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三百零四章 求之于天心
    苏子籍回到了自己船上,久久没有言语,心中极不平静。

    话说获得魏八家中刘氏流派的水墨丹青技艺,绛宫真篆丹法晋升,这些都不错,还是比不上尹观派的秘密。

    “一方洞天,竟然可以使内门弟子魂魄不被地府所拘,只是名额却是有限。”

    “难怪要分出外门和内门来。”

    “这些还罢了,原来无论洞天、福地,尽是灵气有限,只有得了内门的资格,才能汲取一口灵气,所谓的后天返先天。”

    “武功要修到这步,不知道臻至多少打磨。”

    “这些还罢了,炼丹士、炼妖塔才真让我触目惊心。”

    苏子籍其实听说过炼丹士孜孜不倦的追杀妖怪,以前觉得是疾恶如仇,甚至有些偏激,那些没有吃人的妖怪也杀。

    现在看来,只仅仅是为了杀得妖怪,取丹炼药。

    “这还仅仅是个人,而尹观派更进一步,杀妖变成了门派的利益,无论是妖丹妖魂都可变成原材料。”

    “尹观派气数之盛,就全部建立在妖族的尸骨上。”

    “这已经是门派的核心利益,不论善恶,再也劝说不得,因此尹观派和刘湛,对妖族这样追杀,丝毫不宽容。”

    苏子籍思量着,透了一口凉气:“自己和龙女关系很深,要是泄漏,怕立刻成了尹观派和刘湛的敌人。”

    “而我更不可能让尹观派和刘湛杀得龙女。”

    得的消息不全,苏子籍只隐隐知道,如果杀得龙女,就对尹观洞天有极大的裨益,能完成某个策划。

    “公子,这是我所写的文章,不知能不能请公子帮忙看一看?”苏子籍望着景沉思,忽然走来了人,随着说话声响起,知道这是简渠。

    “你来了啊,我看看。”对简渠的文章,苏子籍一直都是有些无奈,知识储备足够,文采也好,但就是字里行间总能流露出一股怨戾。

    他之前就让简渠更改风格,他也不是不想改,可写了几篇文章,苏子籍见了,都觉得不成。

    哪怕风格已看出是尽力去改了,可那种感觉却仍在,犹如跗骨之蛆,怎么都擦不掉。

    这可就是麻烦了。

    既决定带着简渠跟岑如柏去顺安府,苏子籍就给简渠安排了功课,一路上每天都至少写一篇文章,觉得可以了,有所进步了,就可以拿给苏子籍来点评。

    简渠对苏子籍这提议自是感激极了,知道是为了自己好,而且二人差距拉开,一个是高中状元的新科进士,一个是又落榜的举人,让一个新科状元给举人指点,这是很多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

    若不是已经拜在了苏子籍门下,怕是也难有这样的机会,他自然是十分珍惜。

    就如现在,才上船没多久,他就已捧着文章过来了。

    苏子籍点头将文章接了过来,借这还没彻底下山的太阳,仔细读了一遍,读完了,眉就皱了起来。

    简渠在一旁都不敢吭声,生怕打扰了苏子籍。

    “简先生,你这文章,还是之前的问题。”苏子籍这话一出,就看到了简渠露出了无奈一笑。

    他沉吟了片刻,又说:“但我已经知道你的文章为何会这样原因了。”

    这话立刻就让简渠眼睛一亮,他之所以一直没办法将文章的问题改了,就是因找不到文章怎么改风格都是一个样的根源。

    能找到这个根源了,只要根据这个问题去下力气纠正,总能扳过来。

    二人说话时,不远处船突然靠了过来,从船上跳过来一个人,宽袖长袍,清瘦利索,不是别人,正是刘湛。

    刘湛这次过来,既是因之前齐王几个人会议,也因苏子籍在向他请教时让他生出的心悸感觉。

    当时一时没有想明白,可议事时,就想明白了。

    作一派的真人,他自相信着自己的直觉,更因没有找出让自己心悸的原因,而越发困惑。

    所以他是带着一种惜才与警惕的心情,来找苏子籍。

    才一上来,就看到苏子籍的一个门客,正将一篇文章递给苏子籍。

    而苏子籍说的那句话,他也正好听到。

    他来的不是时候,苏子籍正在教授别人功课?

    但立刻转身离去,刘湛又觉得不必,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对自己的才学也有信心,并不觉得自己这算是偷师。

    好在二人此时正是说到关键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刘湛也就光明正大地听着苏子籍对门客的提点。

    “要知,儒家正统所在,其实说穿了,仅仅是仁、礼二字,但是为什么衍生出那样多的派别?”

    “论其本质,就是在现实求不得,大道无法行于世,因此就求外无门,故问于天心。”

    说着这句话的时,苏子籍竟还用手蘸着茶水,在桌面上写了这几个字。

    “求外无门,故问于天心?”简渠重复着这句话,不禁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苏子籍没有立刻打断他的思绪,而是等他终于醒过神,又说着:“求之于天,故有理学,求之于心,故有心学。”

    “现在理学,心学,根子就在此处了。”

    “轰”后面的话,刘湛都没有再听。

    原本只无意中听到苏子籍对门客的提点,却让耳畔仿佛骤起了轰雷。

    刘湛虽然是尹观道派的掌教,但能成为观文殿学士,能在读书人官僚里人脉尚好,自然对儒学不陌生,他是明白多少代大儒的苦恼和追求,只是看不到路。

    这本没有啥,你看不到路(经世之道),我也看不到路(成仙),只是现在被一言轰破了。

    “大道难行,故求之天、心!”

    这句话几乎说穿了整个儒家的过去现在未来。

    儒家当年创建,是要复兴周礼,以至于天下大同。

    可一代代奋斗,却始终无法实现。

    无法实行,就要苦苦探索,有的求之于天,就诞生了理学,有的认为应该回归于心,就诞生了心学。

    说穿了,就是看不见路的人一代代努力。

    “就这一句,已是前所未有,难道此子在学问上,已凌驾百代?”

    他突然间仿佛看到了什么,一闪而过,是被人一语道破后的灵感。

    可惜,却没有及时抓住。

    这让刘湛的嘴里都泛起了苦味,心想,这人与人之间的天赋,差距竟这样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