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零四章 疯了
    蝗虫祠·正殿

    几乎同时,恢复了整洁却隐隐仍有着淡淡血腥味的正殿里,一盏昏暗油灯,在殿里换的新供桌上摇晃着。

    有风从门缝窗缝里吹进来,同时带进来,还有轰隆隆的雷声,以及瓢泼大雨。

    犬妖整个人都几乎没在角落的黑暗处,盘膝闭目在供桌前休息的天机妖不出声,它就连出气都尽量控制着。

    “轰”一道闪电劈下,一声黑袍,面无表情的天机妖突然睁开了眸子。

    眸子里有血色一闪而过,都没抬手,原本关闭着的门窗,就呼地被风吹开,化作一道黑风,刮了出去。

    犬妖被裹着雨水的风一吹,直接打了个哆嗦,经历了之前的事,它根本就不敢问天机妖这位大人又是出去做什么,但想必又是一番杀戮或阴谋。

    一想到这正殿当日它进去时见到的血腥场面,饶这里已被它仔细清洁过,犬妖还是忍不住脸色苍白,一阵恶心又翻滚了上来。

    要怪,只能怪它是个犬妖,嗅觉太过灵敏。

    将门窗重新关上,不去看外面倾盆大雨,犬妖捂着耳朵,缩着身体,又隐没在了正殿的角落中。

    哪怕它再畏惧这个地方,再不想踏入这块地方,可作天机妖的手下,却不能不留在这里守着。

    “啪!”

    没过多久,大雨瓢泼中,骂声被掩盖,几个被法术束缚了身体,连原型都无法变回的妖怪,被重新回来天机妖随手扔在了正殿的地砖上,重新被吹开又被合上的门窗,将外面雨声再次掩住了,冰凉刺骨的地砖,让几个妖怪中昏迷了的一个也跟着醒来。

    才醒转,就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正在破口大骂着。

    “天机妖!我们乃桑女的属下,你这个混蛋把我们绑来,莫非是要跟桑女撕破脸不成!”

    “你这个阴险家伙!居趁我不备暗算,有本事就把我放开,我们正面决斗!”

    这刚醒来的妖怪,回忆渐渐回炉,立刻就想起。自己方才是收到同伴发来的消息,所以赶来,结果就被天机妖中途拦截袭击,难道熊斐竟然叛变了?

    仿佛是看出了这个刚醒转的妖怪的不解,天机妖难得解了疑惑,冷笑“放心吧,熊斐没背叛周玄,不过是……先你一步,为我的雄图大业,贡献了一份血肉罢了!”

    “你!”听到这,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接到的传讯怕就是这天机妖做的手脚,而自己的同伴,早就已经被天机妖杀了?

    这妖怪只觉得一股寒意,顺着挨着地砖的身体,直窜入全身各处,心里凉透了。

    天机妖既然已经杀了熊斐,怕是朱胜也难逃毒手,而这二妖都与自己一样,同属于周玄的手下,其它几个被绑来的妖怪,亦是属于桑女、南山大王等势力,能这么直白地将杀了熊斐的事告诉自己,怕是自己也难逃一死!

    这又如何能甘心?

    这妖怪咬牙说“天机妖,我劝你不要一错再错!来前我已经发了灵信给周大人,你胆敢杀了我们,周大人一得知,就会杀了你!”

    “哦?”仿佛是被它这说辞给吓住了,天机妖目光落在它身上,没有动手,只是哦了一声,随后摇头“啧啧,倒是没想到,还有个聪明的,竟然知道传了灵信回去,这可着实吓到我了。”

    “知道怕了,还不快把我放了!你能迷途知返,念在你是天机妖的份上,无论是周大人,还是南山大王,都可饶你一次,让你活命!”这妖怪当了真,立刻就挺直了腰,大声嚷了起来。

    “哈哈!”

    却听到看似被吓住了的天机妖大笑一声,下一刻,只觉得脖子一痛,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只听“喀嚓”一声,就见得一个无头尸体喷出了血,转眼,眼前一切都黑了。

    几个妖怪本还盼望着周玄的妖能吓住天机妖,获得活命,没有想到天机妖直接伸手捏住了这妖脖子,随着用力将脑袋给活生生拧了下来,也不回头去看,就这么一甩,顷刻间变回原形的驴头就被扔到了供桌上。

    几个妖怪顿时吓得倒吸一口冷气,眼见着天机妖冲着它们来了,它们都有野性,倒没有求饶,立刻什么脏话都骂了出来。

    但根本来不及骂几声,就又是几声惨叫,残肢断臂,被天机妖徒手拆开,有的奉上了脑袋,有的奉上了四肢,有的则是开膛破肚,直接挖出了心肝,也血淋淋地捧到了供桌上。

    在浓郁的血腥味中,天机妖对着供着的那尊泥塑的蝗虫神上了香,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词。

    角落里的犬妖,眼瞅着供品上丝丝黑红气被蝗虫神的神像鼻孔吸入,这本已经是非常奇怪的事,要知道,蝗神可不存在。

    接着更可怕的事发生了,只见过了片刻,丝丝黑红气又在神像的口中丝丝吐出,被早等着的天机妖深深一吸,全部吸入了口中。

    那陶醉的模样,让犬妖再次哆嗦了起来,就算再忠心耿耿,犬妖也感觉似乎要完了——自己可是看见了主人的真秘密了。

    本想逃,可是狗腿实在软,竟然动都不敢动一下。

    天机妖等终于吸干了所有的黑红气,这才睁开了眸子,原本只是偶然血红,此时却双眸都是赤红,望着一动不动的神像,天机妖不由大笑。

    “那几个废物,哪里料得,一切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早就算出龙女渡劫之事,我当然知道,若平安度过,龙女将会获得更多的权柄转移,成功化龙!”

    “可我为何要将此事告诉它们?周玄它们也配!”

    “如果龙女化龙失败,我,只有我,才有机会获得先机,才有机会夺得龙丹,只有我才能一举夺取龙女权柄,只有我,只有我!哈哈哈!”

    想到周玄等妖居然真以为,蝗虫神是它们想出来的办法,实际上连蝗虫神,也不过是它预先设下的埋伏,一切都在它的操控下,都在掌控中!

    天机妖不由大笑起来,神色在雷光中,越显得癫狂。

    “疯了,主人真的疯了。”犬妖的心,越发冰凉了,原本睿智平和,一切都在掌握中的主人,一去不复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