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秃了变强了
    正月十一

    苏子籍洗漱,拢手站在帐外望景,远处山脉在晨辉中颇有些梦幻之感,白雪皑皑的峰顶,更有圣洁之美。

    一些大鸟从空中略过,在峰顶盘旋,发出清脆叫声。

    以前的苏子籍,大概只会将这当是寻常事,但经历老鹰事件,对这些禽鸟,苏子籍已有了警惕。

    可惜就是小狐狸,也无法判断,哪些鸟是探子,哪些鸟是寻常动物。

    想到小狐狸,苏子籍忍不住微叹。

    自小狐狸受伤,一直躲在洞中,因怕着中途感染,他就给它伤口附近清了毛。

    大概让它斑秃了这事很伤自尊,小狐狸伤口是快好了,可一直闷闷不乐,害得他还要小心翼翼哄着。

    “苏公子,这是你的早饭。”一个提食盒的兵卒这时过来,看到帐前的苏子籍,立刻加快速度,将食盒递上。

    苏子籍上一次给了一个赏银红包,这次没给,只笑着颌首。

    转身回帐篷打开食盒,自己没有先吃,而取了两个用油纸包着的鸡腿,扒开椅子,轻声:“小白,吃饭了。”

    不一会,小狐狸就出来了,探头唧唧两声,又想缩回去。

    “……不就是秃了一块么,为什么这样介意?”

    “古贤说:秃了,也变强了。”

    “唧唧!”小狐狸生气的叫了起来,什么古贤,谁说了这话?

    才生气,苏子籍趁机顺手将它捞起,仔细查看一下:“你这伤好得快,已痊愈了。”

    该说不愧是小狐狸吗?邵思森的箭伤还没彻底好,小狐狸的伤已是看不出什么来了。

    “唧唧!”小狐狸再次叫了两声,随后耳朵动了下,从怀里窜下,又跳回了洞里。

    苏子籍随手掩上洞口,起身时,外面已响起了熟悉声音:“苏贤弟,我是简渠,现在来找你喝酒。”

    简渠这次,还真只带着酒。

    苏子籍请他入内,见只提着一坛酒,拿出自己这里的腌肉熏鸡,与其共饮,心里猜测,简渠一大早过来喝酒,怕是有事。

    简渠一杯酒喝下去,脸上泛着血色,将酒杯捏着,思量许久,才问:“对了,苏贤弟,你可知道山寨现在的情况?”

    苏子籍心里闪过“果然”,也喝了杯,听着杯盘微响,说:“我无官无职,除非两位钦差召我过去说事,否则只知道一些军中人人皆知的事,不像简兄你,是钱帅的幕僚,必早早就得知了山寨的消息。”

    喝了一口酒放下,笑着:“可否请简兄给小弟说一说山寨的情况,也好让小弟做到心里有数。”

    这正合意思,简渠一笑:“这是自然!”

    “我既来找你喝酒,这些事,除非是机密,否则,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就略说了一些山寨情况。

    这些,苏子籍早就通过野道人知道了,但也没拦着,而听着微微点头。

    突然,听到简渠说,山寨因供奉神灵,一直都有祭祀。这不过是简渠随口一说,苏子籍心中一动。

    “祭祀?”

    简渠点头,有些不以为然:“对,峒山、法主、元母这些山民野神,这些不稀罕,只是最近听说是女祭司主持寨祀,倒有些让人惊讶。”

    苏子籍原本或也是这样看,可现在心一凛,山寨与妖勾连,焉知不是这些神灵就是妖怪?

    又换了女祭司?

    苏子籍暗暗留神,想着有机会要探查一下情况。

    简渠见苏子籍询问的事,与钱帅的机密无关,只问山寨的事,其实暗暗也松了口气,又心中苦涩。

    他这次来找苏子籍,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自从那日与钱帅离心,之后日子,虽钱帅偶尔也会召过去,每次对他的态度,越发亲厚,这不仅没有让简渠放心,反使他连觉都睡不好,光这十几日,头发就已是掉了一大把。

    来找苏子籍,也是最后办法了。

    苏子籍能答应,自己有机会活命,钱之栋再嚣张,晾也不会为了一个小小幕僚去官船上刺杀,而到了京城,就更是安全了。

    但苏子籍能否答应,简渠心里没底。

    谁都能看出这次大胜,钱之栋必会班师回朝,到时就算不封爵位,那也是大将军,苏子籍只是一个没有后台的举人,真会愿意为了救一个认识不久的人,得罪钱帅?

    到时虽然在京城,不会被暗杀,但平白无故与勋贵结仇,也不是谁都愿意去做的。

    简渠为此茶饭不思,犹豫了好几日。

    最终选择过来,是因他想了下,苏子籍与钱之栋抢功,或并不怕得罪,毕竟之前苏子籍拒绝钱之栋邀请,简渠也听说了。

    就是抱着这样的微弱期待,他才过来,看着能说说笑笑,实则心里犹如火烹一样焦灼。

    因怕苏子籍拒绝,丢掉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甚至不敢贸然开口,而等苏子籍询问完了事情,自认为帮了忙,这才小心翼翼说起了自己的来意。

    “苏贤弟,敌军已降了五十六寨,要是无意外,怕西南的战事很快能结束,这西南再好,到底也是偏僻之处,等战事结束,就更不需要我这样的人了。”

    “我也是个举人,准备去京城,参加这一次会试,苏贤弟你离开时,就是不知……可愿与我同行?”

    苏子籍一听懂了,这是简渠在隐晦请求庇佑。

    按说,简渠不过是钱之栋的幕僚,并不是官吏,随时可走,但以钱之栋性情,简渠要走,怕路上要出事。

    苏子籍本就打算在这次西南战事结束时,就让钱之栋丧命于此,简渠给自己的感觉还成,也愿意做个顺水人情,笑着:“只要简兄不嫌弃,到时你可到我船上,与我相邻,海上还可探讨文章。”

    “简兄?”说完没听到简渠说话,苏子籍看过去,被吓了一跳。

    就见简渠似乎一下子吐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不仅仅,还眼圈泛红,隐有泪光闪烁。

    “苏贤弟,你这恩情,我简渠实在是无以为报!”说着,简渠哽咽了一下:“我若能平安抵达京城,必会牢记苏贤弟大恩!”

    “简兄何至于这样?”苏子籍装没听懂意思,诧异的说:“不过是顺路回京,省些路费,小事一桩而已!”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