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悍卒之异域孤狼 > 第二十五章 敢爱敢恨
    眼前只有两个办法,第一是把这四个兵撵回去找大部队来接人,第二是留下他们四个在这里,自己好好教教他们,等林秀和那个英国妞的伤好一些后再去追大部队。

    这两个办法行吗?第一条,如果雷震云把这四个兵撵回去的话,他敢保证,这四个傻子在半路上就得全死干净,不死在日本人手里,也得死在满山的蚊虫蛇蚁嘴里。

    真让他们送死去?雷震云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来,那就只剩第二个办法了,把他们四个留下,但却不能让他们知道半山处的那个洞,如果他们被鬼子给抓了,难保不把洞的位置给供出来,而且那个洞太小,让他们四个躲里边也躲不进去。

    女人一定要多多照顾,但他们这四个大老爷们,没自保的能力死了也是活该。

    主意打定雷震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反正林秀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赶路,她需要有个能静养几天的地方,如果强行赶路的话容易出现危险,还是歇几天再说吧。

    无论怎样,现在这个地方也不能久留,也许那两个缅甸人会带着日本人回来呢,雷震云和那四个士兵把几个鬼子的尸体都搜干净后,就领着他们走了,这回的目标是离山洞大约五六百米的一处石缝,雷震云教那四个士兵砍了些树枝木条的在石缝上方盖了个顶,就背着林秀又回到了那个半山腰处的洞中。

    雾大林密,就算这四个兵想看都看不到他去了哪里,雷震云也不担心他们跟踪,凭他们的本事,就算想跟也不敢来。

    维罗尼卡正独自守在洞中,等雷震云和林秀的消息呢,一看两人竟然平安回来了当即收了手枪,把林秀抱进自己怀中。

    林秀的伤口发炎其实就是因她而起的,她没注意把存水的两个大竹筒给碰到了崖下,这两个竹筒是她俩的主要水源,一但没了当即就让她俩的生存陷入了困境,维罗尼卡的伤重根本就动不了,勉强能动的林秀只得爬到崖下又去打了水来,还带回了不少柴草准备烧水。

    两人的水解决了,但林秀却因为过度劳累再加上水边的蚊虫叮咬而引起了伤口发炎,很快就陷入了昏迷之中。

    维罗尼卡担心得要死却又想不出办法,只好乱用着雷震云留下的草药,希望能碰运气的起些作用,但她的运气却没那么好,因为不对症,能起的作用有限得很。

    直到雷震云回来她才算松了口气,但转眼之间就又生了变故,雷震云又走了,独自爬回洞中的维罗尼卡攥着一把手枪和一枚手雷,只等着洞口冒头出来的是鬼子,她就拼命了呢。

    当她发现回来的是雷震云时,不担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还差点激动得哭出声来,维罗尼卡是英国贵族家的小姐,一出生就顶着女勋爵的头衔,但在战时连英王的两个女儿都参加了战争,她也就自愿加入了英国皇家陆军。

    因为受过高等教育,又有显赫的家世,所以她被委派担任了英国陆军与缅甸政府的沟通要职,但这却让维罗尼卡非常不高兴,她的梦想是成为苏联著名的女狙击手柳德米拉那样的人,与敌人战斗在第一线,为此她还经受了大量的狙击训练,本来还觉得能在缅甸用一用这身本领呢,哪知道事发突然没有准备,脚上的那双高跟鞋彻底拖了她的后腿。

    输的憋屈,死的窝囊,本来维罗尼卡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呢,没想到雷震云的横空出现却改变了她的命运,在最脆弱最无助的时候遇上了最强悍又可以依靠的那个人,雷震云已经让维罗尼卡怦然心动,她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姑娘,本来中间夹着林秀还让维罗尼卡有所顾忌,但现在,在雷震云背着林秀从云雾中跃进洞里的一瞬间,她就再也不犹豫了,与林秀的友情再深也不能拿爱去换。

    雷震云没看出维罗尼卡有什么打算,他只觉得这个英国妞看自己的眼神有点怪,但他早就听说外国人看人时眼神总是直勾勾的,所以也没有在意,抓过个水壶仰头连灌下去半壶水之后,把两包鬼子口粮往维罗尼卡的身边一放,就一头躺倒在洞口。

    维罗尼卡可不同于腼腆娓婉的亚洲女性,但她虽然下定了决心,但却苦于不会说中国话而无法表达,情急之下抓起一个小石子就打到雷震云身上。

    雷震云累坏了,刚刚想睡上一会就被她给打醒,一看维罗尼卡那副焦急中还带着点异样的表情,他赶快取出装了退烧药的破水壶,又指着自己腕上的表,作了个每两小时喂一次的动作,就一头倒下再也不起来了。

    维罗尼卡明白他的意思,又见他转眼间就起了鼾声,只好先把自己的心意又藏进肚子里,用一块沾了水的手帕轻轻擦起林秀那滚烫的额头来。

    雷震云是累极了的,再加上精神的高度紧张,所以这一松驰下来立刻就陷入梦乡,也不知睡了多久他才猛然惊醒,等惊醒过后才发现,现在天还没亮呢,身边的两个姑娘偎在一起睡得正香,他不忍心打扰她俩,就轻手轻脚的拿着自己的东西又下了崖。

    还有那四个糊涂蛋要去关照呢,虽然在临走前他下令让四个人轮班站岗了,但想来他们是没照自己的命令执行,现在早就睡得不醒人事了。

    事情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当他走到应该是哨兵隐藏的哨位时,却发现那个哨兵抱着枪早就窝在那里睡着了,雷震云真想过去一脚把他踹醒,但转念之间又制止了自己的怒气,只是悄悄抽出他怀里的步枪,转身走向了另外三个人休息的那处石缝。

    但让他意外的事却发生了,还没等他靠近那处石缝,却听到一声怒喝:“谁?”接着就是哗啦的步枪拉栓声音传来。

    雷震云大感意外的赶快回了对方一句,等走到近前才发现,有一个士兵仍然圆睁着通红的眼睛守在那里没睡,雷震云惊喜于还真有块材料可以用,就问他道:“你怎么不睡觉?”

    那个士兵啊了一声道:“我等那只老鼠进套儿呢,它刚才把我剩的狗肉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