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三百七十章 铺天盖地
    祁弘新细想,目光盯着,只见着苏子籍对天作了揖:“苦思不得,偶有一日,与凌晨之间,突然灵光一闪,就得了这主意,或是天意要大人治灾。”

    “天意么?”祁弘新张大了嘴,怔了许久才回过神,心里迟疑,转眼一想,除了这个,别无可能。

    果然,哪怕祁弘新这样的官,听了这话,面色也更好一些,轻笑一声,语气难得柔和地说:“苏大人不必谦虚,这一切便是有天意,也是靠着苏大人做事有方才能有这样的结果,你放心,本府回去定会上报奏章,为苏大人你请功。”

    口中说着,心里却忧疑。

    堂皇几千年,亏空窟窿无数,别说前朝,就是承寿十一年,皇帝派户部侍郎查库粮,后者发现舞弊惊人,然而尚未来得及禀告,一场大火将粮仓与粮食付之一炬,亏空自此无从查起。

    这就是火龙烧仓,当然这种方法,不但户部侍郎隐瞒不过,皇帝也清楚,故当事人连贬三级,不过总比清查出来,杀头抄家好。

    要是早知道这方法,大把的贪官就能靠这方法逃过大劫。

    眼前少年,想出这办法,与朝廷是福是祸?

    却听着苏子籍轻咳了一声:“其实这方法,也很难普及。”

    “哦,这怎么说?”祁弘新本累极了,有了银子,就觉得全身一松,正歪倚在椅子上,这时略一动身,直了腰问。

    苏子籍凝视着银库,转眼收回了目光:“其实这方法要成,首先就得士绅有钱,其次就是一个字——公!”

    “公?”祁弘新目光一闪。

    “的确,下官这方法,要害就在于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百两银子,换十倍二十倍的矿权,这就是巨利。”

    “本小而利大,因此不但本府士绅,附近三府都有人来。”

    这话听得祁弘新连连点首。

    “而抽签,最怕的是舞弊暗间,下官为了使他们相信没有舞弊,也是花了不少心思。”

    祁弘新想起刚才的种种方法,不由点首。

    “可良法出,一有私心,就必扭曲。”

    “官府再用这方法,怕就有人抬高到了三百两,五百两一签,这样本大而利小,参与的人就少了。”

    “又或者抽签的三十七矿,都是内定,那些士绅只是陪衬,也是极有可能。”

    “这样的话,没有几次,这方法就臭不可闻。”

    “为人要有公心,想着官府,官府更要公心,想着天下,一心为私,虽公也不公,怕是以后变成了横征暴敛的手法——贪官污吏借以逃避罪责,而士绅不得不抽签。”

    “这就是下官的罪过了。”

    这话说的实在,以祁弘新经验,以后官员肯定这样搞,不由感慨,许久才点点头,说:“你说的很是,怕是以后会变成这样,本官也会细折禀告朝廷。”

    “不过,眼前的难关渡过了,本府就先回去,这里由你收尾……”

    因事情已了,祁弘新有事情忙碌,在此也不能久呆,很快与苏子籍一起出大厅的门,才一出去,就看到师爷帽子跑得都歪了,脸色难看急匆匆跑来。

    “大人,大事不好了,蝗灾爆发了!”

    这一句话,就寒冬里的冰水直接兜头盖下,让原本心里多少有些喜悦的祁弘新一下子就僵在了当场。

    他下一刻就抓住了来寻他的师爷的胳膊,急急追问:“蝗灾爆发了?怎么可能!已命全府扑杀蝗虫、灭除虫卵了,怎么可能还会爆发!”

    而且不止是爆发,还是突然爆发?

    能够让跟着祁弘新做事的见惯了大场面的师爷都失态,这绝对不是一般程度的爆发,必是一爆发就十分严峻了!

    “大人,我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吧!”见祁弘新双目赤红,生怕这一位惊怒之下再倒下了,苏子籍忙出声提醒。

    祁弘新很快就按捺下了这股惊怒情绪,努力平复心情,点头:“你说的是!”

    “来人,给我备马,立刻叫起衙役,随我而去!”

    “还有,通知郡尉,这次给本官全数动员,维持全府安宁,谁趁机打劫,格杀勿论。”

    几个小吏忙不迭答应,传呼人手,备马,祁弘新又厉声命令:“银库更要盯紧了,谁趁机拿一两银子,我就杀他的头。”

    “知会府内各衙门,全数动员,都有巡视之责!”

    “是!”

    祁弘新不再说话,翻身上马,而苏子籍虽没有马骑,但也令人备车,牛车虽走得慢一些,但这不妨碍到了时,看到了漫天飞舞的蝗虫。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苏子籍仍立刻脸色凝重下来。

    “蝗灾。”

    这是蝗灾,漫天都是,灰扑扑,黑压压的一大片,铺天盖地,一眼看去,蝗虫正“嗡”的一声,俯冲下去,一片目光所及的农田,本是葱葱郁郁,就快收割了,现在一冲,没有片刻,就变成了赤黄一片。

    别说是地表绿色,就连露在地面的一小部分根部也不放过,嗡一群过去,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泥土,似乎整个大地都在蝗虫群中簌簌发抖。

    苏子籍神色凝重,既已成灾,现在再挽救是晚了,这一茬儿的庄稼,只能等着再补种了。

    祁弘新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见周围的人都惊惶不安看着,顿时暴怒:“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升火,扑杀蝗虫!快去!”

    又立刻让人调来郡兵、衙役,甚至是当值与不当值的官吏,所有官民,都齐力扑杀现在到处飞的蝗虫。

    但是苏子籍站着没动,微微蹙眉,凝视着头顶眼前飞过的蝗虫,手疾眼快直接伸手抓住了一只,捏在指间,仔细看着。

    “不对。”他低声:“这情况不对。”

    这次突然爆发蝗灾,绝不是蝗虫暴增导致,也不是自然的从别处飞来的饥饿的越界蝗虫,虽有很多一看就是从别处飞来,但按照蝗虫的生长期限,能造成这种程度蝗灾、如此饥饿不择食的蝗虫,体型不该是这般大小。

    这样大的规模不正常,这样体型的蝗虫也不正常。

    “公子,这蝗虫……体型忒小了些。”跟着一起过来,刚才也在皱眉看着的岑如柏,此刻亦是凑近了,惊讶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