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十七章 刁难
    “稍安勿躁,此次降雨必会失败。”

    刘湛提到了这场祭祀并没有成功,降雨只降到少许而失败。

    “在这里不必等太久,只要按部就班,看历史完成,就立刻可以趁龙君失德而攻入。”

    这么一想,这次明显优势在自己这一方。

    当然,刘湛也不是没想过,为什么这次优势会这么大,但又一想,龙女渡劫没能成功,或在天意处,就已被判定落于下风,在第一个选择有失败迹象同时,候补者被允许占到上风,这也不是不好理解的事。

    “不,应该还是妖族的布置。”刘湛想起了河坝的炸开,以及被引导的万民诅咒之声。

    “龙君要是随意被诅咒,也就不是龙君了。”

    “但关键时,却可发挥巨大作用。”

    “不行,我得有自己的布局。”

    才想着,郑应慈又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空,低声问:“师父,可现在太阳这样高高挂着,晴空万里,根本没有降雨迹象,甚至天边都不曾飘来一朵云,短时间内真的可能降雨吗?”

    郑应慈还只是有点郁闷可能要在这大太阳下面晒很久了,刘湛因猜到了一点内情,而不由得变色。

    要知道,这时代龙君,已经有真正呼风唤雨的权柄,虽不能惠及大片土地,但借助龙宫的大阵,完全可以让自己的这种力量增幅无数倍,继而给整个旱区降下甘霖。

    在这种实力绝对够了的情况,出现了历史上的这次求雨失败事件,道门当初也搜寻到了真相,那就是在这次事件中,有龙宫妖怪与外界勾结,在其中做了手脚,破坏了龙君的这次降雨。

    “凡人求龙君下雨,龙君何尝不是求天意下雨。”

    “求而不行,就是欺天,就有反噬。”

    这种做手脚,也不是轻易就可以办到,无非是提前在时辰或大阵上做了什么,只要龙君一时没有察觉,入了套,就等于将自己一举推进了“失德”陷阱。

    那样现在问题来了,如果龙君出了变故,没有按照历史上该降雨时降雨呢?

    躲过了陷阱,顺利降下大雨,龙君不会失德,又该怎么找机会趁虚而入?

    “先看看大魏朝廷是什么反应,我们等不得,他们也等不得。”刘湛低声,既是在安慰着郑应慈,也在安慰着自己:“放心吧,龙君拖延不了多少时间,就算知道这是陷阱,也只能踩进去。”

    “幼龙可是在受雷劫,拖长了,结果也是失败。”

    会阻拦龙君失德,只有支持龙女势力,既是这样,就肯定有所顾忌,拖也拖不长久。

    “当然,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作。”

    郑应慈听了,点头:“师父说的是。”

    随后抬头看向高台。

    在高台上有黄伞撑着,站在下面年轻人,身着金黄蟒袍,虽在阴影下,太阳晒不到,可这么久等待还没有一个结果,仍让他面上的表情一刻比一刻难看。

    他走出伞照着范围,抬头望向万里无云蓝天,这可是一丁点要下雨意思都没有,这太阳,阳光刺眼,灿烂无比,将地面晒得几乎能反光了,这种情况下,说是立刻就能降雨,谁信?

    可他让人与龙宫的妖怪联系过,它承诺,必会说服龙君在午时三刻降雨,而现在已是午时二刻了,这晴空万里,哪有要下雨的征兆?

    刚刚被封为余王十一皇子不由得皱眉看向官员:“为什么龙宫还没有响应?”

    几个官员互相对视一眼,都心里暗想:“为什么龙宫没有响应,您不该负主要责任?”

    “龙君下雨,也要依靠天时,总得有点水气才能发挥,你偏要在太阳最旺,水气最少的午时三刻降雨,这不是难为人……好吧,这不是难为龙么?”

    现在这几个郡大旱,能降雨就已不错了,还非要精准了时辰,否则就说风雨与龙君无关,要说这不是故意找茬,几个做官都不信。

    他们都这么想了,龙宫里龙君,难道就看不出这不仅刁难,还有些激将的意思?

    不过,这事也透着一点奇怪。

    按照妖怪的性格,哪怕是龙君,被这样轻视,事后是否会怒是一回事,当下这时,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沽名钓誉,怕会按照要求去做。

    而且大魏朝廷亲派余王来督促,这不仅给面子,也是在施加压力。

    龙宫居然真一点动静都没有,这的确不合乎常理。

    余王也是这么想,他现在也忍不住焦躁起来,冷冷说:“龙君受我大魏的封号和祭祀,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它甚至不止被养千日,为什么在这种需要它的时候不响应?是桀骜不逊,打算违抗朝廷的旨意,还是一直以来都是沽名钓誉,实则并无降雨之能?”

    “看来,是朝廷对它太过优容了!”

    立刻就有官员赔笑:“殿下,这祭祀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就算龙君有降雨之能,大概也需要集齐云气雨气,不如我们再等等?”

    “是啊,殿下,降雨本是大事,龙君想降雨,也不可能轻易达成,总要给它一点时间准备不是?”

    “荒唐!”十一皇子直接呵斥:“大旱这么久,它既享用朝廷的祭祀,就该早早降雨,拖到现在已不该,在朝廷祭祀,令其降雨,就更该心存敬畏,按照旨意行事,结果,竟毫无敬畏之心,拖到了现在!”

    “旨意让它午时三刻降雨,现在已是午时二刻,连云都无,像话么?”

    十一皇子直接吩咐下去:“如果午时三刻还不降雨,我就请旨呵斥!”

    周围的人听了,都神色微变。

    十一皇子这话,透露出信息量可有点大,他所说请旨,可不是回京请旨,而是指这样呵斥圣旨已在手里了,随时可以请出来,立刻对龙君进行苛斥。

    一旦下旨,就等于朝廷不再怀柔,而改变了态度。

    台下的郑应慈,虽修为远不如师父,可也不是普通人,台上的话,全都听进了耳中,就是一惊。

    “原来早在降雨前,就已有了旨意?”

    “看来,大魏这时朝廷,已经对龙君防备很深了。”

    龙君联系密切的大魏朝廷,不可能不知道,龙君想要降下这样一场可以解除大片土地旱情的大雨,也需要提前准备。

    故作不知,而以龙君没有早早降雨来责难、挑刺,皇家还真是翻脸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