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箭魔 > 第三千五百三十八章 吞吞吐吐的灵绝
    场此时都认定了大长老的话,这射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好吧!

    还三箭比试谁中的多!那肯定最后是规定如果同样多的话是肖汉输,因为只有这种情况下肖汉才可能输。

    “若是如此的话,肖汉师兄倒也不算是输!不过是对方的阴谋诡计罢了,外界反而会觉得司命那家伙恬不知耻!”

    “是啊!这样的规则有什么可比性,就算是赢了又有什么意义?”

    “呵呵!就算是让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弟来跟肖汉比试,这规则他们也能赢好吧!”

    “就是!司命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他以为这样赢了就算是赢?”

    “诸位长老……我还没有说完……”

    灵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后面还有,靶子碎了也算是输,无论是谁射碎了靶子都算是白……”灵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大长老打断了。

    “果然!简直是臭不要脸啊!射碎了靶子也算是肖汉输?肖汉的脑子难道有问题?这样的比试他也接?”

    “大长老有所不知啊!这司命一向诡计多端,而且肖汉师兄脾气也火爆,想来必然是这厮用了什么阴谋诡计逼迫肖汉师兄上钩的!”

    “是啊!肖汉师兄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脾气太火爆了!”

    “这样的规则输赢已经没有意义了!这根本就是小孩子过家家的规则。”

    “不错!这样的规则天下若是有人能够赢了,我就把堂上所有的凳子都吃了!”

    开口的这位吃凳狂魔就是刚才那个吆喝着肖汉要是输了他就吃凳子的,可是他这会儿好像忘记了刚才说的话,而且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当灵绝听到他这话的时候,看向他的眼神都有点诡异了……

    仿佛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同情。

    “如此规则输赢根本没有意义!”

    “这规则别说是肖汉出手了,就是神出手也不可能取胜好吧,所以输赢根本没有任何可说的,也不用太过在意。”

    “想不到司命此人竟然如此卑鄙,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取胜,看来水蓝宗是贼心不死啊!”

    “哼!司命那家伙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么?这样的比试也定然是他想出来的吧。”

    “只有他有这样无耻,不过他这如意算盘是打错了,这天下人又不是傻子,难道天下人不会自己分辨对错么?”

    “对啊!他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污了肖汉堂主的名声是没有意义的!”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这一场的输赢没有任何意义,可是肖汉堂主还是太过冲动了,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肖汉堂主不是好事,对于那司命狗贼就是好事了?他竟然想出如此卑鄙无耻的手段!老夫都替他脸红!”

    “哼!不用你替他脸红,那家伙早就不要脸了……”

    水蓝宗别院之中,司命一直打喷嚏……暗暗纳闷,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不过也幸好司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是知道的话,他能现在提着刀砍死这些人!

    特么你们要不要脸!这件事跟老子有一毛钱的关系么?老子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老子就只是在这边当观众!老子现在当观众都不行了么?什么就狗贼了?什么就无耻了……我去你们大爷……

    这会儿灵绝听着这些长老们的话,脸都红了,终于玉玑子好像看出了灵绝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道“灵绝,你有什么话要说?”

    “师尊……这……这……”灵绝这会儿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因为刚才长老们说了那么多,如果自己开口的话,岂不是等于直接站在这里打所有人的脸么?

    “为师什么时候教你吞吞吐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玉玑子忍不住皱眉,灵绝这孩子今天是这么了?以前他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好听不好听的都要说。

    毕竟,灵绝的身份跟一般弟子不一样,一般弟子可以在某些时候有所顾忌不能开口,毕竟得罪人这种事情谁都不敢乱来。

    可是灵绝不一样,你是首席弟子,未来的昆仑掌座,所以你说话应该永远是帮理不帮亲的,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成为掌座,因为掌座不应该因为自己的情绪或者是顾忌而闭嘴。

    所以任何时候玉玑子都是教授灵绝,哪怕是大长老有什么话说的不合适,该怼回去就要怼回去,因为一个合格的大长老绝对不会因为被首席弟子怼了而有任何不满,相反的,他会反思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有问题。

    若是你连怼长老的勇气都没有,那么你这个首席弟子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一个唯唯诺诺的掌座是会毁掉昆仑的。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首席弟子对所有长老都毕恭毕敬,不敢声张,等到他成为掌座之后,会有人尊重他么?

    所以说从小灵绝接受的教育就是无论你面对谁,哪怕是面对掌座,有时候你也拥有质疑的权利。

    这不是说不够恭敬,而是恭敬的同时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此时看到灵绝欲言又止的样子,玉玑子有点不高兴了。

    灵绝什么时候这样有话不敢说了?

    其实玉玑子不知道的是,不是灵绝不说,是灵绝不敢说啊!因为这会儿只要自己的话语出口,就等于是瞬间打了所有长老的脸,这样的话……灵绝……

    “是啊灵绝难不成那司命还有什么卑鄙的地方,你说出来!”

    “就是!有什么怕的!说!”

    “灵绝!你可是首席弟子,该说的话有什么不敢说的!”

    “这孩子,什么时候学的这毛病,以前可不这样,该说话说话!你一个首席弟子怕什么!”

    一群长老渣渣呜呜的,可是他们越是这样,灵绝的苦笑就越是厉害……我怕什么?我怕打你们的脸啪啪的响呗……但最终身为首席弟子该有的勇气灵绝还是有的,所以当着所有长老的面,灵绝开口了,只不过当灵绝开口的同时,整个昆仑大殿彻底陷入了死寂,再也没有了刚才人人怒骂的场面……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看着灵绝,因为他们简直不敢相信灵绝口中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