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650章 狐魅一笑
    “这,你也看出来了?”

    张兮的面色白了一层,仿佛心里很重要的秘密被挖掘出来,让他的心理很是慌张。

    在这慌张之中,他停在了原地。

    他的停没能让任何人为他牵动,前面的人丝毫没停,贾臣天更是放低戒备的跟上了姚语。

    确认张兮就是一个没有修为,没有任何威胁的废物时,他就更加对姚语好奇起来。

    他看不透姚语,但能够察觉到,姚语,一定是拥有修为的,只是通过了某种方法,将她的修为给掩盖了。

    气质那一块,尤其是特殊的气质,不光是需要出生于大家族,更要需要有一种天然的气萦绕在身体之中。纯净的弈气,会使得能够修为的女子皮肤更为光泽,细腻,近乎飘仙。

    大胆的瞄着那纤体,随着腰部的摇动,那裙摆的荡漾,让他心里痒痒的,很想要将那裙摆一掀,去做坏事。

    既然来到了这一步,既然张兮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儿威胁,等一下,进入房间,他便可以用觉得姚语是有问题为由,对她进行全面的“试探”,而张兮,进去就放倒。

    吱呀——

    门被打开了,姚语姑娘转身向贾臣天行了一礼,说了一句要先行准备一下,率先踏了进去。

    表演什么的,贾臣天可没少看,对他来说,有名的琴师所弹奏的琴律都不再能够打动得了他,这姚语姑娘的琴技虽好,但终究还是配合上了她的外貌。

    相比于听她弹琴,他更愿意在约定时间到达前,抓住这一紧迫的时间,做坏事。

    迫不及待的抬脚,往里面一踏。

    滋滋…

    忽闻身后有电闪雷鸣之声,贾臣天骤想回头,前方双手探出,往内一拉。

    后有雷霆之力助推,内有上尉强者火力全开的向内猛拉,还有自己有心向里踏,察觉到身后张兮动变的他,更是理所应当的往里一动。

    “姑娘引诱,并全力帮我把该人送进标定范围之中。”

    此言,是张兮夹杂银票当中的嘱托。

    张兮可以借助神兽的力量修为乍现,可他毕竟是借用的力量,修为程度并不太高,闯的也是一个出其不意,赌的也是一个运气,多亏了他的挑逗与贾臣天的试探,让他主动的放弃掉对他的戒备,这才让他有了一个出手之机。

    他事先在房间里面留下了空间裂缝。

    想要以仅仅上尉之力,与己之身,让一个校级高手屈服,根本不可能。

    他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利用领域空间的特殊性。

    只有进入到领域空间当中,他才有机会战胜一名校级高手,还不让战斗的波动,引起已经等待在外,只差一道命令的照夜高手。

    请姚语帮忙,就注定他的领域空间,以及身上的神兽血脉之力会暴露。

    是,姚语不值得他以身犯险。

    可他不想让自己先前的努力,全部因为姚语等人的暴露,被捉伏法而毁于一旦。

    他也知道,有过先前的架势,他想要与姚语,与逍遥楼撇清楚关系,根本就是不可能。

    所以,他撇不清关系。

    与其坐等着被贾臣天主动出击,他只能先一步的主动出击。

    在姚语,在逍遥楼面前暴露某些底牌,至少他还能够活着,他至今所做的一切努力与等待,都还可以保下来。

    房间的正中,铺着一块毯子,在毯子的上面,有着一个圆圈纹路。

    姚语所做的,就是利用张兮出其不意之时,竭尽全力的将贾臣天给送入到那个圆圈之中。

    至于圆圈之中到底有什么,她也不知道。

    是冷月看到了张兮留在银票上的字,再让“妈妈”转述与姚语的。

    先前的交集,让姚语选择相信张兮。

    她不知道张兮在做些什么,但她已经预感到了危机,也看出了贾臣天眼中的赤果之意,她没有脱身之法,也不知道在面对一个校级高手时,她还有什么样的脱身之法。

    她只能信。

    信张兮看她时的那股灼热感情。

    信在阳辉学院,通天塔里,他与自己的坦诚相待。

    信……不,她不信。

    身为一名被启用的密探,从被启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不能再相信任何人。

    她与张兮,无非不是利用,与被利用间的关系。

    她信的并不是感情,不是火热,也不是他口口声声的心念,哪怕是他为了自己吐过一次血,听见了他的心跳她也不会信。

    冷月说过了,她给张兮的测试中,张兮选择了全身而退,不顾及她,不保护她。

    她信的,是他已经与自己绑在了一起,与逍遥楼绑在了一起,她若出事,他一样出事。

    所以,他一定会救自己。

    救“自己”。

    噗通!

    贾臣天一脚没踏实,踩了进去。

    盖在领域空间上的布随之一起掉了进去,张兮不给贾臣天任何反应以及反扑的机会,扑了进去,堵了贾臣天反应的退路。

    在两人一起掉进领域空间的第一时间,姚语以全开的弈气做成了一道盾,狠狠的盖在空间裂缝之上,随后冷月带着几人匆匆的赶来,以各种材质为引,像补漏洞一般的将领域空间的裂缝口,给封住了。

    咚!

    咚咚!

    咚咚咚咚!

    被封住的领域空间口里不时传来撞击声,就好像是一只被关入牢笼的猛虎,不时的撞击着牢门,仿佛随时都会破门而出。

    姚语只收到了张兮留下的一句话,除了做到这里,她没有再收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她并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的岔子,也不知道张兮是怎么知道她们的暴露。

    先前她的修为乍现,她感受到了数股不亚于她的气息在逍遥楼的四周锁定而来。

    她立刻道:“不要管这边,上尉级的弈力波动肯定已经被人察觉,快,通知,随时……”

    她其实已经没了任何的主见。

    在她先前的计划中,要么,将贾臣天迷得神魂颠倒,为她所用。

    要么,就暴露于贾臣天面前,死于他身前。

    如此的局面,是她没有想过的,她也没有料想到,会在贾臣天还没来之前,就已经暴露。

    贾臣天从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狐魅一笑:“不用了,姑娘,公子早已经准备就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