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打造功夫巨星 > 第四百三十六章:兵器展示
    1999年3月15日,陈卓在奥克兰市的第七天。这是宝剑铸成,两人进行较量的日子。

    一大早,在奥伊尔铁匠铺外的平地上,放着一个实木大桌,上面放着三把带鞘的宝剑。正是圣剑纳希尔、人类之剑虎头鲨、精灵战刃雷霆鸟。

    大木桌旁边坐着三个大胡子,正是铁匠铺里的资深师傅,作为此次比赛的裁判。

    陈卓和奥伊尔两人站在大木桌的两头,抱手相对而立。

    周围一圈的工人过来观摩这场赌斗。这可以说是东方铸剑术和西方铸剑术的一次比拼。也关系到他们的工钱------他们都是记件拿钱,无论是订单价格增加20,还是减少20,都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工钱。

    “e奥伊尔,赢下比赛,让我们拿一笔奖金吧!”

    “陈,虽然很感激你给我女儿签名,但是我觉得你还是会输。”

    “新西兰的骄傲,铁匠大师,一定赢,一定赢还有记得加钱。”

    “老板,你最厉害,我小约翰永远支持你!”

    道具师约翰喊完之后,扭头对坐庄的那个人道“我出20元压老板赢。”

    “你还真是个忠心的下属。”

    坐庄的大胡子收下20元笑道。

    “我再压80元奥伊尔大师赢。”

    约翰又拿出几张新西兰币拍在了另一边。

    “好吧,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这个狡猾的家伙。”

    在工友们吵闹着呼喊时,一行高档公务车队驶进了农场,在铁匠铺前停了下来。

    车上下来一行人,当头一个黑发的四十岁妇女,看了看面前热闹的氛围,一脸迷惑。

    “这是怎么回事?”

    黑衣秘书赶紧上前去询问之后,汇报道“部长,今天是奥伊尔大师和陈卓先生两人比赛的日子。大家都在看谁能取胜。”

    “e听起来很有趣,我们也去看看吧。”

    中年妇女微笑着说道。黑衣秘书立刻让手下工作人员帮她开出了一条道,站到了最前面的位置。

    而在场中央,陈卓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钻石牌机械表。

    “十点整,开始吧!”

    “接受失败的命运吧,陈!”

    两人同时走向木桌,拿起了自己打造的武器。

    这次比剑,一共评判五个项目。

    分别为一剑柄与剑鞘华美、二剑身造型、三剑刃锋利、四剑刃坚硬度、五剑身柔韧度。

    由三名资深铁匠师傅评判胜负。

    “首先,检测剑柄与剑鞘。”

    “我先来!纳希尔圣剑,长132澳洲最高档小牛皮制作的外鞘,呈现淡蓝色,十字格手,牛皮双手握柄,尾部配重呈现荷鲁斯之眼形状。展现出一个王者之剑的风采。”

    奥伊尔大师将自己的得意之作高高举起,让周围的人都能看到,得意洋洋的说道。

    周围看客都纷纷点头。

    “这把剑从剑鞘选材和剑柄上来说,都是上上之选。”

    “小牛皮剑鞘结实耐用,加上恰到好处的皮质背带,无论是跨在腰间还是背在背上,都很方便,实用性也考虑到了。”

    “剑柄虽然没有繁琐的铭文,但是简洁明快的风格,牛皮握柄防滑设计都很完美。”

    三位评审人员纷纷称赞道。

    周围看客也不住点头,奥伊尔大师的作品果然很注重细节。

    “那么,该我了。”

    陈卓举起左手上的人类之剑虎头鲨,高声说道“此剑名为虎头鲨。长118剑鞘采用黑檀木,天然呈现乌黑色。剑格采用鲨鱼尾鳍形状,握柄也是用黑色棉布绳捆扎而成,防滑吸汗,握在手中增强摩擦力。”

    “这把剑,名为雷霆鸟。长118剑鞘采用红木制作,身呈现赤色纹理,剑鞘顶部用金色装饰,成为鸟嘴形状。剑格呈现无剑格形式,握柄用黄金镂刻金属柄。显得非常华美。”

    陈卓介绍完之后,将两把剑又放在了桌子上,让评委观摩点评。

    “东方制剑术喜欢用木材做柄,虽然独具一格,但是这把虎头鲨通体黑色,实在没有亮点。”

    “雷霆鸟采用红木纹理很漂亮。配上黄金雕饰,似乎有所进步,但是整体有点浮夸。”

    “一把剑的剑格是非常重要的,在战斗时,剑格可以说是战斗的重要伙伴,这两把剑在剑格处理上都有些草率,显然没有从实战出发。”

    三个评委点评完之后,互相小声商讨了一下,道“所以我们认为,在剑柄与剑鞘华美这一局,奥伊尔大师获胜!”

