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一消一长
    “啊,好困。”

    稚嫩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何时出现在身边的幼龙,穿着简单袍子,打了个哈欠,明显露出疲色。

    苏子籍还想说话,一股吸力出现,不得不醒过来。

    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在牛车中,车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还在继续。

    才苏醒的自己,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

    “公子,你醒了。”野道人就靠在车厢盯着,苏子籍一醒,就立刻发现了,松了口气。

    “我昏过去多久?”苏子籍问。

    “大概一炷香时间。”野道人回答。

    苏子籍目光垂下,就看见半片紫檀木钿:“绛宫真篆丹法1级,28/1000、蟠龙心法5级(4999/5000)、四书五经14级(7251/14000)、紫清自在赋5级(4995/5000)”

    “果然没有错,自己升级了。”苏子籍醒来,就感觉体内的力量较过去充盈了许多,在传承之灵构建的世界里,所提升的全部都直接回馈到了肉身上,丝毫不差。

    “刘湛和郑应慈被幼龙所杀,现实中怕是受了不小的伤。”

    苏子籍想着,就掀开车帘,从牛车上下去。

    这里就在下车的路边,距离湖畔有一段距离,入湖前,以苏子籍的眼力,是不太可能在这里就能看清高台上的细节。

    可现在,苏子籍只是朝着方向看了一眼,就发现高台上的一切都清晰可见。

    野道人却没有这本事,奔了过去,要看个究竟。

    “呕——”高台上,刘湛一口血吐出来,面如土色,整个人都苍老了十岁,而郑应慈连吐了好几口血,直接昏了过去。

    刘湛挥手阻止别人过来,自己掏出瓷瓶,拔开塞子,往嘴里扔了三颗丹药,又喂了郑应慈一颗。

    这样的反应,可不像是跟龙君沟通好了,罗裴本寄予厚望,见状心都凉了半截,才想说话,有人惊呼:“钦差大人,雨停了!”

    罗裴一怔,嚯然而起,抬首去看,只见本来阴沉沉的浓云,眼瞅着出现了一个明显的洞,被乌云遮挡一二个月的阳光,奇迹一样投射下来,使浓云都被镶上一层耀眼的金边。

    不仅仅这样,乌云涌动着,翻滚着,缓慢又毫不犹豫散开,前一刻还飘着的雨,此刻竟真的停了。

    “好、好、好!”听着身边及远处欢呼声,罗裴双手颤抖,向椅上一坐,仰首望着天空,眼里已含上了泪,滚动着不肯落下,曼声:“雨过天晴云,这般颜色做将来。”

    贪婪的一直看着乌云散去,阳光洒到大地,才想起了正事。

    “多谢真人,多谢真人!”罗裴以为是祭祀终有了成果,没忘了刘湛的功劳,立刻转身,朝着刘湛一躬到底:“云开雾散,是龙君之力,真人沟通之功,也不可小看,本官立刻上折,给真人请功,给龙君请封。”

    刘湛虽不想受这一礼,可身体现在还不能挪动,只能脸色难看受了。

    “这次夺取传承失败,可真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仅没受益,还受了伤,或要闭关几年才能休养过来。”

    又看向服了一颗丹药,此刻仍没有苏醒的郑应慈,心中更是不快。

    “这徒实在是没用些,不仅没有获得传承,和龙宫的缘分竟也断了,并且素质还有所倒退……”

    原本郑应慈是不错的修道种子,可现在身体遭重创,经脉受损,命数也有很大折损,似乎刚才被谁掠夺了一块一样。

    “这棋子算是毁了。”

    刘湛又试着催动法宝,随自己进入传承之灵是雷珠的元灵,但身上带着雷珠本体,可一催动,发现了异常。

    雷珠呢?

    刘湛大惊,立刻试着去唤醒,可雷珠竟毫无反应,似乎只是一颗普通的石珠。

    这,难道幼龙当时夺了雷珠元灵,还能隔空取物,将雷珠本体的本质也掠夺了去?

    这样强,就算隔空取项上人头,怕都不是难事?

    “此地不能留了!”刘湛不甘心叹着,看了下笑容满面,什么都不知道的钦差罗裴,心中郁闷之极。

    而看到这一幕的苏子籍,突然感觉到体内一震,似有东西翻腾,连带灵魂都被灼一样。

    他强忍回走,上牛车时有些踉跄,忙慢慢躺下,结果才躺下,嗓子眼一股腥甜涌上来,几乎要吐口血。

    苏子籍只眩晕了片刻,就听到“嗡”一声,睁开眼,半片紫檀木钿在面前:“发现绛宫雷珠,是否接受?”

    “是。”

    “绛宫雷珠已被接受,与蟠龙心法匹配,是否进一步融合?”

    苏子籍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是。”

    随后感觉到心口处里有一股热流,活了一样欢呼雀跃,与心神相通,似乎是一条小蛇含着蛇珠,再去感知时,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野道人这时正过来,看到苏子籍这占了便宜的笑,顿时有些一言难尽。

    “公子,您身体……无事?”

    苏子籍心情正好,也不生气,解释:“有点疲倦,不过不值一提,你去了下,有什么心得?”

    “公子,真不可思议,我在寻思自己学艺不精。”野道人有些自疑,稍定了定神,苦笑:“我一刻前,还说钦差虽端坐在上,却有着死相。”

    “可我刚才去看,见现在不仅仅天气云开雾散,连着钦差面相也是,虽有劫煞,也有些后患,但眼下断是无妨了。”

    “难道祭祀龙君这样灵验,可命数转化这样快,我观相又有何用?”说着,野道人大有垂头丧气之感。

    “……”苏子籍表示有点想笑,想了想,安慰:“我虽不懂看相,但事情却摆在眼前。”

    “钦差奉圣命治水,要是不能治水,斩杀知府就有大祸,可能治水,这就是小节了。”

    听了公子安慰,野道人更是垂头丧气,要是分析就能分析出结果,何必要自己看相看风水啊?

    本想说刚才看见一个公子,一瞬间福气削了大半,这时有点怀疑自己,硬是没有说,只是才转身,就是一怔。

    “我家公子,也是看个祭祀,就福气大增,原本青气淡不可见,但现在却壮大了一圈,一消一长,难道……”

    想到这里,不由偷眼看去,心情顿时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