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赝太子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悔教夫婿觅封侯
    皇帝听了,面无表情,一摆手:“朕知道,但朕是天子!”

    他着重在“天子”二字上顿了下,继续说:“朕不能病恹恹死去,朕是皇帝,是天子,是帝王,天生注定就不是平凡之辈,也不能像平凡人那样垂垂老矣。”

    “这天下,四海升平,全靠着朕在撑着,朕不能倒下,朕也不想倒下!”皇帝说着,话语中带着坚毅果决。

    “至于丹方还不完善……”皇帝盯住了面前的薛鸣:“朕拨调皇城司的精兵,帮你们排查隆安帝的墓穴。”

    皇帝说到这里,沉默了一会。

    “若是必要,那几处传说的可能地点,也一并拿下。”

    这番话的意思已表明,要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完善大还丹丹方,找出可以让皇帝恢复寿数的办法了。

    “你们几人,就暂时不要去管别事,全部去做这件事,务必要完善丹方,尽快造出大还丹!”

    “私下你们商量,朕不管!朕只要看到结果!”皇帝对着几人说道,明显是焦急了起来。

    面对皇帝的这种要求,在场的四人,都有些无奈。

    这件事未必能尽快完成,就算是找到所有线索,找到了前朝隆安帝的所藏,可传说终究传说,前朝隆安帝是活着还是死了,谁又能说得清?

    皇帝竟将希望寄托于求仙问道,这显然已急到了再无别的办法。

    表示自己做不到,说不定当场就就会被皇帝治罪。

    几个人沉默了一瞬,几乎是同时:“是,陛下!”

    皇帝又叮嘱了一番,给了他们期限,让他们尽快完成这任务,皇帝就已是撑不住了,挥手让他们退下。

    刘湛跟俞谦之走出这个偏殿时,忍不住驻足回首又看了一眼。

    “真是让人唏嘘啊。”俞谦之轻声叹着,没说在唏嘘什么。

    刘湛也不说话,沉默走出宫门,就匆匆在门口告别。

    涉及到了皇帝索要的大还丹,他们也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让道录司抓到把柄,有什么需要交流,肯定是大家一起到一个地方公开谈,这样也能让皇帝放心。

    而在御书房

    皇帝对着霍无用,突然之间吃力的说着:“再给朕服一颗小还丹。”

    “陛下,药有三分毒,小还丹虽好,可现在怕已成狼虎之药,陛下只要安心修养,必能徐徐康复……”

    “朕当然心里清楚。”皇帝声音微弱,却打断了话,盯住了面前的道人。

    “大魏之时,康永帝,成业帝,都曾服用小还丹,才稳定了江山社稷,避免了大乱,朕现在也不能躺着修养。”

    “休得抗旨,与我服用吧!”

    话这样说,霍无用的确没有办法抗拒,转身命人,不一会,就有小太监用盘子端着一丸药小心翼翼呈上来,赵公公忙就倾一杯温水侍候。

    薛鸣见丹药艳红如朱砂,大如蚕豆,不由暗叹,而皇帝毫不迟疑,和水吞了药,转眼就觉得一股似凉似麻的气流透出,渐渐变暖,在体内运转,五脏种种积郁瓦解,顿觉畅美,不由重重舒了口气,顿时精神抖擞。

    闭目养了会神,皇帝看了一眼折子,吩咐:“来人,请皇后过来。”

    望鲁坊国公府

    叶不悔正指挥仆人清洁大门两侧与门前道路,看着赵柱领着仆人还算尽心,叶不悔才回去。

    陪着她的一个丫鬟,因被买回来也有几个月了,跟叶不悔也熟了,此时就忍不住说:“夫人,其实这种事您交代奴婢一声,奴婢在门口看着也就是了,哪里就需要夫人您亲自出来看了?”

    叶不悔解释:“别处也就罢了,大门可是一个府邸重要的地方,许多人路过能看到的也就只有门口,马虎大意了,可要让人笑话。”

    再说了,府内的真正主人,只有苏子籍与叶不悔两个,幕僚都是客居,剩下的是仆人。

    有些事,叶不悔还是愿意自己亲自看一看,才能放心。

    新府邸内,除正院一个院落,被人早收拾出来,只需要再打扫一遍就可入住,别的都需要仔细打扫才成,叶不悔只要一闲下来,就会敏锐意识到自己夫君已身处在一个巨大漩涡中,天生的敏锐带来的不安,就会让她显露出来。

    但叶不悔又不想给苏子籍添麻烦,索性就用这种忙碌来给自己解压。

    有道是小别胜新婚,何况本就是感情正浓的两人?

    白日的府邸打扫,让叶不悔心情平复一些。

    当夜色降临,撤下了晚饭,苏子籍坐着,烛火明亮,人影也微微晃动,叶不悔与过去一样,怀里抱着小狐狸,轻轻抚摸着它,凝神听着。

    苏子籍眸光明暗沉浮,回忆着过去大半年的风雨历程,对叶不悔讲述出京后这些事。

    从去顺安府路上遇到截杀,到去了顺安府,先遇到旱情,又遇到了蝗灾,等扑灭蝗虫,修筑河坝被人偷偷炸了,导致大雨中洪水肆虐。

    又提到自己在江湖侠客帮助下,铲除当地帮派,将许多小矿收回来,更用抽签售卖方式,一举解决顺安府的财政危机。

    苏子籍讲的入神,叶不悔听得入神。

    她时而蹙眉,时而抿唇而笑,情绪皆随着苏子籍所说之话而波动。

    直到苏子籍讲到了终于归京,并在回来的路上受罗裴恩惠的事,叶不悔才从漫长的讲述中回过神。

    “夫君,你受苦了。”用手抚摸着苏子籍的侧脸,在他望过来时,这个仍是少女的女子轻声说。

    “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不甘于平凡,这就必定会让你一路上,机遇与危险并存,可你不该将这些事都瞒着我,直到现在才与我说。”

    “我在京中,只看到你报喜不报忧的信,可心里却更担心了,你知道吗?”

    “因为我了解你,正如你也了解我。在许多事情上,我们对待彼此的心情,怕是一样。”

    “过去我曾想,你考取功名,知道上进,不是坏事,直到今日,忽然就理解了一句话……”

    “什么话?”见叶不悔望着自己的目光里有着担忧,更有心疼,将手也覆在了自己手上,还摩擦着自己的面颊,这种难得的亲密,再加上灯下看美人的氛围,让苏子籍看叶不悔的眼神都有些不对。

    叶不悔轻轻将脸靠在了苏子籍的胸上,叹:“悔教夫婿觅封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