    “耶!”

    奥伊尔大师兴奋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周围的观众也都大声为他叫好助威。

    “老板,你是最棒的,我相信你!”

    在人群中一个不一样的声音高呼道。

    小约翰喊完之后,又转身拿出一百元压拍在赌桌上,道“我再压一百元赌奥伊尔大师赢。”

    陈卓面对周围的声音,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其实他觉得自己的设计思路并没有错。比如那个剑格的问题,这是东西方战斗思路不同造成的。

    东方剑术讲究配合身法的灵动,所以剑格比较小,防护手指的同时也便于灵活挥舞。而西方的剑比较沉重,剑格也比较大,具备一定的格斗功能。

    利用剑格作战,还是从德意志剑圣理查德纳尔开始形成的一种格斗技巧,并成为数百年来的欧洲中世纪剑术主流。所以在他们的意识里,没有大剑格就是没有实战性。

    好吧,谁让这次评委都是西方人呢,陈卓也没有争辩。

    “接下来进行第二项剑身造型展示。”

    “还是我先来吧。”

    奥伊尔胜了一局,更加得意,举起自己打造的纳希尔圣剑,一把将其拔出,剑鞘丢在桌子上,双手握住剑柄,来回挥舞了两下,然后展示给众人。

    “纳希尔圣剑,刃长92刃宽46,重26千克。剑身笔直、中正、从剑尖到剑锤呈现完美的对称形状。剑身上有精灵语铭文reey,etyteérávrtee。意为日月星辰,七星围绕,精灵之光。”

    “哦,这把双手剑真是完美,剑身修长,具有力与美。”

    “完对称的剑身最能显示出奥伊尔先生精湛的打造工艺。”

    “上面的铭文虽然是后来铭刻上去的,但镀金之后,看起来真的很华美。”

    众人又是一阵赞叹,果然不愧是大师啊。

    “那我该我了。”

    陈卓微微一笑,抓起虎头鲨一摁剑鞘上的绷簧扣,只听“沧浪”一声,剑身从剑鞘中弹出了半尺。

    “哇哦,好精巧的设计,剑身竟然可以从剑鞘里弹出来!”

    “剑鞘里面一定装了弹簧机关,这就是木质硬剑鞘的优点了,可以在里面装上一些小花招。而皮质软剑鞘却做不到这一点。”

    “刚才剑出鞘的声音就像钢琴按键一样动听。”

    陈卓一个标准的拔剑式将剑身拔了出来。沧浪浪一声响,还带有一点铁石回声。拔出的剑身黑白分明,黑色厚重,白色耀眼。

    “天呐,我一次听到拔剑出鞘还有这么美妙的声音。”

    “想不到这黑乎乎的剑鞘与剑身配合才能看出精妙。”

    “快看那剑的形状,像不像一条凶猛的鲨鱼?天啊,虽然只有黑白两色,但是鲨鱼的眼睛、鲨鱼的白牙,鲨鱼的鳞鳃,加上尾鳍,就像一条活灵活现的大鲨鱼,难怪这把宝剑叫虎头鲨!”

    “更神奇的是,这个鲨鱼形状不是雕刻与染色形成的,而是折叠锻打形成的自然纹理!想不到陈竟然有这么高超的锻打技术!”

    “灰黑色的剑鞘中突然拔出这把黑白分明,凶象毕露的大鲨鱼,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就像是深蓝的海面上,突然跃出一条吃人的鲨鱼向你张开大嘴!这个设计太棒了。”

    “虎头鲨已经这么让我们吃惊,雷霆鸟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人们的议论之中,陈卓又拔出了红木金柄的雷霆鸟。

    绷簧将剑身弹出,伴随着悦耳声响,陈卓手腕一转将其拔出。露出一把精灵弯刀,类似于日本刀的弯曲,雪白刀刃、漆黑刀身,刀身之上雕刻有金色雷霆鸟图案。配上金色握柄,类似于一只飞翔的精灵神鸟。

    “果然不愧是精灵战刃,充满了精灵族的奢华与精雕细琢。”

    “精灵战刃更类似于一把刀,单面开刃,刀身流畅。”

    “这种雕刻与镀金技术,也显示出陈的技术造诣。”

    陈卓左手虎头鲨,右手雷霆鸟,耍了几招双持剑术,更是引得众人拍手叫好。显示出这两把武器的实战性能。

    奥伊尔大师在旁边看着瞪大了眼睛,他想不到陈卓不但格斗能力超强,锻造技术也这么厉害。

    “好吧,我们似乎也不用犹豫了。虽然奥伊尔大师的设计很棒,但是一对比的话,还是陈先生在刀身设计上更加优秀。所以,这一局,陈先生获胜!”

