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三千一百九十五章 夺天幻枫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魔兽山脉,虽因魔兽而得名,但是山脉之中却已经很少能够遇到中阶魔兽,高阶魔兽更是已经近乎消失无踪。

    在坤玄大陆上有一段传说,虽然真伪无从考证,但是却一直流传下来,是关于妖兽和魔兽的起源。

    据说当年的坤玄大陆之上,兽族还是一个庞大的族群,妖兽和魔兽并没有分成两个泾渭分明的族群。而传说中当时人类武者的实力,普遍比现在的武者要更加强大,所以妖兽和魔兽两族,必须要同心协力才能够抵抗人类。

    当时的妖兽一族栖息在天屏山脉,而魔兽就栖息在与天屏山脉紧邻的魔兽山脉。

    可是后来坤玄大陆经历了一次浩劫,虽然谁也说不清楚那场劫难到底是什么,可是人类和兽族都受到了重创。

    可是在那一次的劫难后,妖兽和魔兽一族也产生了严重的矛盾。也恰恰是在那场劫难出现后,坤玄大陆上又多出了一片拥有大地之脉的山脉,也就是现在的灵药山脉。魔兽一族最终选择离开,在灵药山脉落脚并发展壮大至今。

    当年的传说有许多地方,不管从道理上,又或者从逻辑上推测,都有一些明显的漏洞。比如说魔兽一族最初所占据的魔兽山脉,并没有大地之脉,它们凭什么能够与妖兽一族相抗衡。

    再就是坤玄大陆既然遭受浩劫,为什么只对兽族产生影响,人类方面却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变化。还有大地之脉这样神奇的存在,怎么会凭空出现,这其中存在了太多值得推敲的地方。

    不过这灵药山脉本身却十分广阔,如果单纯从其大小来看,要容纳整个魔兽族群倒也绝对可以办得到。

    当然,这魔兽山脉还有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意义,他是叶林、玄武和奉天皇朝,想要进入到古荒之地的重要路线。几方帝国也曾经命令禁制,这片山脉为禁地,在没有获得帝国同决不允许踏入。

    至于这项禁令,大家也明白其中多少有些做样子的味道,这当然是做给古荒之地看的,以此来表示对古荒之地的尊重。

    不过几方帝国虽然只是做样子,但是却也会严厉告诫重要的家族和势力,尤其绝不能够在一年当中的四个时间段,到魔兽山脉内部活动。

    因为每一年都有四个月,古荒之地会派出门下的弟子,到魔兽山脉中进行历练。这种历练虽然以捕猎为主,实际上却是一个生存考验。宗门内为了激励弟子,特别允许在魔兽山脉历练过程中,可以不受任何惩罚的击杀其他宗门弟子,并且抢夺对方身上的一切资源。

    古荒之地内的各个宗门,因为约定的限制,就算是受到损失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寻仇。可是一旦是其他帝国的人进入其中,那么如果死了当然是白死,如果杀了古荒之地内的人,受到报复可以说是肯定的。

    基于这样一个原因,慢慢的这魔兽山脉,也就很少有外人敢于踏足。即使有一些获得允许进入古荒的商队,都会循着固定路线,在安全的时间段通行。

    此时在这片魔兽山脉之中,刚刚结束了一场杀戮试炼,只不过与往常略有一些不同。这一次参加试炼的武者,并不会对山中的魔兽出手,他们只对其他宗门的武者出手,击杀掉对方后将其耳朵割下来。

    在这一次试炼之前,每一名参与的武者,都会被赐予一枚经过特殊炼制的耳坠。完成试炼的条件,需要保住发放给自己的一枚耳坠外,再另外获得五枚其他人的耳坠才算合格。

    此外还专门规定,所有人不准回头,必须一路向前横穿整个魔兽山脉,回头者会被负责裁决之人处死。即便想要放弃,也一样要穿过魔兽山脉,虽然没有获得足够的耳坠,但是只活着横穿过魔兽山脉,才可以脱离这场试炼。

    ……

    魔兽山脉西北角,这里已经靠近魔兽山脉边缘,再向前半日路程,便可以走出魔兽山脉。

    可是在树林之中却能够看到,十几名身穿白衣的武者,他们人人身着白色衣袍,上面绣着各式各样的山水或景物。

    如果左风在这里,定然一眼就会认出,这些人是来自夺天山的武者。当初自己击杀的幻卓等人,与眼前这群人的衣衫服饰一模一样。

    这群白衣人之中,最为显眼的是一名脸上生有一块红色胎记的青年,那胎记看上去如同一片枫叶,从脸颊一直向下延伸到脖颈位置。年纪看上去在众人中也是最长者,差不多有二十七八的模样。

