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三十一章 这不对
    能撑这么久,就已让熟悉了世界力量体系的苏子籍感到惊讶。

    苏子籍能感觉得到,随着时间推移,自己控制着的这具身体,耳朵里,眼睛里,鼻子里,都有液体流淌出来。

    刺痛的感觉从身体各处传来,脑袋嗡嗡响,身体都咔咔咔抗议,脚下的高台,可不是寻常的石块,是早在龙君化龙有了这龙宫,就用灵气滋润过的大块灵石筑成,更有着几次祈雨大阵的滋养,可以说,绝不是轻易能摧毁。

    可眼下,脚下已慢慢有了往下陷的趋势,咔嚓嚓的声音虽然微弱,可也一点点传来。

    大概再过上片刻,不仅是这具身体就要彻底崩溃了,就连苏子籍此时站着的这处高台,也要龟裂、坍塌。

    就在这时,已是意识有些模糊了的苏子籍,就听到有人在喊“坚持住,大阵马上就要修好了!”

    这声音清脆悦耳,听着是狐女的声音?

    可惜了,怕是没机会弄清,对他屡屡提醒那个,究竟是原本青丘君,还是跟着进来的谁了。

    明明已是快要彻底被压垮了,苏子籍苦中作乐,居然还能想一想这个问题。

    “哎,我怕是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

    随着,一点一点朝下压来,周围的妖将也发出了惊呼,苏子籍却连抬头去看一看的力气也没了。

    身上压着的重量,让他连动一动都不可能。

    又一口腥甜从喉咙里涌上来,这一次,苏子籍连努力往下压也做不到,于是不再像之前那样是慢慢从嘴角溢出,这一次是直接喷了出去。

    “要是能再升一级就好了。”

    蟠龙心法十二重运转,似乎只能帮他撑到此刻,苏子籍遗憾想着,如果能升到13级,那么一定可以坚持得更久。

    “但怎么可能,升到12级,就已托了这次龙女渡劫的福,除非龙女此刻渡劫成功,否则不可能再有大笔经验值涨入了。”

    “但龙女此刻渡劫成功,怕是我立刻就能回到现实,又哪还需要靠着升级来拖延时间?”

    这就是一道无解的题,感觉怎么想,都不可能如愿。

    才这样想着,突然间,随着一道光,苏子籍就看到半片紫檀木钿弹起。

    这半片紫檀木钿虚影,带着淡淡青光在视野中漂浮,一行青字窜起“祁弘新已死,化成宽恕之种,是否由蟠龙心法(4560/12000)汲取(此举不可逆)?”

    “成功修筑河坝,阻止蟠龙湖水位下降,化成人道之种,是否由蟠龙心法(4590/12000)汲取(此举不可逆)?”

    这已不是第一次,一次就产生了两次种子,而且,祁弘新死了?

    没有任何力气去感慨祁弘新的死亡,祁弘新死了,算彻底完成了太子复仇系列任务,本来化成复仇之种,这很正常。

    不管怎么说,他的死因,也的确是与苏子籍有着一点关系,别管是有心还是无心,结果是这样。

    但居然他的死变成宽恕之种,这就是意外了。

    苏子籍此刻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感慨,在头顶重压下,更无暇考虑祁弘新死了这件事会带来的影响,立刻就点了“是”。

    “蟠龙心法汲取宽恕之种,+5800,蟠龙心法汲取人道之种,+3100”

    “【蟠龙心法】13级,1520/13000”

    已是在升到12级,涨了一些经验值,现在记上这1万多经验涨入,直接就看着【蟠龙心法】从12级,升到了13级。

    “轰!”灵魂中原本哀鸣的本能声音,像被什么东西给安抚住,重新有了一种强撑下去的勇气,而蟠龙心法第十三重,终于艰难运转起来。

    还别说,第十三重蟠龙心法刚刚才运转,苏子籍就立刻感觉身体各处痛苦瞬间消减了不少,他也同样感觉到,狠狠压在身上的那股巨力,也在顷刻之间减轻了不少。

    而几乎就在压力骤轻的片刻,依旧有些沉重的压力,更一下子又削弱不少,原本往下慢慢沉着的双脚,都跟着停下了下降的趋势。

    “成了。”只听一声透着欢悦的轻吟,仿佛有什么瞬间就不一样,这是龙宫建成后就有的大阵重新运转了。

    “嗡”镇压在龙君身上的压力,瞬间转移到了大阵上,几乎所有大妖和妖将都身体一沉,但谁也没有觉得重,反是一喜。

    重压移去,龙君在这高台上也不必被困在方寸之间,而可以移动,累了去休息下也并无不可。

    青丘君擦了擦额,很有一种劫后余生之感,在在场的大妖中,她地位最高,在发现大阵已重新运转后,青丘君就开口“龙君,大阵已重新运转,您是不是休息下?”

    “不必,把雨下成了吧!”

    龙君的躯体实在可怖,苏子籍能感受到,它受了不少的伤,但一旦重压消除,丝丝痒麻就浮现,这是龙躯在恢复。

    而且,必须下完了雨,早些完成了传承,外面的幼龙才能获得帮助。

    并且,在这没了重压的情况下去感受龙君运转雨水,因不知道什么时就会被弹出这个虚假时间点,说是争分夺秒都不为过。

    他怎么可能愿意在这种情况下去休息?

    “孤暂且不需要休息,你们替我做好防御,免得再有叛逆为乱。”苏子籍说着,整个心神已不由自主的升起,再次感受到升腾到高空,在云层之上,朝着下面俯视的玄而又玄的感觉。

    河岸

    看着原本已有了消散迹象的乌云,再次聚拢,并且越来越大,将视线所及之处的天空全部覆盖,而从天空落下的雨,也再次从丝丝细雨,变成哗哗的大雨,所有百姓都再次欢呼起来。

    官员原本担心,现在又松了口气。

    只有余王,坐在棚子里,看着雨越下越小,心情转成愉悦,结果还没高兴多少时间,就又被大起来的雨给打击到了。

    大起大落的心情,让这位年轻皇子忍耐不住,露出了铁青。

    他看着大雨如注,几乎片刻就将干涸土地彻底滋润了,想必水位大降的河道,也必然正在不断攀升,这种情况,与他想要的结果差距实在太大,余王根本接受不了这种胜利已在眼前了又突然失败了的结果。

    “不,这不对,这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