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来寻 > 第296章 身世悠悠何足问
    王睿今天本来心情很好。

    在画舫上喝着花酒,一般人心情都不会差。

    在座的是王睿的三五好友,陪坐的皆是秦淮名妓,更难得的是还请到了檀雅姑娘来弹月琴。

    才子美人,一片和谐场面。

    王睿酒到酣处,兴之所致,打算作诗一首。

    他昂扬立于船头之上,任微风吹过头上的逍遥巾,感觉自己是如此的玉树临风。

    于是他决定用诗句夸一夸檀雅姑娘,或许能得佳人青睬。

    “梅粉初娇拟嫩腮,一枝春信……啊!疼疼疼……”

    突然,一颗硕大的苹果重重砸在王睿头上。

    “啪”的一声,那苹果裂成数瓣落在地上,还散发着甘甜的气息。

    王睿捂着头惨叫不停。

    手触之处,好大一个包。

    “谁?谁干的?”他如猛兽一般咆哮起来。

    突然,远远的传来一声大喝:“恕在下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傻子!”

    王睿眯着眼抬头看去。

    “林启?”

    老子没去招惹你,你居然来招惹我?

    “你这个攀龙附凤的窝囊废!临阵脱逃的胆小鬼!”王睿奋声骂道。

    “他说什么?”凭栏处,林启皱眉问道。

    锦瑟摇了摇头:“听不清。”

    林启便喊道:“你这个大傻子!敢大点声吗?”

    他得徐峰与南灵衣的教导,虽不算武林高手,声若洪钟还是能做到的。此时声音远远传开,极是响亮。

    王睿极气,跳脚道:“给我划过去,把船划过去!”

    却听林启还在喊道:“吾久经战乱之地,见民生凋敝,万国征戍。长江以北,烽火被峦,积尸草木腥,流血川原丹。没想到一渡江南,却见你们这些文人骚客,每日惯会夸夸其谈,画舫宴席,青楼醉饮。既如此,何必读圣贤书乎?何敢自称士耶?”

    他这一长串的喝骂,拿出了前世开董事会时批评人的架势,气势极盛,加上声音响亮,如若惊雷,在秦淮河两畔响彻开来,竟是将整个江南的读书人都骂了进去。

    王睿气得恨不能晕过去,恨恨骂道:“狂悖竖子!敢在本才子面前逞口舌之能,待我过去,骂到你亲娘都不认识。你这上胆小鬼逃兵……船夫,快划船。”

    他这嘶声力竭的一通吼,牵得头上的肿包愈发疼痛,只好又抱头痛呼。

    却有正在附近的读书人纷纷跑到街旁抬头观看,其中不少有在钟山见过林启的,便开口骂道:“姓林的,你杀人放火受招安,本就其心可诛,营营苟且受了朝庭招降,却依旧不思报国,临阵脱逃。还敢到我们江宁城钻营,枉图攀龙附凤,此等小人,何颜敢大放厥词!”

    “哈哈哈哈……”林启仰天长笑。

    萧琦与萧珀赶进来,正见这一幕,不由心道:林启你这是疯了吗?

    却见林启笑罢,冷笑道:“其心可诛?好一句其心可诛,我父子二人,为这大梁江山抛头颅、洒热血,到头来便是一句又一句莫须有的其心可诛……”

    这一句‘父子二人’听得众人心中奇怪,不禁有人问道:“你父亲又是哪个?”

    林启转头向萧琦看了一眼。

    萧琦立刻会意,跨步上前,侃侃道:“他便是永兴军路林帅之子。”

    严虎起兵时曾言“林述被以非罪,至今满朝流涕,士民伤怀”,这却不是虚话。江南士林又自诩高风亮节,时常点指朝局,同情林述者大有人在。

    此时萧琦一言既出,场中诸人倒吸一口凉气,呆若木鸡。

    什么‘杀人放火受招安之类’的言论,顿时却不攻自破,堂堂经略之子,怎么可能做这等事……

    人群中马上便有人说道:“原来如此啊,什么临阵脱逃?大家想,朝庭调拨了三万人的武定军,却将主将弃之不用,这是要削他的兵权啊……”

    “既使朝庭将林帅下狱,林公子依然劝降了严虎余部,北上抗辽,结果呢,如此大功,朝庭却未给林帅洗清冤名,反而夺了林公子的部曲……”

    “所以他逃到江宁,找歧王庇护啊。”

    这样的言论一出,江宁士子转念一想,这确实很符合自己印象中这个昏庸无道的大梁王朝。

    这大梁朝若不是如此昏庸无道,为何自己这样才高八斗的学子会屡试不中?

    这大梁朝若不是如此黑幕重重,为何他人高楼宴饮,自己却连青楼也逛不起?

    所有人脑中都构建出一幅忠臣良帅被陷害,其子孙后代被一路追杀的情形。

    却见楼上林启当众向萧琦行了一礼:“罪臣之子林默,谢殿下回护之恩。”

    听着这饱含真挚的声音,不少人心道:果然……是我们江宁的歧王在保护林帅之子。

    《赵氏孤儿》戏曲里便也是这样演的,忠良之后劫海余生,今日之事传出去又是一段千古佳话。

    自古名将多蒙冤,但公道自在人心。

    锦瑟亦是深深看向林启,目光极是心疼。

    林启谢过萧琦,转目看了眼楼下众人,脸上露出一个悲悯又自嘲的神情。

    “锦姑娘是吧?你让我送你一首词,且听好罢。”

    他手拍着栏干,放声吟道:

    “启也狂生耳。偶然间,缁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一词唱毕,全场皆惊。

    锦瑟脸上,一行清泪缓缓流下。

    “且由他,蛾眉谣诼,古今同忌。”

    从古到今,才干出众、品行端正的人遭受谣言中伤,这都是常有的事,姑且由它便是。

    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

    这一日的江宁城,秦淮河畔一个狂悖的少年,对沉醉在青楼歌舞中的江南才子们迎头喝骂,让他们从纸醉金迷中醒来片刻。

    或许今日的激昂终将散场,但这一刻他们放声高歌,仿佛是因为自己这一身浩然正气,方才荡尽忠臣冤屈,让这乾坤琅琅,人间清平。

    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

    这一刻,所有人热血盈眶。

    他们痛骂着这个昏聩的梁朝,因为他们热爱这个如画的梁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