    这青年双手抱着一柄长枪,站在一块大石之上,凛冽的劲风吹过他的身体,却诡异的连他的衣衫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仿佛那些风在靠近他一定距离的时候,就瞬间融化消失了一般。

    周围其他几名穿着白衣的武者,时不时会向着这名抱着长枪的男子望来,眼神之中除了敬畏,隐隐还带有几分惧怕。

    “幻枫师兄,我们已经在这里停留三天,再有三个时辰就要到集合的时间了,如果我们错过时间,恐怕也会失去这次闯极北冰原的资格。”

    其中一名身穿白衣的武者,抬头看了看天色后,忍不住开口说道。

    那生有枫叶胎记的青年,缓缓的睁开双眼,其双目在睁开的瞬间,仿佛有着两股风暴席卷开来。甚至连青年周围数十丈内的强风,都一下子停止了流动。

    青年抬头看了一眼天色,随即这才开口问道“咱们的人,耳坠收集的如何了?”

    一旁立刻有人兴奋的回答道“幻枫师兄请放心,根本不需要您亲自出手,我们不仅早就凑够五枚耳坠的数量,而且每一个人都还多出几个。”

    “哼”那被称为幻枫的男子,此时脸上却是突然浮现出一抹厉色,似乎对于这个结果极为不满。

    “早在进入之前我就说过,这一次试炼我们必须要双倍完成标准,否则如何彰显我夺天山的与众不同。”

    幻枫在说话之时,眼中充满了一种狂热的姿态,而在其脸上的笑容却是逐渐变得冰寒起来。

    突然,那幻枫的目光一凝,周身灵气猛的扩散而出,环绕在周围飞快的旋转起来。

    “去”

    一字出口的瞬间,那环绕在其身体周围的灵气,直接化作了凛冽的狂风,猛的朝着周围冲击而去。那劲风虽然没有什么破坏力,可是覆盖的范围却很广。

    看着那扩散开的狂风,幻枫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同时抬起手来向着远处一指,开口说道。

    “那边三十五丈远,树丛中有三名武者。那边四十二丈远的几块大石群内躲着五人。还有那边五十丈远的河边处,有着两人……哦,是育气初期,呵呵,这两个家伙由我来处理,其他人们绝不能放跑一个,杀!”

    幻枫话说到最后时,他整个人已经如同巨鸟般腾空而起,飞快的朝着远处的一条并不算宽阔的小河疾驰而去。

    其他人似乎早就习惯了幻枫的行事风格,此时也毫不犹豫各自分头而去,朝着之前指出的几个位置冲了过去。

    一时之间整个树林之中吵吵嚷嚷,各种声音从不同位置传出,有求饶声,有咒骂声,尤其是幻枫遇到的两人,短暂的吃惊后,便大声报出自己的身份。

    “我们乃是月宗内门弟子殷佳,……,呃,不!”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戛然而止,幻枫手中的长枪,直接刺入其眉心之中,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手。另外一人吓得亡魂皆冒,不要命的转身飞奔而逃,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只是他才飞出数丈远,身体就猛的一僵,接着胸口向外鼓胀,随即“嘭”的一声炸裂开来,胸骨连着内脏喷溅的到处都是,再看那人已经断线风筝般的一头栽落下方河中。

    再看半空中的幻枫,手中长枪轻轻一抖,枪尖上的鲜血立刻四下飞溅,竟没有一滴能够在枪尖上停留。摊开手掌望了一眼,两枚血淋淋的耳坠出现在掌心内,一般人甚至无法看清,他到底是如何将那两人的耳坠给取下的。

    当幻枫不疾不徐的向回飞去的时候,其他夺天山武者也陆陆续续的回返,看样子他们都已经击杀了各自的目标。有的人看样子胜的很轻松,有的人虽然击了杀目标,可自己身上多少也还是会留下点伤痕,幻枫在看到这样的人时,眼底会有着一丝明显厌恶之色。

    最先返回的一名武者,生有一双特别的三角眼,他凑上前来开口说道“咱们这次出来,大师兄还交代我们一件事,那个叫左风的家伙如今还活着,幻卓几个人却失踪了,咱们……”

    “幻卓那帮废物,就根本不该投胎做人,挂着我夺天山的名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最好就此死掉,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

    幻枫冷冷的说道,似乎对于幻卓并没有任何同门之情,不过他在短暂的犹豫之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过那个叫左风的小子,我更看不顺眼,只是眼下极北冰原的事情更加重要,待到极北冰原事了后,我会找个借口离开一阵子,将那个叫左风的头颅带回山去交给大师兄的。”

    众人听到幻枫此言,并没有太过意外,反而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