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树妖的味道
    苏子籍将这封信暂时放下,又去看了又一封信。

    这封信的内容就简短了,只说是镇南伯府谢家贺礼,贺苏子籍得中会元,匣子和上次一样,打开是几本书。

    苏子籍目光一闪,随便翻下发现,都是手抄书,只是有几本对自己无用,但也有二本自己能汲取的书。

    “发现忆江上书,是否汲取?”

    “是。”

    “【四书五经】17级,+300,15830/17000”

    “发觉布衣囊,是否汲取?”

    “是!”

    “【四书五经】17级,+400,16230/17000”

    “【绛宫真篆丹法】3级,+500,1988/3000”

    “两本都是一时名家,特别是布衣囊,是号称布衣宰相的徐代,不居官职、不着官服,以山人的身份輔佐皇帝,留下了‘著黄者圣人,著白者山人’的佳话。”

    “不想此人水平,仅仅对经义只多了400经验,可见我的四书五经的水平,已快到人类的极限了——不过也没有关系,离18级仅仅几百点,每天获得的强迫性经验就可冲破。”

    “相反,此人爱好道术,一本儒书,仅仅是参杂的思想,就使我道法上升了500点。”

    “不过,又是镇南伯府谢家?”

    苏子籍沉思着,上次时他就想着是不是去一趟镇南伯府,但送了古籍,却不肯说出是谢家谁送,这次又送了一份不厚不薄却对他有用的贺礼。

    “也许不久之后,就能一睹此人真容了。”

    他是不信,会有人不求回报,还做好事不留名,接二连三将这样千金难求书籍送到自己手里。

    怕只是见面的时机还不到而已。

    这样想着,苏子籍就将东西收好,对简渠说着方才没说完的事:“孙氏,她愿意,可以让她暂住到这院子里,由你照顾,你跟逢云到时也住进来,前后三个院落,能住人房间就只有十几间,也住的开。”

    简渠点头:“公子说的是,虽说已让人盯着,保护着她,但一个弱女子,带着一大一小三个人,到底是不适合独居。”

    他对苏子籍的人品极为信任,能让孙氏跟钱之栋女儿住进这院落来,到时也好就近照应。

    况且,夫人性格温和,为人也善,年纪更是比孙氏小,到时住进来,也不必担心苛待,说不定还能让孙氏陪着夫人叶不悔,平时说说话,真能得夫人几分喜欢,以后公子飞黄腾达,孙氏母女靠这一点与夫人相处过的情谊,也能有个靠山。

    很快就捋清了这其中的关系,简渠自然是愿意。

    对简渠,苏子籍虽也在用,但因彼此之间并没有经历过患难,相处时间也不长,目前为止,不可能将机密的事告之,与之商量。

    但简渠对苏子籍眼下就能对自己这样信任,已是感激,拿苏子籍让其收着的银票出去了。

    苏子籍闭目消化刚才所得,睁眼时已心情舒畅,又是一个提升。

    “这些书,虽汲取了,也可以抄录,变成我的藏书,成为家族的底涵。”

    站在窗前望去,能看到那些人忙碌的模样。

    这里是收拾好的房间,外人不会再进来,也窗明几亮,坐在书桌前,发现他的笔墨已经都被仔细放好,一看这摆放习惯都按着他一直以来弄的,就知道这是出自叶不悔的手笔。

    苏子籍看着外面娇俏的身影,眸光柔软下来。

    “你想成为棋圣,我岂不会帮你?”

    “林国公子就算是敌人,可二十年在京城号称琴棋双绝,当然有不凡之处,我虽不耐心在棋道发展,可指教间汲取的思路,却可以转述给你。”

    “你自然能悟出他的思路。”

    想着,就转身回到书桌前,铺开了纸,画起了棋谱,才专心致志,一道白影悄无声息地从拱开了书房门外钻进来。

    它似乎有些无聊,好奇抬头看着练字,还想要找椅子一跃上来。

    苏子籍不得不分神看向最近又来无影去无踪的小狐狸,无奈放下笔,说:“你最近逍遥,总偷偷溜出去,小心被人捉了去。”

    “唧唧!”小狐狸不满地叫了两声,像是在反驳。

    苏子籍便蹲下,将它一把抱了起来,还故意掂了下:“倒又重了,都说马无夜草不肥,你这小狐狸,该不会是在京城又找了个主人,一狐吃两家吧?”

    “唧唧!”这次,可着实惹恼了小狐狸,小狐狸唧唧叫着,就气呼呼他怀里挣扎着跳了下去。

    看着小狐狸如来时一样,又嗖一下钻了出去,苏子籍将手指,轻轻放到了鼻间,闻了一下。

    “一股树妖的味道。”

    “路先生,你回来了?”野道人重新回来时,见到就是已整理好的院子,以及跟自己说话的简渠。

    其实简渠也是刚出去了一趟回来,此刻正抱着一摞新被子往侧房去,见了路逢云,还有兴致说笑。

    “你我可是又要做邻居了,努,那三个侧房,你我各一间,虽并不是相邻,可住到一个院里,以后就能彼此照应了。”

    野道人其实也料到了,主公有了自己的院落,势必会让两位幕僚入住。

    在这个时代,供养客卿吃住,是所有养着客卿的人最基本的操作,真说起来,苏子籍之前一直寄居在外面,还能得二个客卿,这才是令人惊奇的事。

    野道人自然而然地认可了这事,笑着对简渠:“这是自然,以后做事,也能更好与简先生商量着来。”

    等他去拜见了已入住主院的苏子籍时,苏子籍已从书房里走到正厅,正与叶不悔在下棋,见他进来,立刻招手令其坐下,又有丫鬟十分机灵的奉茶。

    苏子籍指着野道人,对三个小丫鬟说:“路先生受了伤,这段时间,熬药的事,倒不必你们去做,我已请了附近医馆的人按顿送来,端茶倒水,你们需帮着一些。”

    三个丫鬟立刻就应了声。

    “等会有人奉来搬迁宴,我们再用饭。”苏子籍说完,让三个丫鬟直接去前院,帮简渠与路逢云收拾一下屋子,听着差遣。

    等人都走了,厅内一下子就清净了下来,苏子籍见叶不悔正聚精会神盯着眼前的棋盘,就把一份棋谱给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