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六十章 孤雁不饮啄
    而这茶,也的确是看着很像是小雨过后的远山树木,嫩绿,清新,就这茶给人的感觉,十分提神。

    “是好茶。”俞谦之品了之后,赞。

    “比俞大人提到的玉雪小碧螺如何?”

    俞谦之在心里比较了一下,就要点评,就在这时,外面进一个仆人,凑到杨安诚的耳畔低语了几句。

    杨安诚原本笑着的表情僵住了,手一抖,才品了一口的茶也泼了些。

    有几滴滚烫的茶水溅在手上,杨安诚也顾不上,勉强将惊讶压下去,冲俞谦之拱手说“俞大人,我有急事,今日怕是没办法再与你一同品茶了。”

    “改日也是一样,杨大人既然有急事,俞某就不打扰了。”俞谦之将瓷碗放到了桌上,直接起身告辞。

    等出去了,上了停在杨府门外的牛车,俞谦之才轻轻叹了口气。

    以他的耳力,哪怕仆人是在杨安诚耳畔低语,他也听了个清清楚楚,俞谦之叹了口气,对前面的车夫“直接回府吧!”

    车辆而行,俞谦之阴着脸,心缩成一团,手指不自禁微微发抖,别人不知道,自己是清楚,当日苏子籍拿信入京,本是寻找自己帮助,可是自己却拒绝了,不仅仅拒绝,还给了暗示和警告。

    “我当时心情,却是不愿苏子籍再给本来已是油锅的夺嫡之局加把火,可这怕不能使苏子籍谅解。”

    俞谦之虽觉得自己有万千理由,也清楚这点。

    “苏子籍要被召唤回京,陛下已下旨让宗人府商量名字,看来此事已成定局。”

    “到底还是到这一步了,就是不知道太子的余泽,还有多少,或可以试探下,这应该也是宫里的意思。”

    自问对龙椅上那人还是有点了解,他要立刻回去准备,来应对这次的事。

    公主府·望湖楼

    望湖楼,在府内东北,临着人工湖,双层小楼,朱色单檐,楼阁中悬,在一处房间里,两扇窗半开,内铺着厚厚的羊毛毯子,松软温暖,而放置在中间的桌上放着一张张的诗帖。

    新平公主跪坐,盛水在砚台上倒了点,拿墨锭一下一下缓慢研磨起来。

    墨水渐浓,她在几案上铺开宣纸,葱管一样的修长纤指拈起柔毫,蘸墨,几行娟丽纤秀的字就行云流水流淌出来。

    “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

    “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

    “望尽似犹见,哀多如更闻。”

    “野鸦无意绪,鸣噪自纷纷。”

    这一首才随着家信送到了叶不悔处的诗,竟也出现在新平公主的笔下,被她写了下来。

    新平公主出身皇家,琴棋书画淡不上样样精通,但至少有一定水准,她此时看着纸上的诗句,默默念读了一遍,一时之间,就痴呆在了那里,不由顾影自怜。

    新平公主因禁足,在她圈子里丢了脸,其实现在对她的监管已不像前段时间那样严了,可自认为是被父皇伤了心的她,去宫里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次次都是去见吴妃。

    也是第一次见到了吴妃时,才知道她母妃也因她与苏子籍的事,被父皇责罚。

    “为什么这诗,给的人不是我?”

    这写好的一张就放到桌上,看积攒下来的数量,怕是不少,而且细看,一首接着一首,没有别人的作品,全是苏子籍的诗。

    这些诗帖,无论是字,还是上面的诗,都极出色,让新平公主每每写完,重复念诵时,都忍不住痴了。

    又写了一首,她想了下,还把“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写了出来。

    这算不上是诗,可却每每念诵时,都让新平公主觉得,怅然非常。

    她越发觉得,苏子籍才是自己的知心人。

    “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我偏要相见,也要相恋!”

    “苏子籍,本公主已经下定决心了,我要当你的正妻!”

    “我如何就不能喜欢苏子籍了?”

    本来还只是有好感,但在自父皇的强硬压制下,她反越发上心。

    新平公主渐渐觉得,京城中虽贵公子众多,可也就只有一个苏子籍,是真正懂自己之人。

    “哪怕他是个可恶的家伙,可这样才华,又有谁能比得上?”

    这个念头,其实最近才屡屡升起,但不得不说,萌芽早在当初就出现,只不过现在得到了生长,让新平公主自己也不得不正视自己心意。

    她望着面前的这些诗帖,轻声“苏子籍,我虽完全可以逼迫你休妻,让你只属于我,可我知道,你是念旧的人,这样对你逼迫了,你不会快乐。”

    “所以,我身为公主,愿做你的正妻,还可以让你的童养媳当你的侧室。”

    “看,我对你已足够通情达理了吧?”

    哪怕是从正妻变成了侧室,但有自己的容忍,苏子籍的童养媳,未必就过得比现在差。

    才这样想着,突然就听到有侍女走来,在亭子外恭敬“公主,奴婢是兰草,不知现在可否入内?”

    新平公主眼眸微抬,懒洋洋说“进来。”

    兰草是披香宫的女官,能在曾经宠妃宫里做到女官,自然是与普通宫人大一样。

    外貌清秀,气质如兰,随着新平公主一声“进”,就进来。

    新平公主看她一眼,就又垂下,继续写诗帖。

    兰草来得匆匆,但在进来又没有立刻说话,而是神色带一丝怜悯看了看安静写诗帖的公主,又扫看了四周。

    “公主的字是越来越爱好了。”兰草细细看了其中一张诗帖,忍不住赞叹。

    新平公主知道兰草突然过来,估计有事,因上次去宫里又被母妃劝说远离苏子籍,新平公主见到披香宫的人,表情都是淡淡。

    听到兰草夸赞,淡淡回了一句“诗更好。”

    这姿态落在兰草眼里,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暗想“还真让娘娘猜中了,公主果然还在惦记那人。”

    她只能按照吴妃的吩咐“对,诗更好,只是再好也不属于您。”

    “怎么,是母妃,还是别人反对?竟然让你特意跑来说这些,又或者,难道是父皇的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