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派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本王命不久矣 > 第344章 贼喊捉贼
    沈姝的话掷地有声,又事关皇帝性命与太子声誉,还牵扯到仁寿宫太后。

    皇后当机立断,命人准备活物,以验证沈姝的话。

    非但如此,本该关起门处置的事情,在皇后的盛怒与自责之下,破天荒的,她命楚熠召集辅政大臣和宗室皇亲连夜入宫,见证此事。

    就连一直在太庙里,为皇帝祈福的太子也被召进了太极殿里。

    直到这刻,萧晴初才后知后觉发现,皇后隐忍的怒气,并非是对沈姝,而是对她……

    原本寂静的太极殿,不到半个时辰,便满满当当站着不少举足轻重的辅政大臣、宗室皇族和太医。

    太子姗姗来迟,一身素袍从殿外走进来。

    他惯常温和敦厚的面容,罕见带着几分焦急之色。

    太子走到萧晴初面前,弯腰将她从地上扶起,对着皇后道“母后,深夜唤儿入宫,可是晴初做错了什么?若她不小心冲撞父皇和母后,儿愿意替她受罚。”

    这番话体贴的话,真真说到萧晴初的心坎里。

    萧晴初满腔的忐忑、不安和委屈,化作泪水簌簌落下,整个人看上去既可怜又无辜。

    在场的大臣和宗室被连夜召进宫来,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看见太子夫妇这般模样,再联想到最近朝堂上两位皇子的角逐,都心照不宣垂下眼帘。

    在等人的这半个时辰,足够皇后恢复镇定。

    她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深深看了太子一眼,转头对着暮和吩咐道“开始吧。”

    暮和遵旨,命人将从太后浴房里搜出的佛珠、黑丸,与萧晴初身上香囊里倒出来的所谓香灰,一一呈到众人面前,虽没说出来历,却说清楚了各自的用处。

    只是故意隐去了,黑丸、香囊焚之能成毒引之事。

    众人听过看过,脸色更加茫然。

    完全不知道皇后为何大半夜,兴师动众把他们喊到太极殿来,看这些东西。

    唯有萧晴初,在看见佛珠的瞬间,脸上的血色褪的干干净净。

    沈姝一言不发站在旁边,听着暮和的介绍,说不紧张是假的。

    在进太极殿之前,有关黑丸的种种结论,虽然都是她亲测出来的,可她的血脉本就异于常人,很难保证此番当众在活物上试验,能够得出一模一样的结果。

    而且,据她所知,一颗佛珠上的毒,完全能够毒死一只牛。

    虽说方才皇后命人去准备活物,绝不可能牵两头牛进来……

    若是体型太小的话,万一那些活物一下就被佛珠上的毒给毒死了,那还能验证黑丸和香囊的功效。

    就在沈姝担忧之际,被皇后差遣出去准备活物的内侍,躬身走了进来。

    “娘娘,活物已经准备好了。”

    皇后淡淡嗯了一声“带上来吧。”

    内侍击掌,顷刻便有两个身穿粗布衣服的女使被带了进来。

    “此二人乃新入掖庭的罪人,愿为皇上试毒。”

    沈姝看见这二人,心里咯噔一下。

    她万没想到,皇后命人准备的活物,竟是两个活生生的人!

    沈姝直觉就看向那两人的眉心——

    她们的眉心干干净净,半丝香灰印记都无。

    这便意味着,接下来的试毒,她们绝无性命之忧。

    意识到这点,沈姝稍稍放宽了心。

    大殿正中,暮和按照先前在暖心阁的推断,将佛珠一分为二,分别让两个女使握在掌心。

    佛珠上的毒,着实厉害。

    太极殿上所有人亲眼看见,那两个女使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便先后出现了症状。

    原本活生生的人,突然口唇青紫、捂着心口晕倒在地。

    为了不出人命,暮和极快用黑丸、香囊香灰,和水分别给两个女使喂食。

    因为中毒时间短,毒量小,很快两个女使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恢复。

    整个过程,暮和根本无需再多说什么,所有在场的人,都能看个清楚明白,那佛珠必是巨毒无疑。

    直到这刻,暮和才将这三样物事的来历说了出来——

    “佛珠乃三日前,熠王从仁寿宫佛堂搜出来的。黑丸乃出自仁寿宫浴房秘格。香囊香灰则是今夜太子妃随身佩戴之物。皇上所中之毒,便是佛珠之毒。”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露出震惊之色。

    仁寿宫搜出了皇帝身中的毒药和解药。

    这背后代表的含义,令人细思恐极。

    萧晴初已经骇极。

    她可没忘记,方才沈姝跟皇后说的那句“焚之则能成为毒引。”的话。

    焚之……焚之……

    方才她隔着屏风为皇帝烘衣服,那香囊垂在她的裙裾之间,离炭盆那么近,可不就是在“焚之”!

    “殿、殿下……”

    萧晴初吓破了胆,仰起头,求救地看向一直轻揽她腰肢,支撑她站在殿中的太子“殿、殿下……这是……是你……”

    她牙齿直打颤,几乎连完整的话都很难说清。

    太子蹙了蹙眉,轻拍萧晴初的肩膀,温和在她耳畔低语“别怕,一切有我。”

    听他这么说,萧晴初终于稍稍安心了些。

    毕竟,她和他现在是夫妇。

    若她成了弑君的罪人,太子也难独善其身。

    今日这香囊既是太子让人给他的,相信太子定然有摘她出来的法子。

    就像是回应萧晴初的心声——

    太子看向暮和,向来温润的面容,露出几许困惑之色“暮太医,你既然如此清楚这黑丸和香囊香灰的功效,知道它们是父皇所中之毒的解药,你们为何不赶紧给父皇服用,反在这里拖延时间?”

    说到此,他顿了顿,叹息一声,松开揽着萧晴初的手,朝皇后拱手道“萧氏得此解药,没有及时呈给太医院,是儿子失察,若母后要责罚,请一并罚儿子,儿子与萧氏夫妇一体,愿代萧氏受过。”

    此话一出,楚熠眸色骤深。

    一旁的沈姝,听见这等话,唇角泛起一抹冷笑。

    她与暮和故意隐去黑丸、香灰食之虽是解药,可“焚之”却是毒引这一条,是想看看太子在仓促之间,是否会露出破绽。

    没想到,非但被太子“贼喊捉贼”倒打一耙。

    更给了他机会,借势把他自己摘了个干净。

    太子虽然简简单单说了两句话,却透露出两个信息。

    一、这香囊是萧晴初自己得的,他不知道来历。

    二、萧晴初犯的错,只是没有及时呈太医院而已……

    benwanggbujiuyi

    。