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三百零五章 三只呆头鹅
    论道法,自己或胜了一筹,但这是因自己遇到且修炼,可苏子籍这普通读书人,不仅一身贵气,看起来前途远大,且还在各方面都有着这样天赋,让其修炼了道法,还了得?

    “难道我之前突然感到心悸,就是因预感到了此人天纵奇才,若修炼了道法,必成大患?”

    “这样倒解释得通了。”

    “这样的悟性,怕是只讨论一二,就能让其窥到精髓,直接入门。”

    想到他当年学习道法时,曾有过的种种艰辛,此刻苦思不解,无法抓住一纵即逝灵感的痛苦,再次浮现出来,让刘湛看苏子籍的眼神都有些不对。

    “此人,我看不透。”他收回目光,郁闷不已叹。

    所谓的求之天、心!

    其实都是想探索出一条路,但对于正统,别说是没有走完,就算走完了,都是外道。

    理学当时被宋视为外道邪说,心学其实也没有被明朝承认。

    只是代代儒者,看不到曙光,有了新说,总要去追寻一二,这就是为什么理学心学,有不少人跟随的原因。

    可惜,过会还是会发觉,也走不通。

    苏子籍其实早就已看到了刘湛过来,但因这感悟也是随想虽说,没有刻意避开刘湛,只是指点:“你的路,就是在正道上不走,想走别路,这不仅仅是你的性情导致,也是你的道。”

    “故你下意识不想改。”

    “可姑且不管能不能走,你要这样,断无中进士之理。”

    苏子籍见近处的简渠,跟不远处的刘湛竟同时陷入到了蹙眉沉思中,不禁摇了摇头。

    他干脆将座位让给简渠,让其有了灵感能立刻就写,而他则走到离二人都远一些的船边,扶着栏杆,望着远方。

    “你与他们说了什么,竟让他们两个都这副呆头鹅的模样?”岑如柏带着一丝调侃的声音响起。

    苏子籍扭过头,看了一眼这个一向潇洒的新门客:“不过是看了简先生的文章,点评了两句,怎么,岑先生似乎也很无聊,要不要对弈一局?”

    却不料,他竟直接拒了:“哎,我总是喜欢悔棋,自己也控制不住,与谁对弈一局,下次对方就要对我避如蛇蝎了,我可不想刚找到一个好主家,就因下棋这事,让你也远了我,还是算了吧!”

    说得苏子籍再次忍不住轻笑一声。

    这样总喜欢给自己掀老底的人,看着不像是真傻,那就是性格如此,是个喜欢苦中作乐的人了。

    远方有鸟结伴飞着,时不时俯冲下来,低掠而过。

    苏子籍见岑如柏看得似乎入神,一副傻了的模样,再次摇摇头,心说,这哪里是两只呆头鹅,明明是有三只才对。

    仿佛都是喜欢赶热闹一般,才来了一个刘湛,此时就又有船过来,靠到了所在的这艘船上了。

    “在下楚孤容,来找刘大人,不知刘大人可在船上?”清朗的声音从船上传来。

    苏子籍看去,就看到一个青衫男子立刻船头,正笑盈盈朝着点头。

    苏子籍就是一蹙眉,示意他看向不远处:“刘真人倒在船上,就在那,你可直接去寻他。”

    楚孤容其实并不全是来找刘湛,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近距离看一看苏子籍。

    见了,发现这苏子籍果然如自己猜测那样,一看就不是凡物,单通身的气派,若说是王侯公子,也不会有人怀疑。

    原本没有打算直接对上,但无意中扫了一眼苏子籍身侧站着的男子,就多看了几眼,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低声问着身侧的人:“这人是不是岑如柏?”

    岑如柏?那不是多家权贵都在暗中搜找的人吗?怎么会在这里?但既楚先生说了,就仔细看了看,也不禁心下一惊:“似乎真是他!”

    怪了!

    林玉清身边的门客,怎么会出现在与林玉清有仇的苏子籍的身侧?

    不过,真是这样,倒不奇怪为什么之前多家权贵怎么都找不到此人,因就连自己也没想过,这个人会出现在苏子籍的身侧,所以搜找时,也根本没往苏子籍的人内搜寻。

    现在看见了,可真是有一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

    楚孤容也是这么想的,他按捺住这种突然惊喜,立刻让人将已经移开的船,再次靠边。

    一个跃步上去,见苏子籍与疑似岑如柏的人已转身走开,忙上前几步,问:“且慢!不知苏大人可知道此人是谁?”

    这人恶意不小,苏子籍回头看到这人用手指着自己身侧的岑如柏,再次蹙了眉,淡淡回答:“他是我的门客。”

    楚孤容看到苏子籍明显一冷表情,上前:“你一定不知,此人可能是林国公子的幕僚。”

    “他真是林国公子的幕僚的话,现在有许多人都在找他,是一个大麻烦。”

    “还请大人把这人交出来,这也是为了大人好,想必大人也不想这次出京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吧?”

    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齐王门下,向来百官礼敬三分,有时与权贵交谈,都是风流倜傥,谈笑自若。

    楚孤容自觉很客气了,苏子籍却嗤笑一声,挥手让岑如柏进船舱,才淡淡问着楚孤容:“你是哪个衙门?想让我将我的门客交出来,可有公文?”

    楚孤容顿时一噎。

    这自然是没有!

    岑如柏明面上无罪,大家虽然都在找,但也只是打着调查的名义,既不是犯人,又哪里来的逮捕公文?

    “既是没有,那你又是哪位总督尚书,又或是哪位勋贵?或者是皇子皇孙?”说到最后,苏子籍冷笑一声。

    “什么,连个官身都不是?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让我交人,那我这个做主家,也未免太胆小怕事了。”

    苏子籍冷笑一声,挥袖而去。

    楚孤容被这样直白嘲讽,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才觉得自己想差了,苏子籍现在是状元,是从六品的官,自己虽是齐王的幕僚,平时五六品官都给些面子,可真论真,自己什么都不是。

    当下咬了咬牙,转身就走,竟连刘湛也不去找了,心里却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