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萌妻十八岁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抓一个正着
    要看看丈夫在公司里面的情况。

    丈夫在公司里面是不是和哪个女人卿卿我我好得不得了,就像当初和自己一样的那个情况的?

    童欣想去一趟公司。

    于是就走出了客厅。

    来到了客厅的时候,听见月嫂在厨房里面忙忙碌碌的。

    童欣看了看厨房门口,然后站在客厅里面大声的说了一句“阿姨,我出去走走,你看着点孩子,不过孩子现在睡着了,可能还要很久才会醒过来,我也觉得应该出去看看,很多事情,如果不自己亲自看看的话,总是不放心的,不过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相信自己的丈夫,我也相信这个社会上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也没有那么的可恶,我不相信丈夫会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相信公司里面的其他人会对我如此,我不相信我一旦生了孩子,一旦离开了公司,其他女孩子就会迎上来,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也许还有补救的方法,也许这些都不会发生……”

    “好的。”

    童欣话都没有说完,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本来还想否定月嫂的想法,本来还想为自己的丈夫说一两句话,本来还想坚定自己心中的想法,不会怀疑自己的丈夫,不会听信这个月嫂说的说的话……

    但是月嫂已经应了自己的话。

    应了自己的话也就算了,毕竟月嫂在厨房里面忙得一片响,也许真的有很多活要做。

    所以童欣就走到了别墅门口,换了一双鞋子,然后就这样风风光光地出去了。

    这是童欣自己认为自己穿的这套衣服,还有这个妆容,还有那个高跟鞋是风风光光的。

    不过总是觉得自己浑身乏力一样,不过自己走了几步还觉得,还可以走路。

    童欣走出别墅,于是走到了大街上,伸手拦了一辆滴滴,于是坐了上去,报了了公司的地址。

    然后一下子就来到了公司里面。童欣抬头看了看公司,看了看最顶层丈夫坐的那个办公室的窗户,于是,满脸的笑容。

    童欣像是看到自己丈夫一样,笑了起来。

    于是,快步地走进了公司里面。但是这个女人脚步再快,也是比较缓慢的,因为这个女人依然是浑身无力。

    只不过是努力让自己行走,努力,让自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废人,努力让自己往前面走去,来到了电梯里面。

    掠过童欣的身影,电梯门口那些人面面相觑的。

    “她怎么来了?”

    “她不是在坐月子吗?”

    ……

    童欣不理会这些身影,也不理会前台那些惊讶的表情,更不理会旁边的人。

    那些面面相觑的表情,那些一点都看不懂的表情,不搭理。

    这个女人继续走进了电梯,然后按着上升键,按着最顶层的那个楼层的号码。

    电梯栩栩上升,虽然电梯让自己有些头晕,不过这个女人抓住了电梯里面的那一根不锈钢杆子,还好靠在电梯墙壁上面稳定了许多,自己安静了许多,自己的头也不是那么晕了。

    一下子电梯就来到了最顶层,童欣立马就兴奋地走了出去,朝自己丈夫的办公室奔去。

    但是当童欣推开门的时候——

    童欣被自己丈夫办公室里面那一幕,吓呆了。

    童欣立马像是浑身被冻住一样,定在了办公室门口,张开了嘴巴。张大了嘴巴一个大写型定在那里,眼珠子像是快要凸出来一样,那么讶异无比地看着办公室里面。

    这是一副什么画面?

    一个年轻的姑娘趴在自己丈夫的身上,凑近自己丈夫的脸,在那里使劲地往前面压着,他们在干什么?

    而丈夫却坐在椅子上,被这个女孩子家的压着,喘不过气来。

    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于是童欣等自己缓过劲来的时候,冲了过去。

    童欣抓起办公桌上丈夫的那个茶杯。

    刚好有一杯滚烫的茶水,朝这个女人的背部泼了过去。

    然后将整个杯子砸在的这个女人的头部上。

    顿时间,两个人才知道有人进来了,并且有人朝自己泼来滚烫的开水。

    开水烫到这个女人的脖子发红,然后砸到头上血流不止。

    一下子童岳明就吓呆了。

    这个女孩子已经晕了过去,晕倒在自己的前面。

    童岳明立马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然后一眼就看见是自己的妻子站在办工桌的对面。

    童岳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那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干出来的事情。

    童岳明伸出手,指着自己的妻子,然后又放下了手,一点都不愉快,一脸的愤怒,然后拿起了电话,拨打急救。

    等急救车来了,将这个女孩子拉走了之后,然后才返回办公室里面,来到了自己妻子童欣的面前。

    站在自己的妻子的面前,浑身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妻子童欣,然后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不知道从何说起,妻子在想什么?妻子来这里干什么?

    这个男人一点也不清楚,难道妻子是特意来抓奸的吗?

    这个男人想着想着,真的不知道该搭理妻子还是不该搭理妻子。总之,真的不想搭理这个妻子,现在变得像一个泼妇似的!

    “童欣,你现在在坐月子,不可以出来这里的,你来我的办公室干嘛?你来办公室里你是不相信我吗?你来这里抓奸的吗?你以为你今天抓到得到吗?等一下我让你看个东西,还好我这个办公室里面都有监控器,而且那些监控画面,非常的清楚,我让你看看我和刚才那个小王到底在干什么。”

    童岳明也懒得跟她解释,心想着带着童欣看监控得了!

    既然不信任你,那就让事实说话。

    “你要知道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从后面看的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居然不相信我的为人,你居然会怀疑我和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你要知道刚才我们在做什么事情,你就会知道你哪里错了,还有你看看你自己刚才那个样子,你看看你自己发疯的这个样子!”

