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擦干净了
    “苏子籍的确是有才华的人,看着也就十六七岁,可文章已不止花团锦簇,还言之有物,作平民之子,这样才华,足以名列二甲,可被人陷害,塞进随行来西南的队伍,这委屈是实打实,不太可能是有意为之。”

    “目前看,不是两位钦差的人,这人倒可以拉拢。”

    “哪怕得不到机密,但当个内线,知道钦差情况也是好的。”

    其实当时在苏子籍处喝酒时,是真正有了惜才之心,希望钱之栋重视苏子籍,将其拉拢,不止是当内线,而是当自己人培养。

    但现在,情绪冷下来了,简渠话一转,就仅仅是内线了。

    只是这番话说完,不见钱之栋有反应。

    坐在上首位置的钱之栋并没有说话,气氛就僵住了。

    简渠抬头看过去,就发现此刻大帅反应不对!

    他说的那番话,就算大帅不认同,也不该是现在这副阴晴不定的神情,简渠有些懊恼,看来在他进来前,大帅心里就不痛快,自己这个往日受重视的幕僚没能第一时间洞察到大帅的情绪不对,这可是失误!

    “大帅,可是出了什么事?”斟酌着,简渠比刚才更小心了几分,柔声问着“还是两个钦差对您不敬?”

    钱之栋这才叹了口气,仿佛将胸口的郁气一股吐出来。

    “你看看这个。”

    说着,就将一卷纸递过去。

    刚才这卷纸就在桌上放着,素来细心的简渠,没能第一时间看到,此刻就收敛了心神,展开仔细观看。

    这一看,脸色大变,腾的站了起来“这、这、这……”

    他抬头看向钱之栋,钱之栋回给一抹苦笑。

    简渠就沉下气,再细细的看了,看完,神色也同样阴晴不定,甚至更甚于大帅,关于苏子籍的小事,立刻丢在脑后了。

    “大帅,这招简直就是阳谋,按照这个打,万无不胜的道理。”

    顺利的话,甚至一两个月内,就能将战事彻底了结,但这与大帅打算显然背道而驰了。

    真一两个月就能了结战事,彻底平息了西南的大患,还有钱之栋什么事?

    真的就这么班师回朝?

    这一二年,虽并无大错,但可挑剔的小辫子不少,到时等着钱之栋,将是什么样的处置?

    就算只是想一想,就会让人冷汗直冒。

    简渠心头发冷,沉默良久,才干巴巴地问“大帅,诸将怎么说?”

    如果诸将能支持,就算是钦差也不能一言堂。

    钱之栋按着额,露出了疲倦之色,叹着“诸将,支持者众。”

    简渠再次陷入了沉默。

    就算是更多智的人,在面对这样阳谋时,大概也只能叹息一声,无可奈何。

    毕竟,这并不是以一人或几人的命令来推行,而是以着诱人的利益来推行。

    大郑立国三十年了,早就不是乱世时候,朝廷渐渐深入人心,就算大帅掌握着西南军,再有驾驭的能力,也很难私将化。

    之前不过是利益驱使,加上少许忠诚,这才拧成了一股绳。

    可有机会能打下胜仗,得了功劳,封官加爵,这些将领哪有反对的道理?

    跟着钱之栋混,不过是在军中得到一些庇佑和晋升,可得了大功,回去升官发财,朝廷能给他们,是钱之栋的十倍、百倍。

    跟朝廷比施恩,一百个钱之栋绑在一起,也不是对手。

    更不要说底下的中下层军官,别看现在大帅雷厉风行,一道命令立刻决定千百人的生死,无人敢违抗,但是要是想谋反,能拉出几十个亲兵听从,就算是威望过人了。

    怎么办?

    简渠心中快速闪过一些念头,终于迟疑看向钱之栋。

    钱之栋不等他开口,就突然一抬手,止住了他。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必说了。”钱之栋再次吐出一口浊气,表情难看“事已至此,就算我不打,拦住了诸将不打,可秦凤良以及他那一军,绝对不会听我命令。”

    “两位钦差明显已跟秦凤良通过气,秦凤良已向他们靠拢,必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既然他必会去打,除非我明着对抗,有着此略,胜利不过是迟早的事——那就打吧,这仗打了两年,也应该结束了。”

    “真胜了,结束这战事,回去后你我也能封妻荫子,倒比继续待在这西南边陲强得多。”

    钱之栋仿佛认命了,这模样显得真诚。

    可简渠对钱之栋何等熟悉,岂会不知钱之栋并不是这样容易妥协的人?

    论起骄横傲慢来,钱之栋比秦凤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二人行事风格不同,钱之栋更阴狠内敛,秦凤良则给人的感觉更直接。

    实际上,这两个老狐狸,都是披着一层假皮。

    “好了,你刚才汇报的事,你自己处理就是,现在是准备开打更重要,你先回去吧。”

    钱之栋看向简渠,挥挥手。

    见简渠要退下了,又喊住,钱之栋在厅内徘徊了几下,说着“先前二年,我或有不妥之处,你给我从头到尾想想,列个条陈。”

    “然后或解释、或修补,或收拾,道歉也没有关系,总之先给我一一把屁股擦干净了。”

    “虽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但屁股干净不干净,还是有很大区别。”

    这话简渠懂,不干净,随便找个罪名就可处置,干净的,就必须额外花费资源和力量,他连忙应了声,静等下,见大帅没有再说话。

    “那我就先告退。”简渠本来还想说什么,可看着这样钱之栋,心中发冷,竟有些张不开嘴了,顺势就告退离开。

    一直到走出院落,朝着外面行去,简渠才下意识擦了额上的冷汗,面对着这样的钱之栋,他感觉到了一种令人心惊的阴寒。

    “虽然大帅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平时也手段狠辣了些,但这次让我都觉得阴寒畏惧,有些不对。”

    “哎,可惜,我虽是幕僚,并无官阶,平时信任我时,自然可以听我意见,若是不愿意听了,我也无可奈何。”

    “罢了,随他去吧。”心中也多了一丝沮丧的简渠,决定回去平复一下心情,再思索下一步怎么做。

    只是就算这时,不知道为什么,“无关重要”的苏子籍,还在思考内又流了过去——此人,现在干什么?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