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公主邀请
    苏子籍不知道邵思森已经想差了,回到了原来问题,分析:“现在尚书已领钦差,军情似火,不日就要出发,我们已在名单上,既难以纠正,队伍可不会只等我们两个。”

    “拖到来年开春再选人跟随,别说你我没有这样的脸面,就是宰相王爷都不行,现在之计,只有将错就错了。”

    “你我是受朝廷恩典的有功名之人,又是太学生,若提出异议,怕立刻就会被人嘲讽只肯享受好处,不肯为朝廷做一点牺牲。”

    “更何况,这种情况再抗拒,就违反了规矩,你我二人还可能获罪,剥了功名都可能。”

    “真要去争,大概只是这两种可能,甚至二者皆有,你愿意去冒险么?”

    自然是不愿的。邵思森沉默不语,但这已等于回答了苏子籍。

    苏子籍说着:“这么看,你我二人的意见应该是统一的,对吧?”

    “苏贤弟,只能遇难而上了吗?”邵思森叹着。

    “现在,的确只能遇难而上了。我们既不能推掉这次跟随钦差去查案的任务,为了不错过明年会试,就只能迅速解决这案子。”

    邵思森勉强打起精神,点点头:“你说的是,只是,我现在心里极乱,很快就要启程,你我二人现在又能做什么?”

    “邵兄,你去调查下这队伍里都有谁,这事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苏子籍看向邵思森。

    邵思森说着:“这事不难。”

    他好歹也是官宦子弟,家里有人为官,虽不能在这节骨眼解决此事,但通过人手打探一下钦差队伍里有谁,却是可以。

    苏子籍将对自己来说有点麻烦的事推给了邵思森,继续说:“我去调查下这案子的内情,到时有备无患,尽量争取早日解决。”

    邵思森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却闭上了嘴。

    他不说,苏子籍也知道,怕邵思森并不认为自己两个太学生,能在这案子的解决上起关键作用。

    “邵思森怕觉得,连当地官员,连同着此次带队钦差,若都不能尽快解决此案,我二人帮忙也解决不了问题?”

    “但我不肯就这样认命,时间一日未到,我就要争取一日。”

    不过苏子籍也没有继续劝说。

    二人虽现在有点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但并无交情,有些事现在说了,邵思森也不会信,反还会觉得他在夸夸其谈。

    邵思森也的确是这样想,他本不想找苏子籍商量这事,毕竟在他看来,连自己的父兄都没有办法,兵部的主事也说没有办法,苏子籍一个小门小户出来,又能有什么法子?

    但毕竟都是要跟着去西南,做事不喜欢太极端的邵思森,还是跑来告之了苏子籍这一消息。

    而苏子籍也的确如他所料,的确没有法子。

    “算了,去调查下队伍里有谁也好,这次赶不上会试的话,起码能趁着去西南这一来回结交几个官员,也不算是浪费。”

    对能否赶回来考试,他已不抱太大希望了。

    既然已各自分了任务,邵思森也不打算继续待下去了,起身就往外走:“时间紧迫,苏贤弟,我这就回去找人去调查。”

    叶不悔这时端着茶进来,见二人已起身往外走,只能将茶放下,落后几步,跟着送出去。

    才走到门口,恰一辆车行到了三人跟前,赶车的人,却不是穿着短打的普通车把式,而是一个穿着华服的年轻人。

    此人一眼看到苏子籍和邵思森,在二人脸上来回打量了一番,最终落回到苏子籍的身上,跳下车行礼:“这位可是苏子籍,苏公子?”

    “我是,你是何人?”苏子籍心里就是一跳,问。

    这人五官长得清秀,皮肤白皙,唇上无须,说起话来也有些细声细气,哪怕并不像赵督监那样,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是太监,可苏子籍还是察觉到了。

    “咱家不过是侍奉新平公主的小人物,不值一提,您既是苏子籍苏公子,咱家算是找对人了。”

    “这是公主让咱家必须亲手交给您的邀请信,还有一份请帖,请您务必参加后日公主举办的观雪诗会。”

    叶不悔原本只是好奇看着,在听到“新平公主”四个字时就已拧起眉,此刻全部听完了,更是小脸沉下去。

    跟出来的小狐狸见状,也不躲着她了,轻盈一跃,跳进叶不悔的怀里,用爪子轻轻拍了下叶不悔的脸颊,似有安抚之意。

    苏子籍看着这年轻公公的姿态,不由皱眉,公主府有家令一人(正七品)、家丞一人(正八品)、书吏一人(正九位)、少书吏一人(从九位),都是太监担任。

    眼前这人怕是有品级的太监,自己不接这信不成了。

    可不用回头去看,就能感觉到后背那里被灼热目光盯着,不禁苦笑:“请容我一会写一封回信,由你带回给公主。”

    一侧,邵思森被这突如其来的邀请给惊呆了。

    “苏贤弟,你竟认识新平公主?”邵思森用审视目光重新打量着苏子籍,心中的滋味,可真是五味陈杂。

    “这观雪诗会我也听闻过,许多年轻公子想去都不可得,而苏子籍竟然获得公主亲笔邀请,难道是公主有意垂青……对了,这太学推荐令,或就是公主所赐。”

    别人弄不到推荐令,公主还是难事?

    “难怪苏子籍没有家系,太学里的讲师都很客气,是呀,成了附马,就是皇亲,一个三品重臣的地位总有,不得不客气!”

    “只是,你苏子籍有这样的人脉,别人没办法阻止我们去西南,新平公主可是皇上爱女,有着交情,恳求几句,难道新平公主会不出力?”想到这里,邵思森就有些不开心。

    你当上了附马,考试不考试无所谓,可我邵思森还得科举啊!

    苏子籍目光一扫,岂会猜不到邵思森此时想法,但问题是,自己与这个新平公主不熟,亲近的话更容易造成苦果,因此只得苦笑:“只见过一面,算不上认识。”

    “苏贤弟可真会说笑。时辰不早了,愚兄我就先走一步了。”邵思森根本不信这话,但既苏子籍不愿意承认,他也不好勉强,只能带着一丝恍惚,向苏子籍告辞,先一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