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农家小厨娘 > 第359章 少来这套
    “朕问你,你将李青云送到皇后身边是几个意思?”

    这件事他憋一个下午了,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他必须问清楚。

    “皇上,我怕我说了你会不高兴。”

    上次她不过是念叨了一下皇后这两个字,皇上就差点翻脸,要是让皇上知道她想调查皇后,那皇上还不得将她大卸八块啊。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少给朕打马虎眼。”

    就算宋小乔不说,他也猜到了七八分,只是他依然抱着一丝幻想,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既然这是皇上要求的,那我就说了。”硬着头皮,她尴尬的开了口:“上次我就怀疑离国使者的突然暴毙,和皇后有关,可皇上斩钉截铁,我也不好说什么,于是我将此事告诉了齐王,他派梁辰去了皇后的老家,发现有人用皇后的名义在招兵买马。”

    她不敢直接了当的说,而是用了名义二字,希望皇上听了后,能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你少给朕来这套,你不就是想说此事是皇后所为么。”

    他蹙着剑眉,顶着一张苦瓜脸。

    上次宋小乔就怀疑过此事,当时他意气用事,觉得这就是宋小乔胡诌,还对宋小乔发了火,可后来细细一想,他觉得挺过意不去的。

    宋小乔完全可以不理会这些事,带着李青云离开,可她却自愿留下替他查,也算是在帮他。

    可他呢,却大发雷霆。

    “皇上,此事还没有任何证据,我不敢妄下结论,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

    所有事情都是片面之词,没有丝毫证据,保不定还存在着其它可能性,她不能再犯先入为主的错误。

    “说来听听。”

    他将手臂放了下来,把牙印隐藏在了袖口中,然后带着一丝好奇看着宋小乔。

    “我想看看离国使者的尸体。”

    离国使者这个人很谨慎,也带了不少人,可谓是将公国馆围的水泄不通,如果他真的是在公国馆中毒暴毙的,不可能没人发现,这中间一定出现了什么问题。

    “你胆子倒是不小,尸体也敢碰。”

    在他印象中,女子就是娇滴滴,风儿都能吹倒的模样,可宋小乔他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换做别的女子,别说去看尸体了,估计就是听到都会骤然变色。

    “我要胆子小,如何为皇上办事。”

    她不是胆子大,而是她懂一些医术,所以在面对死人的时间,她会比一般人要镇定很多。

    “准。”

    离国使者突然中毒暴毙在公国馆,于情于理他都有责任将此事给查个水落石出,只是他有些担心,怕此事真的和皇后有所牵连。

    这么多年,不管是他娶妃还是其他方面,皇后都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更不会像其他嫔妃那样,为了争宠不择手段。

    皇后是他真心想要留在身边的人,如果连她都有问题,那整个明月他还能相信谁。

    “对了皇上,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

    得到了准这个字,她脸上微微的浮现出了喜悦,可高兴不过三秒,那边就听到了皇上的呵斥之声,于是立刻收住了脸上的笑容。

    “宋小乔,你是不是觉得朕很闲。”

    这个宋小乔,她怕是忘记自己身份了吧,怎么这么多事情要他去办,到底她是皇上还是他是皇上。

    “……”她眯着杏眸:“皇上息怒,我只是想让皇上把那太医再抓起来查问一番。”

    他可是皇上,九五之尊,很多事情要是由他出面,那就是分分钟,总好过她去瞎搞吧。

    这可都是在帮他,他怎么还不乐意了。

    “得,你说的朕都照办,谁叫朕现在还得仰仗你呢。”

    他憋着嘴,一脸不悦显而易见,就连语气也阴阳怪气的,听得宋小乔全身都在发毛。

    伴君如伴虎,自古帝王都是喜怒无常,谁知道皇上会不会突然抽风。

    “这个给你,把你那块假的给朕扔了,越远越好,要是让人知道你使用假令牌,就是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他说完就从怀里掏出了块金灿灿的腰牌,还没等宋小乔反应过来,就直接塞到了宋小乔的手里,接着道:“你这造型真丑,不过挺实用的。”

    刚刚第一眼看到宋小乔的时间,他还真的没人出来,还以为此人是个年迈的老者,这才会伸手,直到发现那人反抗时,呜呜女子声音,这才让他恍然大悟,可惜为时已晚,还被这丫头咬了一口。

    “这……”

    看着手中那块金灿灿的腰牌,她满脑子疑惑,于是赶忙拿出了齐王给的那一块,可瞬间就让她懵逼了。

    “朕给你留了个暗卫,有事你可以找他帮忙。”

    他在丢下这么一句后,便迈开了脚上的步子。

    “皇上,这什么意思啊?”

    等她回过神绪,想要问问这牌子的事时,皇上已经跨过了门槛。

    神马情况?

    为何这两块牌子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分量,皇上给的这一块,好像更重一些。

    还有皇上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假的,什么叫是个脑袋都不够砍,难道齐王给她的这块牌子有问题。

    可恶,这家伙竟给她一块假牌子,还好没人认出来,不然她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没想到皇上平日里看着无害,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那假牌子她只用了一次,皇上这也知道。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眼前这个所谓的暗卫,她除了知道是个男人,其它的一概不知,甚至连对方长得什么样,她都看不见。

    一身漆黑的衣服也就算了,还带了个银灰色的面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强盗土匪,专门打劫的呢。

    “没名字。”

    从他出生开始,他就没有名字,每次皇上召见他也是利用哨子,只要听到哨子声,他就会立刻飞出来保护皇上,或者是帮皇上去办一些他该办的事。

    “没名字?那如何称呼?”

    这么大一个人,竟连个名字都没有,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还有,如果没名字,她要如何称呼对方,总不可能一直叫‘喂’吧。

    “七。”

    他说的都是事实,在暗卫里他是第七个人加入的,其他人都这么叫他。

    “七?一二三十五六七的七吗?”

    她尴尬的抽着嘴角,内心很是抓狂,皇上都没有他这么高冷吧,多说一个字都不愿意,惜字如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