    三个评委交谈一番之后给出了结论。

    周围众人对这个结果也没说什么。从视觉效果还有设计巧妙上来说,陈卓确实更胜一筹。

    “接下来进行第三项剑刃锋利。”

    这项测试的方法就是比赛切凉席。

    凉席泡水后密度更大,也有一定韧性,如果锋利度不够,是很难将其切开的。

    奥伊尔用纳西尔圣剑轻松砍断了十公分的凉席,又大力砍断了十五公分,但是在挑战二十公分时剑卡在了里面。

    而陈卓的虎头鲨和雷霆鸟则一下将二十公分的凉席切成了两半。

    “天啊,你怎么做到的?”

    奥伊尔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我对虎头鲨进行了猝火后开刃,又进行了回火处理。雷霆鸟则采用覆刃技术。”

    当然,还有陈卓强大的力量和速度加成,但这就没必要特意说明了。陈卓将两把兵刃展示给他看道。

    “真是惊人的技术。这局我输了。但是硬度的测试上,我是不会输的。”

    这局根本不需要评委宣布,大家都看出谁输谁赢了。

    “老板好棒,老板加油!”

    小约翰在人群中继续大力呼喊着。

    “现在进行第四项剑刃硬度测试。”

    新的硬度测试,要做的就是砍铁丝。

    在铅块之上摆上铁丝,用剑去砍,从直径4的8号铁丝,到5的6号铁丝,再到6的4号铁丝。

    硬碰硬才能看出剑刃的坚硬程度。以砍出卷刃为限。

    奥伊尔的纳希尔圣剑是双手剑,在剑刃坚硬上更胜一筹,将4号铁丝砍断了10截才出现了卷刃现象。

    而陈卓的虎头鲨和雷霆鸟属于单手剑,剑刃硬度差了一点,在4号铁丝的挑战上,砍到5截就发生了卷刃现象。

    “此局,奥伊尔胜!”

    评委们高声宣布道。

    周围压奥伊尔赢的人开始欢呼,这一下2比2平,就看最后一局测试了。

    “现在进行第五项剑身柔韧度测试。”

    一把好剑不能单纯的坚硬,还应该有一定的柔韧性,即便弯曲一定程度,也不会折断那种。

    工业化出来的刀具虽然坚硬,但是太脆,一弯就折,这也是武器爱好者最诟病的一点。

    只有手工打造的多层折叠锻打的宝剑,剑身内部已经形成了层层叠叠的形状,具备了坚硬与韧性,才是一把上好的宝剑。

    测试的方法,就是将剑插入测试槽内,进行弯曲,谁的剑弯曲的度数大,谁就获胜。

    “看我的!”

    奥伊尔再次当先,他将纳希尔圣剑在测试槽内固定好,双手一扳,就弯成了45度,一松手,剑身回弹,嗡嗡直响,最后停下来时,剑身依然笔直。

    “看到了没有,这手技术,才是我成为铸剑大师的绝活!”

    奥伊尔哈哈大笑。周围的观众也赞叹连连,一个好的铁匠如果不能打出柔韧性良好的宝剑,永远只能被称为一个匠人,而不是大师。

    “该我了。”

    陈卓将虎头鲨和雷霆鸟一起固定好,双手一用力也同样弯到了45度。一松手,剑身顺利回弹,恢复了原状。

    “想不到,想不到你也具备了这样的技术!”

