀光史塔克家的狼崽子们再说。“

    提利昂哭笑不得,”正是因为临冬城还在史塔克手上,才必须给卢斯大人加封,否则他拿什么去拉拢其他家族?死忠于临冬城的北境贵族可不少。“

    “那就先让他代理北境守护。”瑟曦语气坚决。

    ”如你所愿。“提利昂耸耸肩,不再坚持。反正现在北境的局面非常复杂,卢斯也没有时间来君临受封。

    说完战事,提利昂想到了自己的事。看看瑟曦,又把目光投向史戴佛·兰尼斯特,”现在河湾地已经完平定,谷地已宣誓效忠陛下,北境的平定,看来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是不是应该讨论下凯岩城的事情?“

    史戴佛的笑容僵硬一瞬,”河间地还有奔流城、海疆城等等没有收复。风暴地,风息堡也还在抵抗,史坦尼斯蛰伏在龙石岛;多恩的态度也还不明朗,离最终的胜利还早,你还不能卸下重担。凯岩城的问题嘛,可以稍后再说。“

    提利昂皱了皱眉头,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下意识地交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