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二百零二章 争夺名额
    苏子籍默默点首,太祖立制,继魏之太学,制订“太学令”,推行三舍法,所谓三舍就是外舍、内舍、上舍。

    外舍生不能住在太学内部,得在外面习读,须纳“斋用钱”,才能在太学内就餐,贫者减半,要是成绩好,经公试、私试合格,参考平日行艺,升补内舍,就住到太学内部的宿舍,并且免交斋用钱,也就是说,免费住食。

    内舍生每年考试一次,考试成绩和当年公、私试分数校定皆达优等,为上舍生,就可不经过县试、府试、省试,直接参与会试。

    并且学校内部,虽有祭酒、学丞、主薄、博士等,但琐事是由上舍生来办理,不仅仅不需要交纳斋用钱,还每月有“斋补钱”,等于领了薪水,提前享受官员待遇。

    才想着,邵思森已将一笔记完,吹干墨,叠了上去,笑着:“学弟,事情办完了,你有什么事,只管说罢!”

    苏子籍见到他忙完了事,态度热情,就没有多废话,直接将令牌递过去,重申了下:“双华府苏子籍,前来入学,这是推荐令。”

    听了这话,不仅仅邵思森一怔,就连烤火的,二个二十左右学子,都惊讶的抬起首。

    虽不知道此人是走了谁的后门,拿到这样珍贵的推荐令,但有着这个,入学就没有问题。

    二人都是高官子弟,出身名门,并不认识这少年,在惊讶之余,就更是默默牢记在心了。

    而邵思森油然产生一种羡慕,按着流程给苏子籍入学,一一填写学籍,填到过半时,随口就问:“有没有功名?”

    看这年纪,十六七岁的样子,大概中过童生?

    就听着苏子籍回答:“举人!”

    “诶?”邵思森本来连连点头记录,听了这话,身子一动,笔上墨水差点污了纸面,幸亏手脚敏捷,用手接住了。

    “学弟,这可玩笑开不得!”邵思森怔了一下,有些不快,看不得学弟乱说,苦口婆心的劝着:“这是太学,虽是学府,更是学官云集之地。”

    “万万不得妄言。”

    “邵兄,我真不是开玩笑。”

    邵思森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苏子籍把一张文纸递了过去。

    “广陵省解元?”邵思森看了一眼,真正吃了一惊,倒噎一口冷气,太学最要紧的是免考参与会试,你都是举人了,还凑什么热闹和学弟们争夺名额?

    深深看了一眼,邵思森笑容淡去,面孔没有了表情,公事公办了:“有此推荐令,按规矩,你可直接进上舍,可住一处三屋独门小院,饮食住宿皆免费,拿着这钥匙与凭证,现在就可入内,哦,对了,你带着家眷或仆从也可跟着住下,但太学只会再付一人花销,超过一人就要自付了。”

    饮食住宿全部免费,上舍生待遇很好,且还能再免费一人花销,有陪读的名额,也十分人性化。

    京城的住宿饮食花销,时间长了,小官都未必吃得消,何况普通读书人,有了这样优待,成绩优异的太学生就不必为了生计发愁,可专心读书学习。

    “多谢邵兄。”

    看来,蟠龙心法有了5级,的确与往常不一样,能对太学生起效,但时效很短暂,而且一旦稍有冲突,就会失效。

    不过就算这样,也达成目的,太学布武的基础条件有了。

    现在来日方长,苏子籍看了看邵思森表情,笑笑拿了钥匙也不多说,转身告辞,脸上已露出了一丝冷笑。

    苏子籍本来可以不说解元的事,但要太学布武,本来就在风尖浪谷之中,自己隐瞒不说,并无丝毫意义,还不如主动说了,把握主动权。

    苏子籍才离开,一人就站起来,皱眉:“苏子籍没有听说过,不想竟然能拿着推荐令入学,这还罢了,明明是举人,还跟我们争名额,实在可恨——你们可知道双华府甚至广陵省,有哪位重臣姓苏?”

    “想不出,也许他走的是别的门路,不过推荐令,就并不局限于官员,勋贵也有,我们得查查再说!”

    “有道理,观察一番再说。”

    衙内最重要的是比较下出身,不知道底细前,谁也不敢卤莽发作。

    苏子籍出了太学,看到叶不悔已忍不住下了牛车,站着张望,摇头一笑,连忙过去。

    “这么冷,为何不在车上等我?”拉住叶不悔的手,发现她小手冰凉,立刻掩上去,给她焐着,带着一点责怪口吻说。

    “才出来一会,怎么样,可顺利入学了?”叶不悔眼睛亮亮看着他问。

    苏子籍含笑点头:“入学了,是上舍生,还分了宿舍,你现在就带小白跟我进去,也许还能赶上一顿免费午膳。”

    “怎么,这里的午膳是免费?”

    对太学有着崇拜的叶不悔,本就高兴能跟着进去,现在听了苏子籍的话,更是好奇追问。

    “不仅是午膳,饮食、住宿,上舍生都是免费,连你也不必担心花销问题,上舍生可免一名陪读的花销。”苏子籍暗暗一叹,不想把心烦的事告诉给叶不悔,从牛车上拿下行礼,单手提着,又将小狐狸从牛车上抱下来。

    叶不悔忙将小狐狸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原本高兴的心情又有些担心。

    “对了,夫君,小白受了惊,现在动都不愿动,它是不是病了?”

    小狐狸病了?之前不是好好?

    苏子籍朝叶不悔怀里的小狐狸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如叶不悔所说,现在小狐狸的状态有点不对。

    “难道是刚才见到了什么人,吓到了小狐狸?”苏子籍暗想,不知为什么,俞谦之和曹易颜身影,一下子就浮现在脑海中。

    会是他么?

    “先进去吧,安顿好了,状态还不对的话,就带它去看病。”苏子籍说。

    也只好这样了,叶不悔点点头。

    太学倒没有硬性规定牛车不能入内,或不能骑马入内,但要是谁真这么做,就等着被骂吧!

    这里是大郑最高学府,是读书人心目中的圣地,亵渎不得。

    苏子籍虽不像别的学生那么在意这个荣誉,但也没有打算在这方面惹人非议。

    二人一狐,就提着行李从门楼步行去上舍生的宿舍区。

    此时已近中午,不少太学生下课用饭,看到一对陌生男女提着行李进了上舍区,很难不去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