    童岳明说完,也不过自己的妻子愿不愿意,也不过这个家妻子到底现在有没有力气,也不顾自己的妻子能站得稳站不稳,更不顾自己的妻子头到底晕不晕乎,不顾自己的妻子心情好还是不好,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男人抓着妻子的手臂,往老爷老太爷的办公室走去。

    然后冲了进去,站在老太爷的面前。

    童岳明忙不迭地说道“爸,童欣居然怀疑起我来了,我现在让童欣看看我办公室里面那一段监控画面,我要让童欣知道我刚才在干什么,以及刚才建筑设计部的小王到底在干什么,我就让童欣清楚自己的嘴脸是多么的可怕!”

    嘴脸?

    童欣听着自己的丈夫如此评价自己的时候,愣住了。

    什么叫嘴脸?

    难道现在变得如此的可怕的吗?

    难道现在自己变得如此的讨厌了吗?

    丈夫已经完看不起自己了吗?

    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自己是不是真的变成那样不可爱的样子了?

    难道如此精心地打扮,挑了一件如此难穿的衣服,而且穿上去浑身都发冷,这下还不可以吗?

    穿了一双高跟鞋,让自己整个身体都摇摇欲坠,这样还不可爱吗?

    还不漂亮吗?

    还不温柔体贴吗?

    这个女人居然如此怀疑地看着自己的丈夫,明明是在偷吃,明明是在和别的女人乱七八糟鬼混,却不承认,却和自己的父亲一起来狂骗自己吗?

    要知道微信上那个“亲爱的”一定就是建筑设计部那个女孩子小王!

    “童岳明,你在乎了什么?你要知道现在是上班的时候,你也认为这个女人在你办公室里胡闹吗?还带到我办公室里来吗?你要知道我的血压,本来刚刚下去,现在看见你的这个女人,我的血压又开始升高了,在这里搞什么呢?这些监控有什么好看的?监控我们要看的东西是一些重要的东西,这些没有必要看的东西,为什么要看?”

    童老太爷的眼睛里充满恨意。

    “这个女人怀疑你和别的女人有关系是吧?这些怀疑吗?其实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和这个女人有关系吗?你和这个女人又没有领证,现在你选择谁选择哪个女孩子,是自己的自由,不过要选择的话就选择一位门当户对的大小姐,像公司里面这些员工,你就不要去动好了!带着她出去!”

    童老太爷他也不想看这个儿媳妇,看也不想看自己的儿子,然后就那么非常坚固地吼叫了一句,连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一起扫地出门。

    然而,童岳明也不敢违抗自己父亲的意志,也不敢怎么地,父亲不让看那个监控画面,那就不能看。

    于是听自己父亲的话,抓着自己妻子的手臂,又像刚才拽进来的时候一样,生拉硬拽那样拖了出去。

    将妻子拖到电梯门口,然后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童岳明对着电话说道“童立,现在你把我的妻子带回别墅里去,安安地把我的妻子送回去,不能够让我的妻子继续留在公司里面捣乱!”

    童岳明将童欣拽到了电梯门口,然后就松开了手。

    童岳明一肚子的火气。于是“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最后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点都不愉快。

    不过想想自己还有那么多工作需要做,于是又接着开始工作。

    这个妻子在电梯的旁边怎么样和自己没有关系。

    在家里好好的,要跑到公司里面来闹事,一点都不给自己面子。

    刚才明明是小王在帮自己把眼睛里面的睫毛套出来。

    没想到,童欣刚好来了,居然会误会。

    这两个人有关系,虽然说建筑设计部的小王,对自己确实是有一点点意思,但是自己绝对没有对那个小王有过任何的想法!

    童岳明觉得自己委屈死了。

    根本就没有想着别的女人,自己心里那种想法,一刻,也没有,为什么自己的妻子却如此不相信自己?

    难道之前那种卿卿我我那种情情爱爱都是假的吗?

    妻子也太过于怀疑自己的丈夫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不过现在很讨厌和妻子说话,因为妻子完不相信自己的人品,也不相信自己可以专心一致,可以如此的专一对待爱情,只不过现在妻子变成这个样子,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好好地呆在别墅里面,有吃的,有喝的,过着好日子还不行吗?

    有月嫂伺候着,还不行吗?

    还想干什么?

    跑到公司里面来干什么?

    真的想不通妻子的行为,如此怀疑自己!

    童立接到总裁的电话之后,听说是要把童欣送回别墅里面。

    于是非常的激动,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最高层,然后一出电梯居然就看到了童欣。

    童欣居然跌坐在地上,那么奄奄一息地靠着墙壁。

    于是,童立非常心疼地将童欣扶了起来,将童欣扶进了电梯,然后将这个女人搂紧在自己的怀抱里。但是这一切都被坐在办公室的童老太爷看得一清二楚。

    童欣就那么软绵绵地趴在童立的身上,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

    童欣心力交瘁,心里非常难过。

    童欣不知道自己的丈夫,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冷漠,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人!

    “就知道不是一个好女人!”

    童老太爷在办公室里面,看着电梯里面的监控画面,看着自己的司机抱着自己这个还没有过门的儿媳妇,自己的儿媳妇如此软绵绵的趴在司机的身上,摇摇头。

    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女人到底想怎么样?

    如此光明正大地和自己的司机抱在一起,还怀疑起自己的儿子来了?

    不不不!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童老太爷立马就调出了监控器。

    调出了那一段儿子办公室的监控画面。

    看看到底是哪个女子?

    那个什么小王来着?

    为什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于是童老太爷立马就看到了儿子办公室的监控画面。

    这些画面一闪而过,退了回去。

    部是看见童欣泼水的整个过程!

    之后,小王帮儿子挑眼睛里面什么东西的一幕。

    小王和儿子童岳明,却是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