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游戏 > 第五百八十九章 等我过去
    让江枫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通电话不光叫来了江家全体成员,还叫来了泰丰楼后厨半数员工。

    近0号人把普通的人间病房围了个水泄不通,江枫和江载德这种最早来医院的反而因为辈分太小挤不进去,连门口的位置都挤不到只能在走廊晃荡。

    江守丞倒是能挤进病房里,他需要给每一位来探病的人讲述江卫明的病情。

    江枫只能拉住同样在走廊连门口都挤不到的张卫雨,问他为什么会突然一下来这么多人。

    “你打电话给你妈的时候她就在厨房里吃牛肉,手机放在桌上开外放,你说的话我们都听见了。”张卫雨道,“如果不是因为一次性来太多人中午的营业没法正常进行,估计现在大家全都来了。”

    张卫雨往人挤人的病房门口看了一眼“江师傅生了这么重的病,大家都很担心。”

    张卫雨这话没有半分参加,江卫明大约是整个泰丰楼后厨中最受人尊敬与喜爱的人了。

    他脾气好从不发火,与人说话时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就舒服。最关键的是他不藏私,有问必答,有的时候还会主动指点切墩的厨师,耐心十足。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江卫明是一个与夏穆苪完全相反的人。

    他是一位长者,也是一位良师,虽然处理不好家务事,但是德高望重。

    “那现在后厨……”

    “估计是一团乱吧,两位厨师长都不在,人手也不齐全,而且大家现在都没有心思做菜。”张卫雨道,“我就是想来看一眼,看一眼才能安心,看完我就回去。”

    张卫雨这种想来看一眼的感受江枫能懂,旁人的一万句没事,都抵不过自己亲眼所见的一瞬。

    江卫明还没醒,江家众人还在听江守丞解释什么是心肌炎,集体进行心肌炎相关知识培训与后续治疗知识学习。这个培训内容江枫和江载德之前已经学习过了,便想着去找江建设拿家里钥匙先把江卫明后续住院需要的一些基本生活物品拿过来。

    于是江枫一路高喊着“让一让,我进去!”成功挤进病房,找到江建设从他那里讨到了钥匙,再一路高喊着“让一让,让我出去!”成功挤出病房。

    在这一进一出之中,江枫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他没看见姜卫生。

    张卫雨这种偶尔会受江卫明指点,和江卫明关系一般的切墩厨师都能抢到第一时间来探病的机会,姜卫生作为江卫明唯一的亲传徒弟不可能抢不到。

    可是姜卫生在哪儿呢?

    江载德已经去停车场开车了,江枫拿着钥匙不能耽搁太久因为医院门口不好停车,只能再抓住张卫雨问道“姜伯没来吗?”

    张卫雨本来想努努力往病房门口挤一挤,这样在有人出来之后他也好挤进去。

    “啊?姜伯第一个就来了呀,他衣服都没换直接就跑出去了,他不在里面吗?”从未进到病房里面的张卫雨一脸茫然。

    江枫……

    他很想和张卫雨继续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奈何时间不等人,只能留下一句可能在吧就走了。

    出电梯之后江枫看见了江载德发给他的微信,告诉他车停在医院正门斜对面的位置让他快一些出来。江枫看见微信之后便加快了脚步,揣住钥匙裹紧羽绒服走出了住院大楼,还没迈出两步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带着哭腔熟悉的声音。

    江枫转头,发现住院大楼门口的花坛边上蹲着一团看起来胖乎乎的,穿着泰丰楼员工制服的姜卫生。

    姜卫生就这样穿着一件衬衣和一件单薄的员工制服蹲在寒风里,整个人缩成一团一边哭一边讲电话。

    “老婆,我真的不敢上去看。我刚才上去看的时候看见小枫和载德都在病房里面,师父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身上还带着呼吸机插着管子,跟爸走之前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时候一模一样。”姜卫生一边哭一边说,吐字含糊不清,哭声比说话声都大。

    “我真的不敢上去看,我真的好害怕,我……”

    江枫绕到姜卫生面前,发现他整张脸上已经糊满了眼泪,哭的表情都扭曲了,涕泗横流,要有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就像一个惶恐无助的孩子,甚至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哭,只能躲到花坛边上打电话和老伴哭。

    “姜伯……”江枫看着姜卫生这副模样,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姜卫生看见江枫蹭地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连电话那头的老伴都顾不上大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师父醒了?师父现在怎么样,能说话吗?能动吗?”

    “三爷爷还没醒,我和德哥现在要去三爷爷家里收拾东西拿点换洗的衣物过来,您要不要同我们一起去?”江枫道,他必须找个理由把姜卫生拉走。

    他自己也是个0多岁的老人了,穿这么点衣服呆在还未回春的北平的室外,只怕还没等到江卫明醒过来他就得先去急诊挂号。

    “对对对,要给师父捡衣服,我和你你一起去。”姜卫生如梦初醒一般连连点头,完全忘记自己还在跟老伴打电话,就这样握着手机垂下手,跟着江枫一起往医院门口走去。

    江枫握住了姜卫生的手,他的手冷得像冬天的铁栏杆,粗糙且寒冷。

    上车之后江枫给姜卫生递抽纸让他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擦干净,姜卫生一边心不在焉地擦脸一边担心地问道“小枫,师父他会不会有事啊?”

    “我刚刚上网查了一下,他们说心肌炎的死亡率很高的。”

    “还有什么心衰,心梗,还有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是很容易猝死的。”

    江枫知道此时跟姜卫生扯什么医学,什么科学,什么治疗都是假的,只有玄学才是硬道理。

    在这种时候,只有玄学才能安抚人心。

    于是江枫就把今天早上的经过原原本本跟姜卫生讲了一遍,从遇见慧慧开始,重点描述他们今天早上到底有多幸运才能让江卫明从鬼门关里抢出一条命。

    同时也重点讲述,单单是凭借这一份运气,江卫明也不会有事。

    听完之后姜卫生果然安心了不少,连声道“对,师父运气好肯定不会有事的,师父运气一向都好,师父买饮料都会中再来一瓶的。”

    就在这时车里传来了第个人的声音,是电话那头张丽的声音。

    她一直没挂电话,在电话那头听江枫和江卫明的话语。

    江枫也是第一次知道在他面前一直沉默寡言不说话的张丽的声音居然可以如此之大,中气十足,大到即使手机被姜卫生攥在手里没开免提,他都能听清张丽在说什么。

    “听见了吧,姜卫生,你刚刚瞎担心的什么呢?哭哭哭就知道哭,这么大把年纪了光会哭,除了哭你还会什么?”

    “你师父是要长命百岁的人,现在才呢,百岁都没到怎么可能会有事。你给我把眼泪擦干净了,现在和小枫回家收拾东西然后去医院等江师傅醒照顾他,我让小超给我订票明天就去北平。”

    “你不是总说江师傅是你爹吗?这两天你就把你爹照顾好了,要哭也别在他面前哭去走廊去楼梯口哭去,等我过去。”

    姜卫生拿起手机贴在耳边,回了一句噢。

    江枫(??°Δ°`)

    shenghuoxiyoux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