    奥伊尔赞叹连连。他已经将陈卓当成了自己同一级水平的大师。

    “陈的双剑果然也很厉害,回弹的声音也很棒。”

    “我就知道,他的技术一定不错,要不然也不敢来挑战奥伊尔大师。”

    “想不到最后竟然是平手。”

    正在众人赞叹时,陈卓再次抓起两把剑柄,开始弯曲,一下子弯刀到了60度的程度。

    “哦,天啊,陈的剑竟然还可以再弯!他的剑柔韧性已经超越奥伊尔大师了。”

    “他怎么做到的。简直不可思议。”

    奥伊尔看到陈卓的双剑,自己也不禁摸了一下纳希尔圣剑,但还是放弃了,他铸剑无数,对自己的水平最了解,弯曲到45度已经是他的水平极限,再弯曲的话,就会有折断的风险。

    正当奥伊尔想要开口认输时,却看到陈卓还在将双剑进行下压。

    “宝剑还在弯曲?70度了,陈的宝剑这么强吗?”

    “天啊,已经到80度了,这可是钢剑啊,那可是连4号铁丝都能砍断的钢剑,怎么会像面条一样软!”

    “不要再压了,已经到90度了,那两把剑是这么完美的艺术品,不要折断啊,不要!”

    观众看到陈卓的双剑已经完成90度直角,都惊呼起来,千万别折断啊,这么好的两把剑,太可惜了。

    陈卓感觉了一下力度,也觉得这是双剑的极限了,便松开了手,双剑回弹,在测试槽中回荡了一会儿,发出悦耳的嗡嗡声。

    最后停下来时,奥伊尔大师第一个冲上去观看,剑身笔直,丝毫没有弯曲的迹象。

    “这,这简直就是神品!”奥伊尔大师摩挲着感叹道。

    “我使用了中华夹钢术。”陈卓满意道。

    “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奥伊尔大师观摩着双剑叹为观止。

    周围众人大都是铁匠这个行当的,也都为陈卓的技艺所震撼,纷纷鼓起掌来。

    “老板,你是最棒的!”

    小约翰一边脸上笑嘻嘻的鼓掌,一边暗中心疼,自己可是输了一百多元啊。

    “我输了,你们《指环王》剧组以后的订单我都会为你们减少20费用的。”

    奥伊尔也是个信守诺言的人,愿赌服输道。

    “胜利者拥有特权,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陈卓笑道。

    “当然。您说。”

    “那就是赌注取消吧。大师你的技术我也很佩服,铁匠铺内大家的工作也很辛苦。订单降价20的话,就当从来没说过吧。这就是我的要求。”

    “哇哦哦哦,陈真是个慷慨的人。”

    “陈先生好棒!一会儿我们一起喝一杯!”

    “太好了,不用减薪酬了。”

    周围围观的工人大声叫起好来。

    “这怎么好意思。”

    奥伊尔彻彻底底信服了,陈卓真是个拥有高尚品格的人啊。

    “没什么,只要尽快将我的铠甲制作出来就行。”陈卓笑道。

    “当然,放心交给我!我会加班给您打造,并亲自送到剧组去。”

    奥伊尔拍着胸脯保证道。

    “陈先生,你真是个神奇的人,也足够慷慨。刚才的比赛简直太棒了。”

    人群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一边鼓掌一边走了进来说道。

    “哦,你是?”

    陈卓看到对方,似乎很陌生,以前已经应该没有见过。

    “这是海伦·伊丽莎白·克拉克女士,艺术、文化和历史遗产部的部长。”

    奥伊尔大师连忙过来介绍了起来。他作为传统艺术的代表人物,跟对方有过不少接触,也接过她不少订单。

    “她还是劳工党的领袖,下一届新西兰总里最有力的竞争者。”奥伊尔悄声在陈卓耳畔说道。

    哦,陈卓一下想起来了,这就是后来新西兰在任八年,与中华构筑良好关系的克拉克女士。虽然她要到1999年12月才竞选上台,但她所领导的劳工党已经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占据了多数,当选上台似乎已经是板上钉钉之事,说她是现在新西兰最有权势的女士也不为过。

    “你好克拉克女士,很高兴认识你。你的来意是?”

    陈卓立刻展现出自己优雅的笑容亲切的问道。

    “我为你而来,陈先生。作为新西兰艺术、文化和历史遗产部的部长,我要向你抗议!”

    “抗议?”

    “是的,我要抗议你歧视我们。新西兰和澳大利亚那么近,去年你拍摄《侣行》时却只去了澳大利亚,致我们于不顾。我们新西兰同样属于亚洲赛区的国家,但你的天下一武道会邀请了周围所有国家,却唯独没有向我们发出邀请函。所以我要向你狠狠的抗议。”

    海伦很有亲和力的笑道。

    “哦,呵呵,这么复杂么?那我们去安静的一点的地方详谈吧,看来我必须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